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啊!定安,定安(二)

内容如下:
2

评分次数

原文如下:


    许小韫



    离开王官的故乡,我从元朝穿越回来,一路莺飞草长,春风醉弯了路边的椰叶,田埂上挤满了奔跑的音符,下一站——张岳崧故乡。


    王姹美女继续当我们的导游与讲解员。张岳崧(1773-1842),字子骏,又字翰山、澥山,号觉庵、指山。广东定安人,今海南省定安县龙湖镇高林村人。海南在科举时代唯一的探花(据当地村民所说,张岳崧本应是状元,但由于人长的矮小,长得又不怎么样,所以只能探花),官至湖北布政使(从二品)。革除各种陋规,四次受到皇帝召见,倡导并协助林则徐严禁鸦片。主持编纂《琼州府志》,擅长书画,是清代知名的书画家,与丘浚、海瑞、王佐并誉为海南四大才子,是海南读绝(丘浚)、忠绝(海瑞)、吟绝(王佐)、书绝(张岳崧)"四绝"中的"书绝"。


     对张岳崧的故事早有所闻,也想好好写写他,当王姹讲到他的之长孙媳许小韫时,我百感交集,心里好象被什么堵塞着,欲哭不能,欲罢还休,于是我决定将这个让我深感同情的美丽才女写下,也作为我的一次心理阅历记录。


    许小韫是清代海南顶尖的美丽才女,不仅是清朝定安县志唯一记载史籍的古代才女,被后人誉为有诗文留存于世的海南三大才女之一,而且位居中国百名古代女诗人之列。她工诗善画能文精绣,出身书香世家,是广东榜眼许其光胞姐,其婆婆吴氏是浙江宁海知州吴嗣瑚之孙女、张岳菘长子张钟銮之妻。


    许小韫生于道光五年(1825),经与家父结识的张岳崧次子张钟彦牵线,20岁时嫁给年幼丧父的张岳崧长孙、秀才张熊光为妻,不足两年女儿降世,甜蜜的光阴持续到婚后7年,便被漫长凄愁的日子所代替,年仅27岁的丈夫不幸病逝,一年之后唯一的女儿又不幸夭折,这两次灾难使她伤心欲绝,但想到夫君临死前让她替自己尽孝道的嘱托,她又一次次强打起精神,替婆婆分忧,一起苦撑着风雨飘摇的老家。同治八年(1869),早年守寡后专心抚养遗孤并掌管张家全部事务的婆婆撒手人寰。自己守寡已达17年,悉心伺候婆婆24年的许小韫失声痛哭几至气绝,按习俗做完一切,在送其入殓出殡后,她道声“吾可以死矣”,便一连绝食七日,终于一缕香魂随婆婆同去,享年44岁。


    听完王姹的介绍,我好难过,特别她最后的一声“吾可以死矣”,真让人揪心阿。可想而知,一个女人,青年丧夫,中年丧子,命运何等的残酷无情,在这样悲惨环境下,她为夫君临死前嘱托而活着,但同是女人,我对她的身世感受至深,也让想起我家高祖母——节孝婆,她生活在清朝康熙年代,二十七岁守寡,挑起操持家庭的重任。她对上诚心侍侯公婆,早起晚睡,任劳任怨,不辜负两老的恩情;对下精心教育两个儿子,让他们都能够进入学校读书,成为国家有用之才。我以为节孝婆在我所知的女性当中她是最难苦的一位,但与许小韫的一生相比,节孝婆又过得好些,起码节孝婆有两子相依为命,相互取暖,儿子们就是她活下去的确,希望还在,活着就有意义。而许小韫没儿没女,孤苦伶仃,心如死灰,那24年对她来说是精神上的囚牢,“吾可以死矣”道出她对人间没有眷恋,只有死,她才能脱离苦海。而作为一代才女的她,写有两百多首诗,几乎是为她的夫君而作,遥寄她对夫君的思念之情,“《悼张锡卿夫》不道文章与命乖,香泥玉树恨同埋。伤心试睹君遗札,寂寞琴书空小斋。//轻绡凉簟绕蛛丝,死别吞声欲恨谁?从此见君空有梦,九原无路慰相思。//思君血泪尽成斑,渺渺重泉去不还。记得床头垂病日,犹将宽语慰慈颜。//自君之逝矣,针线赖相亲。每睹箧中物,空悲泉下人。罗衣初试体,雪履未沾尘。夜雨灯窗暗,寻搜泪满巾。”句句穿心,我能感受她那凝集心头的丧夫之哀,孀居之苦。在她家的大院,我独处一隅,沉默不语,其实我有很多话想对她讲:“许小韫前辈(因为她是诗人,我也是写行句的人),如果把放在这个时代,你会改嫁吗?你会选择新的生活吗?”回答我的只有习习的风声,哦!那个遥远的年代已经不在,如果人可以传世,希望来世她做一个幸福美丽的才女,象我们这样,做自己喜欢的事,写自己喜写的东西,生活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时代造就一些悲剧,珍惜我们现在的生活。

问好!


迟来,谢谢静!

客气啊,二人转继续走起


欣赏
生活有时候很无赖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