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爱你没商量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60000]


       “随便什么,我无所谓的……”


     菜单在满桌的中年妇女间传递,递到我跟前时,我没接,随口说了句,好像还拖了点长音。就这一声“随便”,在某处轻轻的有“呃”的一下打嗝,随之迅速传播开来,轻轻的打嗝声此起彼伏,再一双双饱经沧桑又黯然惊讶的眼神齐刷刷的朝向我,看得我感觉后背有些冰凉,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她们要谋害我了。


     生活改变,她们是很久没如我刚才一样表达女儿家的矜持了。“女儿”二字,照红楼梦里甄宝玉的意思,要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能说出。当然了,他眼中能让他温厚文雅的女儿应该包括的有我,现在满桌的中年妇女是不在其中的。并不是因为她们年岁长了人老珠黄,在座的最大的也就35,6吧,有一位还比我小半岁,问题的根本是她们都结婚了,红楼梦里的真假宝玉一致的认为她们的不可爱是沾染了男人的浊臭,是男人把她们带坏的。而现在的我,感觉我的清爽年华就要断送在她们手里了。很快的,比服务员传菜更快的就是大婶们保媒拉线的热情与殷勤。冷菜上完,热菜才只3道,相亲的时间场所已经定好,最快的是明天的晚上。


     第一场的相亲对象好像很不错,好好的打点了下自己,只是眼镜无处安放,总是丢三拉四,早晨忘记拿眼镜盒。那就戴着吧,自我感觉自己戴眼镜的样子还是不错,有点清新可人。


     见面的茶室要坐公交车去。上车不久,对面站了个男的,这男的从站住就盯着我看。看就看吧,本姑娘芳景迷人,从来坦然欣然接受各种垂涎的目光,只是这一位的眼光一直是直直的过来看着上面,跟一般的小流氓上面看一会就要袭胸不同。这是个有文化的流氓,能过一把被人仰望成女神的瘾是非常不错的。


     被人欣赏的陶醉感还未消散,就有凉水兜头,弱小芳心倍受摧残。茶室里相对坐下,没说上几句话,他就离座接个电话。声音很轻弱,但我听见了,“正跟一个四眼妹……”我听到就起身,转头都走到电梯前,也没见他追上来讨要电话。伤心,但很快释然,人啊,就要没皮没脸的活着才好。


     茶室的对街,一整排的服装店,买买买!妻子如衣服,围城里方鸿渐新得件大氅,损失个把老婆是不放在心上的,于我此时是一样的愉悦心情。穿新衣服的感觉真好,走路都挺胸抬头的,没挎纸袋的左臂时不时的就放肆地甩着。哼,看不上本姑娘,没长眼睛的货。本姑娘要说身段,那是增一分嫌长减一分嫌短,论容貌,就更是施朱太赤著粉太白了的。没眼力见,回家啃丑老婆去生5个娃去吧。


     回程公交来了。好巧,看见刚才那男的了,没有和他站一排,在他斜对面站住。一会,他移过来,还开口搭讪道,“好巧”


    “嗯,好巧,是下班回家吗?”我这话有些为答话而答话,两小时前他就坐这辆车,现在再坐回去,难不成他是个公交巡检员?“差不多,下班后去送个文件,现在回家。你呢?”我没回答他,只是把头抬起看着他,我们四目相对着静静看着。


     “你戴眼睛的样子很好看,像我妈妈一样”。听到这话,在内心里吐得翻江倒海。倒,你丫的起码说一句跟你妈妈年轻时候一个样啊。在几个月以后,我知道了他为什么不说和他妈妈年轻时候一样的原因了,她妈妈是个就算到了 80岁,喊人私奔,都会有一大堆人跟着踩踏的主,是连敬老院都不放过的惨绝人寰。


      在当时,我侧过脸去,再不看他。不喜欢不会说话的男生,套磁都不会。可他却还是要看着我,临下车的时候,他又对我说了一句,“你真美,真的。”说话的时候,他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应该属于真诚深情的光芒。在电影里,这个时候女生往往手里的宝剑会掉落地上,人还要往前迷迷倾倒。我没有,我理智,我挺立,只是在车启动后往车站上回暼了一眼。在几个月后,他告诉我,我当时嘴角的微笑,他一辈子都忘记不了。


      这一晚后,我上班还坐地铁,下班就改坐公交车。在再两次的遇到后,我们一起下车,并排靠肩,走了一段路后,他伸臂过来搭在我右肩。我没推开。


      我需要设计下我自己,设计下我在他面前的样子。“你这样不行。”闺蜜某人对我说。“合着你的意思你要装个淑女?装逼小心被雷劈啊。别瞪我,别瞪我,话糙理不糙。这淑女嘛,就是不管上那都直挺挺站着,还要面无表情只拿眼睛说话,旁人要不知道的就当她是个弱智。弱智,你也配?”她说到这里,一眼的不屑看着我,也不管我有那么狐疑和委屈,只就连珠炮似的布她的道,跟个唐僧似的啰嗦不停。“那得多少风云入眼而后能够宠辱不惊?别说你修炼不成这样,就算你现在就是了,咱也不能紧接着玩下去。童话故事是童话故事,现实是从古到今就没那样演过。”

       
     “咱女人嘛,整点什么就是为给男人看的,这普天下男人都什么心思?他们对于女人从来只有两样,一是拜倒,二是按倒,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味,很难兼得。我们想要他们的,就是让他们把两样都结合到我们一个人身上来。,一样都不能偏废。你如果太让他们倾倒膜拜了,不是好事,因为你没办正事。好比奥黛丽赫本吧,就因为太整得有偶像范了,结果想得到的得不到,小派克老方达,一个个错过,却弄一群没长大的小男孩,不断的品尝没味的生活。”


     “这是你想要的吗?让我想象你几十年后的样子,满头白发,拄个拐棍,挎个提篮,要再唱几句,就更美妙了。热烈祝贺越剧大戏祥林嫂演出成功。”


     “所以说,还应该就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用能听懂的话说,就是趁眼前有限的青春,赶紧燥起来!”


     “你的意思,是让我像个泼妇?”我怕怕的后退,直要往墙根靠过去,就像个凌辱来临前的烈女。


     “干嘛像个泼妇啊,咱根本就要是个泼妇好不好?一切都是要由着自己心思,天下英雄入我榖中,不爱我的我不爱,一脚踹过去,喜欢的就死死的缠着,风筝飞多高,线头在咱手里拽着。”


     “哎哟妈呀,可渴死我了。”她猛猛的喝上一大口水,“话就这些了,明白不明白的就都这回事了。”


      我想着好像也就是这一回事了,不是神仙就要食人间烟火,神仙庙里香火缭绕的是意志和精神,永远激励人类憧憬美好明天,可出了庙门,谁也不会那样干,因为那不生活,更不文艺。文艺嘛,总就是要整出个啥的,要不文艺连个传承也没有了。哎哟妈呀,这一会,我不但已然是个泼妇,更非常的富有荡妇气质。做荡妇当然也是要有气质了,什么时候都不能自轻自贱。


      再后,我在他面前就开始不那么文静起来。他开始诧异,然而在注视一会我的眼睛之后,他转而沉默,却很快就是和我一起淘,我后来不戴眼睛了,他也还是那样看着我,就跟初见时一样。我变得特别的爱说话,和他天南海北的乱扯,特别是各种明星艳事,他不太愿意说这些,他说,“人家的私德,我们还是不要管的好,我们只要欣赏人家的演戏就好。”我不乐意了,“你老土了,许他做就不许我们说了,许他放火,就要许咱点灯。”“这两回事,做和说是两回事。”“什么两回事,想做就不要那么腼腆,牌坊从来就是建了给拆的。”我不讲理的不停的偷换着逻辑,他反而好像心理一下子放松自然,开始对我有些入迷。我后来问他,怎么的就接受了我,他说,我突然的变化他是不明白的,可我的机灵劲却让他不愿放手。


      想做就不要那么腼腆,他也开始放肆,那晚,就要整出事的时候,他停了。他没有说话,但我明白了他心里想的。身体满是怅然,内心里我却非常的欢喜,OK,挑逗成功,他就是我想要的菜。


      和他是很能够文艺起来的,我知道的他都知道,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他也都知道。和他说起赫本和派克,他说他最喜欢的是派克在“百万英镑”里的表演,当钞票从手中掉落,然后又忽高忽低的飞起,派克也从不紧不慢地走着转到快跑再又猛然跃起再猛然扑地把钞票紧紧捏在手里。他说,最喜欢的就是这一段落的动作与眼神,从绅士到瘪三再回到绅士,角色转换浑然自如。心里话终于说出来了,男人啊,根本也是经不起诱惑的,只是有的人在面对诱惑的时候,依然还会彬彬有礼,眼神中还能闪烁人性的光辉,经不经得住,都是好汉英雄。


      和他再一次的醉了,勾肩搭背的在大街上踉跄着。忽然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捅了捅他,“哎,你看,这天上的是太阳还是月亮?”他有些吃力的抬头望了望,“我不知道,没戴眼镜看不清楚。”“你傻啊,不会分颜色啊,太阳是红的,月亮是白的。”


      “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你才20多岁”,倒,一大杯的酒,他却还有些清醒,不过这清醒的不怎么文艺,不怎么识逗。“怎么不是啊,就三十多年,你不已经三十了吗?咱俩还分谁跟谁啊,你的就是我的。不,我的还是我的,我要永远年轻漂亮着,等到了80岁,还抓你一块儿私奔。”


      心底高兴,就又再次背了遍刚才的话,“今天晚上,很好的月光,我不见他已是三十多年。”一胡噜,把下句一气儿背下去了,“今天见了,精神分外爽快,然而还须十分的小心,不然,那赵家的狗何以看我两眼呢?”


      开始识逗了,他果真睁开眼皮看了我两眼,又“汪,汪”地学了两声狗叫。学得还挺像。爱死你了,我的小京吧,我的糯米团团的小京吧,这辈子就让我栓着你吧。


      后来我知道,他曾经跟当初看我那样痴痴的看过许多人,如果对方被他看得以后就一直文文静静的,他不喜欢,一起生活没味,对方要一总装着,也累。“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前一句,人人会写,后一句才是懂得生活真色的极品人物。闹,就要闹出百种花色来,这花,刚开的,娇涩;开好了的,妩媚;开久了的,恬静;就是要开败了的,阳光一抹,还能是浮华含晕。这一切都要在没开之前营养充足,还最好各种花色随时切换,想你是什么你就能是什么,不然日后功能单一差评退货,买家卖家都是痛苦。人话说吧,非幽闭不能开放,非淑女不能荡妇,非荡妇不能呈现娴淑的精要。


     之前的那一晚,他是看懂我了,才没对我下手。狗东西,阅人无数啊,这倒算了,我自己个也不是啥省油的灯。主要是我吃亏太大,我那般费尽心机,他是干坐着愣着神就把事办了。这账得找回来,我为刀俎,他为鱼肉,有的是大把的时间,不急。博尔特跑前面去了,要回头看看,光赢你不是本事,赢了你还让你扑腾到喘不上气,这才是好玩。


     想到这,我朝他笑着,奸邪的笑着。他看见了,脸上肌肉猛然向中间收紧,又不停的抖动几下,像吞了整根雪糕的样子。


     我笑,我得意的笑。


10

评分次数

※ 版主 青丝若雪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超级豆 50000 2017-7-7 09:53
※ 版主 暖暧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蓝光☆紫气〗夜气 奖励了超级豆 10000 2017-7-7 14:05

1# 〖蓝光☆紫气〗夜气
帖子终于出来了,不容易啊

这种第一人称的写作手法,绝了

1# 〖蓝光☆紫气〗夜气
中游一绝

有一种相处叫打打闹闹才有滋有味。生活,就是我在闹,你在笑。





对话推动情节,人物栩栩如生,性格也鲜明。吃醋的女人最可爱,被吃醋的男人最可怜,当岁月和美丽变成生活的日常,相信爱情已经融入琐碎,这样的爱情,才会真正走下去,长长久久。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有一种相处叫打打闹闹才有滋有味。生活,就是我在闹,你在笑。
对话推动情节,人物栩栩如生,性格也鲜明。吃醋的女人最可爱,被吃醋的男人最可怜,当岁月和美丽变成生活的日常,相信爱情已经融入琐碎,这样的爱 ...
暖暧 发表于 2017-6-5 12:30
最喜欢猫猫的这种写作手法,娓娓道来,如诉如吟
尤其猫猫以女主人公的口吻描写,神乎其神

还就你写东西,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开头,不一样的结尾,羡慕这样的思维广度。

一个人要改变需要多少的努力?或者只是婚姻,爱情的磨合,足以改变。


不一样的开始,还是不样的恋爱。

女人要活成什么样子呢?

反思。。。。。


调皮而可爱的女生,能掌握*动*。
猫,冰咖啡的来了。

猫先生的的文字,最喜欢的还是先生的小说。
第一称的口吻,对话中铺陈情节,心理活动到位,这样的故事引你不知不觉读下去,直至结尾,然后回味中,不禁会心莞尔......
这样,人物栩栩如生,一个剩女执着的追求旗鼓相当、两相情趣的婚姻(或是爱情),很难得,很泼辣,很真实,很生活。
关于“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那一段,很有意思。一个女人,一段婚姻,大抵就是那个样子,才是有意思的吧。


有趣的人,无论男或女,都会比一个沉闷的人更有吸引力。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这“坏”,当有有趣在里面。女人亦然。


猫老师写小说和谈诗词歌赋的时候可不一样啊,活泼俏皮,现代气息洋溢飘洒。

RE: 爱你没商量

1# 〖蓝光☆紫气〗夜气
中游一绝
〖蓝光☆紫气〗飞燕 发表于 2017-6-5 11:33
燕子可别这样说。把自己想的说出来,谁都是绝。

RE: 爱你没商量

有一种相处叫打打闹闹才有滋有味。生活,就是我在闹,你在笑。





对话推动情节,人物栩栩如生,性格也鲜明。吃醋的女人最可爱,被吃醋的男人最可怜,当岁月和美丽变成生活的日常,相信爱情已经融入琐碎,这样的爱 ...
暖暧 发表于 2017-6-5 12:30
我在闹,你在笑

暖,送朵花你

RE: 爱你没商量

还就你写东西,从来都是不一样的开头,不一样的结尾,羡慕这样的思维广度。

一个人要改变需要多少的努力?或者只是婚姻,爱情的磨合,足以改变。 ...
青丝若雪 发表于 2017-6-5 20:05
生活,生活而已。

RE: 爱你没商量

猫先生的的文字,最喜欢的还是先生的小说。
第一称的口吻,对话中铺陈情节,心理活动到位,这样的故事引你不知不觉读下去,直至结尾,然后回味中,不禁会心莞尔......
这样,人物栩栩如生,一个剩女执着的追求旗鼓相 ...
9 月 发表于 2017-6-6 09:27
因为九月,我心光明。

RE: 爱你没商量

有趣的人,无论男或女,都会比一个沉闷的人更有吸引力。
都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其实这“坏”,当有有趣在里面。女人亦然。


猫老师写小说和谈诗词歌赋的时候可不一样啊,活泼俏皮,现代气息洋溢飘洒。 ...
心素若弦 发表于 2017-6-6 10:36
素心的第2段话,其实第1段里就自己说了的。人嘛,都是要“坏”一点的才好。诗嘛,是灯光舞台,你上去得有个文静着的样。可走下台来,就不能总端着了,那样累,咱累,跟咱的更累

论坛又热闹起来了,因为有你!

响*号*。来顶顶。

只是现在没以前的心情。中游弄的太不好了。写什么都进回收站。特不好玩。所以有几年没怎么来玩了。



爱你没商量



猫老师,你好吗?好久没见了。呵呵呵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