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史海钩沉之千古可怜虫——张邦昌

正文见一楼!
3

评分次数

※ 版主 回忆专用小马甲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荊途 奖励了 100000 2016-12-12 17:58

如果你能成功的到达目的地,没有人会在乎你开的是法拉利还是拖拉机!
让我们将历史的镜头回放至公元一一二七年,也就是东京城破的日子。金兵即将撤退。宋朝皇帝已被俘、被废。


金人还没做好一统天下的心理准备,更担心消化不良。于是建立傀儡政权的天才想法诞生了。他们看中了张邦昌。


金人为何看上张邦昌?不得而知。在金兵攻破开封的日子。张邦昌并没有成为金人的爪牙、汉奸。虽然张邦昌是铁杆的主和派。但客观去看,张邦昌并无多少劣迹。而所谓主和派,无非也就是一种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人生态度。欠缺那么一点血性而已。


张邦昌平时虽并无大恶,但他曾是王黼的党羽,王黼当年在立嗣上站在了钦宗的对立面,于是钦宗上台第一件事就是默许伏杀了王黼、童贯。钦宗就交给了张邦昌一个差事——与金和议。


宋廷明里和议,但暗里使主战派突袭金营,基本是把张邦昌逼进了死路。张邦昌岂会不知?他向钦宗要割地圣旨,钦宗不予,要河北印绶,又不予。张邦昌也非绣花枕头,在金营的时候,他一口咬定突袭金营不是朝廷授意,依靠一张巧嘴,让金人相信了他,也保住了项上脑袋。


既然突袭不是朝廷授意,那只能是主战派的意思了。金人向宋廷提出罢黜主战派李纲等人。


主战派认为这其中有张邦昌在金人面前的煽动,因为主战派与主和派一直是对立关系 。其实他们高看了张邦昌,罢黜主战派是金人必然的要求,张邦昌根本毫无发言权。但李纲确因此事被贬。


金人提出让张邦昌做傀儡皇帝。宋廷高官,除了孙傅、张叔夜两位表示不置可否外,其他大部分是赞同的。


为啥?因为这不但不是一份好差事,还可以说是一份赶鸭子上架的苦差。弄不好,会掉脑袋的。张邦昌不是傻子。一无威望,二无兵权。一个空头皇帝。而且还是被异族扶上位的,将来铁定就是遗臭万年的大汉奸。
他一推再推,但金人看上他,宋臣放不过他。他无计可施,无法拒绝。


不过,宋朝这边反对的声音还是不少,其中将来要出场的大人物——秦桧就表示激烈反对。
张邦昌以病相拒,甚至以死相拒,没用!金人的态度更为坚决:你不做这个皇帝?那好,三天后,屠城!
这下,张邦昌就真没辙了,屠城,是他生命中无法承受之重。


在金人的威胁下,张邦昌终于要上架了,不过他没有进皇宫大内,而是只住到了尚书省。宋朝三省的门下、尚书都在皇宫外办公,只有中书省设在皇宫内部。张邦昌以实际行动表明,他是被迫的,他没有丝毫取代赵氏当皇帝的意思。


按说,这结局不错,宋人中,没有谁愿意当这个皇帝,宋朝官员们即使不说欢迎,至少不该反对。即使要反对,那也该是向金人说反对,殊死抵抗。但愤怒的人群还是将矛头对准张邦昌:张邦昌狗贼,你竟通敌卖国!
张邦昌很悲催,也很郁闷,为啥他们不找金国去反对?找一傀儡,并且是极不情愿的傀儡。这批所谓的忠臣,充其量也就是欺软怕硬,以示爱国而已。


一一二七年三月七日,张邦昌即皇帝位,国号大楚。
黄袍加身那天,老张一直从家门口哭到了文德殿。整个过程,集委屈、恐惧、羞愧于一身,每个开国皇帝上任时都很“难过”,假惺惺推却装哭的也不少,但张邦昌的眼泪,我认为是真实的,原因只有一个,张邦昌并不傻。
他没有任何名望与实力可以取代大宋,他有自知之明,他当不起什么大楚国的开国之君!


即位后,张邦昌将办公地点设在文德殿(皇帝的办公地点为紫辰殿和垂拱殿),将办公桌椅朝西放置(皇帝的座位是南向放置的)。他还坚决制止朝廷官员向他行跪拜大礼,对于部分官员的巴结讨好,他选择了“东面拱立”,以示不受。他自称为“予”而不是“朕”,下发公文用“手书”而不是“圣旨”。凡此种种,都充分证明了他始终不以皇帝而自居。有人说这是张邦昌故作姿态,以拢络人心。我更愿意相信这是奴才命帝王身的老张真情流露。


张邦昌已被正史钉上了历史的耻辱柱,但翻遍史书,客观上的通敌卖国行为,不见一桩。至于主观上,张邦昌是否真的有卖国求荣,称王封侯之心,这谁又能说的清?换了你处于张邦昌的境地,你又能如之奈何?
张邦昌当上了皇帝,他没将自己当回事,除了少数几人自认为大楚的开国元勋外,其他人也没把这位大楚陛下当回事,完颜宗翰撤退前,特意派人去问张邦昌:为了稳固你的统治,我是不是该给你留下一支女真军队。
张邦昌没听见,因为大楚国的枢密院事吕好问已经抢先回答并拒绝了。这事儿直到金军撤退之后张邦昌陛下才知道。


张邦昌上任后,金人又让他继续刮钱!
这下,张邦昌怒了,他亲自往青城去见完颜宗翰、完颜宗望,直接说开封城已被刮地三尺,再刮,就都要见到阎王爷了!
宗翰宗望也认为开封城也榨不出什么油水。干脆痛快的答应了张陛下不再搜刮开封城的请求。


而为了维护开封城的秩序,张陛下趁机又提了几项要求:保护赵氏陵庙,不得损毁;保留开封城防,不得拆毁;三年内完成迁都金陵;金国五天之内退兵;请称大楚帝;要点钱,以用来朝廷日常开支;在押的宋朝官员请放归。
宗翰宗望出于支持张邦昌政权的考虑。同意了张邦昌的全部要求。


金兵撤退,完颜宗望率东路金军,押着太上皇赵佶等一行人北归。这一天,已经身为“皇帝”的张陛下,却身服缟素,率满朝文武,亲自向其时已身陷金军牢笼的徽、钦二宗遥拜送行,并且伤心欲绝,涕泪俱下,这完全是为人臣子的礼仪。
赵家人走了,但天下还没改姓,他也无力让天下从此改姓张,西汉末年的王莽,处心积虑,苦心经营大半辈子,篡了刘家的皇位,最终还不是落得个死无全尸?
更何况,他不过是金国人扶起来的木偶皇帝。


赵家经过一百多年的统治,腐而不朽。虽然一时遇到了点挫折,但民心还在,除了姓赵也只能姓赵。张邦昌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与其作无谓的挣扎,不如果断放手。为此,他将流落民间多年的元祐皇后孟氏迎回延福宫。孟氏再将赵构推向前台,赵构执政。张邦昌退居臣子行列。


这时候,张邦昌的位置就很尴尬了。赵构内心清楚,张邦昌只是架子上的鸭子。


但他无法饶恕张邦昌。因为张邦昌篡国,已经成了表面上的事实,如果篡国者可以谅解,则以后还会有人愿意铤而走险。对于篡国者,不管出于主观还是客观,不管是被迫还是主动,只有一种对待方式——杀无赦!
赵构认准,张邦昌必为百官所不容。而且必有人挺身而出,替他除掉张邦昌。
李纲是最好的人选。

李纲被赵构再度启用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置张邦昌!李纲之所以要苛刻地对待张邦昌,是因为他得整顿官场风气,如不先把投降派、软骨派清除。南宋就根本看不到生存下去的希望!而杀张邦昌,无异于杀鸡儆猴。
要是投降、篡位还有理了,以后国家有难,都找个充分的理由做汉奸,当叛徒,谁还会为国尽忠?
但还是有很多人替张邦昌说情,据说连赵构本人也替张邦昌说了话。


李纲则认为张邦昌之罪远过于当年赤眉军拥立的刘盆子。如果赵构要想以光武中兴为榜样,那就必须处决张邦昌!


张邦昌最终被贬了。他被贬到了南方,从此离开了北方,他以为噩梦终于过去了,他还活着,能活着,比什么都强!然而,很快,如雪片一般的弹劾接踵而至。他的劣迹与恶行被一一揭发。同年九月,圣旨至,张邦昌被赐死。罪名是,在他当皇帝的三十三天,他居然与宫女睡在了一起。


张邦昌最终死了,在后世文人的渲染下,他还遗臭万年。这一切,却源于当初他对开封百姓的巨大同情。张邦昌的下场告诉我们,世上有些路,没有回头可言。
1

评分次数

连秦桧都踩着张邦昌搞了一把爱国主义,确实够可怜的了。
这届论坛管理者是我来中游以来最差的。

帖子终于出来了啊,真不容易哦。

进来普及历史,第一次看。
大家有空请来我的labatterie看看吧!
活到老,抄到老,没谁了~
占位,慢慢的品。
不能写篇咸丰钩沉----中游可怜虫 小明吗
内容暂不可见
内容暂不可见
最后的萤火虫照亮了咸丰坟场
我们注意到这事情,我们以为,这种不新鲜的话题没什么意思,怎么争论也不会有新的观点。如果要争论下去,我甚至会困惑着到底历史上有没有张邦昌这个人。
回头想想,还真的这么回事,谁能证明历史上有张邦昌这个人?没有人能证明,你们可以证明的只能是:“历史书”上有张邦昌这个人罢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