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与高手斗,其乐无穷 (续篇)    取之有道发表于 2004-4-16 12:39


本不打算写这个续篇的,转念一想,我和搭档拼搏了整晚,不该就此埋没了彼此的功绩,而且,牌友跟帖中亦有对中游的桥牌大师不以为然者,积分当然不是衡量牌技的标准,高手们也可能犯低级错误,况且我记录的是打牌的真实过程,无论得失都只是就事论事而已,绝无褒贬之意,于是,我决心再花点时间回顾一下那天晚上的其他牌例。


上回书说到我方也有诸多不俗表现,翻翻记录,无非是体现了个“稳”字,桥牌跟其它竞技类游戏不同的是,它不仅需要比谁更高明,也需要比谁更少犯错,相对高明的牌手才可能相对少犯错,这才是取胜之道,所有人都知道跑步运动员比的就是谁更快,如果说要比谁少摔跤,似乎有点儿荒唐,其实不然,因为这是桥牌。


闲话暂且不表,就此言归正传,第 8 副牌,南北有局:

            北:s.q1063
                 h.k8753
                 d.832
                 c.6

西:s.ak9               东:s.874
     h.964                    h.j
     d.965                    d.kq1074
     c.10954                 c.qj83

            南:s.j52
                 h.aq42
                 d.aj
                 c.ak72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1c     --
             1d     --    1nt    --
             2c     2d    2h    3d
             3h     4c    4h    x
             all pass


我方采用的是精确体制,或许可能带点儿毛病,但尽量循规蹈矩。直到现在我仍然不明白东家怎会突然冒出个4c?它所起到的唯一的作用就是给了西家一剂强心针,诱使他的同伴连续犯了两个错误,其一,叫出了一个毫无把握的惩罚性加倍;其二,选择了一个最差的首攻:连拔sk、sa!于是,我方安安稳稳的超额一墩完成了定约。


第 14 副牌,东西有局:

             北:s.qj108
                  h.105
                  d.q10862
                  c.93

西:s.a743                 东:s.92
     h.aq2                         h.kj863
     d.a53                         d.k7
     c.k65                         c.aq108

             南:s.k65
                  h.974
                  d.j94
                  c.j742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1nt
              --    2d      --    2h
              --    3c      --    4h
              --    4nt     --    5c
              --    6h    all pass


对方采用的是“自然叫牌法二盖一体系”,关于这个体系,它的创建者 max hardy 说过,如果你没有一个像情侣或终生伴侣那样的好搭档,那么请千万不要使用这个叫牌体系,因此,我一直没敢用它上场,只是一知半解而已。


这手小满贯叫得简单明了准确到位,然而做庄路线却值得商榷。北家首攻sq,庄家用sa止住。这副牌的成功关键在于如何处理梅花,可以有几种方案:一、打三三分配,可惜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概率;二、将吃第四墩梅花,前提是将牌分配不能太糟糕;三、打死cj,前提是需要准确地判断cj的位置。


且看庄家如何表现。sa止住首攻后,连打三墩红心,清除我方将牌而后快,送出小黑心给北家s10,北家回黑心给明手将吃,先打掉dk,随后cq,接着c8!至此,庄家已先后放弃了第二、第三个技术含量较高的成功几率也较高的方案,最终选择了一条最简单的概率最低风险最大的做庄路线,结果,煮熟的鸭子飞走了。



第 16 副牌,双方无局:

              北:s.aq74
                   h.aqj
                   d.j43
                   c.873

西:s.k10652            东:s.j983
     h.k83                       h.109742
     d.9652                     d.7
     c.j                           c.ak10
   
             南:s.--
                  h.65
                  d.akq108
                  c.q96542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1d    --
             3nt   --    5c    all pass



就北家的牌而言,3nt准确果断,而且没有任何危险;就南家牌而言,5c亦无可厚非,况且1d可以是4张,5c是绝对保证5张套的。西家首攻h3,明手ha止住,sa垫去第二张红心,随后吊将给东家ck,东家回黑心给我将吃,小方块过桥到明手dj,吊第二墩将牌,东家ca,接下来我该做的就是摊牌声称完成定约了。


拍档问我为何不用2c开叫,我觉得牌型虽好牌力不强,先以1d准备,如同伴积极应叫则跳出梅花,如同伴弱牌对手争叫时再两叫梅花,总之,在同伴的牌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我总是尽量小心谨慎地保持顺叫的进程,而且,当你持有两个长套时,必须要考虑到为同伴留出可供选择的叫牌空间。


此后我方在第 19、28、34 副都有良好表现,恕不赘述,接下来请看我拍档的精彩表演,他用一颗小石子摧毁了对手的整座桥梁。


第 38 副牌,双方有局:

                北:s.83
                     h.q107
                     d.102
                     c.kq8654

西:s.aq10952              东:s.j
     h.k8532                       h.j9
     d.85                            d.akqj96
     c.--                             c.aj103

                南:s.k764
                     h.a64
                     d.743
                     c.972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    1d    --    1s
             --    3c    --    4h
             all pass


这副牌如果选择5d定约或许会稳妥些,不过4h问题也不太大,要不是庄家的思路钻了牛角尖的话,4h定约应该有惊无险。


首攻d10,明手赢得后用h9吊将,我不动声色地随了张小红心,庄家任其飘过,丢失给北家的h10,回ck给明手ca,庄家垫一黑心,明手接着打hj,我仍然若无其事的放了过去,庄家还是让它飘过,丢失给北家的hq,形成如下局势:

               北:s.83
                    h.7
                    d.2
                    c.q8654

西:s.aq1095                 东:s.j
    h.k85                             h.--
    d.8                                d.akq96
    c.--                               c.j103

               南:s.k764
                     h.a
                    d.73
                     c.92



只见我拍档轻轻的投出了一颗小石子d2,对方的桥梁立即轰然崩溃。庄家思考了好一阵子,决定寄希望于我方的防守失误,于是让明手放小让给自己的d8进手,打第三墩将牌投给我的ha,面对拍档的精彩表演,我怎么好意思犯低级错误呢?当然是回梅花,我估计此刻庄家的心理已经不能保持镇静了,因为他错误的垫掉了一张s9(也可能是点错了),北家cq赢得这墩,回黑心,我用sk压住明手sj,庄家还要丢失一墩s5给我,定约宕二。


我觉得有点儿累了,反复研究打过的牌例虽然可以温故知新,但毕竟是一件很费神的事情,在结束这个帖子之前,我想再举一个牌例,籍此说明opps对二盖一体系尚有不够娴熟之处。


第 45 副牌,双方无局:

          北:s.aj104
               h.q103
               d.q98
               c.1063

西:s.83               东:s.kq965
    h.k75                    h.2
    d.a76                    d.j5432
    c.aq842                 c.kj

          南:s.72
               h.aj9864
               d.k10
               c.975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1c
              --    1s    --    1nt
              --    2d    --    2nt
              --    3d    --    4d
              --    5d    all pass


这副牌东西方都算是低限,而且将牌配合并不理想,本应停在3d的,不料却冲到了局。关于该叫牌体系的相关理论,有兴趣的牌友们不妨参阅13p桥牌资料库的文章,二盖一体系内“一阶低花开叫及其以后和应叫者的再叫”等章节,比我啰里啰唆的说半天要精辟得多权威得多。


首攻c10,庄家先打三轮梅花垫去手上的h2,穿黑心到sk,送黑心给北家sj,北家回红心,手上d2将吃,打出第三轮黑心,我用d10逼走da,明手红心庄家将吃,庄家出黑心被我dk将吃,此时明手垫去hk,我拔ha明手将吃,庄家垫去黑心,此时北家的将牌dq98原封未动,必然可得两墩,定约宕二。


我曾说过,我写牌并不追求高深,因为那是专家们的事,我只将平素遇到的一些自己觉得有点儿意思的牌例所体现的通俗打法与牌友们分享,就好比专业级的作曲家才谱写带有若干乐章的交响曲,而一个普通的音乐爱好者只是将自己觉得顺口的小调哼哼几遍罢了。桥牌是一门高深的学问,中游不可能培养出真正的桥牌大师,因为这里只是一个大众化普及型的游戏场所。在大学里研究理论数学者寥寥无几,学习微积分的就多得多了,至于代数几何则是中学生必修的基础课程,而我,总想从四则运算做起。
牌桌上的防守效益
取之有道发表于 2004-4-15 18:37


有朋自网上来不亦乐乎,谈笑甚欢相见恨晚,期间当然还免不了切磋几副,可惜我方并无发挥精彩的主打好牌,倒是有几副防守略可圈点,证明即使是第一次合作的伙伴,彼此之间的防守牌理还是比较通达的。


第 7 副牌,双方无局:

         北:s.q10973
               h.qj102
               d.10854
               c.--
西:s.k98           东:s.j5
     h.k643               h.a875
     d.2                    d.j63
     c.akq52              c.j873
          南:s.a42
               h.9
               d.akq97
               c.10964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1d     2c
             3d      4c     4d     5c
             all pass


北家首攻hq至庄家hk,ca吊将北家垫方块示缺,再吊一轮大将牌,北家还是垫方块,随后庄家打小红心,北家十分含蓄的跟了张小牌,明手ha,此时西家的牌仿佛已经摊开在我的面前了,我的分析是:西家几乎肯定是3415牌型了,假如他是4405型应该在我1d开叫后先加倍,假如他是3505型则应该先争叫1h然后顺叫梅花套,而且西家的大牌点也明朗化了,已经看见梅花9p红心3p,黑心充其量有k甚至可能只有q,否则北家便无力参与叫牌了。庄家的意图显然是寄希望于南北红心2-3分配给自己创造一个红心赢墩的机会,形势既然如此明朗,便将吃红心,拔掉da,回出s2,西家想了想决定打sk,小将牌到明手cj肃清我的c10,此后无可避免的还要丢失1墩黑心和2墩红心,定约下三。


第 9 副牌,双方无局:

         北:s.2
               h.akqj1042
               d.aj87
               c.j
西:s.75               东:s.kj864
     h.983                   h.87
     d.k10                   d.96532
     c.ak5432              c.q
          南:s.aq1093
               h.5
               d.q4
               c.109876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4h      --      --    5c
              x     all pass


我对西家的自信心和牺牲精神实在不敢恭维,不过此牌南北方有6h,既然对手如此托大,总得捞个满贯分回来。


首攻hk后转攻s2,明手sj被我sq赢得,dq逼出庄家dk落入北家da,连手拿掉dj,拔ha,我垫一小黑心,继续hq被明手cq将吃,明手d9我c6将吃,此时庄家已经心灰意懒,垫去黑心输张,拔sa,庄家c2被北家cj盖吃,我方获得九个赢墩,创造了一副大大的满贯效益。


此后对手先后更换了几拨人马,至第 17 副,东西有局:

                北:s.a76
                      h.q43
                      d.j3
                      c.aj976
西:s.9                     东:s.qj10842
     h.akj10652                h.9
     d.7                           d.kq9
     c.kq103                     c.854
                 南:s.k53
                      h.87
                      d.a1086542
                      c.2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1c    --    1d    3h
             --    3s    x     4h
             --    --    x     all pass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南北方采用自然体制,北家首开1c很牵强,但是我对叫牌进程的判断力还是基于正常的概念,否则的话我的加倍也会显得很牵强了。既然同伴有开叫牌力,我方已不少于20p大牌点,opps显然没有找到最佳定约位置,那么,为什么不予以惩罚呢?


首攻dj明手dq被我da吃进,回单张小梅花给同伴的ca,再给方块过来,明手留着dk,庄家小王牌将吃,送出黑心,北家sa我跟s3(要花色信号),回梅花给我将吃,我打方块庄家垫梅花同伴h3将吃,再给我梅花将吃,继续方块,庄家用ha将吃,企求着能随即击落hq,结果当然失望了,我方获得七个赢墩。



平心而论,这几副牌的对手牌技并不很老练,但是我方配合默契穿插得法抓住时机防守得当,创造了可观的防守效益。本帖之用意并不在乎技术探讨,喜欢研究技术的牌友们大可不必仔细推敲,权当作在论坛凑个热闹吧。
好一个“爽”字了得! 取之有道  2004-10-9


很久没来打牌了,且不说牌技生疏了许多,若要唤醒沉寂已久的牌感,可不是打上三两副牌即可奏效的,于是先悄悄地在一旁观战数日,终于瞅个机会跟一位老友联袂上场了。这位老友一向觉得我打牌太慢,而他则可以一边打牌一边打字聊天一边喝酒并且顺便干许许多多别的事情,此外,他还觉得我打牌太保守,跟我合作的结果往往是挣点儿胜率而已,估计他在很大程度上是碍于情面才陪我坐坐的。

言归正传,亮出牌来,双方无局,西开叫:

         北:s.qj1032
      (老友) h.103
             d.ak532
             c.5
西:s.a864         东:s.--
    h.9842             h.aqj76
    d.97               d.j864
    c.k43              c.aq92
         南:s.k975
        (我) h.k5
             d.q10
             c.j10876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
          --    1h    --    --
          1s    2s    4s    x
          --    --     ==

东家首攻d4,明手d10赢得,小将牌到暗手s10,东家示缺垫一红心,第三墩倒飞红心穿过东家的大牌给明手的hk,东家忍让,随后连续吊将逼西家sa出笼,此后只需丢失红心方块各一墩,简单利索,便大功告成了。

真是好一个“爽”字了得!



紧接着东西有局,北开叫:

         北:s.k42
      (老友) h.q104
             d.j93
             c.9653
西:s.aq73         东:s.986
    h.a53              h.kj972
    d.k1085            d.a
    c.a8               c.qj102
         南:s.j105
        (我) h.86
             d.q7642
             c.k74

叫牌过程:北    东    南    西
          --    1h    --    1s
          --    2c    --    5h
          --    6h    --    --
          ==

这个满贯看起来没多大问题,其实潜在的危机却不容忽视。黑心当然是谁都要飞的,结果当然是谁都飞不到手,方块大牌可以垫去一个黑心失张,将牌怎么办?梅花怎么办?

我首攻的是h6,因为既然对方的叫牌过程显示了将牌极配,这个首攻应该不会吃亏,而且也符合我保守的性格,事实上这个首攻并不好,它消除了庄家对将牌分布的猜断和疑虑。

于是庄家顺利地用hj赢得第一墩牌,拔掉单张da,吊将牌到明手ha,迅速用dk垫去一张黑心,再吊将牌回到暗手的hk,随后开始了他的危险历程。

现在当然是庄家蓄谋已久的飞黑心的时机,不幸的是落入了北家老友的sk口中,回dj给庄家将吃,打出cq,既然我是老实人,便老老实实的扑上ck,明手ca笑眯眯的来了个老鹰抓鸡,形成如下局面:

         北:s.42
      (老友) h.
             d.
             c.965
西:s.a73          东:s.8
    h.                 h.9
    d.10               d.
    c.8                c.j102
         南:s.j10
        (我) h.
             d.q
             c.74

事后诸葛亮们都会明白,只有一条小路存有走向胜利的一线生机,可惜庄家忽视了c9的存在位置,大大咧咧的将吃方块上手,把梅花小二子留到最后,定约宕了。

于是,老友高高兴兴地为自己调了杯鸡尾酒,而我则到了该上床去打呼噜的时候了。
取之有道作贼记 取之有道  2004-11-11


我陪太太去超市购物,买单之后满载而归,高高兴兴走到门口,却被人指着鼻子骂小偷,真的,我真的碰到了这样令人扫兴的蹊跷事情。

前晚,我一边登录百慕大挂号,一边捣鼓着桥牌网站,忽然有人邀我打牌,通常主动邀请我打牌的多为常在论坛走动的熟友,于是欣然入座。

据我后来猜测,此人应该是一位身披盔甲的颇有功力的朋友,果然,牌打得很顺手,做成两个漂亮的局,于是互相恭维几句,十分轻松愉快。

至第9副牌,双方无局,北开叫:

        北:s.1096
             h.105
             d.j8643
             c.j106
西:s.kq8752        东:s.--
    h.4                     h.qj9763
     d.aq975             d.--
     c.a                    c.q987432
         南:s.aj43
        (我) h.ak82
             d.k102
             c.k5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         --         1c         4s
                   --         --         x          all pass

北家首攻h10,明手hq我hk,庄家有小红心跟出。以明手的牌情,东西方明显无法联通,庄家必然面临孤军苦战的艰难境地。且不管同伴的红心是单是双,回ha不会吃亏的。果然庄家将吃,然后ca、s8,同伴s9赢得这墩将牌后打cj,明手放小,我只好ck,谁知庄家s5将吃了,哈哈,牌型已经很明了了,庄家应该是6151 或7141型,这样的牌失去了桥路的联通便成了砧板上的肉,无可奈何的庄家只好寻求将牌配合的一线生机,试图吊将时能够铲除一张大牌,于是他打出sk,南家跟s6,老道sa当仁不让,然后回红心逼迫庄家抉择。庄家想了想还是丢掉一张方块,被北家将吃,回d4,我很谨慎的打了张d10,被庄家dq赢得,吊sq,同伴垫梅花,形成如下局势:

        北:s.
             h.
             d.j863
             c.
西:s.7             东:s.--
    h.                  h.j9
     d.a97               d.--
    c.                  c.q9
         南:s.j
        (我) h.8
             d.k2
             c.

庄家打出da。此时我对剩下来的牌张已经了如指掌,唯一的疑问是dj在谁的手中?其实庄家谅已心知肚明,sj和dk都在我手(精确1c开叫方),假如他有dj,只需用小将牌投给我,便可以在剩下的四墩牌里获得至少两墩,拔da已是孤注一掷的打法了,如此稍加分析便可判明庄家不会持有dj,此刻我的脑海里立即闪现出金秋赛第13副牌的那张hk,于是,我果断地扔掉了手中的dk,从而拿到了此后的三墩牌,定约下四墩。

其实这副牌南北方什么有价值的定约都没有,西家做梦也没想到他手中的两套牌居然都是同伴的缺门,只好为自己的果断和勇敢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转眼间到了第12副,还是双方无局,东开叫:

        北:s.kq4
             h.9732
             d.kq
             c.j985
西:s.aj95          东:s.1086
     h.kq54              h.a8
     d.4                 d.aj98765
     c.10764             c.q
         南:s.732
        (我) h.j106
             d.1032
             c.ak32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d        --         1nt
                   --         3nt        all pass

同伴首攻h2,明手放小,庄家hk吃进,马上打方块,同伴dk明手da,趁ha进张在手赶紧做方块,明手用d5是正确的,不料落入北家dq,此时同伴应该打什么呢?我不知他怎么分析的,反正他来了张小梅花,于是定约下了一墩。

紧接着第13副,南北有局,南开叫:

        北:s.k107
             h.ak543
             d.854
             c.82
西:s.aq983         东:s.54
     h.q                 h.j1087
     d.632               d.akqj
     c.k543              c.q76
         南:s.j62
        (我) h.962
             d.1097
             c.aj109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         1s
                  --         2nt        --         3nt
                  all pass

我该首攻什么牌?最初考虑cj或c9,看起来似乎富有积极防守的意味,其实未必有利,因为当下家持kq或者左右分持kq时都占不到便宜,拿着这样的梅花结构最好先看看牌再作打算,或者把问题留给庄家去琢磨吧,玩了几十年桥牌,不至于还这么菜吧!从对手速达3nt的叫牌进程来看,似乎无意于寻求另一高花的配合可能,而低花则多半持有较好控制,梅花在我手中,那么对手的方块必然有坚强防线,于是我选择了h2首攻。

北家用ha吃进。看来我的搭档也不见得是菜鸟,马上回红心属于初级阶段的防守打法,即便我是红心长四,手持活生生的sk必然有机会实施下一轮攻势,好牌手应该不失时机地创造额外的防守效益,如若不然,面对铁成的3nt也就无所谓得失了。

于是他回了张c8给我,庄家c6我c9,明手忍让了这墩梅花。

由于同伴用ha赢进的首攻,所以此时的我完全看不到高花的前景,既找不到继续红心的理由,也不愿帮对手建立黑心,更不能打梅花糟蹋自己的赢墩,只好很保守的回方块。

庄家da控制住,打黑心用sq飞过,可惜丢失给北家sk。由于上墩梅花庄家居然让给我的c9,使同伴看到了希望产生了信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打梅花过来,暗手还是放小,梅花4432牌型已经显示,而且cq在暗手(否则同伴此时应该打cq而不是c2),我能贪图眼前利益而取一墩舍两墩吗?当然不能啦!权衡之下我让cj牺牲给明手的ck。其实此时庄家处理梅花有失偏颇,将cq置于无遮无拦失去保护的境地是凶多吉少的。

庄家拿光方块快速赢墩,此时北家垫去一张黑心,后来看了四家的牌之后才觉得他应该垫红心而不是黑心,但我估计同伴对黑心已无奢望,所以未加思考便随手垫掉了自己的一个赢墩。假如从我的角度作深层考虑的话,只要同伴在方块上不垫黑心,在庄家打第二墩黑心时我似乎应该上sj,因为从我的位置已经看不见宕牌了,希望寄托于同伴持三张带10的黑心。

此时主打方的三门花色都已失去了联通和保护,庄家已无信心完成定约,拿走sa之后,把余下的赢墩都交给了我们,定约下三。

平心而论,这副牌的防守逻辑并不严密而且缺乏默契,纯属误打误撞,因为坐在南家的我满以为红心kj都在庄家,而我的同伴开始寻求梅花赢墩时则是基于侥幸摸索的心态。但我觉得主打方也有值得商榷之处:第一,应该及早寻求树立黑心长套;第二,别那么快兑现方块赢张;第三,要保留明手的ck进手。

对手们终于沉不住气了,一位说有问题,另一位说双明手,可惜此时我已经举手,不便退出,只好跟他们继续玩下去。

第14副,东西有局,西开叫:

        北:s.j108
             h.7432
             d.103
             c.aq43
西:s.k976          东:s.q53
     h.10                h.akq9
     d.842               d.kj9
     c.j8762             c.k95
         南:s.a42
        (我) h.j865
             d.aq965
             c.10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
                 --         1c         1d         --
                 --         1nt        --         2c
                  --         2h         --         3c
                  --         3nt        all pass

我不明白西家为何拿了这么一手破牌还要一个劲儿的叫唤,给东家制造了泡沫般的信心,自己给自己抬轿子上架子,其实,就算停在3c也没3nt那么难受啊。

幸亏此刻我已经不打算赢牌了,只想赶紧结束走人,既然你有红心套,我就送你红心吧,于是首攻h5,明手h10庄家h9,打c2给暗手c9,由于飞得太深,我单张c10能不拿吗?没办法,只好装进口袋,再送红心给庄家。接下来庄家打ck我垫方块,同伴却一本正经的用ca吃进(你干吗不跟cq呢?唉),糊里糊涂的以为我真的要红心,便帮我打了张h7,被庄家hk止住,再打梅花给北家cq,同伴这才省悟过来,对准我的方块出d10,庄家dj,我想,我就算对不起红心也不能对不起方块啊,反正不玩了,吃吧。随后我们又拿了两个a,定约下二。

这副牌要是按庄家的打法给予正常防守的话会下几墩呢?三墩梅花加五墩方块加一墩黑心,定约下五!

……

百慕大上空的乌云给桥牌精神蒙上了阴影,以上便是我的小偷经历,检讨完毕,敬请宽大处理,谢谢!
[原]陈芝麻烂谷子  取之有道  2004-1-18


但愿牌友们看见这个标题后别以为我在兜售糟粕,这是我从陈芝麻烂谷子堆里翻出来的一份记录,故事发生在好几年前的一次甲级队复式赛。赛后我的临时搭档告诉我说他完全没有比赛的经验并且丝毫不明白兰梅花叫牌的含义,难怪比赛一开始就显得十分紧张,第一副牌在庄家将吃方块之后竟然垫去一张将牌令观战牌友大惑不解,好在庄家也曾误垫过一张将牌,没有出入。第二副牌东西方叫到3h时北家应该pass的却不小心拿了个加倍放在桌上,庄家做成定约令南北方丢失了一个局分。

值得一提的是第7副双方有局,北家精确开叫1d有准备性的含义,东家争叫1h,我持:

s.j962、h.ak1075、d.j3、c.42,先pass,西家也pass。同伴持:

s.ak85、h.43、d.a109、c.j876,叫加倍,此叫品首先是技术性的。东家pass后我陷入了长考:

(1)对方兰梅花体制可能是4张套争叫,即使5张套我也可以稳拿4墩,况且有足够的脱手张不会被将牌投入;

(2)北家最多4张方块但很可能有4张黑心,假如我叫出2s北家便pass了,我们即使做成充其量得一个小分,但是看来东西方宕牌的可能性极大,于是果断地pass将加倍转为惩罚性。首攻后看到明手4张黑心便几乎可以确定庄家单张了,北家也很醒目,进手后巧妙地穿红心吊将,使我拿足5墩将牌结果宕了4墩。

灾难降临在第10副双方有局

北家持:s.865、h.a87、d.q62、c.kj64

南家持:s.kqj2、h.2、d.akj53、c.aq5

    东         南        西        北
   pass      1c      pass    1nt
     pass    3d      pass    4d
     pass    4nt     pass    5d
     pass    6d      all pass

叫牌过程简单明了无可指责,相信大部分牌手都会叫到满贯。西家首攻s7原来是单张,东家sa之后几乎没有多加思考便回了张黑心交西家将吃定约宕了1墩,害得我叫苦不迭,惊呼一声“天意啊……”,愣了半响没有缓过神来。

好在南北方对小分咬的很紧,我的同伴也逐渐恢复了常态,第16副牌东西有局分布如下:

        北:s.k852
             h.ak
             d.j109764
             c.a
西:s.j74          东:s.a3
     h.10754            h.qj32
     d.k53               d.q
     c.kj10              c.q97432
         南:s.q1096
             h.986
             d.a82
             c.86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pass    1d       1h      1s
     2h     2s      3c      pass
     3h     3s      pass   pass
     4c     all pass

我坐南家持6p叫出1s已经是竭尽全力的了,以后便没有再发言。因为这是最后一副牌,东西方也叫足了自己的牌力,当西家争叫到4c时坐北家的同伴已经看见了宕牌,但他稍加思索便静静的pass了。年纪轻轻如此谦虚谨慎锋芒不露果然难能可贵,这副牌在其他场合北家也许会叫到4s甚至5d而且有很高的成功机率,但是决胜牌局的沉稳是至关重要的素质,因此我很欣赏同伴的风度。结果东西方宕了2墩。

全场比赛我方最终以微弱优势小胜。

我一直不太热衷于贴点制,真正惊心动魄的桥牌比赛还是体现在复式,但愿中游能早日更新程序。
[原]剥光投入 取之有道  2004-1-20


前几天遇到一副牌由我主打3nt, 表面实力看起来够了,可是牌过三巡发现牌型和大牌点的位置都很不利,经过长时间的思考后采用了剥光投入之法,果然奏效,打到最后三张牌时牌情业已明朗,正想松口气做个深呼吸,可惜时间已到,系统自动出牌当然不听我指挥,于是宕了一墩扣十多分,当时光顾着抱怨电脑忘了存盘,不无遗憾,尽管如此内心还是十分高兴。

今天又遇到了一副类似的牌例:

          北:s.k754
               h.aj7
               d.a3
               c.7654
西:s.102             东:s.qj96
     h.986                  h.k432
     d.kqj10               d.8754
     c.j832                 c.10
           南:s.a83
               h.q105
               d.962
               c.akq9

叫牌过程从略,由南家主打3nt。西家首攻dk,摊开牌初看之下还算乐观。明手先忍让,再打d10,明手da后连打2墩c,东家垫h2,大事不妙!不过还有机会,庄家用h10飞张落入东家hk,真正的大事不妙也!此时东家思考了30秒打出sq,使庄家陷入了整整60秒钟的沉思……,西家标明c.j***还很可能有d.qj,东家的方块先5后4可能是偶数张而且没有大牌,假如对方的方块4-4分配,那么西家的牌型很可能是4-4-3-2,心头一亮,机会来了,于是一张一张地剥掉2张s和2张h大牌,西家都有跟出,哈哈,果然如此,庄家很潇洒大方地把d9送给西家的qj,然后毫不客气地将他的最后2墩c和无可奈何的的表情统统收入囊中。

此牌看似平淡,暗伏机关,庄家得益于平时养成的计算牌型习惯。不过话说回来,假如西家用dq去顶明手的da的话,东家便很可能在hk进手后毫不犹豫地打回方块了。
[原]太阳出来喜洋洋 取之有道  2004-1-21


前几天胡乱发了两三篇桥牌心得,既平庸又肤浅,实在愧对论坛观众,今天的这个牌例稍微有了一点点深度,不过较之于几位高手的牌帖依然相去甚远。

其实我很怕写牌例评述之类的文章,首先是深感桥牌千变万化之无穷奥妙而总觉得自己的思维不那么活跃灵巧,其次是见仁见智各有所思,当时的理所当然可能成为事后的不可思议,反之亦然,所以我一直尽量避免去评论别人,但以下这副牌是在一场复式比赛中我自己打的,不在此列。

局况:双有。南:s.aj96
                 h.862
                 d.q2
                 c.kj52

             北:s.k102
                 h.aq54
                 d.k1043
                 c.84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     --     --
               1nt    --     2d     --
               3nt    --     --     ==

已经记不起当时出于什么样的心态,拿了这手不太好的12p竟然开叫了1nt,也不知道我的搭档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以11p作出2d逼叫stayman,最后鬼使神差般的一口气叫到了3nt,幸好我想讨论的并不是叫牌。

东家首攻c3,明手摊牌之后我便傻眼了。

记得很多桥牌书籍都谆谆教导我们尤其在做庄时要认真读牌不可贸然行事,此牌若同时飞到东家sk和西家hk而且h和c都不能失控也许能够幸运地拿到8墩牌,否则结果将会十分不堪。

第一轮牌明手放cj,(一半出于谨慎一半想碰运气),西家c6,看来caq多半在东家,天哪,为什么不多给我一张c少给我一张h呢?

我陷入了长考:

(1)马上从明手飞h?假如失手给东家的hk,他马上回出h顶掉我的ha,那么我至少会丢失3墩h!

(2)也可能西家第一轮的c是忍让,东家回出c我唯有扑k落入西家a口,定约也将全面崩溃!

(3)马上试探树立可怜的间张d套?运气好的话也许可获得宝贵的2墩牌,但是这两墩d是在防守方已经拿足了他们的赢墩之后剩给我的!

我的眼前顿时一片黑暗……

我揣测大多数牌手都可能会先打sk然后往明手s飞东家持sq,即使丢失给西家,也可以使明手的ck稍微有点儿安全感,然而,假如西家不回c而试图穿透我的h或d岂不是将自己陷于十分被动的境地?

猛然间,我记起了以前的一位牌友“洞箫横吹”,他的名字的哲学意味在于通过异乎寻常的表现方式得到异乎寻常的表现效果,我必须把难题交给对手,尽量保留h和d自由飞的可能性。

一分钟之后,我不无诱惑并且意图明显地从明手打出sj,看起来好像胸有成竹其实是在孤注一掷,西家放小牌,庄家也跟小牌飞过,ok,曙光乍现!明手再出小黑心飞西家q,东家跟出s,这样的分配使我毫不犹豫地随之兑现了sk,接着我得挖空心思如何设法找条桥路将悬挂在天上的那张sa装入囊中。

东家首攻c3很可能是长四,如果ck得手,不过就丢失两墩c而已,于是我抱着侥幸心理战战兢兢地打出第二张c,内心暗暗期盼着这个虚张声势的计划千万不要落空。看来东家果然是一位小心谨慎的老实人,稍作犹豫之后他还是忍让给了明手的ck。

黎明前的黑暗似乎渐渐过去,我微笑着兑现了sa同时愉快地看着西家无可奈何地拿出了他珍藏已久的sq,满怀着渐渐恢复的信心,果断地从明手打出dq,这等于向全世界宣告,我已经6赢墩在手,对手们必须抓紧时间,因为天快亮了。

其实我已经不太耽心这墩d究竟会落入西家还是东家之手,s没有了,c明朗了,我仍然保留着h和d的机会,何况我的目标只是3nt而已。

相信聪明的西家也已意识到形势逼人刻不容缓,便毫不犹豫地用da赢进,东家跟dj,然后劲头十足地打出了最富有想象力的助攻牌张hk,我毫不客气地以ha笑纳,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兑现了hq和dk10,大大方方地将剩下的最后两墩牌留给了东家。

太阳出来喽喂喜洋洋喽哎,满天彩霞跟我脸上的兴奋神情相映成晖,桥牌的乐趣真能使人陶醉啊!

整副牌如下:
            南:s.aj96
                 h.862
                 d.q2
                 c.kj52
东:s.83               西:s.q754
     h.j10973               h.k
     d.j7                     d.a9865
     c.aq103                c.976
             北:s.k102
                 h.aq54
                 d.k1043
                 c.84

当然,假如东家一开始就以不同的防守策略来对付我,也许会因此而改写了这副牌的历史,然而,我相信历史是由人们创造的。

顺便提一句,这副牌在闭室由北家主打1nt结果宕了1墩,估计也有一篇很惊险的故事。
桥牌需要逻辑


桥牌是很奥妙的,叫牌出牌主打防守千变万化,但总有某种逻辑可循,可有时会遇到一些令人费解的局面,试举二例如下:(我依然坐西家)

第五副牌  东:s.j83
               h.j106543
               d.j9
               c.93
北:s.akq102         南:s.97
     h.9                       h.a82
     d.akq8                  d.1032
     c.aq2                    c.j10876
           西:s.654
               h.kq7
               d.7654
               c.k54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pass    pass    pass
       2c      pass     2d       pass
       2s      pass     3c       pass
       6c      all pass

叫牌简单快捷,看来这对牌手所在乎的只是结果而无需琢磨思维过程。东家首攻hj给明手ha,旋即飞ck得手,定约超一。

第六副牌  东:s.k2
               h.4
               d.a9643
               c.aj642
北:s.qj1083         南:s.76
     h.52                     h.aqj763
     d.2                      d.kqj107
     c.q8753               c.-
          西:s.a954
               h.k1098
               d.85
               c.k109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h      pass
      1s      2d      x        pass
      pass   pass

南首攻s7到黯手sk,da吊将左右都有跟出,第二轮将牌被南家控住,南家反守为攻连续拿光所有四轮将牌之后再打s6给明手sa,接着明手ck,北跟小南示缺,第二轮c10时北放小让过,第三轮c9北家依然让过,庄家cj盖上再拔ca,完成8赢墩。此例南北方叫牌感觉太好,防守却一窍不通,只得哈哈大笑,拱手离席而去。

君子戏之有方,取之有道也。
心儿吊在嗓子眼


你曾经有过被人把心儿吊到嗓子眼的感觉吗?这种紧张焦急企盼的滋味十分揪心,下面的几个牌例也是昨晚的记录,之所以写出来并非因为这些牌例本身具有值得深究的奥妙,也毫无指责同伴失误的意思,只是想通过这些实例告诫牌友们在打防守时尽量多思考几秒钟,以判明同伴此刻需要的是什么。
(以下牌例中我还是坐在西家)


第一副牌
南北有局
          东:s.kj103
              h.a643
              d.k872
              c.2
北:s.q82             南:s.765
    h.j95                     h.7
    d.q10                    d.aj943
    c.q10643               c.akj9
          西:s.a94
              h.kq1082
              d.65
              c.875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d     x       1h
      2c       2h     4c     all pass

西家首攻hk赢得第一墩,审视一番之后转打s4,很多人都把它作为可能有一大牌的防守信号,不过此处即使是一对不太默契的搭档或者并不明确上述含意,单从出牌过程分析也不致造成误解的。明手上sq,东家sk庄家s5,随后不假思索地吊了张将牌,庄家抓住时机清将三轮止于明手,用dq逼出东家的dk,超额一墩完成了定约。其实东家sk进手后不妨略微思考一下,庄家有sa吗?多半没有,那么此时saj10都在我方,即使分配不均,也属积极主动的打法,而回攻将牌则是最为消极的防守思路。于是宕一的牌变成了超一,按贴点制计算,原本赢3分的变成了输4分,还好出入不算大,下面这副牌的损失则惨重多了:

第41副牌
双方有局
          东:s.a10642
              h.q106
              d.1087
              c.a2
北:s.j93            南:s.q87
    h.akj74                h.3
    d.q4                    d.k95
    c.kq8                   c.j97543
          西:s.k5
              h.9852
              d.aj632
              c.106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pass
       1h     pass   1nt     pass
       3nt     all pass

此例南北方的牌力和控制明显不足,西家手持带aj的五张套和一个可能的sk进手,首攻方块长四中规中矩,庄家用明手的dq赢得第一墩之后立即打出ck着手树立梅花长套,东家显然没有必要忍让,用ca吃住,此时如果回攻方块必然势如破竹,我方可得7墩牌,可能东家太过看重自己的黑心套了,回出s4,西家硬着头皮扑上sk居然得手,看来机会还没有丢失,打s5将出牌权再度交给东家,然后站起来很舒服地伸伸懒腰,张开方块大网等着兔子往里窜吧,哈哈!……,可惜,东家依然极度迷恋黑心,居然再打s6给明手的sq,我的心一下子揪到了嗓子眼儿,沮丧不已,原本宕3墩赢9分结果变成了mk输10分。

接下来的这个牌例尽管需要一点点想象力,但还是不难找到正确的防守路线:


第42副牌
南北有局
          东:s.j10
              h.akj10953
              d.q764
              c.-
北:s.a975432        南:s.q86
    h.87                        h.q6
    d.k5                        d.a3
    c.109                       c.kq8632
          西:s.k
              h.42
              d.j10982
              c.aj754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2s     3h     3s      pass
      4s    all pass

东家首发hka,第三墩方块交给明手da,随即吊将将西家单张sk无情击落,第二墩将牌又将东家的sj消灭,再失一墩ca安然完成定约。其实东家可以清楚地意识到庄家阻击开叫牌力有限,头两轮红心已经肃清三家,再打红心如同吊将,不用耽心庄家将吃垫牌,如果西家持一大牌,说不定自己的sj10有望升级呢。目前暂时摸不着的控制还有sak、dk和ca,假如庄家持有其中的三张,定约必成无疑,假如庄家只有其中的两张,便很可能隐藏着宕牌机会,于是,再打红心是最好的选择。事实上,明手若用sq将吃此牌可宕2墩,明手若用小牌将吃或垫梅花此牌可宕一墩,即便最终还是完成了定约,依然表明防守思路并未僵化。结果东西方又失了12分。

可见,从某种意义上说,桥牌不仅仅是在比谁更厉害,重要的是还在比谁更少犯错误。
精确1C是逼叫


从本质上说,各种叫牌法都是根据实战的需要而人为设计出来的,一旦形成了体系,当然是在经受了无数次的检验并且确定了它的可取特征,然后才可能被人们所接纳。所有介绍精确体系的教科书都明确规定1c开叫之后的应叫方无论持什么牌型牌力都必须应叫,可惜有的牌手并未意识到这是精确制的重要原则,将自己的小聪明换来了牌桌上的损失。

昨晚第19副牌双方有局:
          东:s.7
               h.6
               d.j97642
               c.j10743
北:s.k10832         南:s.qj954
     h.j8                       h.k972
     d.1083                   d.q
     c.a82                     c.965
           西:s.a6
               h.aq10543
               d.ak5
               c.kq

南不叫,西开叫1c,全不叫。

其实就这副牌而言,4h不太好打,因为没有桥路过明手,但如果西家用明手单张将牌将吃一墩黑心之后用hq铲去hj的话还是有机会,不过有点儿象双明手了,(首攻吊将无效),而6c或6d都可做成,比较简单合理的叫牌进程应该是:

北      东      南      西
                  -      1c
-     1d       -      2h
-     3d       -      5d(4d)
-     -(5d)  =
浅尝辄止亦回味


昨晚进中游打桥牌,初来乍到没有成绩,随便找个空位置坐下,可是别人嫌我分数太低不愿意同桌,只好自立门户另开一桌,很谦虚的坐在西家,独自举手来者不拒,对手倒是川流不息来了几位,只是搭档进来见我零蛋便象烫了pg似的闪电般地退出了,等啊等啊,终于等来了一位搭档坐下举手似乎没有走的意思,生怕他又跑了,便赶紧问好,随后又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地加了一句:“请问你不介意跟我合作吗?”搭档很坦率地说:“我看过您写的文章”,一股暖流顿时涌上心头,好不令人感动。


第一副牌  东:s.1096
              h.k3
              d.aq109
              c.akq3


          西:s.a43
              h.j862
              d.k84
              c.752


我们用精确制,东第一家开叫1c,我应1nt,同伴3nt结束叫牌。北家首攻s8,忍让给南家sk,回s我继续忍让,第三墩sa止住,南家垫一梅花。此牌如果处于两门低花理想分布状态,勉强可以完成定约,何况南家见明手梅花坚强,已经垫掉一张了,那么姑且把梅花包袱放在一边,先来试探方块分配,d4到明手da,回d9到dk,左右都是大小张信息,打出第三张d8时见北家有方块,小心飞过,得了四墩方块。此时再拿梅花,发现原来1-5分配,第四墩梅花投给南家,寄希望于他持ha的机会,可惜的是其余牌力都在北家,定约宕了一墩。整副牌如下:

          东:s.1096
              h.k3
              d.aq109
              c.akq3
北:s.qj875          南:s.k2
    h.aq7                    h.10954
    d.j653                   d.72
    c.8                        c.j10964
          西:s.a43
              h.j862
              d.k84
              c.752

我只得遗憾地耸了耸肩,不知哪位牌友能指出一条致胜的做庄路线。


第五副牌  东:s.9
              h.kq832
              d.ak6
              c.a982
北:s.kqj106         南:s.a853
    h.10                      h.954
    d.954                    d.qj82
    c.q753                   c.64
          西:s.742
              h.aj76
              d.1073
              c.kj10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c      pass    1nt
      pass   2h      pass    3h
      pass   4h      all pass

南家首攻c6,结果毫无困难地超额两墩完成定约。在简单精确制进程中西家叫3h似乎比4h更有进取性,但如果是很熟悉的搭档,则可以将2h兼作将牌支持问叫,西家告知4张以上一大牌支持,东家3s控制问叫,西家3nt告知黑心无任何控制,东家4c继续控制问叫,西家告知有第二轮控制,这个满贯多半是可以叫成的。


第六副牌  东:s.a1042
              h.63
              d.a1098
              c.q54
北:s.kq8            南:s.65
    h.qj74                  h.k109852
    d.q532                 d.74
    c.109                   c.762
          西:s.j973
              h.a
              d.kj6
              c.akj83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pass    1c
       pass   1nt     pass    2c
       pass   2s      pass    3s
       pass   4s      all pass

南家首攻d7,明手d6北家dq,结果也是一副很轻松的小满贯。事后我想了很久,不知怎样才能叫到6s,请哪位牌友帮着设计一个合理的满贯叫牌进程吧?


第七副牌  东:s.akj109
              h.aq10
              d.j
              c.j542
北:s.6                南:s.q4
    h.3                       h.k98642
    d.q987432            d.10
    c.q876                  c.k1093
          西:s.87532
              h.j75
              d.ak65
              c.a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s
      pass    2c     2h      pass
      pass    4s     all pass


北家首攻h3,明手ha止住,吊两轮将牌清出sq,交叉将吃低花,送一墩红心,结果又是一个小满贯。一般情况下这种牌开叫1s不如开叫1d好,假如东家应1h我再1s,假如东家1s我则3s,这是常规进程,也就是一副局而已,然而就这副牌而言,东家应该得出一个明确的结论:一、西家持有带q的5张黑心,将牌高度配合不会有失张;二、南家争叫了2h,自己有很好控制,西家红心无大牌;三、那么,西家的开叫牌力肯定集中在低级花色。因此,探查满贯便是必然行为了。

此时北家一个劲儿的道歉,其实连续三副边缘满贯并不是经常会遇到的,哈哈一笑,继续举手。


第八副牌  东:s.ak94
              h.a
              d.kq9
              c.kqj84
北:s.105            南:s.j763
    h.q109732            h.k54
    d.8653                 d.aj
    c.5                       c.10763
          西:s.q82
              h.j86
              d.10742
              c.a92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pass   1c     pass    1d
       pass   2c     pass    3c
      pass    5c     all pass

南家首攻将牌,庄家连吊四轮清将之后,sq到明手,d2-dk给南家da,由于此前北家的防守忽略了一个细节,在庄家吊将时垫去了一张小方块,使明手的d7得以升级,结果又打成了一个小满贯。通常,一个有经验的防家只需留着三张红心看住明手,方块是决不能垫去的。

以后的牌都比较平稳,对手也漏了一个明显的满贯:


第35副牌  东:s.7
              h.962
              d.10985
              c.k7652
北:s.ak96           南:s.q5432
    h.kj743                 h.a5
    d.k64                    d.a73
    c.10                      c.qj4
          西:s.j108
              h.q108
              d.qj2
              c.a983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h    pass    1s     pass
       4s    all pass

首攻dq没啥毛病,哪怕同伴持有d10都能显示意义,庄家请将后树立红心垫去失张,轻松的拿到了十二墩牌。

当晚打牌47副,得64积分,胜率60%,尽管依然是个菜鸟级的雏儿,但总算实现了零的突破。我愉快地将这位初次谋面的搭档列为好友,送出了来到中游的第一颗“红心”标志。
[原]三色挤牌 取之有道  2004-2-3


经常上网打桥牌的朋友每天会遇到上百次飞牌的机会,但或许连续多日都不会遇到一次挤牌,所以我平时不太注重研究挤牌,总觉得这是个事倍功半的费心活儿。其实真正的高手往往在头几墩就伏下挤牌杀机,初级牌手则可能在打完之后还懵懵懂懂的不知道这挤牌局势是怎么形成的,下面的这个牌例就是如此,我在做庄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可能会挤压到谁,只是多了一分细心观察和分析而已,打完之后才发觉这种局势有点象挤牌的味道,特此拿来博牌友们一笑。

第42副双方有局,这次我坐在南家。

北:s.a9843
    h.kq
    d.ak32
    c.95

南:s.q2
    h.a532
    d.q98
    c.k1043


北      东        南       西
1c      -      1nt      -
2s     -       2nt      -
3nt    -       -        =

西家首攻c6,明手放小东家cq庄家忍让,东家续引cj,庄家扑ck,西家ca赢得后回出第三张梅花,庄家以c10赢得了第一墩牌,随后掰着指头盘算起小九九来。

已经可以看见还有七个快速赢墩,最后那墩牌在哪里?

一、假如sk在东家,从明手倒打黑心可以让sq体现价值,但假如sk在西家岂不是羊落虎口,一旦对手回黑心顶掉sa便有可能多失一墩牌而使定约泡汤;

二、红心没有骨子(注:我们平时习惯于将10、9之类的牌称为骨子),不管如何分配,几乎不存在什么希望;

三、方块在3-3分配时有可能树立第四墩牌,但假如2-4分配并且持有4张套的一方带j或10,那么第九墩牌依然落空。

费尽心思不知如何是好时,姑且以逸代劳静观其变,从首攻和前三墩牌看来西家多半是四张梅花,反正此时其他三门花色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看你怎么处理吧!

庄家打出第四张梅花,果然被西家吃进,明手垫黑心,东家想了很久,垫去一张红心。

这张红心或许被理解为一个防守信号,于是西家回出了一张红心,明手hk赢得,随后小心谨慎地打dk,东张西望看看反应,东家d6西家d10,暗示了东家可能持有带dj四张套的迹象,而且据分析他多半还有skx双张,否则在第四墩梅花上垫的应该是黑心而不是红心了。

牌情渐趋明朗,庄家随即打掉明手的hq,东西都有跟出,机会来啦,小方块回到黯手,拔出ha,毫不留情地将hj和h10双双击落,使得原本最最不抱希望的小红心升级为致胜的第九墩牌。

全副牌分配如下:

          北:s.a9843
              h.kq
              d.ak32
              c.95
西:s.j1065          东:s.k7
    h.1076                  h.j984
    d.104                    d.j765
    c.a876                   c.qj3
          南:s.q2
              h.a532
              d.q98
              c.k1043

果然,当庄家把第四墩梅花投给西家时,东家已经被挤得死死的,什么牌都不能垫了。
[原]异曲同工  取之有道  2004-2-5


当你点击这篇帖子的时候,请允许我向你道歉,因为这个标题其实是放了一个噱头。前几天我发过一篇帖子名为“引火烧身”,说的是一个缺乏理性的争叫所招致的一场大祸,而今天的这个牌例与前几天那副牌例有异曲同工之不妙。

有的牌手喜欢以“不寻常的无将争叫”表示自己持有较低的两色长套,要求同伴作出选择,例如:

北:s.q8
    h.j
    d.j8654
    c.kq942

南:s.j62
    h.k106
    d.1097
    c.aj76


北      东      南      西
        3h      -      4h
4nt   -       5c      x
-     -       =

西家首攻sk赢得第一墩,转攻h8给东家ha,东家拔da,随即再打黑心交给西家之后,连手拿掉方块kq,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连续得了六个赢墩。

此后,我唯一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声称赢得其余的7墩牌。

定约宕了4墩,痛失1100分。

整副牌如下:

第33副 南北有局
          北:s.q8
              h.j
              d.j8654
              c.kq942
西:s.ak974          东:s.1053
    h.84                      h.aq97532
    d.kq32                  d.a
    c.103                    c.85
          南:s.j62
              h.k106
              d.1097
              c.aj76

其实,这副牌东西方充其量4hmk得420分。

可见,此类具有特殊含意的叫品常常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必须考虑到彼此的局况,考虑到低套的长度和强度,考虑到是否有效地霸占了对方的叫牌空间,考虑到是否值得为有限度的损失付出合理的代价,否则,结果将会得不偿失。

因此,建议牌友们慎用这种“不寻常的无将争叫”。
一副实战攻防牌例  取之有道  2004-3-11


坐北第一家开叫精确1nt,下家不叫,同伴3nt,都不叫。首攻ha:

南:s.10842
    h.q3
    d.ak63
    c.j94

北:s.kq5
    h.j54
    d.qj
    c.aq1053

明手当然是h3,西家h7审慎欢迎,东家续攻h10被西家ha吃住,第三墩红心才止于庄家,形势十分不妙,怎么办?

东家的防守打法具有明显的助攻特征,红心多半为5-3分配而且其余的两张多半在西家,庄家的黑心虽然有kqx控制但是必然会失手一墩与守方,虽然持有方块的全部控制可惜没有小牌过桥,梅花持有半坚固长套可是k落谁家尚无从判断,这两张致命的黑花大牌究竟在谁的手里呢?

假如都在西家,那么他便是持有sa、ha和ck,这么好的进手控制通常不会采用红心的助攻打法,应该试图树立一个自己的长套;

假如都在东家,那么便可以飞死梅花老k,可是怎么摆布桥路似乎存有先天缺陷;

假如两张黑色大牌左右分布且西家持sa东家持ck,那么几乎是回天乏术,谁叫你深更半夜不睡觉,还在牌桌上折磨自己呢?

思索良久,终于作出一个果断的决定:打出dq,让明手用da盖吃,然后从明手出c9飞过,假如丢失给东家,他有sa却回不出红心,庄家可安然完成定约,假如他无sa回黑心,赶快摊牌宕一上床睡觉,但假如两张黑花大牌都在西家而庄家把ck飞死了呢,岂不是还有一线生机?但愿西家最多两张梅花带k。事实上,西家想都没想就下ck,庄家立即用ca赢得,打掉dj,小梅花过桥,兑现dak,梅花回来,拿足所需赢墩,完成了定约。

全副牌如下:
          南:s.10842
              h.q3
              d.ak63
              c.j94
东:s.973            西:s.aj6
    h.a108                 h.k9762
    d.1085                 d.9742
    c.8762                 c.k
          北:s.kq5
              h.j54
              d.qj
              c.aq1053

此牌的首攻是唯一可能击败定约的打法,而庄家的打法则是唯一可能完成定约的思路,庄家拔ca固然可以击落西家单张ck,可惜做庄的是人而不是神啊,呵呵!
不定向投入  取之有道  2004-3-21


前几天曾经提到过一副由零分牌手做庄的牌例中挤牌和投入综合运用的残局打法,挤牌往往需要特定的分配条件,而投入则需要掌握时机,不然便难以奏效,甚至可能被反投入而功亏一篑,因此,一个有经验的牌手的成功投入必须基于正确的分析形势并且判定方向,尽管投入法大多实施于后期,但是在早期阶段就应该着手策划,请看这副不定向投入法牌例:

         北:s.965
             h.q1053
             d.q83
             c.k73
西:s.qj8            东:s.a32
    h.6                      h.a72
    d.j9                     d.k7654
    c.qj109864           c.52
         南:s.k1074
             h.kj984
             d.a102
             c.a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h    3c
       3h   --  4h    --
       --   ==

西家首攻cq,庄家用ca吃住,为了让明手有足够的进手用以剥光黑花,便必须从手里出h8或9到明手的10或q。假设西家忍让,便兑现明手的ck,将吃一次梅花,然后出hk。此时西家继续忍让绝对没有任何好处了,所以他吃进后又打第三轮红心,明手进手后,引小黑心到庄家的sk。无论西家这一轮出a还是忍让,防守方都会在第三轮黑心被投入,不得不主动出方块,或者打旁门给庄家一吃一垫,于是庄家的方块输张就这样漂亮地消失了。
队式赛的残酷  取之有道  2004-10-23


在1997年的欧洲锦标赛上,德国队与瑞典队的一场比赛中出现了这么一副牌:

北发牌,双无局 (第25轮,17副)

                     s -
                     h akq103
                     d a1097
                     c kq76
     s ak10632                  s q98
     h 62                          h j75
     d qj643                      d k852
     c -                             c j108
                     s j754
                     h 984
                     d -
                     c a95432


开室叫牌过程:
     west         north       east        south  
     holowski    nilsland    gotard      fallenius
                      1h           pass         2h
      4s            pass         pass        double
     all pass
               
                       
闭室叫牌过程:
     west         north       east        south
     eriksson    rath        friedin     tomski
                     1h           pass        1s
      2s            4s!          pass        pass!!
     double!!!   4nt          pass        5c
     pass         6c           pass        7c!!!!
     all pass


结果,德国队在开室打成4s加倍,在闭室打成7c,27imp!
队式赛获胜须知  取之有道  2004-10-22


本次桥牌赛初步确定打队式,可是据我所知有不少朋友在中游学桥牌在中游打桥牌,只知道贴点,完全不懂队式赛的比赛策略,本文选自13p桥牌资料库,可供参考。


桥牌是比失误的比赛,稳健的牌风在双人赛中不能取得很多好成绩,但在队式赛中它却显得十分重要。比赛中双方都在抢分,哪一方丢分少他们就是胜者。


一场比赛双方都打得很好的情况是很少出现的。失败的一方往往是被自己打败而不是被对方的高超技术所击败。


一个一般水平的队平均每副牌丢3imp。请注意这个数字的意义,它意味着在一场64副牌的比赛中对方会“送”你192imp。一流高手有时可能把这个数字减到100imp(1imp一副牌)。但无人能保证无差错。即使在专家牌手的比赛中,一场比赛没有错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有的失分是由于运气问题,但一半以上的失分是可以避免的。认识到这一点有助于我们了解每副牌在整场比赛中的位置,一副牌输了14imp,损失很大但不能说是决定性的。或许你感到技不如人,和高手比赛时处于下风,其实未必。一个有一定比赛经验并掌握了一般技巧的牌手是足以和高手抗衡的。在这一方面,桥牌是一个不公平的比赛:技术起的作用比想像中的要小得多。一个精通各种复杂打法的大师很少有机会显示他的才华。他的技术优势不等于他的得分优势。一般牌手失败是因为自己犯了太多的错误。


获胜的良方不是去追求高深的牌技而是要集中精力,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许多牌手喜欢表现自己,在某种情形下想露一手,但这偶然的杰出表现弥补不了因此而产生的错误。把精力集中到每副牌中都要碰到的平凡而又简单的小问题上。对这些小问题的处理正确与否决定你们的胜负。  


永远保持旺盛的斗志


永远保持旺盛的斗志并不断提高自己的竞技状态——时时提醒自己“我要把我培养成为一个世界冠军。”当然这需要勇气和自我控制能力。如做不到这点你将永远是一个平庸的牌手。  


刚开始可能成绩会不理想,请耐心,不要乱来,你的努力最终会得到回报。一开始一个叫法保守、技术不比你们好的队可能会赢了许多比赛,但你将令人惊讶地把一些比你强的队打倒在地。许多牌手持有这样一种观点:如你是一个顶尖高手,你的牌风应是稳健的,无懈可击的。如你是一个普通牌手,牌技远离炉火纯青则必须另辟一条通往胜利之路,这完全是一种错误观点。专家牌手打牌力求完美,稳健,把错误减少到最低限度。他们获胜是因为他们的对手过多的冒险,不必要的赌博,结果是自己击败了自己。  
   

比赛气氛


队式赛除了要求队员有应变能力和良好牌技之外,对手与对手之间还要展开心理斗争。全神贯注,不为他动,这在一场紧张的比赛中起的作用是很大的。任何高水平的比赛本身就是非常紧张的,但比赛中不讲文明和道德是被人痛恨的。赛场的激烈争夺不能成为不讲文明道德的借口。遗憾的是许多运动员常常不能做到这一点,在比赛中常常做出一些不道德的小动作而且是故意这样做的。


或许我们可以把它称为“不友好态度”。例如:你的熟人想旁观,他用一些理由表示反对;在你尚未到之前,把你的椅子拿来作靠背或放茶杯;说你的约定卡写得潦草看不清楚而要求重写;你每次迟疑他都会问你原因,而当你一时回答不出来需要思考一下时他就召请裁判;他们取得好的成果时,他会朝你翻眼睛,盯着你看,或装出一付轻蔑的神情。所有的行为只有两个目的:一是分散你的精力——精力不集中将导致你出错。二是瓦解你的斗志——使你感到心烦意乱,泄气,最后认输。很显然,采取“不友好态度”的对手采用这种方法是因为他们觉得仅靠牌技无把握取胜。碰到这种情况时请记住:不要发脾气,对这些行为斤斤计较,不必认真地回应。既然你的对手指望这些来激恼你,所以当他的伎俩被揭穿时反而使他自己感到难堪和泄气。  


相比之下,“随和的态度”是不会在道德方面受到批评的,它不仅对对手起作用同时也有助于你到达一种比赛所需要的精神状态。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为什么有的运动员在比赛中不能发挥出最好水平而有的运动员在压力下反而发挥更加出色?每个参赛者都害怕失败。你必须丢掉怕输的心理状态把精力集中在每一副牌上。表情要沉着,显出一副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即使你的对手是你所敬畏的也不要露出任何胆怯的神色。自信的表情在牌桌上起的作用是很重要的。在牌桌上表现出一副放松、悠闲和必胜的样子。这种姿态甚至会使有经验的对手也感到压力。当你们队处于领先时,让对手知道这一点,当你们队落后时仍然表现出和平时一样的自然。


专家牌手往往看不起“死搬教条”的牌手。如果你的约定卡上约定写得很多,不必一一解释只须说你们的体制是标准自然加上一些改动。千万不要向你的对手讨教——无意中你抬高了对手的地位同时也贬低了自己。


别提同伴的错误


别提同伴的错误不管它有多么严重。对同伴永远抱着一种同情和理解的态度。下面一副牌刊登在1956年9月的“桥牌世界”上,是欧洲锦标赛意大利和法国队的一副牌:


南北有局:
             s:—  
             h:kqj732  
             d:qj10  
             c:8654  
s:a9                    s:kq107643  
h:854                  h:—  
d:a2                    d:k87653  
c:akqj103            c:—  
             s:j852  
             h:a1096  
             d:94  
             c:972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1h      4s      —      4nt  
—      6d       —      6s  
—      7s       ×      7nt  
×      all pass  

   
南(法国队)加倍7s是没经过深思,因为它暗示庄家第一轮就飞j。然而就象上面发生的那样,西叫了7nt。这个错误判断和他在前面比赛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北加倍,连拿6墩h。西心里万分痛苦同时准备接受东的诅咒。但意大利人这时充分体现了他们的团结合作精神,东没有责备一句。他的宽宏大量使同伴重抖精神在余下的比赛发挥出色。最后意大利队赢了那场比赛并最后取得冠军。  
   

沉默是金


同伴之间保持和睦关系也由下面这副牌体现出来,这是美国达拉斯爱司队参加的一场比赛。  


南北有局:   
               s:qj63  
               h:53  
               d:akj10  
               c:542  
s:104                  s:a982  
h:q8                    h:kj1092  
d:654                  d:832  
c:kj10863            c:9  
               s:k75  
               h:a764  
               d:q97  
               c:aq7  


叫牌过程:
南       西       北       东  
1nt     —      2d*     2h  
×       —      3nt     all pass  
*2d:逼叫斯台曼  

   
爱司队坐东西。不知什么原因(大多数情况我们会说是“昏招”),西决定不助攻h。他首攻c,庄家很轻松地完成了定约。牌结束后,大家都明白首攻hq将使庄家一点机会都没有。事实上西是相信了敌方而不信任同伴,这是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更糟糕的是,这副牌发生在范比德尔杯巡回赛的首轮淘汰赛中,这个损失几乎把爱司队推到了被撵出局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东只要抬一下眼睛问一句“为什么不首攻h?” 西将肯定无地自容而爱司队必败无疑。只见东一声不吭,马上接着打下一副牌似乎一切没有发生。经过这场灾难后,西在后面的比赛中打得极为出色,爱司队最终涉险过关。


对你的对手你也应表示同情和理解,那是出于另外的原因。如果你的对手是高手,他会觉得你的同情刺痛了他(们)。自己取得好分数不要洋洋自得但对同伴所取得的成绩要及时祝贺——这样既加强了同伴的信心又使你的对手感到焦虑。  
   

谨慎心理叫

   
当你企图通过不寻常的叫品把形势搞乱,这种战术或许可被叫作“广告”效应,因为另一桌不能获得你们的相同分数。有些牌手特别喜欢用这种方法。请看下列这副牌(刊于1954年《桥牌世界》)。比赛是世界冠军美国队和英国队之间进行的。当打到第三副牌时,南(英国队)朝敌方扔了一个心理炸弹。  

   
东西有局:
              s:k853  
              h:—  
              d:k5432  
              c:k1043  
s:qj1076              s:a  
h:532                  h:kj1097  
d:q                      d:a1098  
c:a986                 c:q75  
              s:942  
              h:aq864  
              d:j76  
              c:j2  


叫牌过程:
东       南       西       北  
1h      1s      2c       4s  
5c       ×      5h       —  
—       ×      all pass  


三下800分。南是幸运的,因为西叫了2c东叫5c。如果东西双方都不叫,西会加倍4s,结果将是英国队遭难。  


很少人愿冒这种险来赌运气。一次心理叫成功也许会使你上瘾直到你的队和队友们由于你的叫品而招致一系列损失后你才不能不停下来。下面是1953年斯宾果尔德杯赛上出现的一副出入最大的牌:  


南北有局:
                 s:aq9865  
                 h:k5  
                 d:54  
                 c:k73  
s:1072                    s:43  
h:—                        h:aj97642  
d:j109863               d:q  
c:j854                     c:962  
                 s:kj  
                 h:q1082  
                 d:ak72  
                 c:aq10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nt     2s      4h      ×  
all pass  


西开叫1nt,企图干扰敌方取得好分。这是实战中打的第一副牌,所以如果成功将使对手在心理上处于劣势。不幸的是,叫牌没有如西所希望的那样发展,他想不到东叫4h,被加倍,南北防守正确取得1100分。“没有关系如果那一桌叫到正确的满贯定约”,但是......(另一桌定约6s,将吃h一下,6nt稳做)如果你方队员都以接近最佳状态进行比赛时,敌方已经受到了很大打击,这时你为何把球扔在半空而双方都有机会可以抓到呢?
贴点制与复式赛的区别 取之有道  2004-3-6


贴点式桥牌(以每副牌的40大牌点的二分之一为界胜方将每副牌的得分折成imp,再用其减去比对手多的大牌点,所得的分数即为该副牌胜方得分,有时可能是负值)与复式桥牌赛(四人队式赛与双人赛)有什么根本上的不同,能不能将其改进,以适应复式赛竞技方面的要求呢?


回答基本上是否定的。因为,只有具体给定每一副牌的客观标准结果才有衡量尺度,而这一点与贴点制是根本相斥的(只有作庄、防守的纯技术方面存有共性),因为可能的得失,即胜负标准是完全不同的。


打贴点桥牌,由于牌不复打,没有参照对象,其胜负虽然在很大程度上也说明一定技术上的问题,但是,若没有客观标准,说胜方就是技高一筹多半站不住脚。因为道理很简单,竞赛的双方机会不均等。一般说来,持好牌(指有效牌力、而且持高花极配的机会)多的一方总是胜的机会多。也许,胜方丢失了还应该多得的4000分或30imp,也许,败方挽回了还可能要多输的4000分或30imp。总之,这是完全看单桌平衡与否的比赛,它与复式赛(每一副牌均由参赛的双方或多方重打两次或两次以上的比赛)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下面以几个例子进行说明。


假定如下是比赛中东西的第1副持牌:

    西              东
    sk×××       saj109
    haq×××     hj109
    dk×           da××
    c××           ca××


叫牌:
    北        东        南        西
    --        1nt      --        2d
    --        2s       --        3h
    --        3nt      --        4s
    --        --       ==


南首攻cq,4s定约上二。


如果是打贴点比赛,东西得480分,合11imp,用联手大牌点减20是比南北多出的6点,再用11减6,这所胜的imp与牌点的平均差的差额5,便是胜方东西这一副牌的得分。


如果是打复式赛,在队式赛时,此桌东西多半是得-500,即-11imp;在双人赛中,此桌东西亦近乎最低分,它只比少数叫7s或6nt宕掉的比赛分高,而大多数东西都会叫上6s(或少数6nt)作成或上一。因为6s的成功机会有75%,这在复式赛中如果不叫上去,意味着有四分之三的机会要输11imp!


所以,在复式赛中不上6s一般说是错误的。这在盘式赛中确是无所谓的,充其量不过是失去了一次能得500奖分的机会而已,且计分表上又看不出来(还有某些东家甚至故意将其打成正好,比如让南单张sq先拿一墩,再企图捉北的单张hk,然后说:“我的感觉真好,就知道叫上去打不成!”东还会博学地捧场说:“你要是没有h10,是打南家双张k还是北家双张10,这很难讲的呢!”——他们的心态总是这样平衡)。而在打贴点制时则较为复杂,这是为计分方法所决定的。下面我们相对于可能的得失而言,看看东西的指导思想是否正确:


    无局方         得分                  合imp        净胜imp
    叫6s作成     180+300+500    14          (14-6)8
    叫4s上二     180+300           11           (11-6)5
     

叫满贯可能多得(14-11)3imp。


再看另一种情况:

    无局方        输分        合imp        净胜imp
    叫6s宕一     50           2           (2+6)8


也就是说,如果不叫6s而叫4s可得450分,合11imp,原本可得(11-6)5imp。因此,等于净输(8+5)13imp!


此时叫6s的可能得失为3:13,也就是说,叫16个这样的小满贯,作成13个才不吃亏。所以,在无局方的情况下,联手持26点大牌叫小满贯应有的低限成功机会为13:16,即81%(有局方时要84%)的成功率。即便是按有些人的建议,作成小满贯奖励3imp(大满贯奖励6imp),低限也要68%(有局方时为73%)的成功率。况且,还有一个更为站得住脚的论点:即有百分之百的正分可得就无需冒百分之一的危险去争取可能多的正分。


请注意,由于联手大牌点比20多多少则贴多少,因此,它可以是计算得失比例的任意一个有意义的数值。所以,如上成功率适用于边缘满贯牌的任意联手所持大牌点的情况。


由此可见,贴点制亦主要是看在每一副牌上是否得正分,其次才是正多少分和负多少分。总之,它不鼓励任何冒险行动。所以,打贴点制时东西在如上第1副牌不上6s是无可非议的。不过,若是在最后一副牌己方落后8imp的情况下,则需要明确的指导思想,如想立足于少输,应该叫4s,可保证最终输3imp。如想打平或是取胜,就要冒可能最终输16imp的危险而上6s。


从上例可以看出,打贴点制时叫小满贯要十分谨慎,甚至,持33点牌不上小满贯都可以保证不大输(无局方时输2imp,有局方时只输1imp)。相反,如果叫小满贯而宕一,则无局方时输(2+13)15imp,有局方时输(3+13)16imp!显然,贴点制不鼓励叫满贯。这是此种比赛不利于牌手们提高满贯叫牌水平的一种自然趋势。


那么,不同的比赛形式对于边缘局牌的处理有没有影响呢?下面看这一例子:

                s9
                haj1054
                dk43
                ca862
     saj53               sq10642
     hk3                 h87
     d972               daq85
     ckj109             c75
                sk87
                hq962
                dj106
                cq43


叫牌:(北发牌)东西有局
    北        东        南        西
    1h       1s       2h        2s
    3h       3s        ?


此时,不同的比赛形式将影响以下的叫牌进程。


如果是打贴点制,南绝不应该再叫。因为北不是高限邀叫(换叫一门花色或作竟叫性加倍显示),而自己的牌型太坏,叫上去遭加倍有送一个局分的可能。那么,以下西该不该叫4s呢?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可能的得失比例情况:


    有局方          赢分              胜imp
     叫4s作成     120+500        12
     叫3s上一     120+50          5


叫成局可能多得7imp,再看另一种结局:


    有局方           失分          合imp
     叫4s宕一      100            3


再加上不叫4s而作3s定约应得的(140分)4imp,则可能失的也是7imp(不能只看到表面上的12:3,以为不贴点,有20%的成功机会叫上去就合算)。则叫4s的可能得失比为7:7,也就是说,有50%的成功机会才合算。而上例需要四飞中三,最多不过25%的成功机会。因而,打贴点制时不叫4s是正确的。不过,倘这是最后一副牌,且南北领先10imp时,东西叫上4s是颇为值得的,因为这是在用最终不过输13imp去换取有希望的反胜2imp。


打贴点制,无局方时叫局的成功率为(4:6)60%。显然,这大大高于复式赛的要求。


请注意,如上成功率广泛适用于边缘局的联手持牌相对于可能的得失情况。


在贴点制中,牌手们很容易热衷于在平均实力甚至低于平均实力时抢局。这一方面是因为双方实力接近,通过激烈的竟争,半牺牲式的就叫上去了(此类牌若无对方竟叫,则80%是叫不到局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前面所提过的直观性很强的比率,即,假如不贴点(双方各20点),在无局方时叫局可胜9imp,输时是2imp(不加倍),在有局方时是12imp对3imp。9:2为18%,12:3为20%!这种成功率显然够刺激,但它没算扔掉的分数,是错误的。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种错误的意识已经形成一股风——打贴点制时平均或低于平均实力的牌应该抢局、甚至满贯,吃小亏占大便宜——在席卷全国的贴点制影响下,我怀疑目前甲级队的“不良趋向”就是来自这“广泛的社会基础”!


如果是打复式赛,东西冲上4s不为过。因为此种局况下的可能得失为5:3,即有37.5%的成功机会就可以叫,鉴于北的开叫,dk、ca、cq这类多半标定的飞牌因素,四飞三中的25%成功机会或许能稍微改善而接近要求。况且,低于50%的成局机会在竟叫中是难于精确的。总之,此时为抢局而宕一,长远地看是不吃亏的。


有时,有效牌力与配合程度上的优势远远大于牌点的分配情况,这在不同的比赛形式下鲜明地反映着不公平与公平的差异。请看这样一副牌:


                sak10×××
                ha
                d×××
                c×××
     s×××                  s--
    hk××××               h10××××
     d972                   dkj10×××
     caqj××                c××
                sqj××
                hqj
                daq××
                ck××


叫牌:(北发牌)东西有局
    北        东        南        西
    --        --        1d       ×
    1s       2h        2s       4h
    4s       5h        ×        --
    --        ==


南首攻hq(意在缩减东西的将吃赢张),西出小,跌出北的a......定约上一。


这副牌无论出现在何种形式的比赛,东西只要敢叫,就必然占便宜而不会吃亏。因为,如牌所示,打防守,南北的有效牌力只有ha这4点牌。若南北作定约,南的hqj、ck这6点牌无效,如北作4s定约,东首攻c,待将吃第三轮后,出dj!则dq亦无效,就是不加倍,南北也要输100—200分,合3—5imp。这在贴点制中南北最晦气,因为还要倒贴6imp,如上南北净输20imp!而在复式赛中则可以抵消本桌南北的厄运;双人赛中南北可以比倒霉的程度;队式赛中两边的牌一张不差,不存在以队为竞赛单位的“倒霉”问题,双方机会均等。


下面再看一个例子:

                skj10963
                h7
                d10
                ckqj98
     sa54                 s7
     hq10852           hak9
     dak93               dq862
     c6                    ca10753
                sq82
                hj643
                dj754
                c42


叫牌:(西发牌)东西有局
    西        北        东        南   
    1h       2s       3s        4s
    --        --       4nt       --
    5h       --       6h        ?


此时,由于不同的比赛形式,南将有不同的对策。如果是打贴点制时,南不但用不着去考虑牺牲,甚至还可以作惩罚性加倍!因为,假定这个满贯是必成的,加倍不过是将其应得的1430分增了230分,即从原本的16imp增加到17imp,只多输1imp。相反,如果6s宕一,将100分的3imp可变成5imp,即比原本该赢的(所贴的点不变)多2imp。胡乱加倍就是2:1的得失率,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北首攻ck,东a取;兑现ha、k;sa;将吃小s;出c,西将吃;兑现da、dq;飞d;兑现第四轮d;送s!南的将牌被捉。东西这一副牌胜(17-6)11imp。如果不加倍,东西得10imp。


在复式赛中,几乎不可能出现这样便宜的事情。因为考虑到可能的相对得失问题,南要叫6s。打队式赛或双人赛时其它桌的东西有可能叫上7d定约,因为只需d2—3分配(北的叫牌表明其不太可能同时持有四张h),成功机会有68%(尤其是当北显示出两黑套的时候,又不可能持有7张c,那样的话,他多半会主动以6s牺牲)。只是由于要明手为西将吃两次s,存有进张方面的危机,难于附带d1—4分配的成功机会。一流的叫牌进程或许是这样的:


    西           北           东           南   
    1h(a)    2h(b)    2s(c)      --
    3d(d)    4c(e)    4d(f)      --(g)
    4s(h)    --(i)     5c(j)       --
    5d(k)    --         5s(l)        --
    6c(m)    --         6h(n)      --
    7d(o)    --          --            ==



注:(a)11—15点、h>=五张;
    (b)s五张及另一低花四张以上;
    (c)扣叫;
    (d)d四张;
    (e)表示持s、c较好的两套,希望南适当的时候考虑是否该作牺牲叫,或作好防守方面的准备;
    (f)d极配(保证四张有一大牌),同时表示对满贯有浓厚的兴趣,要求西可能时扣叫;
    (g)不愿马上牺牲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东西或许不会上满贯,给其留有停住的机会,二是其两红套均有四张带j,它们具有一定的防御价值,当东西停于6阶定约时再以6s牺牲给其出难题不迟,估计东西7d不易作成,所以按兵不动,这也是一种表态!北家不能无视;
    (h)扣叫sa;
    (i)尊重南的态度;
    (j)扣叫ca;
    (k)h无第二轮控制,所以示弱;
    (l)扣叫s第二轮控制,同时持有ha(否则应作6d止叫),且显示对大满贯感兴趣;
    (m)扣叫c第二轮控制,表示亦有大满贯兴趣;
    (n)扣叫hk,且h至少有a、k×三张,因为这也可能是最后定约(如果持ha、k双张,则在西扣叫4s时东就应该作5s晋级扣叫,既显示出s的第二轮控制,同时又显示了c、h上的第一轮控制,以探察西的c及可能的d将牌情况,或东持s× hak dq××× cak××××时又会立即作5nt邀叫7d,即要西有两张d大牌上7d,只三大之一则叫6d);
    (o)已看到有d不劣于2—3分配的产生第十三墩牌的机会,所以毅然叫了上去。


如果东西是一流选手,南家应慎重考虑是否应该继续沉默的问题。如果是我,则叫7s,因为道理很简单,高手叫得准,那么我的牺牲叫也准。如果东西是普通牌手,就算了。


北首攻ck,东a吃;兑现dq,北跌出10;以下,专家打法将是兑现sa;将吃s;出d6,暗手用9飞!出s让明手将吃;兑现ha、k;再飞h;清出南的两张将牌完成定约。


当北跌出d10时,打1—4飞牌已是打2—3分配(北为j10双张)成功机会的两倍了。因为此时北为j10双张的组合机会只占2—3分配的1/10,即7.1%(此时由于0—5分配已不存在,2—3分配的概率已增至70.6%),而打1—4分配却有14.7%的成功机会。一流选手作庄多半会使南家失望。这也是我说南该牺牲叫7s的进一步原因。


所以,这一副牌在队式赛中,东西作成6h定约也可能会净输13imp!别说只得了四个宕墩的800分了,那要输16imp。不过,已然到了这个地步,祈祷队友牺牲叫7s倒是不错,因为只输多宕一墩的300分,输7imp。当然,敌方也可能打宕7d定约,这样,你队可以净胜900分,得14imp。


究竟哪种可能性更近乎实际情况呢?这要看你对队友、尤其是南家以及敌方了解的程度了。


至于这副牌出现在双人赛中,无论有多少差等的牌手,你的800分都不会是东西的好成绩,因为双人赛刻意夸大每一个微小的得分差异,你方得分若比所有对的选手高出10分便价值连城。况且,因为水平不一而更难于估计,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会比队式赛可能出现的情况多若干倍,但是,也要少幻想东西作7h下一的有利于你的情况,因为,出几个5h被加倍甚至再加倍作成或上一的许多莫名其妙的情况你还没考虑进来呢!所以,我劝你把它算作40%的比赛分数,用不着为其大伤脑筋。


通过以上几个例子的比较,可以大致归纳出以下几点结论:


1,从生存竞争的意义上讲,贴点制是在不同一的条件下对牌手在技术、配合、经验、心理素质、战略战术等方面的不完全选择(鼓励与打击),而复式尤其是队式赛则是在同一的条件下对牌手进行全面的随机的选择。


2,贴点制首先是关心正分,其次是正分多少,最后才是负多少分。而复式赛要求牌手在一桌比赛的同时以本人的能力虚拟另一桌或若干桌的标准结果,首先立足于打平,其次才是不失时机地争取持好牌时赢分超出标准结果,持次牌时争取输分低于标准结果,即一个是单桌平衡问题,一个是相对平衡问题。


3,贴点制无论做怎样的改革也无法使其做到竞技条件公平、科学,这是因为两个方向上的牌不一样,机会不均等所决定的。复式赛中的队式赛是在竞技条件公平、科学的基础上进行的。而在双人赛中,就每一对选手而言,还有遇到强弱对手时所出现的牌的难易程度差异,以及一方赌大输赢对另一方的成绩产生极大影响,这类运气成分等问题亦在一定程度上无法体现完全公平的原则。


4,贴点制只能是象征性的竞技比赛形式,它适合一般社交、家庭娱乐活动。打惯了这种比赛必然不适应复式比赛。


说明:本帖取材于13p先生的桥牌网站(13p桥牌资料库),原文包括了盘式桥牌的分析,由于盘式桥牌形式比较久远了,目前很少有人玩,而且与中游的贴点制不甚相关,于是我将涉及盘式的内容删除了,以免混淆不清,其余部分则未作修改,仅供牌友们参考。
金秋桥牌邀请赛(一) 取之有道  2004-10-31


时值金秋,菊黄蟹肥,神清气爽,食指大动,白天周旋于餐桌,夜间酣战于牌桌,许多人沉溺麻将,唯老夫独爱桥牌,乐此不疲也。

中游主办的金秋桥牌邀请赛居然要在亚轩进行,无疑是自己掌嘴巴子,不过,去哪个餐厅还不是一样吃香喝辣?食客无所谓,老板可就脸上无光了。

当晚,乱哄哄的一阵噜嘈,逾时三十几分钟之后,终于亮出牌来……

请看:13p桥牌资料库----金秋桥牌邀请赛(一)

金秋桥牌邀请赛(二)  取之有道  2004-11-8


金秋桥牌邀请赛经过淘汰之后进入了四强循环,亚轩的全场同牌真是个好东东,老道今年六十五岁,眼睛都快盼蓝了,不知能否撑持到中游开发出新的复式程序的那一天。

话说桥友一队(主) vs 北斗七星队(客),有兴趣的朋友可点击13P桥牌资料库----金秋桥牌邀请赛(二),以便另页浏览。

……

……


这场比赛客队除了第13副牌明显犯错之外,发挥一直十分得力,胜得其所。

写到这里,老道感触良多,中游玩惯贴点制的桥牌手在复式赛场亦非等闲之辈,老道此时的最大愿望就是打几副好牌写几篇好文章,只可惜年轻时没时间钻研,如今有时间却已然老朽矣!学到用时方恨少,打牌不济事,文章读来也无深度,清汤寡水,索然无味,有障法眼,关于金秋赛事,还是请牌友们仔细品味一叶知秋先生和其他名师的点评,将会精彩得多,谢谢!
[转] 埃里克-罗德威尔专访  取之有道  2004-10-13


(by bridge matter)


作为一名杰出的桥手和桥牌理论家,埃里克.罗德威尔(eric rodwell)我想应该不需要多作介绍。…(此处略去rodwell战绩若干字,包括:当今世界排名第二、三次获百慕大杯、获奥林匹亚杯、世界双人赛冠军各一次,及首先提出支持性加倍理论等等)。2001年1月,bridge matter就一些叫牌理解问题向rodwell进行了一次专访,现将双方问答编译如下:


bm: 你好,埃里克。我想我们先从无将开叫的范围谈起,好吗?请先谈谈对传统自然16-18分无将开叫的看法。

eric: 虽然很多人都用16-18分的1nt开叫,但我并不喜欢。因为符合其开叫要求的牌出现频率太小。在最近的一次锦标赛上,我们(与meckstroth) 刚巧与一对使用16-18分无将开叫的牌手碰上,不过直到对抗结束,也没见到他们用过1nt开叫。


bm: 那传统精确的13-15分1nt开叫呢?

eric: 对于精确制而言,我本人宁愿使用14-16或12-14分的1nt开叫。14-16分的1nt开叫,可以避免在手持16分的一手不怎么样的平均牌时开叫1c。因为在竞叫中,你的拍档可能经常需要作出决定是否进局,当他手持8分时,无疑将陷入一个尴尬的境地。如果采用13-15分的1nt开叫,在持16分以上的平均牌型时开叫1c,而在持11,12分平均牌型时开叫1d。在我看来,每一级3个大牌点的跨度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也就是说,建议11-13分的平均牌叫1d,14-16分的平均牌叫1nt,17分以上的平均牌则开叫1c。
注:在meckwell(meckstroth和rodwell使用的一种精确体系)中,1nt开叫显示14-16分,然而当局况有利时,第一、二家开叫为10-12分的弱无将。


bm: 一些人担心在采用14-16分无将开叫时,同伴持9分牌将邀请进局。也就是说,很可能会面临一个14分对9分、两家都是均型牌的2nt。而在使用15-17分1nt开叫的体系中,14分牌将开叫1阶低花,在同伴1盖1应叫后,再叫1nt结束整个叫牌过程。当然,在15-17分1nt中,当15分对8分时,也会有同样的问题。然而,14分对9分出现的频率似乎更高。

eric: 你可以说这样的情况出现频率更高,但我认为这两者的差异是微乎其微的。我倒认为,开叫14-16分1nt最不利的情况在于:你手持一手好的8分牌或差的9分牌,却听到同伴开叫1nt,此时你一定非常矛盾。如果同伴有16分,你们可能会有3nt,而如果同伴只有14分,可能连2nt都会一下。然而,14分开叫无将的优势在于:我们可以方便的在1nt之后使用各种约定叫:stayman,转移叫等等,我想这足以弥补他所带来的不足。我们也试过在强草花体系中采用15-17分的无将开叫,即11-14分均型牌开叫1d,15-17开叫1nt。这样的好处在于可以避免一些大输赢的出现。


bm: 那么请谈谈12-14分的弱无将开叫。

eric: 我也使用过弱无将,但如果必须在有局的时候使用弱无将,我会觉得浑身不自在。有很多桥牌理论阐述了弱无将开叫的好处,比如:当采用弱无将体系的牌手开叫1c时(指自然),要不有牌分(指强均型牌),要不就有牌型(指草花长套),应叫方很容易判断形势,并作出后续叫牌。但在实战中,我发现这样也并不十分安全。假设你手持15分均型牌并开叫1c,争叫1s后同伴否定性加倍,右手敌方阻击3s,你怎么办?用加倍显示牌力吗?一般弱无将开叫体系在开叫一阶低花并遇上竞叫时,往往采用加倍显示一手强无将牌型,这在类似(1d-p-1h-2c)的低阶叫牌过程中会奏效,但当竞叫阶数提高后,问题就产生了。很可能面临15分对同伴的5分,花色无配合的情况,加倍可能送给敌方一个局。当然,你可以用不叫来代替加倍表示强均型牌,那如何将11分的草花长套牌区分开呢?


bm: 你有没有听说过那对意大利牌手的\"噩梦\"叫牌法?

eric: 你说得是兰萨罗蒂和布拉蒂吧,是,我与他们交过手。

注:兰萨罗蒂和布拉蒂:意大利牌手,多次取得欧洲赛事锦标,其叫牌法被命名为\"噩梦\"。
主要结构如下(与专访中描述的不同): 1c: 15-17分均型、15分以上草花套牌、15分以上有4张草花套的4441牌型、22分以上任何牌型。 1d: 18-20分均型、11-21方片套、11-14有方片套的4441牌型以及15-21分草花单张的4441牌型。
1h/s: 11-21分高花套(均型牌时需15分以上),方块单张的4414牌型开叫1h。
1nt: 11-14均型,允许5张高花。
2c: 8-14分,5张以上草花套
2d: 多义。


bm: 他们用2c开叫(类似精确)显示草花套弱牌,9-14分,而在持15-17分均型牌时开叫1nt。

eric: 那他们怎么对待4414或4405牌型?


bm: 我想应该是2d吧,就象精确制那样。

eric: 在精确叫牌中,2c是最大的一个问题。因为在2c开叫后,应叫者不知道是否应该在2阶寻找44高花配合,留下的叫牌空间太小了,留给应叫者的只是猜测。我个人宁愿用6张草花套开叫2c,但即使这样,有时候也已经够糟的了,更何况如果允2c开叫有5张草花。因此我认为必须得有一个叫品来描述短方片的三套牌型…看来他们也是这样干的。


bm: 是的。

eric: 但在我印象里,他们的2d好象是多义的。


bm: 哦…对,他们用2h描述短方片的三套牌。

eric: 那也差不多。那…我想他们在持1435的牌型时开叫1d?


bm: 我是这么认为的,问题在于,他们的叫牌法没有太多资料可供参考。 eric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应该也是强草花体系吧。只不过将1c的16分下限降为15分。 除了使用强无将,其他的叫品有些象波兰草花。在波兰草花中,1c开叫可能是中等牌力草花套,弱无将,或一手任何牌型的强牌 - 有些变异的波兰草花对强牌开叫1c的牌型作了限制,有些人在18分以上时一律开叫1c,也有些人仅在持一手自然可以开叫2c的牌时才开叫1c。


bm: 那你认为波兰草花的1c和nebulous(模糊?)精确的1d开叫怎么样?他们的特点是非自然含义,同伴和争叫方都不清楚开叫人是否真正持有低花套。

eric: 让我换个角度回答你。kokish是弱无将的主要倡议者。他说过,开叫弱无将会丧失找到花色配合的机会,但同时也将使敌方摸不清方向。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一阶低花的非自然开叫也是这样,他使同伴弄不清楚你是否真正持有低花长套,但也使敌方丧失了信息。比如说,开叫精确1d,并再叫1nt后,敌方持44低花时,将只能凭猜测作出首攻。而采用自然开叫,敌方可能会更容易的找到进攻方向。


bm: 那你如何权衡己方错过配合和敌方丧失信息之间的得失呢?

eric: 如果一个体系全由模糊的叫品构成,那他不可能在实践中成功。我们不可能在手持一手牌时,可以随意的决定开叫1c或1d。一个设计完好的体系需要对各种叫品进行限制,这其中有很多工作要做,我们现在谈的只是其中的一个:采用这个叫品的优势是否足以弥补其不足。当你的第一次叫牌被限制在一定范围内,那你在第二次有机会叫牌时,需要阐明的东西就会少很多,特别是在竞叫过程中。所以,如果根据这一点来判别一个叫牌体系的好坏,强草花体系是我的首选,当然,很多牌手会不同意我的观点。


bm: 对于标准体系来说,你怎么开叫4432牌型,双高花、3张方片、2张草花的牌?

eric: 我不赞成开叫2张套的草花,虽然可能有些人会这么干。你可以开叫1d,不必过分担心同伴会把他看作4张套。事实上,开叫2张套的草花有时会造成灾难。假设你开叫1c,争叫1s后,同伴手持 *** axx *** atxx,我想他应该叫出2c,这在你可能持3张草花的情况下已经够危险了,如果你有可能仅持2张草花,我想他一定会放弃作草花加叫的念头的。 多说一句,如果我持4432牌型,3张小方片和双张草花大牌时,如ak,我想我可能会开叫1c。


bm: 好吧,那再谈谈10-12分的弱无将好吗?

eric: 我很怕使用这么弱的无将开叫,一般仅在局况有利时使用。在有局的情况下,这太危险了…但我知道有些牌手会在任何局况下使用。


bm: 我曾经不分局况使用10-12分的弱无将开叫,事实上,在有局的时候往往会带来很多负分。

eric: 10-12分的弱无将和其他的阻击叫品一样,就象一把双刃剑,会伤别人,也会伤自己。如果你打14-16分的无将,14分44双高花开叫1nt,同伴7分以下会pass过去,那样你们就可能会错过44高花配合。但这样的事在10-12分无将开叫后会更经常发生。只有在很少的牌型及牌分下,你的同伴才能对1nt进行应叫,几乎不可能找到花色配合。同时,当有局时,1nt下二或更多会得到一个相当糟糕的结果,下一也不一定给你带来好分数。如果你想在比赛中获取名次,这样干风险太大了。另一方面,开叫10-12分的弱无将,可能会把一些激进的敌方推上局,这有时会让你笑,有时也会使你想哭。


bm: 那你为什么在局况有利的情况下会开叫10-12分的1nt?

eric: 与比赛分制相比,我更喜欢在队式赛中使用弱无将。在比赛分制中,开叫弱无将经常会错过花色配合机会。而在队式赛中,你值得去冒一些小风险,希望敌方达到一个错误的成局定约或是漏局、冒叫,以获得10个或12个imp。你可能因此错过花色配合而失一些小分,但关键在于,你冒着很小的风险去谋求更大的收益。另外,如果你在标准自然中采用10-12分的无将开叫,那你的体系将会有根本上的变化。你怎样处理13-18分的均型牌?如果你不使用强草花开叫,那你很可能需要一个范围很广的1nt再叫和一个可能过头的2nt再叫。或者,你使用1c模糊开叫显示一定牌力范围的均型牌,用1d显示另一段范围,这在竞叫过程中是很不利的。如果你在局况有利的情况下失去500分,可能会是一个好分数。但这绝对是一个坏分数在双无局况时。当然,如果区分各种情况来说,对手水平越弱,弱无将会越有效。


bm: 那在局况有利时,你会在比赛分制下用10-12分的弱无将吗?

eric: 是的,但不经常。


bm: 请问,你对定约的合理庄位怎么看?这与你所使用的体系中的大量转移叫有没有联系?

eric: 定约的合理庄位问题牵涉到许多方面。如果一手牌牌力明显强于同伴,那强牌方坐庄显然会更有利于完成定约。如果两手牌牌力相差不大,那由何方作庄更取决于你们对形势的判断。比如:在作3nt定约时,如果能由争叫方作出首攻,那无疑是相当有利的。他只能从他的强套中引牌,或是凭空猜测同伴的牌力位置而作出边花首攻…这当然比由他的同伴引牌要好得多。


bm: 在使用转移叫之后,是不是也留下了给敌方作指示性加倍的空间?

eric: 当然。你的任何一个约定性叫品,都可能造成这样的问题。因此,你要对此作出足够的预防措施。用无将开叫后的jacoby转移叫举例吧,你有没有与同伴约定过类似1nt-p-2d-x-?之后的叫品?pass和再加倍的含义是什么?记得去年在一次比赛中,有一对选手在类似上述叫牌进程后误解了彼此的含义,结果为2d再加倍下四,-2200分!


bm: 有些专家喜欢作一些相当冒险的指示性加倍,你对此如何看?

eric: 在三阶作指示性加倍而遭到再加倍惩罚的情形不太可能发生,但绝对不要轻易在两阶这么干。我在范德比特半决赛上遇到这么一手牌:双无,西开叫,我开室坐南,手持hkjtx和边花一a。闭室西家开叫1nt,东应2h转移,南家加倍,两家pass后,东家再加倍。明手亮牌后,南家发现这简直是个灾难,西家持haq9x…,最后取得11墩!我坐的开室情况也差不多,唯一的差别是我没有对2h转移叫加倍,最后防守他们的3nt定约,东西方也轻易拿到了11墩牌。但我方仍然赢得了12个imp。我的建议是:在两阶作指示性加倍要求相当的牌力。比如在上例中,如果南家手持14个大牌点的话,情况将好得多,至少他不必担心会有再加倍的危险。


bm: 在现代的无将应叫结构中,加入了越来越多的约定叫,这是否也意味着有更多的风险遭到对方的指示性加倍呢?

eric: 最早的叫牌宗旨是:"叫你可以完成的叫品"。这样的自然叫牌有许多好处,可以减少敌方干扰叫牌,减少他们争叫或加倍的机会,不让敌方获得更多的信息等等。但我个人认为,某些牌手最大的缺陷并不在于他们采用约定叫后放弃了以上种种自然叫牌的优点,而是他们不分场合,不判别形势的乱用约定叫。


bm: 现在,有些叫牌体系允许四张高花的转移叫…

eric: 我和jeff试着使用了不到一年,期间有两次因为使用该应叫体系而获得低分。一次是被敌方对明手的四张高花套作了个指示性加倍,另一次我忘了,…但无论如何,我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办法。瑞典人就是这么叫的。(scanian way)。我认为这个体系中,唯一可取的就是在stayman后的2nt-3c接力问叫。但我们发现,在采用这样的接力问叫后,放弃原有的2nt邀叫似乎得不偿失,所以最后我们又改回原来的体系。


bm: 请谈谈对轻开叫的看法。

eric: soloway和goldman在80年代对此作了尝试。当时他们的叫牌体系叫作''''attack''''(进攻),无局8-14分开叫一阶花色,15分以上开叫1c。但我发现,在持5332,8分的一手牌开叫1s,给自己带来的麻烦远比给对手带来的要多。如果黑桃套真的不错,可以试试2阶开叫,不然,不到11分的牌,还是放过为好。我并不认为持一手jx a***x k*** qx的牌应该开叫1h。


bm: 但在比赛分制里,轻开叫有很多优势呢。

eric: 轻开叫,不是非常轻的那种,在任何比赛中都会有优势,你会在竞叫过程中取得起跑的优势,但前提是你必须保证一定的牌力及牌型。


bm: 有些人开叫4c/d显示相应高花,他们称之为namyats.

eric: 如果你喜欢,你可以用。但我喜欢4c/d保持自然含义,并辅以赌博性3nt。


bm: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赌博性3nt呢?边花有没有止张?

eric: 没有,如果边花有实力,或许你可以选择开叫后跳再叫边花套。


bm: 你是不是使用伯根的否定自由应叫?

eric: 我仅在和几个固定拍档打牌时才使用,这很难使用,因为你在持一手强牌时很难描述清楚。在你的多义否定性加倍后,很可能会遭到敌方高达3阶的阻击,同伴很难对你的牌力作出正确的判断。在精确制后可能好一些,因为开叫方的牌力有上限,但是自然制…我建议还是不要使用它。


bm: 有没有听过伯根争叫后的2套转换应叫理念?

eric: 你是说:在1d开叫,1s争叫后,应叫2c显示h套,2h显示c套?


bm: 对,这样有两个好处:可以让争叫者首攻,同时,如果应叫者持h套可以在较低的阶次出套。

eric: 那就是说,1d-1s-2c显示的是一手类似否定性加倍后再出红心套的牌?


bm: 对。

eric: 我自己也曾经独自考虑过这个问题,最终决定放弃这样的想法。通常来说,在两手牌力都有上限,且不一定是平均牌型时,使用转移争叫会有问题。比如开叫人在持4144牌型时听到如上进程,他怎么办?应叫方究竟有11分或是14分?所以说,这样的交换在开叫人持h套时不错,而在他持c套时就不怎么样了,毕竟他不能叫2d来显示c套吧。


bm: 伯根的这个理念规定,允许应叫人在叫2c时允许有5张红心和4张草花,但如果是4张红心和5张草花,那他应该作否定性加倍。

eric: 让我想一下…如果我有8分,5张红心4张草花,作否定性加倍一点没错。我并不想在3阶或更高打红心定约,我只想对同伴的开叫作一个限制性的应叫。如果我应叫2c,那开叫人将不可能显示他的草花套。同时,如果叫牌为1d-1s-2c-2s-p-p,这时的3c究竟是什么含义?8分的5-4牌型或是一手逼叫的牌?每次试用新的约定叫总会带来更多的问题。我不是说他不对,只是相对于一些已经设计了20多年的体系来说,他显得并不实用。我在过去的几年中放弃了很多这样的思想,因为将这样的思想付诸实施太复杂,太难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