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女子

     时光流转,白驹过隙,我想做一个流年里安静的女子,面对岁月中的寂静与凌乱依然泰然自若,任微风将窗台的轻纱掀起,让月光蔓进微澜的心灵,轻撩我的梦。在寂静深层的夜色下,一杯香茗散发着淡雅的纷芳,袅袅升起的氤氲在空气中娉婷袅娜,醉了心波,媚了红颜。



     静默于故乡滨海一隅,轻轻拾起一段旧时光,回恋一段红尘过往,悲伤的印记缓缓地流淌过脑海的深处,用指尖划过青春中最美的韶华,任寂寞似梅花在眉宇间绽放,海棠依旧,只有香如故。岁月的静美宛如一幅山水画,在往事如烟的记忆深层处,打捞起点点滴滴的悲欢离合,缠绵悱侧,心底里沁出柔柔绵绵的暗淡情怀,溶解在风过云轻的岁月,足以穿越地老天荒。




     挽不住的流年岁月,数不尽的过往红尘。曾经美丽的青春倩影遗落在大江南北,匆匆的足迹踏遍了长城内外,只为一方乡土兴起而祷告。淌过几多心酸的泪花,流过多少辛勤的汗水,绽开过甜蜜浓浓的欢笑,做别着轻浅淡雅的美梦,痛苦与欢乐共存,悲欢与离合交织,在流年岁月中,化为清橙的浪花,化为流年的记忆。远去矣,所有的功过与事非,舍小家为大家,从来就不属于我的理念,也从未去想十年最为唯美的青春遗落在它乡是否有过遗憾,我无憾,我只是个匆匆赶路人。

   

     功与名从来不属于我,我只想呆在烟雨岭南的故乡安度余生,笑看缤纷繁花,熏陶丹桂飘香。在如洗的洁白月色下,站在蛇口湾的扶栏边,听粼粼叠叠海水的波纹拍岸声,观看对面并是香港的黛黛青山,微凉的软风,荏苒了面颊,吹打了衣襟,一树树蕾放的清香,一片片花开的芬芳,温暖了秋风的流年。在斑驳树影的缝隙里落下的些许清凉,凌乱了明眸,行驶在海边的舟船激起的浪花,凌乱了思绪。当船过潮落,融于碧海,便了无踪迹;月落西山,小鸟归巢,又归于更阑人静。


   
     流年如月落,在逝水光阴的余香里,一步一落叶,一念一回眸,静美的岁月尽是飘零的落红,轻轻地妆满在芳菲的内心世界里,暗淡了青春年华,催老了薄命红颜。千回百转,海水茫茫,黄光闪闪碧波,极目远眺,望不穿浩海如烟,放不下前尘旧事,剪不断理还乱,依然缠绕在浅水云烟深处。静默地将如烟往事飘散,穿透过时光的荒凉,独念西风,笑看沧海桑田。岁月的沉淀,是一笔一划精雕细刻成水墨丹青,暗淡的情怀,是一幅散发着经年墨香的山水画,悬挂在宁静的心波里,依着流年的温润,缓缓舒展成唐诗宋词的清韵,温暖如春。虽然回不去曾经的岁月,摸不着过往的旧事,但可以将尘封的记忆柔合在静美的时光里,慰抚着那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华。



     有些情,有些景,宛如流星划过,但在浩瀚天宇中的闪耀曾照亮过大地的荒凉。洁白如练的月色从指尖滑落,撒落一地宛如昨日的记忆,依旧有盛开鲜花芬芳的味道;苦中有乐的芬芳,觉得时光与我都不会荒芜。因为怀揣一份静美,微笑始终不会僵化。在海边静伫一个人,寻一份清幽,享一处宁静,默默地听花开,静静地听涛声,拥一份素雅,享一份闲暇,淡淡观花,柔柔观月,让那哀婉缠绵的思绪,如桂花绽放,如月华温润。走一程山水,观一路风景,在金秋十月的软风中拂去了尘埃,凋零了浮华,在浅水云烟中只剩一颗荡涤的心与自然作伴,尽心地散发着芬芳,静美如秋。



     走在弯弯曲曲临水的浅道上,灯火辉煌下三三两两底声细语的行人,我准确知道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故乡,不再是一个到处漂泊的游子,不再是一个匆匆的赶落人,繁琐与疲惫,在海风的洗礼下,将倦怠与喧哗深埋在历史的天空中。陪伴父母,成家立业,成为美好的现实,化成满地的清幽,绚丽而温暖。拈一瓣心香,将柔情揉进碧海花潮,默默地回恋这些年透支了青春遗留的历史弥香。


   
     隔着紫陌红尘相望,千回百转,望不穿秋水天长,那袭岁月里的柔绵相思,在光阴流转中深藏。沿着一树树的芬芳一丛丛花香的浅道往前行走,不孤寂,不落莫,以淡极了的心扉,捧接明媚的月色与我安然相依。


    回到烟雨岭南,我习惯与文字相依,一壶清茶,一本书籍,承载着我的期许与热望,沐浴月光的温润,嗅闻花草的清香,与风月无关,与平淡的生活攸关。静夜的风动,吹过清新的气息,敞开心扉的煦暖,在午夜的海边,如水的月光潋滟,洒落满地清凉的洁白,淡了思绪又静了心扉。一朵朵的白云静静飘荡,宛如生活在静静的浅行,在周遭自然景观的熏染下,丰足而明艳,染抹到如诗如画般的静美。



     细数流年,愿时光清浅,许我宁静;轻拂光阴,愿岁月静美,许我淡雅。将旧时的思绪、昔前的模样,埋藏在我荡漾的心波中深怀眷恋,在浅水云烟的风景中锚定出平静的模样,柔美成幽雅绮丽的生姿顾盼,清灵静美,馥郁芬芳。
1

评分次数



眼前仿佛出现了那个安静的女子
清澈如水   眉目如黛
不言不语   如诗如画
雪寒烟 发表于 2019-10-9 21:07
早,妞,好久没写这类淡雅的文字,竟是那么不习惯。。。



好久不见却又似一直都在。
真的好高兴,
愿你一直安好
雪寒烟 发表于 2019-10-9 21:10
是的,我们一直都在

逝水流年,白驹过隙,一转眼我们都已是韶华不再的人,但心一直相通,足矣
1

评分次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