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勿念初相

             《1》

少了你我相拥的日子,距离遥远得只好在文字中想念。时间像个谎言,让人用守望的姿态,慢慢才知道什么东西在消逝,甩下灯红酒绿里的莺歌燕舞,才允许自己提及青春,知道羞涩的地方有诗意的放纵,龌蹉的感伤。如果一定要装模作样的举杯独饮,青春的味道,其实尝起来还不错,只是太容易滋长出对菇凉不安分的想念。就算比不上当初的冲动,还是深谙菇凉裙子里面所有销魂的美好,念多少遍经书都没有用。心情复杂之余,等着中游变成名胜古迹,再用一些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的词汇,阁楼的菇凉,如果不临窗小坐素面清雅若有所思,又或者步态轻盈千娇百媚,就无法让时间停住,那惊鸿一瞥里不会有种古城的不朽感。

岁月里所有的曼妙都是菇凉青春之路走出来的,不动声色的打情骂俏比****更有持久的趣味,成年人的世界,喜怒哀乐五味陈杂,唯独趣味,在剑拔弩张的生存环境中最为缺乏,有趣味的人所选择的生活,才能算得上是多姿多彩的。于是,梦想有个烛光闪烁的夜里,我站在华山之巅俯瞰着这个古城的车水马龙,同时我也仰望着这个星空,内心里的呐喊,终于按捺不住对菇凉的冲动,像极了金庸笔下的人物,抬头望见星空,低头看见群众,该出手时就出手,显露的武功,少有敌手。嗯,没有错,我是多么渴望能成为一个少侠,尽管我是如此好色,对的,就是少侠。大侠的使命太过厚重了,跟我所追求的东西基本是背道而驰的,大侠不屑于知道菇凉在不方便的日子,如何去拥抱才会让她的胀痛一点一点的过去,放下略紧的眉头。而少侠不一样,清雅张狂,同样有肃杀之气,放浪不羁时候有无数菇凉痴缠,寂寞幽深之处可以有红颜备酒,亲亲抱抱举高高,说一些刀剑都害羞出鞘的情话,也不用担心有损名节。月光和灯光映照在眼眸里终于成为生命的花火,不顾一切指向远方迸发出来的力量,不是一阳指,而是诗意,是苟且,是对菇凉坚定的信仰。

中游有古城,古城就是江湖,江湖就会有争斗,争斗的大多都是男女之事,古城里的动物也是如此,雄性的争斗都是围绕着雌性的。男人的命运跟命根一样,好与不好,都是掌握在女人手里,这样的习性应该是从动物身上沿袭下来,女人抓住了男人的命根就容易掌握他的命运。论坛就是武林,坛子就是门派,文字就是武功。一柄长剑,眉眼在遇见菇凉转身或不转身时都会微笑,长发比衣衫飘逸,发梢带着灯光映照之下特有的暗淡,表情看上去有点泰然自若,对了,差点忘记了天空还有圆圆的月亮。略显闷热的夜里,文园派练功的口诀竟然是诗歌饱含深情的朗诵,宁老的持重却始终是书生的文风,如此博览群书,名家名作一大堆的,学识累积叠加,按理文字的表达不应该如此的生涩,以至于没有体现出饱览群书之后应该体现出来的功力。想起在光明顶密道里被困住的张无忌,得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学成了乾坤大挪移,其武学底子是九阳真气。好作家与好作品也有其文学底子,笔法套路与智慧与特点应该是可以融汇贯通举一反三的,我个人认为宁老学识虽算渊博,但还没有修炼融汇贯通的内力,十几年的笔力停滞,故此难上台阶。文字辈分以低评高,难免少不了些狂妄无耻的认为,切莫介怀。

才华与颜值之间最深的套路是女神的包袱,兰兰姐姐任何时候都是美美的,这样的美丽来自兰姐姐的坚韧和干练,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她应该很少穿裙子,兰姐姐没有一个时刻是不美丽的,身心受伤了也是如此,我理解人想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健康的积极的阳光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是人之平常,复杂的感受供给文字的力量能清晰的反映出来,当初每一个决绝迷离的选择,泪光中的守望,自省自责的懊恼,应该不会在心中轻易被抹去。定格中的美好和旁白式的述说,让其图文还没有赋予兰花香味,看来心中还有未放下的包袱,这个当然是我胡思乱想胡言乱语了,应该不会和我计较吧。似乎近期未看见她的图文里出现频换的美景,反而诗书吟诵,觉得有点惊讶。我想,兰姐姐穿着裙子飘着香气回想起那些青青张扬的故事,脸上会不会比想在的美丽多几分动人。。。
1

评分次数

哇,欢迎连载~
意识流,

从文园流泻出来,

笔力真绵帛,

如丝如茧~
好文章,一气呵成。赞一个


满足一下初相的好奇心,兰姐姐大多时候喜欢穿裙子,小女人一个,只是早早明白,依赖别人总会有失望的时候,所以练就了独立自强的个性,仅此。



另:从纳米比亚回来后,兰姐姐受伤了,不是一般的伤筋动骨,医生警告说两年内不可背负单反外拍,苦不堪言的兰姐姐过了一段很不美好的生活,只能暂时放空自己,积极配合治疗,嗯哼,貌似很快就可以“刑满”解放了……
聊了宁老头又来撩兰姐姐,这是我所看到的

聊了宁老头又来撩兰姐姐,这是我所看到的
筱雨初晴 发表于 2019-5-13 20:00
切!你那点小心思,地球人都看出来了。。。。。
进来学习的。问好。

满屏的菇凉。。。。。。。


相聚离别都有时候。
在那些孑然一身的夜里,我常常眨着思念的眼睛望向月亮,记得好多关于菇凉的念想,其中有童真,有回肠荡气的浪漫,更有悲喜交集。所有与菇凉有关的大小回忆,经常会突然涌现,尽情依恋和决绝落寞的时刻,要想荣辱不惊的表达,唯有闲庭信步遇见花开花落。光线柔和妩媚,氤氲着显浅的白色,倒是适合那些撩人的奢望,青花瓷的菇凉裙子里面是否会有我秘而不宣的想念,飘散的麝香会不会经久不息地弥漫在长夜,足够让嘴角挂起那一抹掩饰不住的微笑,可以宽慰地睡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