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勿念初相

             《1》

少了你我相拥的日子,距离遥远得只好在文字中想念。时间像个谎言,让人用守望的姿态,慢慢才知道什么东西在消逝,甩下灯红酒绿里的莺歌燕舞,才允许自己提及青春,知道羞涩的地方有诗意的放纵,龌蹉的感伤。如果一定要装模作样的举杯独饮,青春的味道,其实尝起来还不错,只是太容易滋长出对菇凉不安分的想念。就算比不上当初的冲动,还是深谙菇凉裙子里面所有销魂的美好,念多少遍经书都没有用。心情复杂之余,等着中游变成名胜古迹,再用一些夜幕低垂华灯初上的词汇,阁楼的菇凉,如果不临窗小坐素面清雅若有所思,又或者步态轻盈千娇百媚,就无法让时间停住,那惊鸿一瞥里不会有种古城的不朽感。

岁月里所有的曼妙都是菇凉青春之路走出来的,不动声色的打情骂俏比****更有持久的趣味,成年人的世界,喜怒哀乐五味陈杂,唯独趣味,在剑拔弩张的生存环境中最为缺乏,有趣味的人所选择的生活,才能算得上是多姿多彩的。于是,梦想有个烛光闪烁的夜里,我站在华山之巅俯瞰着这个古城的车水马龙,同时我也仰望着这个星空,内心里的呐喊,终于按捺不住对菇凉的冲动,像极了金庸笔下的人物,抬头望见星空,低头看见群众,该出手时就出手,显露的武功,少有敌手。嗯,没有错,我是多么渴望能成为一个少侠,尽管我是如此好色,对的,就是少侠。大侠的使命太过厚重了,跟我所追求的东西基本是背道而驰的,大侠不屑于知道菇凉在不方便的日子,如何去拥抱才会让她的胀痛一点一点的过去,放下略紧的眉头。而少侠不一样,清雅张狂,同样有肃杀之气,放浪不羁时候有无数菇凉痴缠,寂寞幽深之处可以有红颜备酒,亲亲抱抱举高高,说一些刀剑都害羞出鞘的情话,也不用担心有损名节。月光和灯光映照在眼眸里终于成为生命的花火,不顾一切指向远方迸发出来的力量,不是一阳指,而是诗意,是苟且,是对菇凉坚定的信仰。

中游有古城,古城就是江湖,江湖就会有争斗,争斗的大多都是男女之事,古城里的动物也是如此,雄性的争斗都是围绕着雌性的。男人的命运跟命根一样,好与不好,都是掌握在女人手里,这样的习性应该是从动物身上沿袭下来,女人抓住了男人的命根就容易掌握他的命运。论坛就是武林,坛子就是门派,文字就是武功。一柄长剑,眉眼在遇见菇凉转身或不转身时都会微笑,长发比衣衫飘逸,发梢带着灯光映照之下特有的暗淡,表情看上去有点泰然自若,对了,差点忘记了天空还有圆圆的月亮。略显闷热的夜里,文园派练功的口诀竟然是诗歌饱含深情的朗诵,宁老的持重却始终是书生的文风,如此博览群书,名家名作一大堆的,学识累积叠加,按理文字的表达不应该如此的生涩,以至于没有体现出饱览群书之后应该体现出来的功力。想起在光明顶密道里被困住的张无忌,得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学成了乾坤大挪移,其武学底子是九阳真气。好作家与好作品也有其文学底子,笔法套路与智慧与特点应该是可以融汇贯通举一反三的,我个人认为宁老学识虽算渊博,但还没有修炼融汇贯通的内力,十几年的笔力停滞,故此难上台阶。文字辈分以低评高,难免少不了些狂妄无耻的认为,切莫介怀。

才华与颜值之间最深的套路是女神的包袱,兰兰姐姐任何时候都是美美的,这样的美丽来自兰姐姐的坚韧和干练,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她应该很少穿裙子,兰姐姐没有一个时刻是不美丽的,身心受伤了也是如此,我理解人想所呈现出来的状态是健康的积极的阳光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是人之平常,复杂的感受供给文字的力量能清晰的反映出来,当初每一个决绝迷离的选择,泪光中的守望,自省自责的懊恼,应该不会在心中轻易被抹去。定格中的美好和旁白式的述说,让其图文还没有赋予兰花香味,看来心中还有未放下的包袱,这个当然是我胡思乱想胡言乱语了,应该不会和我计较吧。似乎近期未看见她的图文里出现频换的美景,反而诗书吟诵,觉得有点惊讶。我想,兰姐姐穿着裙子飘着香气回想起那些青青张扬的故事,脸上会不会比想在的美丽多几分动人。。。
3

评分次数

哇,欢迎连载~
意识流,

从文园流泻出来,

笔力真绵帛,

如丝如茧~
好文章,一气呵成。赞一个


满足一下初相的好奇心,兰姐姐大多时候喜欢穿裙子,小女人一个,只是早早明白,依赖别人总会有失望的时候,所以练就了独立自强的个性,仅此。



另:从纳米比亚回来后,兰姐姐受伤了,不是一般的伤筋动骨,医生警告说两年内不可背负单反外拍,苦不堪言的兰姐姐过了一段很不美好的生活,只能暂时放空自己,积极配合治疗,嗯哼,貌似很快就可以“刑满”解放了……
聊了宁老头又来撩兰姐姐,这是我所看到的

聊了宁老头又来撩兰姐姐,这是我所看到的
筱雨初晴 发表于 2019-5-13 20:00
切!你那点小心思,地球人都看出来了。。。。。
进来学习的。问好。

满屏的菇凉。。。。。。。


相聚离别都有时候。
在那些孑然一身的夜里,我常常眨着思念的眼睛望向月亮,记得好多关于菇凉的念想,其中有童真,有回肠荡气的浪漫,更有悲喜交集。所有与菇凉有关的大小回忆,经常会突然涌现,尽情依恋和决绝落寞的时刻,要想荣辱不惊的表达,唯有闲庭信步遇见花开花落。光线柔和妩媚,氤氲着显浅的白色,倒是适合那些撩人的奢望,青花瓷的菇凉裙子里面是否会有我秘而不宣的想念,飘散的麝香会不会经久不息地弥漫在长夜,足够让嘴角挂起那一抹掩饰不住的微笑,可以宽慰地睡去。
时值孟夏,草木葱茏。

纵然微风轻拂,古城里面如果没有菇凉的倩影,恐怕吹起的只能是零星的沙扬,江湖上只有裙边起伏的地方,才有花朵盛开的模样,美酒佳人拈花一笑梦想荒唐恣意浪掷,忘却的是世事,剩下来的才是暗香。心中的侠,要有明辨是非的能力,杀伐决断的内心,**不羁又不乏悲天悯人,武功要有自己的独特之处,出手制敌也不忘衣衫飘逸,转身离别的时候,如果身边没有菇凉,必定是有骏马,云烟,远方寂寞苍凉一骑绝尘。少侠可以年轻力壮血气方刚,不用计较一时的得失,因为年少,看见想看的菇凉之后,容易血脉贲张,但侠义又要晓的礼义廉耻深浅克制,少侠的衣衫穿在菇凉身上更俱气韵,就是如此月光弥漫的夜里,菇凉用明亮的眼睛打量着这个荒唐的对望。。。
月色若能倒影出佳夕的模样,时光便会回到那些眼神清澈的年代,让我们还能看见曾经郎才女貌的约会,听着彼此那些自恋自负自卑的笑话,理想与人生,如果少了裙子里面的暗香,纵然再怎么温柔的提及,也难免有一丝伤感。
这文字真好看。每次进来,舍不得离开


青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无论以什么方式去提及,似乎总离不开男女之事。青春之路,见得最多,听得最多的,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你为何会喜欢(她),情愫之中,有着旁人难以理解的不可思议,但沉着冷静地回首,却总是那么合情合理。所有的喜欢当中,其实都藏着一份独有的玲珑剔透,就如你那么美、你身材那么好、文采那么斐然,权势那么大,那么多金金,那么多房子,那么多车子,那么风韵,那么沧桑,那么落寞,那么。。。。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你,我喜欢你,应该不用有多惊讶的表情,因为你我他一定有那么一点让人喜欢的东西。以青春之名喜欢,月晕知风。
好一个月晕知风。

来看看老朋友。
读着初相的文字,忽然想起一诗句:移舟木兰*,行酒石榴裙。





以青春之名喜欢,月晕知风。


即便青春即逝......

青春将逝,似乎很多人可以感觉的到,但青春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也许答案各异,我执着的认为,青春是自己**面对社会开始的。青春的开始,大多数人会看见父母的背影,夏风吹过大街的喧闹之后,有种炎热的离别的味道,知了伤感的鸣叫偶尔会震下几片落叶。为人子女,其实最见不得父母帮你提完重重的行李箱之后,一番千叮万嘱,在车门即将关闭之前,那种意味深长的回眸。我记得当时我有意避开过这种关切的眼神,偷偷只看了一眼父母的表情,之后便沉默了,青春就是如此以两个字的姿态跑进了我的心坎,车窗宽敞明亮,还是有风沙入眼,低头陷入某种思索。。。我知道,青春来了,伴随着阵阵的歌声,看着纷乱的脚步,那时候的我还没有去想菇凉的裙子,更多是看见菇凉长长乌黑的头发,同样稚嫩的面容,嘴唇的四周要以一个特别的侧面才能看见菇凉淡淡而细密的汗毛,还有高低不一的胸脯,知道什么是单排扣和双排扣,开始知道什么叫做在不方便的日子里如何干些爽些舒服些,就算偶尔想着菇凉裙子里面所有的风景,我发誓,当时没有任何一点的龌蹉,只是单纯在想,不像现在,当然这是以后才应该说的,应该去写的,青春来了。。。。
夜空的寂静——赵海洋,附庸风雅时候装装样子听下曲写下文读下书,其实自我的感觉还是挺不错的。关于青春这一类的文字,应该是菇凉去写才更有味道的,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为什么。时光流逝,韶华易老,
也只有是菇凉的叹息才会更突出感叹的意味,时光是什么,青春又是什么,如果是一定要坦然地去面对,又有多少个菇凉可以做到云淡风轻呢?那些镶嵌在相框里面稚嫩的脸庞流露出生涩的微笑,看起来还像是昨天,有时候觉得时间过的飞快,但有时候又觉得时间慢的停止了一样,我不敢确保每一个菇凉都特别在意自己的容貌,但我始终相信人的爱美之心,青春之于菇凉到底是什么?菇凉弄最潮的发型,买最好的护肤品,穿最大品牌的衣服,挂最奢侈的包包,穿最飘逸的裙子,踩最诱惑的高跟鞋,开高档的车子,进出豪华的会所,有最高贵的举止言行,有内涵修养,一切都朝着最好的方向去发展,唯一让菇凉不明白的是,所有的东西变成最好之后,突然的一个晚上,发现身边的男人不再轻易的触碰自己,到底是为什么?难道这就叫优雅的老去?菇凉在什么时候真正觉得自己开始老去?我在想,应该是从身边男人的反应开始的,我知道这个答案很多菇凉会不认同,认为是否老去根本就是自己身心的问题。菇凉真的从不觉得你一切都在进步,都在变好,唯独就是身边的男人不再肯饱含欣赏的观看么,别说亲一亲,就连抱一抱都是艰难,那些敷衍而空洞的亲热,有多少遗憾也许菇凉不好意思说出来,也不敢说出来,你开始不得不承认,你老了,真的开始老了。你在浴室的镜子里头,敢不敢从头到脚的好好看下自己,到底是自恋还是自负还是自卑,直言面对,哪怕是一次。于是,我更笃定地相信,时光与青春,对女人更多姿多彩,同时也更残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