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50000]




        从会点围棋,就知道川端康成,源于他的纪实体小说《名人》,小说的背景是秀哉名人与木谷实的名人引退棋。这盘棋标志着新时代的创生,而在川端笔下,完全只有对于旧时代的怀缅,黯黯闲愁其间,似淡且浓。川端是生怕旧时代的幽雅娴淡,会在新浪潮的冲击下,荡然无存。


      观乎川端文笔,总有怀旧闲愁轻抹其中,然而他并不有一丝毫的颓废,他是努力的要从旧事物中要寻找出对于新生活的期望。他那种恬静淡然中的知天悯人情怀,对于现在浮华喧嚣的世界,极具推敲紧致的意义。茫然无措的人们,若能够安静下来读两页川端,听那棋石鸣玉泠泠,整个身心是真的就会飘然起来,会向那茫茫宇宙深处去寻找本真的自我,原来,我就是一朵《古都》小说里的紫花地丁,“在这种地方寄生,并且活下去……”


     “千重子折回来,把铒食扔到池子里,鲤鱼便成群簇拥上来,有的还把身子挺出水面。微波一圈套一圈地扩展开来。樱树和松树的倒影也在波面微微摇荡。“这番情景,在庄子会曰”是鱼之乐也“,而我却分明想起李易安的 名句。”只恐双溪蚱蜢舟,载不动许多愁。“微微摇荡的波面,载不动的是樱树和松树的倒影,这就是千重子心中隐然若现的愁绪。


      果然,在下面不长的段落后,““我幸福吗?……”千重子又再问了一遍,眼光里忽地露出了忧愁的神色。她低着头,看上去只不过像是一泓池水映入她的眼帘罢了。“这一泓池水的妙,川端的伏笔紧扣,像极曹雪芹,如原野之蛇,游动若隐,忽而一节如灿,待你注目,却又渺然无踪。每一字每一句都要仔细的,一点疏阔过去,都无法继续领会作者心神。这一泓池水分明告诉的是樱树和松树的倒影?是什么样的樱树和松树呢?是长成后已然温柔丰盈的樱树,和虽已千姿百态却尚未成材的松树。这就是千重子和真一。


      千重子愁得有因!千重子需要宽厚的背膀,载她渡过这身世幽怨的水面。可还略显稚嫩的真一会是吗?“真一感到千重子有一种不可名状的哀愁,他正要把手搭在她肩上,千重子却躲闪开了。”果然,千重子告诉真一是个弃儿,真一并不知晓千重子的真心真意,养尊处优的孩子啊,他只以为童真的幻想就能掩盖世事的沧桑。


     “请别碰我这个弃儿。”我以为《春花》这一节到这里其实是已经结束了,以后两人的对话,不过是为加深读者对于春花于世界隔阂的理解,然而,却又很必须。因为,千重子对于自己与世界的隔阂感到可怕了。


      这隔阂首先来自于父亲。千重子重复父亲的喃喃自语,“秋竹萧瑟的时分……”她感觉她承受不起父亲沉重的生命托付。“更不要光穿用自己店里的料子做的衣服……我不需要这份情义。”父亲的话让千重子愕然,情义两个字让父女两个在亲缘上生分,更因这句总体的意思,表达父亲心头的愁闷。他是希望千重子穿着自己设计的衣料的,然而他设计的衣料他自己看着都不满意,所以他要静心到尼姑庵里想像他的画图。


      尼姑庵里父女两个的对峙,已然心头难抹。格子门里母亲的回忆往事更让千重子感觉原来不尽甜蜜的幸福也是不堪承受。千重子不是弃儿,是父亲母亲两个抢来的!看到这里,我没往下看就觉得震撼,这故事有如石头记里香菱故事。香菱很小时候被拐子拐走,应是受尽冷暖磨难,于是她不记得她童年的事了。千重子在蜜糖里泡大,却因身世是被抢来,千重子怕再回忆,更怕面对将来。因为喜欢,所以抢来,因为喜欢,所以不肯归还亲生父母。不管是真是假,幸福的太沉重,千重子该如何穿起父亲为她半生梦想,为她婚礼而设计的和服?


     父亲照着千重子给的西洋图样,设计了画样,满心欢喜满怀希望,却被织匠秀男古怪的神情对待,父亲不解更委屈更怒气的打了秀男巴掌。“画面虽然新颖、有趣,可是同温暖的心却不大协调,不知为什么,仿佛给人一种荒凉的病态的感觉。”听到秀男这样评价,父亲脸色苍白,嘴唇颤抖,说不出话。但这个父亲终究是个好人,他对女儿的爱,不是无私的,是有很重的自己心愿的,这是他终归接受不了融入不了新潮的终归所在,但他终归是要想给女儿幸福的,他觉得眼前的手艺精湛又思想新颖的秀男是能代替他给与女儿幸福的。就在秀男接受了样稿,并认为织出来感觉就不同的时候,父亲接纳了秀男,秀男有自己的见解,但并不固执,这个人是适合当养老女婿的,不仅是女儿的将来生活,还是自己家业手艺的传递,秀男这样会灵活变通的人,都是招人喜欢的。可是,此时,千重子脑海里却浮现的是真一,童男样子的真一,在那个时候,千重子也是个小孩子。过去的生活记忆,只有与真一的记忆,才是千重子愿意记得回望的,可真一,又并没有按照千重子的心思长大,不能为她解忧,不能为她倚靠。千重子茫然无措。


     人生贵有知己,这个时候是最适合闺蜜真砂子出场的。比睿山,加茂的节日,最美的流年该与最知心的人一起。“比起枫树,我更想看北山的杉树啊”,千重子对真砂子说的话,在下看在这里,就觉得这北山的杉树会有什么隐指。果然,往下就遇到和千重子相貌非常想像的一位姑娘,“简直就像你的异母姐妹啊!”真砂子是真看呆了。说是像,但又说不出具体什么地方像,就感觉千重子已经是“人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美人儿啊!”了,如今怎么还又有同她一般标致漂亮的人儿,真砂子恋恋不舍要探个究竟。最知心的人儿,因欣赏你而再欣赏世界,真砂子就是能抹去千重子心灵忧寂的人间亮色。


     杉林与山村的景致幽逸,千重子和真砂子流连着,就忘却时光。看见妇女们用红砂细心磨着圆木,千重子担忧红砂会否用完?而磨木妇女的一句平淡回话,就让千重子心情乐观开朗起来,“一下雨,砂又会跟着瀑布一起冲下来,堆积在下游处。”在这里,在下以为,这样的山村,这里人的恬静心态,就是川端心灵向往之处,他的希望这样生活方式的留存,是希望人间真善情怀的延续,就要如此,我们心头可以不有烦忧。然而这又如何能够来得容易呢?我们注目于杉林的,只是我们偶一凝眸罢了。“一个女孩子要能像杉树那样得到栽培,挺拔地成长起来就好了。”“可惜我们得不到那样的精心栽培啊!”千重子和真砂子说笑着,实际在心头也叹惜着。这是来自川端自己的叹惜。




7

评分次数

※ 版主 青丝若雪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超级豆 50000 2017-8-29 11:34


欣赏了,淡淡轻愁拭不去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终于出来


顺着古都的进行,点点跟随的遐思。尊驾若读小说,可与君对月一笑


本帖最后由 青丝若雪 于 2017-7-21 14:33 编辑

米分分。。。


我也在写,但没有猫这样深刻,都是从简单的景物到心情的一种感觉。
看猫对景物的理解,突然觉得你是读者的知音呢。


先加分,容后再读。





先占位,有空再来细品杰作。

有时候,两代人间的隔阂正是引发一个家庭矛盾的根源。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欣赏了,淡淡轻愁拭不去
暖暧 发表于 2017-7-21 11:39
是受了你写的读后感的启发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我也在写,但没有猫这样深刻,都是从简单的景物到心情的一种感觉。
看猫对景物的理解,突然觉得你是读者的知音呢。

青丝若雪 发表于 2017-7-21 14:30
汗,你们是真在写读后感,我只是就点感觉顺着走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先加分,容后再读。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7-7-21 15:51
问好素心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先占位,有空再来细品杰作。

有时候,两代人间的隔阂正是引发一个家庭矛盾的根源。
子湮 发表于 2017-7-22 10:56
子湮 先生能写善画,多才,在下神望已久,常有诗句从先生画稿中来,奉先生茶


要是按作者的想法,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不舍的古都。


很少接触日本文学。记得最后一次看的是村上春树的《舞!舞!舞!》。
也许是自己太浮躁了,觉得节奏太慢,文字太细腻,读来沉静之余,会莫名心生忧伤。即便是东野圭吾的悬疑小说,个人觉得也有这样的感觉。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问好素心
夜  气 发表于 2017-7-22 21:26
早,猫老师。





很少接触日本文学。记得最后一次看的是村上春树的《舞!舞!舞!》。
也许是自己太浮躁了,觉得节奏太慢,文字太细腻,读来沉静之余,会莫名心生忧伤。即便是东野圭吾的悬疑小说,个人觉得也有这样的感觉。 ...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7-7-24 10:12
村上春树的倒是看得少了

东野圭吾的悬疑小说我已经看了三本,包括这次苏有朋导演的电影《嫌疑人X的献身》。觉得啊,的确很悬疑日本风,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RE: 试问闲愁都几许----《古都》之观止仰望(上)

是受了你写的读后感的启发
夜  气 发表于 2017-7-22 21:23
我写的啊,至今还没放出来,就放那里吧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很少接触日本文学。记得最后一次看的是村上春树的《舞!舞!舞!》。
也许是自己太浮躁了,觉得节奏太慢,文字太细腻,读来沉静之余,会莫名心生忧伤。即便是东野圭吾的悬疑小说,个人觉得也有这样的感觉。 ...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7-7-24 10:12
是不是就是日本味道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