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50000]




       杉树亭亭玉立,而千重子只感觉自己的内心弯弯曲曲,可那弯弯曲曲的枫树的顽强,千重子却又觉得自己不如,“我顶多就像生长在枫树干小洞里的紫花地丁。哎呀,紫花地丁的花,不知不觉间也凋谢了。”杉树,枫树,紫花地丁,多重生世怅惘内心情愿往已然交织,川端还要添上樱花迷影的绚烂与短暂。


     茫然中,千重子要问自己出生在哪里?父亲断然语出“在祇园的樱花树下呀!”这浪漫如幻的说话,却是说话者与听话者两个人心头的凝重。父亲期望,就当年这个女儿,捡来的女儿,带来他新生活的期望,如今他还想能够美妙延续。可是,可是,这会是女儿所愿望的吗?


     秀男带来他织好的和服腰带,漂亮的腰带,如父亲所愿的漂亮腰带。“小姐,这是令尊的大作啊!”秀男说话时,眼睛闪烁着光芒。在此处,感觉川端耍了个小心眼,他要我们从秀男眼中的闪烁光芒,去想像千重子此时的眼光迷然。文字在此作为一章节的结束,没有提到千重子,就让我想起稼轩名句,“道无书,却有书中意。”


     千重子要请秀男画赤松山和杉树山的图案,这是要给以苗子的,千重子的孪生姐妹。她已经把苗子看成是另一个自己,新的图案与其说是给苗子的,不如说就是给自己,她要看看她想象中的自己。这是川端运用的移魂**,今古诗歌中,常有灵魂跳出俯观自身的写法,小说也不能过于老实。秀男曾在四条街大桥上见过不知是“千重子化身的苗子”,还是“苗子化身的千重子”。看在这里,我不用往下看,就又知道川端又在埋设地雷。千重子想见苗子是自己,苗子又未必不是如此呢?川端文字最是不能轻率一过。


     往下,千重子和苗子遇到,畅快言谈,谈论的有些深度,是人与自然的关系。这好像不应该是作者借于两个小姑娘之口表白自己心思,然而故事发展到这,又顺理成章,因为两个小姑娘的心境所想。小说嘛,就要写事未必有,而理却应当。正谈论着世界上要是没有人会怎么样?大雨就袭来。这雨来得真是个妙。人性或许各自偏执而不美,天地间也自有不测风雨,此时最是能见人性不同自然之处。“千重子小姐,请你把身子蜷缩起来。”苗子说着,趴在千重子身上,几乎把她的整个身体覆盖住了。苗子果然有杉树品格。千重子害怕雷会劈来,而苗子却镇定自若,加强语气说,“决不会劈过来的!”说是如是说,然她却用自己的身子把千重子盖得更加严实了。苗子想保护住千重子的什么呢?


     苗子想保护住的是她自己。往下她拒绝了千重子要为挑选和服并让秀男为自己织腰带的请求,并且还认为千重子应该帮忙料理店铺。这让千重子好像挨了打似的。想在苗子这里寻求自我释放的,却又平添了心事隔阂。这隔阂还是来于自己吗?那为什么在这一章的结尾,千重子告诉了妈妈苗子的事情,丹波罐里的鸣虫又吱吱叫了起来。这要让人想起开头一章,“今年紫花地丁开花了,金钟儿想必会出生、鸣叫的。”如今两朵紫花地丁相见相识,千重子的什么心怀在萌芽出生呢?这时候感受之前骤雨的细节,骤雨只在杉树林间,不曾让在家中的母亲看见。好玄妙。


     而往下,两姐妹各自有梦,又各自无法摆脱对方的影子在心上。千重子的鲤鱼梦里有真一哥的哥龙助,会炽热爱着千重子却又不会猛烈表白的龙助。而受托为千重子织作和服腰带的秀男,迷幻中根本分不清千重子和苗子,大概因为织作杉山图案的缘故,他更倾向于把眼前的美景美人,都看作是苗子,“杉山真美啊。”他在将腰带包布解开前,感叹道。在后来解释自己完全是受托于千重子的时候,秀男又加上了句话,“不过,我是诚心诚意为你织的呀。”这句话,恋爱中的男孩子想必都经意不经意的说过吧。恋爱中男孩子的心思细密会甚过女孩子的,他们会非常仔细的关心一切和女孩子有关的景物细节的。往下,秀男对于杉树下边的 叶子像素淡的花的形容,勾起苗子对往事的怅惘,生身父亲是否是看到杉叶的素淡而伤心起千重子的抛弃,而后摔倒身亡?不想多去体会苗子心情,只想说川端的写作,每个景致事物都被派有深刻的意韵,互相间又紧密勾连。如果说川端的文字似酒,我没有品尝过好的日本清酒,不敢比喻,但我觉得,这酒就且让它无名,仅仅是在舌间转寰回味还不够,要用牙齿来咀嚼。对,是要用牙齿,轻轻的嚼碎分开,酒的里面还有滋味。


     “苗子的伴儿肯定是秀男。这件事,千重子一时虽然觉得很意外,但心头很快地隐隐涌上一股暖流,她脸上也微微泛起了一抹笑容。”此时的千重子是舒心的,她体会到自己的新生,不再是那个如樱花般绚烂却柔软多愁的千重子,而是杉树般挺直坚强的苗子。而偏这个时候,姐妹两个的性格却又悄然倒向,因为秀男。


     在小说的进行里,秀男对于苗子是真心的,当然是因千重子而起,但是当他付出心血织作的图案与所见到的景色人物一相对照,他心底是只有了苗子,尽管还有千重子化身的影子,但在喜欢一个人的品性上,是另开一篇了。可此时的苗子却就如千重子一般多柔善感起来,她宁愿将自己与千重子的身心融合一体,但不愿分开的自己却是千重子的幻影。她多柔却最终刚强,千重子虽然百般劝导开解,却最终不能如当初骤雨时苗子用身子盖住她一样,用自己纯洁柔美的心灵去盖住护佑住苗子。姐妹俩最终只是在飘雪的冬夜,相依相拥的住了一晚上,被苗子认为可能一生幸福的一晚上。然而,“细雪纷纷扬扬,停停下下……今天夜里……”


     这整个小说的结束章节,很凄美很幽怨,川端不再埋设伏笔,也不将此时的细节与之前的勾回联系,他只有他无尽的幽愁要诉说。

   
     看着这眼前文字的凄美幽怨,我仿佛这小说中人物都是川端自己的分身,川端他固执坚忍,他多愁善感,他期望人世间能够春风里万物恬静自然,能够夏日里炽热情怀,却最终自己困顿在秋色茫然,迷失在冬雪的严寒。然而就这迷失,他都要写得那样的美,他还抱有希望。“这是我送给你的。希望你再来啊。”千重子告别苗子的话,感觉这才是川端最想说的话。


     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形容川端,只忽然想起孔夫子的一句话,“古之遗爱者也。”不知川端听到是否会欣慰。






9

评分次数

※ 版主 青丝若雪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超级豆 50000 2017-8-29 11:35


川端康成的文字有一种厚重的质感,他笔下的两姐妹美丽又轻愁。这是毫无疑问的,猫老师品得真,赏得妙。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两朵花,两个人生,两个遥遥呼应的人,挣扎于人世。
其实我觉得苗子活得更简单自然,千重子却像是摆脱不了尘世的作者。
每一份美好都值得珍惜,包括猫的文章和《古都》这篇小说。


上班中,先给猫老师加个分分。





长知识!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占位细品夜气老师的杰作。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川端康成的文字有一种厚重的质感,他笔下的两姐妹美丽又轻愁。这是毫无疑问的,猫老师品得真,赏得妙。
暖暧 发表于 2017-7-21 11:44
给留道缝隙能钻啊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两朵花,两个人生,两个遥遥呼应的人,挣扎于人世。
其实我觉得苗子活得更简单自然,千重子却像是摆脱不了尘世的作者。
每一份美好都值得珍惜,包括猫的文章和《古都》这篇小说。 ...
青丝若雪 发表于 2017-7-21 14:36
千重子在挣扎,而苗子不愿来到世界中,这就是川端心灵的两面。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上班中,先给猫老师加个分分。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7-7-21 15:53
素心请喝茶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长知识!
祖国我累了 发表于 2017-7-21 16:56
很好很耐看的小说,是暖介绍的,真是不错。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占位细品夜气老师的杰作。
子湮 发表于 2017-7-22 10:49
再奉茶于子湮先生,颂安


也许因为身于俗世,太多美好的遗失,于是我们便一个劲儿收藏美好。
但愿,樱如雪是自然而然的美好回归。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下)

素心请喝茶
夜  气 发表于 2017-7-22 21:31
猫老师的茶清香沁人,品茶的悠然足以让那些聒噪闻若未闻。





我没怎么写读后感,好不容易写一次,踩了雷区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猫老师的茶清香沁人,品茶的悠然足以让那些聒噪闻若未闻。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7-7-24 10:21


我没怎么写读后感,好不容易写一次,踩了雷区
暖暧 发表于 2017-7-24 19:31
正视昨天,才能规划明天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