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游情怀〗宁老头别传


.    1.我只是等梦人
     2002年,那一年落在生命中的雪,来的特别早。
     漫天的雪花,一片一簇,飘在发梢,落在肩上。**在济南的冬天,宁老头的心绪茫然无助。手头的毕业论文没有赶完,工作也没有落实好,本是要等到考完青岛的公务员再返学校。天太冷了,没有暖气的宿舍,真的是熬不住了。那一阵子,上网也不怎么方便,宁老头萌生了去意,他推荐了【军临天下】梦担任文学园地的版主。但在她的请求下,宁老头挂名了版副。
     宁老头与梦的认识,完全是因为一年前的《呼唤鹿鸣》文章。她在宁老头的文章中,读出了他的守候,他的坚持,以及他的真挚。“那么采臣,你能用今生为那个人赴约的勇气,来守着这片园地吗?”梦第二年开春的时候问他。这一句没有来路的谶语,像是红楼梦中的一句批语,也似乎也在暗示他们的命运。
     后来,梦又在《家园》中说过:“一直想和宁说,这网上的繁华如空,而园地的清静是真。只想一起一起地守着,直到网络也有落叶如霜的那天。”这些凄楚的话语,如今都成了最凄美绝伦的绝唱了。
     也是2002年的冬天,宁老头认识了柳傲兰。柳慕名宁的文采,加了宁老头的qq。那时候宁老头的性别,也只有几个人熟知。即使宁老头的qq图像是男的,柳傲兰也没有相信。他硬是在心底里把宁老头当姐姐,称他为清影,清--倩,影--魂。其实,对于这样一段网上的“姐弟”关系,宁老头并没有放在心上。
     宁老头从济南去了北京找工作,下榻在地坛公园边的地下室旅馆。站在那地坛公园里,听寒鸦鼓噪,听禅音袅袅,想起了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他的眼里仍然飘着对未来不知去向的茫然。或许是对未来的担忧,从北京回来后,已是寒假了。在网吧里,与柳傲兰聊天,宁老头还要佯装着坚强。他们谈红楼梦,谈诗词,谈人生,谈理想。
     宁老头觉得柳傲兰这小伙子,文笔特别好,思路特活跃,就是有一点儿偏激。之后,柳傲兰讨伐我好帅时,宁老头还有点恼怒柳傲兰,因为宁老头一直把我好帅当朋友。后来,他们的关系也就渐行渐远了。只是最后听说他暴尸于旷野,宁老头还是不太相信。总觉得,柳傲兰玩的是失踪,耍的是恶作剧。因为他的对头太多了,比如商羊舞,都曾说要拿命与他相搏。
     “仰天笑看风林事,红尘饮尽梦中苦。”柳傲兰的拍砖有没有厉害,宁老头不是很注意。那些年宁老头身同感受,2000年“猪场风波”,让他看到一大批斑竹集体辞职,比如1000012、雅鲁藏布花、南方鸿、新燕子等,他就知道凡是闹纷争的地方,最好躲远一点,免得被砖头伤到无辜。
     后来,文园的“转贴闹剧”也让宁老头亲身经历了厉害。鹿鸣因质疑了雨巷转在文学园地上的文章中涉及到的丁香花之争论,雨巷一下删除了很多中游精华帖,闹得不了了之,鹿鸣逼迫离开中游,文学园地重新恢复了荒芜凄凉。
     很多年后,宁老头想,鹿鸣也许是与过去中游现实中那些高层有过联系的人,否则他人身在深圳,也没有必要不好意思不回来吧。正如,兰在现在的征文中说道,她在等人。而宁老头的一生似乎也在等人,也许他等的是鹿鸣,等的是【军临天下】梦,等的是流离和剑光,等的是传说中的柳傲兰。
     “疾如风,徐如林,掠如火,不动如山。”经历过风林火山的宁老头,随着【军临天下】梦的上任,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在梦的挽留中,他像一个把门神一样,挂在文学园地的神龛上。
     一天,阳光丽日,几个中游的孩童,在闲风市场玩耍,指着文园的宁老头。
     你看,那个人蹲着马步,眼睛还会动哦。

     2.拍砖史上的浮世绘
     中游的拍砖史,确切地说,应该始于2001年的中游象山上。
     范遥曾经在象山上,考究过中国最早的拍砖,是屈原弟子宋玉所作的《登徒子好色赋》。俗话说,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但范遥告诉大家的道理是,宁可得罪小人,也不要得罪文人。毕竟得罪小人,只会生前吃亏,一旦得罪了文人,很可能死后都遗臭万年。
     以前中游有一个骨灰堂叫光辉岁月,专门盛装了离任版主的名号。但随着岁月的流逝,会有多少人记得他们的名字,若不是旧友故知,他们再也寻常不过,甚至不被注意。光辉岁月中的第一任版主不是离*的yangdianfong名字,而是宁老头的四国老友——**的温柔的名牌。
     在某一个月黑风高夜,宁老头潜入中游骨灰堂,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名字,他的头皮发麻,汗发直竖,吓得躲命直逃。从金蝙蝠到【五星红旗】*琉璃翡翠屏,再从拔剑一怒为红颜到夜澜我静,他们无不是搅合在造谣社的腥风血雨中。
     当年的中游女神——【五星红旗】*琉璃翡翠屏,半璧江山的中象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而张可儿也绝对是中游的另一位女神。宁老头记得的是满屏都是黄药师高调的情书,然后是拔剑一怒为红颜护呵。他加了宁老头的qq,也向宁老头说了他的相思之苦。
     宁老头能感受到他们的单相思,就像那包裹在青皮里的核桃,在没有坚硬之前,你用那胡桃夹子一夹,那干涩的脆裂声,像是撕开的绸布,哐当一声,便可以看见里面嫩黄的果核了。用嘴轻轻一咬,绝对是苦的。满嘴的苦,如初恋般的裂开。
     宁老头猜测,当年的杨过也许也是因爱生恨吧,不然,怎会建立起让人闻风丧胆的造谣社,在那里呼风唤雨、只手遮天。在宁老头回忆录里,宁老头从来不是猜马甲的主,比如杨过就是金牌股探007,也就是后来的宇文氏,这些秘密宁老头一直蒙在鼓里。
     至于造谣社的另一头目无花,他是宁老头文学园地上的朋友。从那时起,宁老头就有了墙头草的潜质,风吹两边倒。造谣社的一众干将,比如再度用脚投票、弈海红缨枪都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最适合被人挑唆。弈海红缨枪就是变身后的呆葫芦,他换了一身装,认不出来了,这是后话。
     【五星红旗】*琉璃翡翠屏不是中游第一个倒下的版主,但她的教训,宁老头并没有吸取到,甚至很多年后,也步入了她的后尘,这不能不说是中游的悲哀。在管理中游版主中,中游常常是息事宁人,最怕他们那种**的主。
     造谣社的人,指示他人盗用了【五星红旗】*琉璃翡翠屏版主号,然后自发转贴又自加精华,最后他们再跳出来“打抄”。这样的一出戏,让【五星红旗】*琉璃翡翠屏背上“抄袭”的恶名,堕入了万丈深渊,似乎永世也不能翻身。
     本来公开成立的造谣社,就像论坛上的一条鲶鱼,监管着许多版主的**。基本上,那时候的版主,比如随意的空想,我好帅,都被造谣社整得疲惫而绝望。最后,许多版主都离开了岗位,而造谣社社沦为别人倒版的工具,这不能不说与它的初衷是相违背的,而绝对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当然,造谣社的崛起,也确实给中游注入了一股新风,那就是中游砖文的诞生。抛开那些纯碎造谣的技巧,拍砖已经成了当时流行的一种文风。中游第一代砖家正式成长起来了,比如离马蚤,商羊舞,李蔷薇,*五星物语*范遥,柳傲兰,以及离老头念叨的拍网惊奇、网有战事、tttt,而tttt实际上就是杨过的另一马甲。
     而虎爷160、桂花飘香、天下知秋、宰相肚皮、踏顺八界、海香港、无名等在拍砖史上也功不可没。女性中,惹祸天使、茉莉、恬玫瑰、战地**也在那时候开始展露头脚。宁老头从不参与他们的纷争,现实中的读书和找工作,是当时的头等大事。
     2003年某一个春天的黄昏,宁老头坐在文园那一棵老槐数下,串串槐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宁老头的工作已经落实好了,剩下的,就是漫长的等待了。宁老头半仰着脸,夕阳的光晕,落在他的鼻尖上,他很享受地说:“中游的岁月,真好,真爽,真有趣哇!”

     3.中游中浪群英出
     “别叫我五绝,我不想死的早,五绝中都死了两个了,一个是范遥,一个是柳傲兰。”离马蚤对宁老头振振有辞地说。
     当年中游的“倒版”声起时,宁老头曾一度成为宇文氏的靶子,宇文氏说要掀了文学园地的那个泥菩萨。是当时的离马蚤挺身对814说,留下宁采臣,他毕竟是风林故人,可以做个见证。宁老头因此躲过了那一年的倒版。
     从2002年至2003年这个时期,应该是中论最繁华的时代,孕育了一大批中游知名写手。像一涓、流离、剑光、一川烟草满城风絮、红酥手、一条河流的梦、空中飞豆、传统邮件、莫逆等等。他们比肩喷薄,踌躇满志,与生逢同代的中游砖家们,一同开启了中游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当年令宁老头闻风丧胆的鬼血旺、零赵(zerozhao)、赤军(chijun),以及玉书生、铁血、凌雪衣、**、大世界、山中人、大侠、意乱情迷、火箭炮、网事如烟、斗智、斗计等风林人物已淡出了他的视线,而更多的中游的风流人物,靠着他们的作品或拍砖,成为那个时期的中流砥柱。
     海香港的五绝版本,是李蔷薇、离*、范遥、柳傲兰、商羊舞五人,而流离版本有剑光等五人。第一个版本流传得更为长久和深入人心。更早一点的五绝传说,离老头肯定比宁老头知道的更多,那时候他在论坛上呼风唤雨,是他一生中最荣誉的时期。
     除了离马蚤、剑光是从风林时期来的人外,李蔷薇、范遥、商羊舞都是2001年左右踏入中游论坛,可能玩游戏要早一些。柳傲兰来的稍微晚一点,但却是最早消失在中游的世界里。他恣意张狂,才华横溢,年轻才俊。他在中游没有什么朋友,像一枚耀眼的流星,划过中游的天空,拖着一个长长的尾巴。
     令人唏嘘的是,那一个“我是上京赶考却不读书的书生,只为了看一眼洛阳的风景”的范遥在2004年的秋天,离开了可中游世界。他那学识渊博、谦谦有礼、平易近人的风度,深深让人缅怀和纪念。宁老头、剑光、流离与他都算玩的好的,他的离去,让宁老头与剑光醉得一塌糊涂,流离更是以泪糊面。
     而商羊舞与离*,就像当今的天子与特务,既生亮,何生瑜。他们都是中游鼎盛时期的优秀版主,二人能文能舞,舌战群雄,以一挡十。宁老头是错过了他们最精彩的表演,所有的印象,都建立在道听途说上,以至于那个时候,与他们并无半点交集。但在翻阅他们遗留在中游图书馆的著作中,仍依稀发现他们的文字,炫耀璀璨,句句如芒,直指世心。
     “我是云中大鹏鸟,只因天低不肯飞。”被称为一代殿堂的李蔷薇,是脾气最好的一代儒师。他温文儒雅,谈吐谦逊,热心负责,**了多届象棋联赛。李蔷薇是“五绝”中最有女人缘的人,当年的逸冰、文萱等成了李蔷薇的第一批“粉丝”,而一条河流的梦、风舞草等也把李蔷薇当弟弟、称哥哥,惹祸天使最终成了他的红颜知己。
     至于神龙不见尾的剑光老头,仍流连在中游的各大论坛上,若是看到哪个马甲名有一点稀奇古怪的话,那一定是他留下的号。他的一生淡于名利,逍遥自在,是宁老头所认识的中游隐士的典范。他是语言大师,总能在文字中,带给大家思索的点拨,甚至能提亮人心被遮蔽的昏蒙处。
     如果说风林人物是前浪的话,那中游五绝时期的人,绝对是中浪人物了。至于后浪是哪些呢?也许是他(她),也许是你,也许是万万千千把青春与时间献给中游的我们。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4

评分次数

拿走沙发


那就板凳吧。

本帖最后由 海棠 于 2020-5-22 20:40 编辑

听故事,这里的好多人物都只是听说。

从风林时代走向中游五绝,中游论坛经历了最辉煌的时刻了。

无论是前浪还是后浪,每个人的心中总有那么一朵小浪花在跳跃。

期待后续的精彩哈~



哎玛,看完,都到地下室了。


里面的人与事,未接触过,在文字中跟着那段岁月,感受着往昔。有付出,有得到。情谊的醇厚,像美酒,越是长久,越是芬芳。

过往皆经历,余生请珍惜。期待楼主的下回分解。


【荷塘】风霜。初见锋芒。

碧水晴天。浪迹依然。

湖海破浪。乘风归山。

山林鹿邑。一笔墨染。
拿板凳听老头讲故事。







学习交流Q群:195643010

听遥远的骨灰级的故事


真心觉得华山论剑真的没有射雕英雄传吸引人。。。

反而,续集的神雕侠侣,倚天屠龙记,又再掀起高潮连连。
飞吧。飞高点。
进来听故事。


轻浅莞尔,一抹忧伤遗失在过往.

宁老头的小马甲。
说不尽中游人,道不尽中游故事,经历了就收获了!

太早的事没赶上,好奇地期待下集。不过赶上了也会学宁老头躲得远远的。跟网络人较什么劲
13# 游与乐


说的太对了。来看看。


念叨了无数遍的陈词滥调

还有新的吗?
念叨了无数遍的陈词滥调

还有新的吗?
水娈 发表于 2020-5-24 17:41
冒得新的,只有故旧。呵呵^_^
老玩家
念叨了无数遍的陈词滥调

还有新的吗?
水娈 发表于 2020-5-24 17:41
他是一个念旧的人,难得这份痴心
记忆里:象山应该还一杆断枪、红缨枪,游龙

[img][/img]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