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月色沐浴之下的裙摆散发清香,这是人生**别的人才会有那特别的味道,容易陶醉于这样的情调。此情此景,的确是不太适合庄严的君子迈着沉重的脚步,怎么能及得上菇凉的裙摆,恍如摇落于秋夜月光里的芦花。月落星沉融入时光的流逝演绎出喜怒哀乐的生命才叫平常,那些凌厉嘚瑟一马平川的文字,比较适合用随意阔达的态度去吟诵一阕大江东去浪淘尽,日渐式微的古城,幸好还没有到荒弃若无的地步,还可以看到某一种喜欢的闺阁之景,倾诉着琴音不绝于耳的想念,有你我专属的愉悦中那美丽的样子,只要一想起,无论禅机参悟了多少遍,关于心中菇凉裙子里的风景,容易让裤子有起飞的姿势,隐约听见有扑棱翅膀挣脱束缚的声响。
形单只影的夜晚,确实是不合适想太多关于菇凉的一切,我平复下语气,稍微整理一下衣裤,挺直腰杆,用一个四平八稳的坐姿去做好德高望重的准备。。。
月色沐浴之下的裙摆散发清香,这是人生**别的人才会有那特别的味道,容易陶醉于这样的情调。此情此景,的确是不太适合庄严的君子迈着沉重的脚步,怎么能及得上菇凉的裙摆,恍如摇落于秋夜月光里的芦花。月落星沉融入时光的流逝演绎出喜怒哀乐的生命才叫平常,那些凌厉嘚瑟一马平川的文字,比较适合用随意阔达的态度去吟诵一阕大江东去浪淘尽,日渐式微的古城,幸好还没有到荒弃若无的地步,还可以看到某一种喜欢的闺阁之景,倾诉着琴音不绝于耳的想念,有你我专属的愉悦中那美丽的样子,只要一想起,无论禅机参悟了多少遍,关于心中菇凉裙子里的风景,容易让裤子有起飞的姿势,隐约听见有扑棱翅膀挣脱束缚的声响。
形单只影的夜晚,确实是不合适想太多关于菇凉的一切,我平复下语气,稍微整理一下衣裤,挺直腰杆,用一个四平八稳的坐姿去做好德高望重的准备。
枕着菇凉的大腿,清晰地听到空气流过青春的声响,麝香渗进秋天的这一夜,模糊的月色映照着柜子上挂着的长裙,和裙子弥漫开来的影子对望,才可看见自己的目光,伸出舌头,这就是我想你的距离。青春在岁月的流逝,不容易看见想念的眼睛。

夜阑人静的时候,借着酒力跟心中的菇凉说说话打打字,竟也有些诗人的味道了,人一旦开始无耻,总也带着那么两三分的真实,我从不想将与菇凉一切有关的文字写的多清雅高级,这从不是我的文字追求,这几年,我渴望得到文字中关于的菇凉的那份自然,来自心底深处的,将对菇凉所有的渴望能如实如愿的写出来,自知好色,但总想让这份色变得跟美食一样的自然。真真的时光飞逝,韶华易老啊,青春是一个喷嚏,只有菇凉才感受得到喷嚏从小菇凉到大菇凉的变化,别不服气,真的,菇凉们自己都懂,晚安,菇凉。
晚安。

月光爱人——孟晓旭  只要这种幽深的宁静有足够的空间让光线弥漫开来,就可以轻易地看见初相那些好色而狰狞的想念,可以在这么一个有着曾经的地方坦诚地诉说曾经的一些往事,那样的感觉其实挺不错。中游到上游,遥远得让人绝望,既然前已经看不见古人,后也应该没有来者了吧。这里的人逐渐相去遥远,那些已经过去了的时刻,有谁还愿意去在乎,你我他之间要想延续情感上的瓜葛,显然缺少好的文章,哪怕是一篇,忸怩作态的诗句,张冠李戴的诗人。抛去人情世故之后,留下那些仓促的底稿,其中的诗意比普通的语句更平淡,所反映出来的其实还是鉴赏力。以那种好色的笔触写写说说那么久了,突然换了这种略为感性一点的情绪去对待诗文,多少心里有点不安。初衷只是想把在中游一切与我有关的东西写下来,那些男女之间情感的发酵才会将喜怒哀乐演绎出一个生命的历程。如果不是男女之间的想念,怎么会有如此浮夸的欲望?可以嗅到菇凉裙子里沁人心脾的幽香。若然菇凉在我的心中少了裙子飞舞下的惊鸿一瞥,该又是怎么的一种风景,是恋人么,是红颜知己么,是朋友么,抑或只是路人?语言抖落纸张就变成文字,而菇凉抖落裙子,在密封的纸张里,散发出的香气是否会变成热气,是否空气慢慢都的湿润。文字不但比语言有更深层的交流,视觉比听觉实在,上看见比听见更可靠,很多事情和很多结果都能一个深浅的过程,得到一个更深层的明白,然后知道书中难有黄金屋,文却易得颜如玉。


如玉是一种晶莹透彻,菇凉的身段太过饱满和太过美丽都不容易有这种品质,不能如斯无耻而武断地说完全没有,只是一般外形靓丽玲珑浮图的菇凉,不用太注意品质在身心的形成,就可以非常容易地拥有想要的一切,那种如玉般内涵菇凉的却不一样,有比饱满圆润更能吸引人的东西,其实,菇凉自己多多少少都知道,都感觉得到,同样可以闭月羞花,可以沉鱼落雁,可以比幽香更持久的香味。如果在那个时候,让月光刚好映照着目光,隐约可以看见瞳孔变得复杂,抬头去看月亮的瞬间会有些夸张的仰望,有几声冗长而惆怅的狼嚎撕破宁静,看着身心哪些微妙的变化,膨胀到一种无以复加的坚硬,进入到那个叫做想你的空间里一泻千里。


多情从来不是好事,起码现在这个时刻不是,除却一些杂乱无章的无耻想念,贪嗔痴,似乎,什么都不是。如果下定决心,一定要在某个时刻对某个菇凉说些什么,最低最低要做好结束的准备,结果对你我他而言,一切的喜欢,都会有一种永远无法触碰的理想。如花开枝头,赏与摘,不同的境界,不同的际遇,不同的你我他。。。想念,晚安,菇凉。
1

评分次数

久不来了。

因为经过。停过。味道尝过。一刀划过。一剑沾过。却不如长戨。不如大刀。还有人们不知道的长枪。铁棍。因为隐世。太极是掌力。不知拳风可有力。呵呵。。。
故弄玄虚与真材实料都有可能呈现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我们用比较熟悉的人物来形象化一点,更方便去明白,比如裘千丈和裘千仞两兄弟的分别。光凹造型,耍把式,少了内力这一环,玩得天花乱坠都没有什么作用,在我看来未必有什么真才实学。一定会有人问,内力是什么?我不敢确定古人成为一个诗人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但从来没有人注意到唐诗宋词里面最脍炙人口的诗篇,那些出名的大多都是中科举的人,然后为官,然后写诗,再然后流芳百世。我在想那个时候的诗人多有学问啊 ,中科举,得要多浑厚的文字内力呢?诗词格律,用字考究精妙,得志或失落时候摇头晃脑张口就吟,那才叫真的文采斐然。如今,要成为一个诗人简单的多,除去那些格律的条框,随随便便打打闹闹几行字,就可以成为现代诗人了,接受群众的膜拜敬仰。诗是文字提炼出来的灵魂,去伪存真的过程当中,写文章时的遣词造句会让其无所遁形,简单寥落地打几行字称为诗歌,或许可用思维跳脱,创意新颖等等忽悠过去。但写文章不一样,从文章里可以看出一个人关于知识的脉络,思想的架构,是为内力。这一点也正好说明那些文章写的不敢让人恭维的,却可以轻轻松松当上诗人,其中有多大的水分,就不得已知了。纵观比较出名的诗人,如徐志摩,林徽因,余光中,席慕蓉等等,哪一个不是写得一手好文章?也难怪现在的诗人,连文章都不敢写,原因应该怕一写就露馅,写一百几十字平淡无奇都硬扯出诗意洋溢,高深莫测,写两三千字就变得素然无味,那对比也太明显了,我微笑着表示理解的。要在中游文园里面栽种出一朵文字花,本就不应该对现在的诗人寄予什么厚望,诗人们的光环带得久远了,就以为之后一直都会有余光,要想在文园里面栽种出花朵,还是要有像我这种淡泊浮名,厚颜无耻之徒,看着菇凉的裙子飞舞才会让华章变得锦绣,从风中细品菇凉的甜酸苦辣。。。
情歌——简弘亦 其实,无论我如何努力地想,始终都是理解不了转朱阁低绮户是一种什么样的意境构成,我的月亮只是挂着天边寂静的一弯,午夜梦回长空偶思时候,依旧也只是星星点点的心事。飞檐楼阁的确是有所见闻,难得的是分辨清楚月光下的背影,哪一个才更容易想起你。未见过那些倔强而感伤的脸庞,爱情怎么可以说的出口,有些情感如果尚未能深情地表达,那是因为还没有看到对望时的眼睛。我觉得女人被爱时,少不了的两个情景,如果男人说出我爱你几个字的一刻,若少了这两个情景,倒是建议菇凉要在这份爱里面打一个大大的问号。第一个就是情到浓时身心缠绵时候,男人不察言观色不深情对望就敢射得一塌糊涂的。第二个是女人从产房出来,男人只关心孩子男女之分,没有注意女人那两行深深的泪痕,没有握紧她因疼痛和虚脱发抖的手,她连双腿都禁不住抖动的瞬间,男人的眼眶之内没有欲滴的泪光,都不足以说爱。若然让这两个情景更进一步,其实就是爱情和婚姻,两者的本质尚未分清之时,就急切许下那些稚嫩的承诺,大多只成为回忆。而代价,恰好是你我他最熟悉最百感交集的青春。。。晚安,菇凉。
1

评分次数

丁可——beautiful  life  只要守候深夜的宁静,避过这样冰冷的黑色,就可赏析到人烟罕迹的月色。无需车水马龙霓虹闪烁的繁华,只要一个人,一条不长不短的街道,一棵不高不大的树,在星光寥落之处漫步,有种淡淡的冰凉的香气可以嗅到,这样的气味似乎只围绕着树木的四周,在微弱的光线映照过后,最绵绸的树影里就可让感受更深刻一点。我用和这个黑夜一样宁静的声音说起菇凉,那些别人不曾遇见的月色,映照出菇凉的身影里,我让文字褪去暗淡的星光,就能知晓菇凉到底有没有麝香。这些装文艺假大空的句式,如果脱离了菇凉的本质,更多是用于多愁善感的。我站在这样的夜里,回想着发生过的一切,那些隔江相望的日子,她的高跟鞋敲响桥面的木板的声音走进我的心坎,裙摆飞舞的一刻,我听到的不止岁月流过江河的呐喊,还有潮水渗出缝隙的声响,那些热烈而羞涩的目光,微微泛红的脸蛋。回忆就该如此,情景之中要加上自身的身心变化之后的感受,才会让回忆变得真实而现实。看见曾经喜欢过的女人,从菇凉到大菇凉的变化,不可能当从没有发生过一样平静得视若无睹,那些刻绘着记忆中她的曲线,在蓬勃的欲望里,多少个夜在辗转反侧,不说不写不可能当没有发生过,女人如果从遥远的记忆里的活色生香,与现在被岁月沧桑过的形象对比,该是多残酷。皱纹渐现,关键是目光与思想之中寻不到一丝青春的意味,转身往岁月深处踱步,再也看不见挺拔而饱满的山峰了,稍微下垂的臀线在摆动,我的心里不是想着曾经的喜欢和遗忘,而是犹如看见花色将败即将调零的怜惜。我就站在这里,可以看得见她背影的地方怜惜着她的老去,尽管不曾参与她的喜怒哀乐,也许她自己并不以为然,但只要看见她一天一天的老去,我的心如针刺的微微作痛,我知道这一种痛慢慢会被岁月隐去,像蒙上厚重的尘土。所幸,这一份喜欢,在她心里,应该从不曾辜负,只是更懂得隐忍,大抵如此吧。她会不会在沉睡的梦中被我声音和体温惊扰呢,然后,睁开朦胧的眼睛一脸疑惑的打量着呢???


逐渐破旧的古城里,人们似乎更热衷于对诗歌更粗糙更功利的描写,在你我他气喘吁吁地攀爬文字的大山时候,诗人们的内功修为似乎更有可能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我看见一群身穿诗人服装的黑衣人施展轻功,从一个阶梯飞跃到另一个阶梯,诗人们口中念念有词,旁人一般难以理解,似一种诗人之间的暗号,互相招呼的时候都有这样令人欣喜的目光。我很傻气的想象,武侠小说里一般都有这样的情节,诗人们同仇敌忾意气风发要铲除我这个魔头,下定决心维护武林正道,排成一排和我对掌之后,用强劲的内力将我震伤,不知道在我寡不敌众的时候,会不会也像小说里一样,也有一个武功高强蒙面的姐姐或者妹妹将我救走,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互相爱慕,会不会为了帮我疗伤,彼此肉帛相见,还能有一些庄重的微笑,保持着君子那样的姿态。如斯的伤痛,若能倒在如斯菇凉的怀里,分辨清楚她属于哪一种麝香,似乎遗憾不大。。。晚安菇凉,新年快乐。
1

评分次数

初相倒是很适合写诗。

追梦人——小阿枫  提及这个歌曲的版本,纯属偶然,听过之后感觉还是不错,当然,更重要的是容易想起菇凉的美丽,比较适合大菇凉听的,编曲有点粗矿硬朗,少了点柔美和幽怨,权当送给大菇凉听的吧。有歌声在窗户飘出的长夜,最起码不会显得太寂寞吧,街道上那些狼狈的背影,间或有人一两声的咳嗽都显得惊心动魄,只有月色洒给的光亮映照不出任何的身影之后,才适合让想你说出口。


关于大菇凉现在的状态,对于我来说,心情还是比较复杂的,一方面是要看着自己喜欢的菇凉慢慢老去,这样的感觉该如何去形容才更贴切,要想以一种愉快轻松的心态,看着或感受她的老去,显然缺少练习,怎么说怎么写,都觉得有点沉重。幸好,深夜的宁静有足够的时间让我思考该如何想她。是否我对她的想念轻盈一点,就可以对抗岁月的沉重?关于爱情,我不太喜欢是一种追求的状态,这当然是我的偏见。爱与被爱都不是我所喜闻乐见的,我知道这样不好,我总觉得互相喜欢,那才是爱情本来的状态,因为互相喜欢才可以看见很多别人不曾遇见的特质,我理解为互相吸引。可是,在菇凉老去的时候实际是什么的一种状态,脱发比之前多么,脸上的皱纹深么,雀斑明显么,脖子呢,胸脯开始干瘪了么,肚皮松垮么,嘘嘘有以前酣畅淋漓的响声么?如果用黑白的底色去素描出她臀部和双腿的线条,该是多落寞。


而另一方面,比较于之前她人见人爱的美貌,似乎更喜欢她现在被岁月沧桑过的那种气质。好妆容好肉 身太容易得到人们的喜欢,以至于会忽略掉某种内在的东西。这一点,年轻貌美的菇凉不易有,也实属正常。不然怎么对抗那些花枝招展紧致上翘的小菇凉,大抵这是一种平衡吧,容貌与气质的平衡。无可否认,好容貌更容易往色的方向,但好气质却是往心的方向,而色与心之间的博弈产生出的结果因人而异,我注重心之所向,因为我觉得那些好色的言行在有心人的眼中才会美好,**过后的诗情画意也挺重要。


岁月流逝,这些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延伸着关于她的想念,就是如此度过了那些想她的长夜,许我有时候用君子的外衣掩盖着某些龌蹉的想念,毕竟,贪嗔痴,妄念难以消除,脸皮厚起来的时候,像我佛法这么高深的人,如果让欲火蔓延至想她的夜晚,恐怕整个古城里也能是初相才有舍利子,在光线诱人的时刻,枕着菇凉的大腿,是否曾记得,舌苔上留下过那条蜷曲的毛发。。。晚安,菇凉。
1

评分次数

下雨天——梁咏琪 今晚突然什么都不想说,就着雨点听首歌吧,晚安,菇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