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牌桌随笔〗投入(49)


在许许多多的桥牌打法中,有一种最让opps恨得咬牙切齿的战术名叫“投入”,每到残局关键时刻,每当即将获得所期望的赢墩时,最最无可奈何的事情莫过于眼睁睁吃进了对手的投入,硬逼着你出牌,于是你只得打给对手的夹张而别无选择,从而活生生的被剥夺了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赢墩。


关于投入打法,研究桥牌攻防技巧的专著中有很多详尽的分析,我只是在这里列举一个自己遇到的牌例而已。


故事发生在亚轩好运杯的第5场比赛,这场比赛的对手队获得了预赛第一名的好成绩,尽管在亚轩论坛的屋后小树林内有人披露他们每一位上场队员都有一个相同ip地址的不同id在别的牌桌观看,但我仍然十分乐意与他们切磋,因为他们是一帮知己知彼的高手。


第7副牌,双方有局,我坐南家拿到了这样的牌:

        s:aq9    h:1093    d:ak1082    c:aj


精确体制开叫1c,下家争叫1h,同伴加倍表示8p+任意型,我再叫2d出套,同伴扣叫2h,我心里琢磨开了,同伴是一位很熟悉的朋友但不是一位很熟悉的搭档,据我分析,扣叫2h不外乎两种含义:一、同伴h无控制,要我在有h控制时叫出2nt以抢占有利的庄位;二、同伴h有控制但没有其他较好的可叫套,只是传递给我一个牌力信息而已。由于我的大牌点全都分布在其余三门花色,于是我便将它理解为后者,再叫2nt,因为由我主打无将定约的话,同伴的红心牌力处于争叫方的下家,是个有利位置。


同伴高高兴兴的叫到了3nt,对方首攻h5,明手摊出牌来,联手分布如下:


   明手 s:kj85
          h:qj
          d:53
          c:q9872


       我 s:aq9
          h:1093
          d:ak1082
          c:aj


我的心头马上一紧,联手的红心结构只得1墩牌,另有4墩黑桃2墩方块,ck在哪里?


别无选择的打hq赢得了第1墩牌之后,我先兑现了4个黑桃赢墩,此时注意到西家只有2张s,他垫掉了2张草花。当然,在此之后我可以选择草花飞牌,但我觉得这样做非常危险,因为一旦失手,说不定下家有6张红心呢?


长考之后,我决定放弃最常规的飞牌,作出西家持有5张h的假设,探查他的旁门分布,于是我继续兑现dk、da,西家跌落dq,上帝保佑,但愿西家果真是方块双张并且果真只有带ak的5张h,那么,在他取得4墩h之后,只能乖乖的往我的草花夹张出牌了。


于是我胸有成竹的打hj投给西家,眼见着对手愉快的兑现他的红心赢墩之时,我也愉快的垫掉了多余的方块,最后,西家将草花送入了我的怀抱,有惊无险的完成了定约。整副牌分布如下:(图片不显示)


此牌闭室也打3nt,只是由于叫牌进程的不同而改变了庄位,西家也曾争叫过红心,东家助攻,西家拔掉hak之后送出第三墩h,手上还有ck进手,庄家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完不成定约了:


尽管我们最终以11:19vp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是我们输得漂亮,输得光彩,呵呵!
〖牌桌随笔〗逆向思维(50)


很久没写帖子了,每当我写不出东西的时候便会埋怨电脑,结婚时买的联想电脑如今看起来就象一堆文物似的,声卡坏了,病毒缠身,曾经气派非常的硕大显示器顽固地占据着书桌,主机风扇的旋转声音可以用轰鸣二字形容,我很想买台新的,可我先生说反正放在家里也就是给我打打牌而已,就让它陪伴着我们一起白头到老吧,我真佩服他居然能找到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于是我只好也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么破的电脑怎么能写出好文章来呢?


话虽如此,牌还是照打不误,而且越打越刺激,坦白说是赌上了,在亚轩的豆豆牌室,打mp豪赌级别的是每副牌输赢999豆豆,折合人民币8毛9分钱,尽管这样的输赢连打麻将的退休老太太都不屑,可牌室里还有打100豆豆的呢!据说,在拉斯维加开个赌场大约需要三年才能收回投资,而在澳门开个赌场只需三个月就可以收回投资了,什么原因,不言自明。


昨天饭后的午休时间在办公室里偷着玩了几把,临撤退前最后一副拿到了这样的牌:

s:8    h:aj9632    d:aq85    c:qt


开叫1h,同伴应叫1nt,再叫2d,同伴再叫4h,据我理解,同伴的1nt上限可能会有15p之多,而4h则表示有很好的将牌配合,眼见自己的牌型不错,便抱着赌一把的心态4nt问a,同伴回答5h2a,于是一口6h冒了上去,上家对手加倍,只好无奈的pass。


首攻s4,同伴摊出牌来,联手分佈如下:


    s:a96
      h:kt7
      d:j96
      c:a763


      s:8
      h:aj9632
      d:aq85
      c:qt


虽然黑桃不劳耽心,但是草花失张不可避免,而且hq在哪里?dk在哪里?


正常情况下既然上家加倍了,我有理由推断其余几张重要的大牌都在他手里,他可能有黑桃大牌,但对我已经不能构成威胁,他多半会有dk,因为他不可能仅仅凭籍hq来加我的倍,看来我需要飞将牌,还需要飞方块。记得我师傅曾经说过,假如你不可避免的要作飞牌时,尽量把它放在最后,可是这牌不行啊,什么都要飞,我还有别的选择吗?飞什么呢?


谁都知道做有将定约首先必须关注将牌,明手sa止住之后似乎应该顺理成章的着手飞hq的,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硬砸将牌的2-2分配,但是,我忽然觉得所谓的顺理成章曾经让人吃了太多的亏,以至于现在逐渐流行逆向思维了,一个看起来要宕的定约,顺理成章便是意味着宕牌,而逆向思维或许就是绝处逢生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于是在原本应该飞上家将牌的时候,我偏偏首先着手处理边花,转而考虑下家持有将牌hq的可能性。


心意已决,第二墩牌明手出dj,上家d2,暗手d5飞过,果然得逞,于是我暂且搁置方块,紧接着将吃s6过桥,出h6吊将,下家h5,此时我努力战胜顺理成章的意念,用明手的h10飞了过去,再次得逞,上家也有小将牌跟出。


幸运之路真的眷顾着逆向思维者,我尽力按捺住怦怦不止的心跳,小心翼翼的再度将吃黑桃过桥,随即打死下家的hq,满怀信心的出d9,上家压d10,暗手dq,下家示缺,此时的我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打草花到明手ca,飞死了上家的dk,送出最后一墩草花失张,顺利完成定约。


打完之后我查看了对比,大部分定约都是4h+1或6h-1,只有我6hxmake,逆向思维万岁!尽管它只值人民币8毛9分钱。


整副牌分佈如下:(图片不显示)
〖牌桌随笔〗三色挤牌(51)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用得上飞牌,不是飞别人就是被别人飞,有时成功了有时失败了,司空见惯,飞过之后就没啥印象了。


我们只是在很偶尔的时候才会用得上投入,包括投入别人和被别人投入,甚至有时投入之后又被反投入了,然后哈哈一笑或者恨得咬牙,多少有点回味。


记得我在刚接触桥牌那阵子就学习飞牌,可惜直到今天还没学会,老是把自己的赢墩飞到别人的口袋里去,至于投入打法,只是偶尔撞到几次而已,并不能从一开始就胸有成竹地策划着按部就班的如何剥光旁门如何投入,打到后来方才知道,咦,真的投入了?


至于挤牌,我总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太高级的打法,初学阶段一知半解,经常叫嚷着紧逼紧逼,其实大多是无意识的瞎打而已,真正符合条件并且能够通过正确打法从而形成挤牌局面的牌例并不多见,所幸在昨晚争夺人民币8毛9分的游击战中,我遇到了一副三门花色的挤牌,那是一位名叫“没事偷着乐”的opps的精彩表演。


当时我坐西家,拿到了这么一手牌:  s:qj7    h:qt83    d:q76    c:aj3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pass    1h       pass    1s      
pass    3h       pass    3nt     
pass    pass     pass   


我寻思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首攻,只好打出c3碰碰运气,北家明手摊出牌来,形势如下:


         北: s:t65
               h:akj962
               d:kt
               c:qt
西:(我)
s:qj7
h:qt83
d:q76
c:aj3


打牌过程为首攻c3,明手c10赢得第一墩,s6回到暗手sa,出h5给明手的hj飞牌成功,兑现hak之后将第四张h送给我,我打回sq,被庄家sk赢得,接着小方块过桥到明手的dk,继续兑现他的红桃赢墩,打到最后第四张牌时,我觉得喘不过气了,此时的残局如下:


         北: s:t
               h:2
               d:t
               c:q
西:(我)
s:j
h:
d:q6
c:a


此时明手打出h2,庄家垫去ck,我已经没法垫牌了,通过前面的叫牌和出牌过程,我大致可以断定庄家手上还保留着ck和dajx四张牌,假如我垫掉sj,明手的s10升级为赢张,而且在明手兑现s10的时候还要逼迫我垫牌,假如我垫掉一张方块,庄家手中的方块就树立起来了,假如我垫掉ca,明手的cq也升级为赢张,我无所适从,考虑再三之后,只得咬牙垫去一张小方块,因为我觉得这也许是一个最容易让主打方犯错的机会,此时这位名叫没事偷着乐的庄家真的乐了,他已经无错可犯了,呵呵一笑方块过桥,将最后三个赢墩收入囊中。


整副牌分佈如下:(图片不显示)


在我付出人民币8毛9分钱的代价之后又琢磨了好一会,觉得还是应该扔掉ca才对,就算你兑现cq,我垫去sj,那么好歹还有一个dq赢墩,不过再一想,假如我扔掉ca,庄家已经扔掉了ck,明手兑现cq的时候,我垫什么呢?在这种形势下,只要我垫什么,明手就打什么,无计可施也!于是我不顾自己的脑袋被人挤得晕糊糊的嗡嗡发胀,使劲的将庄家赞扬了一番,庄家也顺便使劲的谦虚了一番,牌局继续。。。。。。
〖牌桌随笔〗傻瓜套路(52)


都知道傻乎乎的家伙最容易让人上当,老实人说谎也最容易让人相信,可是,桥牌桌是个斗智斗勇比精明的地方,傻瓜往往会吃亏的,且看下面这个牌例,它是我一位朋友的战绩,当时他坐在北家,叫牌过程如下:


     西     北     东     南
     1s    2c    4s     all pass


北家首攻ca,明手摊牌如下:

     东:
     s:kq9x
       h:kq10
       d:kqxxx
       c:x


ca赢得了第一墩,东家明手单张草花,南家跟小牌;接着打da赢得了第二墩,南家还跟小牌;然后打ha赢得了第三墩,南家依然跟小牌。


北家的牌是这样的:

     北:
     s:x
       h:axxx
       d:a
       c:ak10xxxx


请允许笔者在这里卖个关子,接下来的第四张牌他该打什么呢?不妨有请诸位看官一起讨论讨论。。。

………………………………………………………………

关子卖过之后,还是需要续上下文的,为了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和思维的延续性,就此接在主帖后面说下去吧。


此时我十分后悔本文用了“傻瓜套路”这个标题,害得聪明人都不愿意发表高见了,期间有三位大概是桥牌的门外汉的两声“学习中看看”及一声“呵呵”之后,同位素和百慕大二位朋友都说到了点子上,谨此一并致谢!


确实,第四墩时,北家打出了cx。


从前三墩牌看来,北家是个最为老实巴交的防守者,一上来就傻乎乎的拿掉了属于自己的赢墩,这个出牌过程给了庄家明显的信息,北家把口袋底都倒出来,他已经尽力了。


于是庄家用sx将吃,不料被南家的sj盖吃,回出dx,北家将吃,庄家无可奈何的声称宕两墩,缴械投降。


四手牌分佈如下:
                北:
                 s:x
                  h:axxx
                  d:a
                  c:ak10xxxx
西:                               东:
s:a10xxx                        s:kq9x
h:jx                               h:kq10
d:jx                               d:kqxxx
c:qjxx                             c:x
                 南:
                 s:jxx
                  h:xxx
                  d:xxxxxx
                  c:x


北家看似老实,其实狡猾非常,第一墩首攻ca也许是无意但绝对美妙,第二墩拔da同样富有创造力,第三墩兑现ha如果是刻意的话,那么应该称得上大师了,因为前三墩牌给自己留下了铺垫,庄家制造了烟雾。


以庄家的分析,北家多半是有一个不带ck的草花套,他一连串打出了三门花色顶张的12p大牌点,看来已经黔驴技穷无牌可出,才让明手将吃以控制西家的草花,在如此这般的明朗局势之下,不料一脚踩空掉入了陷阱。


当然,明手可以用大牌将吃,但是随之会面临一个sj和将牌分佈的猜断问题,不过,既然南家持有包括ck在内的两张以上草花,似乎完全无此必要啊!


这使我记起了昨天看到的另外一副漂亮防守:(图片不显示)



这副6c本身就是一个岌岌可危的定约,除非在理想分配的前提下采用crossruff策略,可是,西家首攻c10吊将一下子就缩短了主打将牌,不过它还是给了庄家一个将牌1-4分配的信息,足足思考了半分钟之后,庄家认为这张c10显示出防守方既要攻将,又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于是决定明手盖ck转打东家cq,不料掉进了陷阱。


牌桌上每天都会发生许多精彩的故事,这样的傻瓜套路实在值得聪明人回味。。。
〖牌桌随笔〗多事之春(53)


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桥牌西施接到了来自北京的电话,邀请她作为主队牌手参加第八届“桥牌大师研讨赛”,能与大师们为伍,当然是梦寐以求的令人喜出望外的荣耀!


比赛时,桥牌西施与一位仰慕已久的来自天府之国的桥牌大师坐在开室,围观者甚多,打到第10副牌,主队得分已占明显的领先优势,忽然发生了下面的故事:


假如你拿到了 s:963  h:akj10632  d:ak  c:5 这样一手牌,双方有局,怎么开叫?


据说有一种被称为namyats的约定叫,(桥牌西施不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反正看上去就像stayman在拿大顶似的),它规定持有7张以上半坚固的红心长套,并且有八个或八个半赢墩时,可以开叫4c。此后的叫品为:一、同伴应叫4h为止叫;二、应叫4d为要求开叫方叫出4h,原则上不再叫牌,凡是之后的所有再叫其他花色都是扣叫;三、应叫4s或5c或5d为控制问叫;四、应叫4nt为以红心为将牌的罗马关键张问叫,等等。


当时,这手牌的持有者开叫了4h。


桥牌西施恰好拿到了 s:aqj52  h:q  d:q65  c:kj84 ,在opp开叫4h之后,该怎么应对呢?


犹豫了很久,百转千廻之后,桥牌西施决定争叫4s,因为她那有限的桥牌知识告诉她,这或许是一个强烈的阻击性开叫,好像书上都是这么说的,尽管4s这个定约也许很边缘甚至很危险。


opps加倍,all pass。


对方首攻h5,联手分布如下:


           明手:
           s:8
           h:9874
           d:j943
           c:q1063
h5
           庄家(桥牌西施):
           s:aqj52
           h:q
           d:q65
           c:kj84


情况非常糟糕,形势大大的不妙,虽然桥牌西施感到有点沮丧,但是,看起来opps的4h显然不成问题,即便双方有局,只是吃点亏而已,牌桌上谁没有个吃亏的时候呢?打起精神,勇敢面对吧!


可是,接下来的过程简直就是一场不堪回首的生吞活剥的屠杀。。。。。。


首攻h5,上家hk,桥牌西施跌落hq,回攻c5,下家ca赢得,再回c9,上家将吃,上家兑现dk之后再打hj,桥牌西施以sj将吃,被下家的sk盖吃,再出草花交上家将吃,又回出红心!此刻桥牌西施已是芳心大乱手足无措,她终于明白,一块放在砧板上的肉,要切丝要切片还是要剁成肉馅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于是这般,opps就像两个彪形的拳击手似的左右开弓轮流挥拳,非常残忍的连续揽走了十一个赢墩,只给早已晕头转向的桥牌西施留下了两张将牌和满襟泪水。


整副牌如下:






如果桥牌西施能及早认清形势,第一时间用sa将吃,然后吊将,可以减少opps将吃机会,降低损失,而东西方向如果对黑桃做出准确判断,则可以打成6h,但是,即便是6h,与有局加倍宕八墩相比,岂可同日而语!


闭室的开叫与争叫都一样,只是闭室的南家在关键时刻逃到了5c:





这副牌葬送了大好形势,尽管结果小胜,但是领队认为:“虽然这副牌输了15imp,但是不应以成败论英雄,开室南家在没有更多信息可参考的情况下,尊重了同伴的4s选择,试想,如果北家的黑桃是8张套,草花和方块都只有双张,这个5c如何收场?”


关于namyats,有关资料是这样介绍的:


convention name: namyats, exactly the reverse spelling of stayman.


the original designation for this conventional method is four club and four diamond
opening transfers. it is/was also known and referred to as mitchell transfers.


most partnerships have generally accepted the more preferred method of applying the
namyats convention, when the distribution and losing trick count indicates a much
stronger hand than the direct opening of four of a major suit. before deciding to
open with the namyats convention, it is of the utmost importance that the opener
recognize the quality and shape of the hand and distinguish between a preemptive
opening and a namyats opening. the following two examples should clarify this point.


hand 1:
       s.4
       h.aqj98643
       d.75
       c.93


hand 2:
       s.4
       h.akqj9864
       d.7
       c.aj3


4h: preempt  4c: namyats


the difference in the bidding between a normal preempt and a namyats preempt transfer
is the quality of the long suit in addition to the number of losing tricks. with hand 1,
the correct procedure would be to open 4 hearts since the quality of the holding is less
superior to hand 2, and because the holding contains at least six losers. the general
consensus is that the holding contain no more than five losing tricks. since hand 2 is
stronger in the long suit and contains only four losing tricks, and to give partner a
better informative description of the winning trick ability of the hand, the opener would
bid 4 clubs, transferring his partner to hearts.


even if the partner has already passed, he still may have 2 aces, or 1 ace and the king
of clubs, which would put the partnership in slam territory. since the bidding actually
opens on the four level, it is important that the correct and most descriptive information
be communicated to the partner and vice versa. remember that much of the bidding space has
already been consumed and clear and solid bidding must take place in order to place the
contract only in game or to attempt a slam contract.


the decision can be made by the partner to let the namyats bidder to become declarer. the
partner simply bids the next higher ranking suit to indicate that he has no slam interest,
and that he would rather that the namyats bidder become declarer. if, on the other hand,
the partner has reasons to believe that it would be better for him to become declarer, and
he has no slam interest, then he simply bids the suit indicated. if the partner has a tenace
to protect, or a king small in one or more of the side suits, it would be preferable if the
partner became declarer.


in the course of examining the worthiness and effectiveness of a namyats preempt transfer,
it has been noted that the shape of the hand should be more exact. this requirement can prove
to be more helpful and informative to the partner, who then can make a better decision as to
the correct contract.


it does not matter which meaning you apply to the namyats preempt transfer or relay bid,
it is still of the utmost importance that both partners understand the meaning of the bid.
whatever decision is made, it should become part of the partnership agreement, and must be
disclosed to the opponents in the proper manner.
〖牌桌随笔〗扣叫的激情(54)


中游实在是个富有人情味的地方,尽管这里因单调的贴点制而流失了一批比较优秀的牌手,却留住了一批因桥牌而聚集在一起的真诚的朋友。回顾中游的桥牌论坛,宰相老师担纲时比较正气,只是由于太过正统而不免显得沉闷,或许正是宰相老师对此有所意识之后才退居谈出,几度周折几经易人,终于迎来了一派百花齐放莺歌燕舞的大好局面,如今的桥坛已是充分凸显桥牌主题,花版主励精图治,足见其“花自飘零水自流,我自执着追求”的坚定意志,绿意盎然当然是人见人爱的美丽色彩,至于7a级的菜鸟,估计差不多已经修炼到接近凤凰的程度了,如此三人密切配合,何愁不能将这个论坛整治得一片生气呀!


承蒙版主厚爱,将桥牌西施的旧帖逐一拿出来翻晒,美其名曰精彩回放,其实更应该把它看做是一种鞭策和鼓励,于是,桥牌西施忍不住重操旧技老调再弹,又想过来扯呼扯呼了,呵呵。


既为随笔,当然不是严谨的论文,大多来自于所见所闻或有感而发,并非技术性的说教,只是聊聊桥牌而已。


今天想说“扣叫”。


扣叫原则上为逼叫,是一种很强烈的叫牌,是一种在初级牌手看来非常不可思议,中级牌手需要谨慎使用,高级牌手必定应用自如的叫牌工具,在大多数情况下,在已经确定将牌花色之后,通过扣叫显示控制是探查满贯的有效武器。此外,在竞叫过程中,也可以通过扣叫对方花色来传递某种特定的信息或要求,例如directional asking bid是要求同伴在持有对方所叫花色的控制时叫出无将、unassuming cue bid是以扣叫对方花色表达对同伴花色持有坚强支持的竞争或阻击实力、michaels cue bid是以直接的简单扣叫对方开叫花色来表示自己持有某两套牌的约定等,此外,还有各位早已熟知的splinter爆裂叫也属扣叫之列,凡此种种,无不需要谨慎处置,一旦使用不当产生差错,将会造成难以收拾的非常严重的后果。


如今的桥牌竞叫日趋激烈,有经验的牌感敏锐的opps通常不会给你们足够的叫牌空间,让你们慢条斯理的循序渐进,但是,恰如其分的扣叫则往往可以一矢中的,收到满意的效果,下面这个牌例中,南家是桥牌西施的一位非常熟悉的好朋友:




南家的牌力和牌型促使他在技术性加倍之后施之以扣叫,但是,由于西家的建设性加叫和南家的大牌点过于集中而未见满贯。


接下来的这个牌例出现在另一个场合,南家还是桥牌西施的好朋友偷着乐先生,不过这个牌例显然更加令人振奋,北家的扣叫将一个已经没有叫牌空间的满贯进程发挥得淋漓尽致:




以上是随手拾得的两例比较典型的扣叫,由此可见,扣叫可以是一种简捷而有力的叫牌武器,跟4nt问a、5nt问k相比,虽然各有千秋,但是桥牌西施觉得它既合乎逻辑,又充满激情,不失时机的妥善运用,当可获得斐然功效。


克林格有一本专著名为《满贯的扣叫》,据说,读完这本书之后,你会觉得扣叫“简直如同儿戏一般”了。
〖牌桌随笔〗派司的艺术(55)


曾经有这么一个牌例:

                北:s.qj10542
                     h.854
                     d.akj
                     c.10
西:s.983                    东:s.a
    h.j6                             h.akq103
    d.10863                       d.952
    c.qj95                          c.ak43
                南:s.k76
                     h.972
                     d.q74
                     c.8762


叫牌过程:

        北        东        南        西
        2s       x         3h        pass
        pass      ?


在北家“弱二开叫”2s后,东家叫出的加倍无疑是技术性的,而且表明持有另一套高花,此时南家自由应叫的3h几乎可以肯定是干扰性叫牌,其目的在于凭借手中较好的黑桃配合扰乱叫牌进程,使东西两家无法达到最佳定约,此时东家该怎么办?


——她平静地选择了派司。


对于南家的3h定约,防守并非难事。在西家常规性地首攻出cq后,东西两家轻松地拿到五墩红心将牌、四墩草花和一墩sa,共计十墩牌,定约以宕六而告终,东西方得到了300分。


东家的平静派司可谓高明。首先,假如东家对3h叫出加倍,南家便会逃叫3s,倘若东西方仅仅满足于对此进行加倍惩罚,那么只会得到可怜的100分,因为东西两家能够拿到的不过就是三墩红心、一墩草花和一墩黑桃而已;其次,假如东西方主打红心定约,的确可以拿到十墩牌,不过在东西方向叫上4h后,南家很可能盖叫4s进行阻击,因为南家手中毕竟持有sk76三张将牌配合且局况有利,对此,即使东西方加倍惩罚将定约击败两墩,所得也只能是300分而已,更何况在南家干扰性诈叫3h后,东西两家要叫到4h谈何容易!


这副牌表演者分别是:艾伦·楚斯考特(北)、杨小燕(东)、丁关根(南)、邓·小平(西)。


接下来是一个发生在亚轩豆豆牌室的真实的故事,当时桥牌西施身穿马甲跟一位不熟悉的牌手临时搭档,opps则是一对配合默契的豆房高手。


桥牌西施拿到的牌是:s.j6  h.kq85  d.akq52  c.62,同伴开叫3nt,上家对手平静的选择了派司。


稍有基础的牌手都知道,赌博性3nt开叫的条件是持有一手7张以上的坚强的低花长套,旁门最多1个k,开叫方试图在对方找到击败定约的正确方法之前,连拿九个墩牌而做成一局。采用这种方式的3nt开叫,通常适宜于在本方无局时使用,同时,还要与同伴的4c应叫相配合,如果同伴应叫4c,就是要求开叫人在坚固长套为c时停叫,坚固长套为d时叫出4d。


当然,桥牌西施完全可以肯定pd持有一手草花长套,尽管手中的牌力不错,但是,由于跟搭档不熟悉,没有其他约定,因此,任何后续叫牌都应该是慎之又慎的选择。


桥牌西施分析:第一、完全看不到有满贯的可能性;第二、由于同伴是高度不平均牌型,因此4-4配合红心组合的机率非常小,倘若果真如此而且同伴有一定旁门牌力的话,那么他应该开叫2c而不是3nt了;第三、可能会有5d定约,但是对手并无反响,似乎并不值得为此冒险;第四、看起来5c定约的可能性稍大于5d,假如opps有所表示,再考虑见机行事吧。


于是乎,桥牌西施决定派司,下家对手也平静的选择了派司。


首攻s3,顿时击中要害,整副牌分布如下:




不可否认,东西方向端坐的实在是一双非常狡猾的对手,尽管他们持有良好的高花配合,可是低花完全缺乏防护,一旦参与竞叫,南北方必然会奔向低花最佳定约,而且,以有局对无局的身价贸然争叫,凶多吉少,就算叫到配合最好的4s,亦无法避免宕2墩的负分下场,只有不动声色地以己之长攻人之短,才是明智的选择,这等精明的算度,恐怕连邓·小平杨小燕都始料未及也。



(系统提示:输入的单词不合格,只好改成“邓·小平”,因为中游不允许直呼伟人的名字。)
〖牌桌随笔〗信息空间(56)



桥牌是合作的艺术,当然少不了同伴之间充分的有效的沟通,虽然叫牌和防守可以分为两个不同的范畴,但是沟通和信息交流的重要性同样不可忽缺。


桥牌西施常常喜欢看朋友打牌,尤其喜欢看牌技较高的朋友打牌,说是观战,其实有点偷师学艺的意图,因为在认真观战的同时,自己也少不了进行相应的分析和思考,看着别人打得漂亮,当然是一种享受,即便看出别人的失误,也可从中吸取教训,所以,真正的收获绝不比自己打牌差到哪里去。


下面这个牌例乃观战所得:




显然,这副牌的最佳定约是6nt,其次为6d,成功机会都很大,而6h则完全没有机会,铁宕无疑。由于觉得可惜,也由于觉得叫牌进程太过简单,或许存在着问题,便去查阅了数据库,想看看别人是怎样叫的,结果显示有25桌曾经打过这副牌,其中13桌叫到6h,无一幸免于难,其余12桌的最终定约绝大部分是4h或5h,也有几桌选择3nt,却没人叫成6nt或6d,也没人叫5d。


问题在哪里?


于是再进一步查看6h定约的叫牌过程,发现几乎都是在北家叫出红心套之后,南家立即发动满贯探查,而且大多采用了黑木问叫,叫牌过程如出一辙,非常简单快捷。


不少牌手都很注意叫牌进程的速达原则,其目的是不让opps获取更多信息,殊不知,当你向opps封锁信息的同时,也封锁了本应传递给同伴的信息,于是,一口4nt便封锁了同伴的信息空间。


其实,由于双方都是强牌,一步到位的速达原则在这里并不适用。


请别介意桥牌西施在这里充当一回事后诸葛亮,其实观战当时就觉得立马挥戈4nt问叫有些失妥,桥牌西施认为此时完全应该变速达为缓达,通过渐进的信息交流寻求最佳定约所在,而且,由于牌型正常牌力强劲,南北方向完全无需担心opps的干扰或牺牲,除非东西方向坐着一对crazy。


试看以下假设的纸上谈兵式的叫牌进程:


       西           北             东             南
       pass       1c             pass         2d
       pass       2h             pass         2nt①
       pass       3d ②         pass         3h ③
       pass       3nt④         pass         4c ⑤
       pass       4s ⑥         pass         5h ⑦(或4nt)
       pass       5s ⑧(或5d) pass        6d ⑨(或另择)
       pass       ? ⑩


释义:① h有支持但并非绝佳配合,牌型相对平均,反正丢不了局,2nt是比较便宜的叫品;
      ② h不是很好的再叫套,d有支持,1c开叫的低限牌力;
      ③ 其实我对您的h还是有一定支持的,特此告知;
      ④ h套不强,牌型相对平均,3nt或许是不错的选择,您看着办吧;
      ⑤ 就此pass似乎心有不甘,直接4h似乎缺乏上进心,不妨探查一下吧(此时的四阶新花均表示持有第一轮控制的满贯探查);
      ⑥ 积极响应,显示控制;
      ⑦ h有大牌配合;
      ⑧ 闻到一股浓郁的满贯气息,继续显示s第二轮控制;
      ⑨ 我已尽力了,您看着办吧;
      ⑩ 掰着手指头仔细想想,6nt最值钱,6h机会很大,如果同伴d套不错的话,6d也很可取,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闭着眼睛点一个吧……


假如喜欢并习惯于用黑木的话,南家可以在同伴的4s后再叫4nt,北家回答5d,此后的予取予求,概由南家抉择了。
〖牌桌随笔〗将牌首攻(57)


首攻虽然只有一张牌,却是一个很深奥的题目,许多人认为,未能作出关键性的准确首攻,可以看作是判断失当,其实不然,因为叫牌过程总是能够给出一定的信息量,如果在一个合适的情况下未能作出合适的首攻,则应该把它看作错误。


对付有将定约,首攻将牌经常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防守,尤其是对边花赢墩寄有希望但缺少明确的信息时,首攻一张本来就属于庄家的将牌尽管看起来比较消极,但未必会很吃亏。有些时候,首攻将牌可以削弱庄家的将吃能力,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作是很积极的甚至很高明的防守。


不喜欢首攻将牌者常常来源于缺乏信心,其实,首攻将牌是一种积极的攻击,这种攻击不一定立即奏效,而且从表面上看好像是把一次早期的时机拱手送给庄家,弊多利少,于是,很多牌手都喜欢首先针对庄家的大牌进行积极的攻击,试图在副牌花色中做出赢墩。在很多场合,这种打法在策略上是正确的,但也有很多牌例证明这种打法是错的,所以,学会听取叫牌,从而分辨出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对策,是一个好牌手应该具备的良好造诣。


下面这个牌例是五一节晚上的豆房记录,北家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名字,他的牌技和他的名字一样令人望而生畏,南家还是那位让桥牌西施在“派司的艺术”中吃过苦头的豆房高手,不过在这个牌例中,他并无多大的实质性威胁。



北家首攻s3吊将,明手s7便赢得了第一墩牌。


庄家暗自庆幸,看来这是北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向而作出首攻单张小将牌的消极防守而已,接下来只需飞死南家sk,清将之后,用h大牌垫掉d失张,定约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于是,庄家紧接着从明手出sj,标明了打算飞死sk,此时南家不动声色的跟了张s5,正当庄家准备飞过去的时候,一丝隐隐的不安袭上心头,庄家知道,所有顺理成章的想当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假如这个首攻是个欺张呢?一旦失手,防家会立即对准低花发动强攻,定约必宕无疑!


庄家非常需要并且非常急于利用明手的红心垫去手中的方块输张,但是,opps是一对从来不会轻易地让他们的对手如愿以偿的厉害角色,在强烈的警觉心理的控制下,庄家不敢轻易迈步,因为,没准脚下就是一个陷阱。


于是,庄家长考了20秒钟,始终下不了飞牌的决心,虽然这张飞牌十分必要而且非常显而易见。


尽管庄家是个多疑的牌手,但他一直认为司马懿是个愚蠢的军事家,眼见街亭城门大开,明知孔明智慧过人,咋就不想会不会是座空城呢?


庄家决定改飞为砸,假如北家确实单张将牌,还可以剩下利用红心的分配机会,打红心垫方块逼迫对方将吃,同时也让明手保留将吃草花的能力。


主意已定,咬紧牙关拔出sa,下家sk应声落地,防家的阴谋就此泡汤。


其实,这个定约本来是没有机会的,北家原本应该考虑首攻低花的,问题是他的两门低花都是间张,怕吃亏啊!


数据库的查询结果表明,有23张桌子打过这副牌,全部都是由东西方向主打的定约,其中13桌进局,分别为4h或4s,甚至还有叫到6s的,除了本例之外,无一幸免于难,其余10桌都选择了2h或3h,结果+1或mk。


无独有偶,昨晚的大师研讨赛上也出现了一副精彩的将牌首攻,十分耐人寻味:




针对这个大满贯,北家选择了首攻将牌cj,假如由你做庄,你分析他是单张cj还是还是双张cqj呢?
本帖最后由 〖蓝光☆紫气〗飞燕 于 2016-8-16 10:26 编辑

〖牌桌随笔〗阴差阳错(58)


人的一生难免不会遇到阴差阳错的事情。


有一位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一直不知道系里最漂亮的女生暗恋着他,由于他比她高两级,平时很少接触,每次偶尔碰面,他都觉得眼前一亮,她的清纯美丽使他羞怯,简单哈罗之后,径自啃书本去了。他毕业了,出国留学,学成归来,成家立业,一切遵循人生的轨迹正常运行,十几年后的一天,他俩在孩子的家长会上不期而遇,会后,她提议一起去喝杯咖啡,给他讲了一个初恋的故事,一个连手指头都没有碰过的初恋故事,一个让他和她回忆一生的初恋故事……


牌桌上也经常会发生一些阴差阳错的故事,有的失之交臂,有的却收之桑榆,今天讲一个由桥牌西施亲自泡制的阴差阳错地冲上大满贯的故事。


话说第八届大师研讨赛,桥牌西施与合作了将近四年的狼狗君搭档,打到第7副时,桥牌西施拿到了这样一手好牌:

         s.aq73
         h.63
         d.akq43
         c.a5


同伴开叫pass,上家也pass,桥牌西施第三家开叫精确1c,opps始终没有参与叫牌,略去不表,同伴应叫1h,桥牌西施以19p牌力跳叫2nt,同伴再叫3h,桥牌西施再叫3nt,同伴再叫4h。


拿了1c开叫的高限牌而找不到理想的将牌配合确实是一件令人不知所从并且很难把握的事情,同伴连续三次强调红心套至4h,桥牌西施猜测他应该持有一个七张以上的坚强长套,于是,她闻到了满贯的味道。


在一般情况下,跳叫5nt是大满贯邀请,但是,这种大满贯邀请的前提和条件是双方已经明确了将牌并且持有三张以上及一大牌的良好配合,同时联手确保旁门控制,要求同伴持有一张大将牌上小满贯,两大将牌上大满贯的简捷叫品。


而本例情况则有所不同,尽管桥牌西施已经看到满贯前景,狼狗君却未必有此奢望,因为他除了一个h套之外,全无余力。


桥牌西施分析,同伴的三次强叫,证明其基本结构应该是不少于akj****或aqj****之类的7张2大牌,尽管桥牌西施只有微弱的h支持,但是毕竟可以打出两次将牌,具备了飞牌的条件,即使同伴只有kqj****,联手9张将牌的配合,也不算软弱无力,更重要的是,桥牌西施在旁门均有首轮控制并且隐藏着一个坚强的方块好套,因此,桥牌西施产生了满贯的信心。


再三考虑之后,桥牌西施决定叫出5nt邀请同伴进贯,由他选择6h或6nt,同时向opps做出了“满贯邀请”的提示。


不过,狼狗君还是把这个一厢情愿的5nt当作了大满贯邀请,毫无踌躇的一口7h定局,整副牌如下:



由于分布理想,这是一个铁打的大满贯,虽然结果没错,但毕竟是阴差阳错所致,桥牌西施还是受到了同伴的批评。


桥牌西施则认为,叫牌固然需要遵循某种章法或模式,但是,灵活的思考也是不可或缺的优良素质,每当突然出现一个看起来异乎寻常的叫品的时候,更加应该仔细地考虑它所包含的信息,有些信息是显而易见的,有些信息则是隐藏在表象之下的,因此,临场的分析和随机应变,往往可以是考量一个牌手的牌感和思维能力的重要因素。


其实,狼狗君拿了akqj四大将牌,面对桥牌西施“一大牌上6,两大牌上7”的邀请,真是恨不能叫成8h才好呢!


这副牌闭室停在4nt,实在是另一番阴差阳错所致:


本帖最后由 〖蓝光☆紫气〗飞燕 于 2016-8-16 10:30 编辑

〖牌桌随笔〗概率游戏(59)


毋容置疑,桥牌是一项概率游戏。


牌桌上永远充满着激荡,没有一位牌手总能找到万试万灵的正确方法来处理叫牌和打牌,但是,一位好的牌手可以运用分析判断,可以运用概率思维,可以运用心理学知识,甚至还可以祈祷神灵的帮助,从而踏上致胜的坦途。


通过概率的最大化而获得牌桌利益的最大化是衡量一位牌手是否优秀的标准之一,尽管概率不是唯一依据而且有时候并不见得准确,但是,高明的牌手经常需要立足于概率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将自己的决策与概率有机的联系在一起,他们的准则是与其为很小的可能性而冒险,还不如为更大的可能性而选择合理的方案,因此,他们非常注重概率,甚至感激概率,毕竟,概率意味着可能。


在一组固定条件下,既可能发生,又可能不发生的现象,被称为随机现象,概率就是描述随机现象发生的可能性大小的百分比,对于桥牌来说,虽然概率无法准确预测每一次事件的结果,但是,只有实践次数趋于无穷,或者参照许多次实践的结果,概率的意义才能显现出来。


言归正传,话说“星空杯”是亚轩一项比较重要的赛事,前几天桥牌西施参加了第五届星空杯的守擂决赛,32副牌分两节进行,上半场16:14vp小胜,下半场第10副,双方有局,桥牌西施坐西家,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kqj75    h.q73    d.a1074    c.k


叫牌过程如下:

        西        北        东        南
                            pass      pass
        1s        2c       2s        pass
        4s        ?


当时北家的牌是:

        s.82    h.a    d.j95    c.aqj8654


如何分析形势?


东家开叫pass后加叫2s,牌力在8-10p之间,西家跳叫4s,多半是高限,牌力为14-15p,东西联手23-25p的估算是合理的,那么,南家牌力约为3-5p。


假如北家强行作出5c牺牲,东西方多半会加倍,基于东西方4smk,据桥牌西施搭档的赛后分析,由此可能产生的得失如下:


一、严重亏损(宕4墩):
    hk:+0,+sj,+hj,+sq,+(sj+hj),+hq,共计6种组合
    ck:+0,+sj,+sq,+hq,+hj,+(hj+sj),共计6种组合
    sk:+0,+hj,+hq,+sj,+sq,+(hj+sj),共计6种组合


二、明显亏损(宕3墩,包括ck的不确定性):
    sa:+0,+sj,+hj,共计3种组合
    da:+0,+sj,+hj,共计3种组合
    dk:+0,+sj,+sq,+hj,+hq,+(hj+sj),共计6种组合
    hk:+dq,只有1种组合
    sk:+dq,只有1种组合


三、略赚(只宕2墩):
    ck:+dq,只有1种组合


四、盈利(只宕1墩,包括ck的不确定性):
    dk+dq,只有1种组合


也就是说:
    如果南家持有sk,则飞死的概率大于成活,加上ck可能得墩,最大可能宕4,不可取;
    如果南家持有hk,则可能失去s/d,而且失墩之前无桥下桌,不可取;
    如果南家持有ck,即使再持有任何一个高花q,5c将宕3,牺牲不可取,除非南家持有dq,才可能宕2;
    如果南家持有1a,则将牌之外仍将是2个失墩,也不可取。


剩下的组合只有南家持dk的情况:
    同时持有sq,则丢失s2副,d超过1.5副,将牌0.5副,持平。
    同时持有dq,则丢失s2副,d1副,将牌0.5副,最佳牺牲。


且不说4s能否成功,假如强行争叫5c被加倍的话,在上述34种组合中,有18种组合可能出现10imp以上的严重亏损,有14种组合可能出现5imp以上的明显亏损,只有一种组合可能略赚3imp,另有一种组合可能盈利9imp。


结论是:作出有效牺牲的唯一前提是:南家持有dk and/or dq!


整副牌分布与结果如下:




采取小概率的打法固然可以赢取一两副牌,但成功的机会却极为稀少,而且损失的机会则大出许多。有的牌手喜欢在落后的时候采用小概率的叫牌和打牌路线,但这样的手段往往凶多吉少难以奏效。例如,nickell在spingold半决赛中曾经落后了71imp,直至最后一节以84:2逆转,还有,sabine的德国队在威尼斯杯决赛时一举扳回47imp的劣势,最终夺得冠军,这些大起大落的输赢都不是依据小概率手段制造出来的奇迹,合理分析合理牺牲,才是真正意义上的routine bridge。
〖牌桌随笔〗干扰性叫牌(60)


干扰性叫牌是一种战术,它不同于简单的争叫,也不同于简单的阻击叫或牺牲叫,更不是诡异的诈叫,它只是在对手明显持有好牌时,在局况对自己有利时,利用牌型横加干扰,剥夺对手的叫牌空间,阻止他们的信息沟通,从而错失最佳定约,或者不得已而达成错误的定约,由于其心理效果是干扰,最终目的是破坏,因此,很可能会被对手恨得咬牙。


昨晚,桥牌西施跟无缺师弟搭档时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j97653    h.7    d.954    c.ak10


无局对有局,也许有人会开叫2s阻击,但是,阻击性开叫有一条重要的原则是大牌点必须相对集中于所叫花色,而这手牌黑桃太弱,大牌点在草花控制,假如无缺师弟有实力的话,倒是有戏可唱,于是,桥牌西施决定暂且不叫,见机行事。


下家开叫精确1c,无缺派司,上家应叫1nt,推盘放到面前时,桥牌西施想,对方显然有一个局,决不能让他们按部就班舒舒服服的选择最佳定约,于是一口气叫出4s!


叫牌过程如下:

         西         无缺       东         西施
                                  --         --
         1c         --         1nt        4s
         dbl        --         4nt        --
         5c         --         5s         --
         5nt        --         --         ==


对方强牌,而且有局,果然不肯满足于惩罚性加倍,于是,东家的4nt迈出了通向灾难的第一步,此后东西方向的叫牌显得含混不清,想走却不知道该不该走,不走又不知道该不该停,终于,在西家的5nt之后,谁都没信心再叫了。


整副牌分布与结果如下:



结果令人冒汗,5nt居然宕了7墩!


坦率说,其实当时并没想那么多,事后看看,东西方向的最佳定约为4h,但必须正确地安全地处理好将牌,对中级牌手而言不是很大的难度,但是,即便让桥牌西施打4sx,也只是-3而已,无局对有局,算不上吃亏。
〖牌桌随笔〗晨风杯热身赛(61)


话说晨风杯的热身赛,本来只是去看看的,不料坐下来就开打,虽然牌室气氛轻松愉快,牌桌上却是紧张激烈硝烟弥漫,可以用“翻来覆去”四字形容当时的拉锯式局势。


桥牌西施还是跟无缺师弟搭档,坐在东西方向,开局就处于劣势,打完第7副牌时,已是6:19落后了13分。


第8副牌如下:



桥牌西施认为南北方向的叫牌值得推敲,即便是自然1cf,也以直接应叫1h为首选,此时西家多半不会加倍,而是直接争叫2d,北家可派司一轮观望,看同伴是否有继续叫牌的实力,如若不然,不必强争,形势大好,稳定才是硬道理。


东家2s之后,南家贸然3h是极大的失策,他应该考虑到自己和同伴的牌力有限,亦无明显的牌型优势,何必铤而走险呢?于是,3hx-5,一下子丢了15分,形势立刻逆转。


第12副牌如下:



也是由于体系的表达问题,使得南北方错失了4s最佳定约,于是,桥牌西施和无缺师弟继续维持着30:22的领先优势。


第14副牌如下:



拿到这样的牌,西家难免不会产生强烈的满贯欲望,但是,东家的3h乃有限加叫,这使她犹豫和顾虑,使她却步,满贯固然很有诱惑力,但是需要同伴持有相当的低花条件,而且黑桃不能浪费大牌点,否则的话,一旦失误,损失将会非常惨重,因为贴点制比赛对满贯的处理尤其慎重,必须十拿九稳才行,于是,桥牌西施决定放弃探查,不图横财,小富即安,结果证明,满贯确实是非分之想。


第15副牌如下:



此前桥牌西施和无缺师弟以33:27微弱领先,尽管只剩最后两副牌了,但是,如果牌情不好或者处理不当,随时可能翻盘。


果然,好景不长,东家显然没能沉得住气,一声3nt断送了大好形势,结果宕了,净失17分,南北方以44:33翻身,这个比分一直保持到比赛结束。


不过,桥牌西施在选择开叫时也有所不当,假如作1nt开叫的话,无缺势必也是3nt,以西家的庄位,北家首攻什么?除非神仙相助,攻出草花,否则这个3nt多半是可以成功的。


第16副牌如下:



最后这副牌丢了个难度并不大的5c,可见此时东西方向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丧失了拼搏的精神,因为当时已经落后了11分,别说无局,即便有局,也是回天无术了。


补记:第三副牌也挺有意思的:



北家找到了很好的方块首攻,可惜忽略了阻塞的问题,致使南家一串方块赢墩无法兑现。打到以下残局时,已经形成对北家的挤牌局势:





此时从庄家出h8到明手h9,接着继续兑现两墩红心,北家受挤,他要垫两张牌,怎么垫?庄家是打挤牌还是打投入?正在这个关键时刻,不料时间用完了,系统自动出牌,来不及考虑更多,一番苦心全部泡汤。
【桥牌文集】lxhuan(剩儿)
队长的故事
无人指导的桥牌爱好者怎样衡量自己
一篇为初学者呐喊的文章
桥牌爱好者的水平划分和努力方向
叫牌错误比打牌错误多的原因
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22)----垫牌的一般原则
东(儿)的故事----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系列帖子结束篇
我的教学园地在中国桥牌网开张之际(写给关心我和看不起我的人)
我教桥牌与人不同之处(转自己在联众发的帖)
从平淡的牌看叫牌理念(适合初学者和初级牌手)
竞叫中要不要叫2NT
被庄家骗以后
叫牌的最终目的
我教桥牌与人不同之处(二)(“快乐负担比”与桥牌普及的关系)
双套牌价值判断实例
低限牌不是一成不变
有局牺牲无局该不该
是不是有牌力就得叫牌
看了这个例,你还做大牌的奴隶吗
上家开叫小无将,你有20P咋办
干扰的两面性
权宜之计
PD加倍OPP的一花色(实叫),你持弱牌且开叫花色是小的五张怎么办
叫牌应该中规中矩吗?
一次小型正式比赛的追记
视而不见
有需要低叫的时候吗
都疯了,有四个A就上贯
开叫人处于自由再叫位置时
在竞叫中,弱牌也可支持同伴二例
失配牌不多见,结果却可怕
PD重叫原花色,我单缺,咋办
让OPP打可做成的3SX还是自己做满贯
仅仅是简单的飞牌吗
叫低花还是叫高花
叫牌技术好容易获利,还是打牌技术好容易获利
为什么好多桌4H做成
宕三的3NT亏不亏
想牺牲,谁知是铁的
5P+11P铁的4S不能由阻击争叫得到
双套对双套的判断
不争叫的意外收获1H-2
争叫不当造成的损失
什么是桥牌?
虚幻的双套强牌
产生奇怪结局的原因
6-5套不应该打无将
单干还是合作
开叫3S是什么概念
有竞叫时不打高花局的理由
前功尽弃
奇怪的叫牌过程和不同的叫牌结果
双套牌失配时的危险
开叫为何不宜加牌型点
弱牌加叫抢掉OPP的满贯
谁是大牌的奴隶,谁是大牌的主人
这副牌有做庄计划和高花4-4配合要不要找两个问题
双套牌阻击的失败
为何好几桌都让OPP打2H或2HX
斯台曼,加倍,再加倍,2CXX+1
桥牌精贴欣赏(6)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
桥牌精贴欣赏(7)什么时候停叫--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2)
桥牌精贴欣赏(8)防守初步计划--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3)
桥牌精贴欣赏(9)长套赢张的计算--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4)
桥牌精贴欣赏(10)怎样叫无将--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5)
桥牌精贴欣赏(11)打防守的基本要求--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6)
桥牌精贴欣赏(12)再谈牌力估计--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7)
桥牌精贴欣赏(13)第二家打牌--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8)
桥牌精贴欣赏(14)防守叫牌概述--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9)
桥牌精贴欣赏(15)进手张--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0)
桥牌精贴欣赏(16)有将定约的做庄计划--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1)
桥牌精贴欣赏(17)有将定约的做庄计划--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2)
桥牌精贴欣赏(18)信号--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3)
桥牌精贴欣赏(19)直接花色争叫--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4)
桥牌精贴欣赏(20)首攻--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5)
桥牌精贴欣赏(21)技术加倍--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6)
桥牌精贴欣赏(22)开叫1NT还是开叫一阶花色--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7)
桥牌精贴欣赏(23)第三家打牌--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8)
桥牌精贴欣赏(24)有关叫牌的若干问题--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9)
桥牌精贴欣赏(25)“攻上家的弱牌”和“攻下家的强牌”--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20)
桥牌精贴欣赏(26)牌点做为竞叫的参考--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21)
桥牌精贴欣赏(27)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垫牌的一般原则(22)
桥牌精贴欣赏(28)再谈首攻--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23)
东(儿)的故事--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系列帖子结束篇
剩儿老师教桥牌----宰相肚皮
【剩儿专栏】桥牌启蒙与教学(2004/12/3更新)----文心寄语
队长的故事


    我单位的工作地点在首府的远郊,作息制度是轮流上班和轮流休息,节假日工作不间断。上班的地方有宿舍,下了班也不能马上回家,要等到轮休才能回家。这样的环境对桥牌活动的发展是有利的,但是,并非所有的人都愿意打桥牌。多年来,我单位的职工有进有出,桥牌活动也有低潮和高潮。


我的经验是,一个单位的桥牌活动要想能够长久地保持不间断,不发展女队员不行。当一个女孩子召集众人打桥牌时,年轻的男同胞一般都拉不下脸说不打,热心桥牌活动发展的朋友,请你别忽视这一点。
    我单位的冯有一定桥牌的实力,又具有一定的召集众人打桥牌的能力,被“校长”易封为我单位桥牌队的“队长”,这里要说的是冯加入桥牌行列的过程。


    那是1995年,九十年代初是改革开放的热火时期,各人都忙着挣钱或跳槽或停薪留职下海等,正是我单位桥牌活动低迷时期,除了我偶尔到单位外搞桥牌活动外,已经几年没有进行桥牌活动了。一日,看到来单位不到一年冯和别人下象棋,眼睛忽然一亮。下棋本来很平常,但是女同胞下棋可不简单,有下棋的兴趣,应该可以向桥牌方向发展。看来又可以发展一名女队员了。


    翻出一本《桥牌攻防入门》,在简单说明桥牌是一项体育项目,需要发展女子队员之后,把书递过去:“你先看一看书,了解一下,再决定参加不参加。知道吗,桥牌打好了还可以免费出去旅游”。(在此之前,我单位的一个女职工学桥牌后,曾代表省直机关女队外出参加过比赛,故出“可免费
外出旅游”之言,该职工1993年以前已调到别的单位)


    没有适当的环境,要想让一个女同胞相信和参加桥牌活动可不容易。几天后,冯把书退了回来,说:“决定不学,你发展蒋某他们吧,他们下棋也挺厉害的”,(她并不知道蒋某等曾经获得本市桥牌代表队队员资格),为了不把路堵死,我说:“你以后想好了可以随时要求参加,桥牌的大门永
远不会关的。”


    刚好一两个月后,勇、明等一批新职工到来,趁单位全体大会刚结束,我不失时机地向全体职工宣布:“桥牌是一项体育竞赛项目,有想了解和学习打桥牌的,到我这里来集中。”共有勇、明、祈等大约五六人过来,于是我开始教他们学打桥牌。


    过了几天,冯看见我们在打扑克(桥牌),过来旁观,看不出是干什么,问是怎么回事,我只简单地回答:“打桥牌”,不对正在进行的桥牌作任何解释,也不做出邀请参加的姿态。第二次旁观时,冯提问一些问题,我做了解答,但仍然不发出邀请。第三次,冯略为旁观了一会就要求“让我也打一
下”,我把位置让了出来。就这样,有意冷落的策略取得了成功,冯加入了桥牌爱好者的行列,开始了她的桥牌生涯。


    按照经过实践论证的理论,比赛时不宜指出同伴的错误。我和冯最初打比赛时,在场上从不指出她错在哪里,均等到比赛结束才讲。参加了几次比赛后,她觉得这种方式不可理解,总希望当场说出错在哪里,好有所收获。


说就说吧,在后来的几次比赛中都“及时”指出错误,可是终于有问题出现了。一次,易、冯去参加一个双人赛,我旁观,主要让冯锻炼。到了最后一场,易闹肚子来不了,经裁判同意,我顶替易上场,在场上我指出了几个错误,由于冯休息不足和饮食不适等原因又出了几个错误,我说着说着,指出错误逐渐变成了责骂。这一场的最后一副,又出了几个不合逻辑的错误,最后一张牌打完,我的指出错误已经完全变成了语气尖锐的怒骂,并且持续了几分钟。比赛后回到家,忽一想,糟糕,在赛场骂一个女孩子骂得那么凶,即使旁边没有人,心里也很难受的,当天晚上免不了要哭一场,想到这里赶快打电话过去准备道歉,可是没人接,只好把情况跟易说了(易和冯是同一批轮休的职工)。到了第三天才得以当面道歉,当时冯并没有说什么,我心想完了,冯从此可能洗手不打桥牌了,培养女队员又得从头做起。在这之后好几天,我都不敢召集冯打桥牌,我还听别人说她宣称不打桥牌了。幸好,后来她自己终于明白过来,又开始打桥牌了。在赛场上当场指出同伴的错误,确实不宜。
无人指导的桥牌爱好者,怎样衡量自己现阶段 应该着重叫牌还是打牌


    叫牌占据着重要地位,但是,对初学者而言,他们的最早应该多学打牌,换句话说,在早期阶段(这个“最早阶段”指从一窍不通的“桥盲”开始学那时侯算起的半年时间内),他们的打牌技术特别是做庄技术,应该比叫牌技术熟练,才有利于迅速提高桥牌的整体水平。


    打牌的过程,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检验叫牌的过程。从战略上看,叫牌是做庄的决策,不会打牌,正确的决策不可能做出。会做庄的话,两手牌摆在面前可以比较快地看出打什么定约最合适。如果做庄技术很差,则看到两手牌都不清楚该打什么定约,或者是比较长时间才能看出。既然明着看见都难以决策,那么在叫牌过程中得到信息,也就不会得到充分利用,自然谈不上很容易理解叫牌中的各种为什么。因此,在早期阶段,做庄技术不好会影响叫牌技术迅速地提高,而先熟练做庄技术对提高叫牌技术会有事倍功半的效用。有时叫到一个合适的定约,因做庄技术差而宕了,还以为是叫牌不好。这就是为什么初学者应该先熟练做庄技术的原因。


    上述结论有助于桥牌爱好者检查自己,看看现阶段打牌(做庄)技术和叫牌技术的差距。任意发两份13张的牌,看看是否能迅速看出这两手牌打什么定约最合适。如果不能迅速地看出这两手牌大概合适打什么定约,或者有想看一下其他两手牌的想法(看见另外两手牌,才能说出这两手牌适合打什么定约),说明做庄技术较差,现阶段应加强做庄方面的基础训练(长套赢张计算、竖立长套的进行、进手张的运用与安排);反之,能够较迅速地看出这两手牌适合打什么定约(包括有将或无将,阶数多少),那么现阶段应侧重叫牌技术的训练和钻研。


    以上是我多年的跟踪教学经验(大多数桥牌学习班结束后,无法知道学员们的进展,而我办过很多期跟踪教学的桥牌学习班,把一无所知的桥盲,培养成对中级牌手有威胁的初级牌手),千万不要指望从那些号称“入门”的书中得到象我这样详细实用的指导,因为他们只考虑到教什么,却没有照
顾到学员怎样学和怎样学好这一面。


    我没有取得过好成绩,所以我不是高手,也算不上中级牌手。但是,我是成功的桥牌教师,经历过不少失败的教学,从而取得了成功的经验。尽管本省的高手不把我的这些经验放在眼里,然而这些经验依然对初学者有益。
一篇为初学者呐喊的文章


是“基础”还是“技巧”


    根据对桥牌爱好者的跟踪观察,以及对现有桥牌书籍的分析,得出结论:近十年来国内从未过一本象样的、专门介绍桥牌基础知识的书,原因是在桥牌界中,“基础知识”没有一个确定的范围。


    笔者认为,桥牌的基础知识的使用率应该超过50%,低于10%的都应该属于中级以上的技术(或称技巧)。换句话说,一场32副的比赛,有16副以上带有普遍性质的问题,才可以择一当做基础知识的例子,只有3副以下出现问题,择一当做技巧的例子才是正确的。


    大牌连张(包括间断连张)赢墩道理及其赢张计算、简单飞牌(最低到J)赢墩道理及其赢张计算、长套的赢墩道理及其赢张计算、进手张及其使用、利用明手的短将牌、做庄一般步骤这六项知识使用率高达90%以上,一场32副牌的比赛,至少有29副要用到它们,称它们为“桥牌基础”大概无可非议。然而,国内桥牌界并不这样认为,金××连载在《棋牌周报》上的《桥牌基础讲座》就是典型的代表作。在那里,上述六项知识有的只讲一次就过去了,更多的是根本不提及。与此相反,出现率低于3%的反客为主的打法却讲了七讲!这种出现率高的少讲,出现率低的多讲完全没有设身处地地为初学者着想,也是治学不严谨的表现。究其原因,是高手有兴趣介绍桥牌中有意思的东西,对打牌中出现次数过多的东西不耐烦(这些东西恰是初学者很需要的),这个原因构成他们讲普及课写普及书时存在一种不可避免的通病。


    《辞海》对“基础”的解释是:①建筑物或机器设备的基底;②泛指事物的起因或根本点。


    按“事物的起因或根本点”的说法,《桥牌基础讲座》介绍的知识应该差不多每打一副牌都用到,但是,除了简单飞牌和利用明手的短将牌(这两项在整个讲座的比例不到5%)外,其它的打法出现率很低,能否算得上“根本点”,非常只得怀疑。下面分析《桥牌基础讲座》中很明显不适合初学者的地方以及一些打法出现率低的原因。


    《桥牌基础讲座》的开头称“读者对象为刚学会打桥牌者”,问题恰好出在这里。“刚学会”这个概念很模糊,刚学会两三天还是两三个月,还是半年?差别很大,相同的时间内,有没有人指导也会有很大差别。考察一下低等级的比赛可以看出,学桥牌不到一年者(指业余时间),除少数很有前途的人外,多数人(他们较少得到指点)需要熟练掌握的是前面所述的六项知识,而不是金××介绍的铲飞、复式飞、将吃飞、骗飞、反客为主、交叉将吃、将牌升值得等技巧性较强的东西。有很多人打了一年多的牌,还不清楚联手中缺少Q109时怎样飞才正确,就足以说明问题了。这样一来,读《桥牌基础讲座》基本上应该具有半年到一年以上的“桥龄”,这大概不符合“刚学会打桥牌者”吧。


    《桥牌基础讲座》 的第一个例子, 读者一开始就碰到提问:“你认为这个定约可以完成吗?”,这种形式对初学者不合适。首先,他们计算赢张很不熟练,如果要求他们熟练,则已不属于“刚学会打桥牌者”了;其次,初学者的做庄计划极其糟糕,不提醒他们先考虑一下做庄计划而马上问是否能完成,完全是对高手的口吻。


据笔者观察,很多人打了一两年牌才觉悟到应该有个做庄计划,说明他们早期基本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指导。可悲的是,我们的金××也没有注意引导初学者走上正路。也许他认为读者应该会制订做庄计划,如果真是这样,他们还是“刚学会打桥牌者”吗?也可能金先生不愿意过多介绍太浅的东西,既然如此,文章的标题就不要用“基础”这种名称而改用“技巧”。


    据笔者跟踪观察教学结果的情况看,对刚学打桥牌几天的初学者讲双飞嫌过早,因为他们对单飞还不能熟练运用(例如A××对Q××时,出Q“飞”),极少能注意10及10以下的牌。从这点出发,向初学者介绍铲飞和复式飞是绝对无效的劳动。铲飞要求在外分布的短套中带一个指定的大牌(例如单张J或双张带10),而且这个大牌还要在指定的方向,所以铲飞的概率很低,否则就不会出现“打出一个漂亮的铲飞,足可得意一个星期”。仔细考虑一下,一种每两三副牌就会出现一次的打法,能产生“足可得意一个星期”的效果吗?既然不是经常出现,为什么还要当做“基础”来介绍。


    介绍“将吃飞”对刚学打牌几天的初学者来说为时过早。将吃飞的条件必须满足:①有将定约;②某一手的旁门有连张大牌,并且这一花色的对面必须是缺门(有A时才可以是单张);③上述这一门花色有连张的那一手牌必须有两个以上的进手张。上述第二个条件足以证明“将吃飞”的概率很低。


    介绍“骗飞”很可疑,因为能够用骗飞应该具备下列条件:①对各种赢张了如指掌;②熟悉各种常见的单套结构;③对当前整个局势有比较精确的判断。排除了上述条件后,骗飞只有娱乐价值而无实用价值。但是,具备上述任意一个条件的人还是可能是“刚学会打桥牌者”吗。


    有人认为反客为主的打法出现率高,然而,反客为主必须具备下列条件:①有将定约;②将牌是5-3、5-4、4-4,还有概率甚低的5-5、6-5、6-4;③暗手的将牌不少于明手;④暗手的一个旁门为单缺,并且这个短套花色在明暗手的张数差值大于明暗手将牌张数的差值,或者暗手有两个短套(单张和双张即可)并且这两个短套花色在明暗手之间的差值之和大于明暗两手将牌的差值;⑤明手要有足够的进手张。呜呼,概率极低。


    够了。不需要再分析了。以上分析已足够证明《桥牌基础讲座》并不具备“起因或根本点”的性质,因此,它不能算是桥牌基础知识而是技巧。


    无可否认,在省级和国家这一级的竞赛中,不知道金先生所介绍的者些知识是不可思议的。然而,有多少人才可以在省级以上的比赛中竞争呢。据笔者观察,在中小城市的二流水平的比赛中,只要能熟练掌握本文前面所讲的“六项知识”,就具备了夺得好名次的条件。既然如此,铲飞、复式飞、将吃飞、反客为主、骗飞、交叉将吃等打法,属于基础还是技巧,不就再清楚不过了吗。


    常可以听到关于低等级比赛的评论:“打牌和叫牌的失误都很多,基本功太差……。”进一步分析就会看到,大部分做庄的错误竟与“六项知识”有关。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也很简单——没有详细介绍“六项知识”的书,即使有书提及,也仅是轻描淡写一两句了事,根本不可能引起读者的重视,尤其是没有一本书介绍长套赢张的计算以及详细的做庄一般步骤,导致很多人基本功很差。具笔者了解,很多人(包括一些好手)没有正式受到过关于长套赢张计算、做庄一般步骤等知识的传授,很多好手是靠自己从实战中摸索出来的。由于不是很多人都能从实践中找出规律性的东西(也可以认为需要足够的时间),好手向初学者传授知识又仅限于讲解书上的东西,多数爱好者的基本功差就在所难免了。笔者根据对自己的学员跟踪观察的情况,以及在考察了很多低等级的比赛之后,写了一本《打牌技术ABC》(暂名),主要介绍“六项知识”,并在介绍其它一些基础知识中,贯穿这种思想。经过向初学者传授试用,收效迅速,用来帮助初学者改正常见打牌错误也很方便。只可惜没有得到出版部门的重视,否则肯定会比《桥牌基础讲座》受欢迎。
   
      
后记:
    上面这篇文章写于1989年5月(未改动),并向《棋牌周报》投稿,未获发表。
    感谢网络的出现,在这篇文章写成后十年,我才得以借助网络把自己的观点展现给各位。十年过去了,文中观点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使我感到惊奇,愿广大桥牌初学者都不要误入歧途。
桥牌爱好者的水平划分和努力方向


    处在信息时代,时间就是金钱。对于桥牌爱好者而言,我们只能把有限的一部分业余时间用于桥牌,这样一来,就牵涉到怎样高效地利用时间,用比较少的时间来提高自己的水平和成绩,不至于用了大量的时间,比赛成绩却不见提高。在这里,有必要将桥牌爱好者具体的水平划分出来,这对于桥牌爱好者衡量自己和正确安排自己的时间很有好处。


    从我多年的教学和执裁经验看,桥牌爱好者分为五个等级比较合适:
    1.初学者
    2.初级牌手(一般手)
    3.中级牌手(好手)
    4.高级牌手(高手)
    5.专家


    先从比赛的等级来看我们能达到或比较容易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亚洲级的比赛,需要国家级选手才能参加,在没有具备与国家级选手抗衡的水平之前,无必要考虑。要参加国家级比赛,必须在省级的比赛上有良好的表现,一个省有那么多桥牌爱好者,想脱颖而出可不容易,所以比较现实一些的目
标是在市(县)级比赛取得好成绩。


    为什么说在市(县)级比赛中夺取好成绩是比较现实的目标?首先,一个城市的范围不大,在这个范围内夺取好名次,难度相对小会一些;其次,把目标订得低一点,既容易实现也容易鼓舞自己的斗志,一旦成功实现预计目标,树立更远大的目标就有了充分的信心,否则容易出现期望高失望也大的结果;第三,根据我的经验,组织一个队,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当培训,在市(县)级的比赛上取得好成绩并不是难事。


    中级牌手才具备争夺省级比赛名次的实力,应该明确的是,通读了所有中级以上的桥牌书,并非就具备了中级牌手的实力。初学者从完全不懂桥牌到成为初级牌手,必须经过一个打基础的过程,企图依靠灌输中高级技术来代替打基础的过程是徒劳的。尽管他们在课堂或书本上学了很多中级技术,但是在实际应用中,碰到的仍然是大量的带有基础知识性质的问题。糟糕的情况还在于,真正介绍桥牌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的书非常非常之少(原因是这类书太平凡太低级,写起来很枯燥提不起兴致,就好象教别人怎样拿筷子吃饭一样,特没劲,所以很少有人写,其实这种现象也很容易理解,如果有某人大声宣称“我很会讲解桥牌基础知识!”,不会有很多人喝彩的),而中高级的桥牌书相对容易找到,这就造成了一个误区,一方面是初学者需要基础知识,而另一方面却是中高级读物较多;一方面是需要基础理论指导的人较多,而另一方面却是中高级理论的书较多。于是,一个怪圈出现:初学者要看中高级的读物来提高自己,而实际的打牌过程中却出现大量的低级错误。如果看了《桥牌入门》可以减少低级错误的话,说明它适合初学者,但是,对照常见的低级错误,能够在《桥牌入门》中找到解决办法的非常少,
这样的书怎能做为初学者的指导书呢。很多看过《桥牌入门》的初学者,做庄时不安排做庄计划是普遍现象,就是因为《桥牌入门》提及做庄计划时,条理很不清楚,初学者不会做计划就成了必然。复式赛是体现桥牌的迷人魅力的地方,也是比较有效衡量桥牌水平的手段,打桥牌的竞争体现在分数,而不是在于谁做庄,做庄宕或不宕也不能代表胜利,分数才是重要的。《桥牌入门》分析了分数的重要性了吗,没有!


    很早以前我写成了《桥牌攻防入门》和《叫牌初级教程》两本书,这两本书的读者对象非常明确,是初学者和初级牌手,而不是象其他桥牌书,号称“适合各级牌手阅读”,也许除了规则等不涉及太多技术的书籍之外,不是很多书都“适合各级牌手阅读”的。多年来,我办班教本单位的同事(他们都是一无所知的“桥盲”)打桥牌,已经不止三四期了,教他们的理论都未超出上述两本书的范围。平时看他们打牌并且指正他们的打牌、叫牌错误,所用的说教方式90%都来自上述两本书,大约8%来自我的另一本书《提高业余比赛成绩》,其余的约2%的内容,才是来自其他桥牌书。我的这些同事们,他们之中有些人入门之后,买了《桥牌入门》来看,以为不久之后水平会大提高,我劝他们不必看,一段时间过去以后,不听劝的人并没有比其他人有好的表现,反而浪费了很多时间;而阅读上述两本书的人,却可以在市级的比赛中,取得中等以上成绩。能够取得市级比赛中等成绩的人,我才推荐他们看其它桥牌书。由于多年担任桥牌比赛的裁判,有很多机会观察各种中低级的比赛,在低级比赛上成绩处于平均水平以下的牌手,他们不是没有看过桥牌书,相反是有很多人看过不少桥牌书,并且知道“投入”、“紧逼”等术语,令我感到十分惊讶的是,上述两本书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一些其它桥牌书不愿意介绍的很浅的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他们并不知道或极不熟悉,例如,他们做庄时喜欢用大牌盖拿大牌(显然这是看了许多“妙招”之后的模仿),结果是定约因赢墩不够而宕掉,又例如,在赢墩已经足够完成定约的情况下,去做一个飞不中就宕一的飞牌,这显然是没有制订做庄计划的表现;而在省级比赛中成绩最差的牌手中,仍然有很多人不知道和不熟悉上述两本书中的不少内容。


    上述现象说明几个问题:首先,中高级书籍太多,已经对一部分桥牌爱好者形成误导作用;其次,看中高级书籍并不能代替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的学习;第三,想有效提高桥牌水平,必须把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学好,而不是多看中高级的书;第四,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内容并不是非常多,只学它们可以节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又容易见效,符合高效的目的。


    我认识不少桥牌爱好者,他们都看过不少桥牌书,但是大多战绩平平。不清楚应该怎样来评价他们,也许,很多桥牌书不是对所有的桥牌爱好者都适合的。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是比赛中用得最多的东西,几乎每一副牌都要用上,使用率那么高,没有理由不去熟悉。可以这么说,在中低级的比赛中,没有哪个队伍是因为用了高级技巧才取得胜利的;相反,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很差的队伍,低级错误不断,那是绝对无法取得好成绩的。所以,做为初级牌手,不必经常去找资料来充实自己的桥牌理论,专心把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弄熟,保证少出低级错误,这就足以打败三分之二的桥牌爱好者。当然,打败三分之二的桥牌爱好者,并不一定代表你具备了中级牌手的水平,因为牌手的分布也是呈金字塔型(水平越高人数越少)。基础打好以后,中高级技术的学习和运用才会得心应手,效率才能体现出来,桥牌爱好者们应该量力而行,切忌好高务远。
叫牌错误比打牌错误多的原因


叫牌错误多的原因
  无论是什么等级的比赛,叫牌错误均多于打牌错误。如果令
     t=(叫牌错误)÷(打牌错误)
那么,经统计和分析,高等级的比赛,其T值并不比低等级的比赛
低很多。经笔者长期的观察和分析,在不是低水平的爱好者中,不
重视叫牌并引起叫牌错误比打牌错误多的原因有很多,下面分别列
出,供参考。
   1.叫牌的趣味没有打牌的大,一副牌的打牌有十余轮,而叫牌
平均只有二三轮(不计pass在内),有时被迫以pass结束。
   2.打牌无论是做庄还是防守,均可向他人(包括敌方和观众)
显示诸多技巧,而叫牌则很少能看出名堂。
   3.同伴之间的叫牌常产生“否定之否定”的结局(或称为“歪
打正着”),错误发现不了。这种错误超过总叫牌错误的一半。
   4.错误的叫牌被敌人的正常叫牌所掩盖发现不了。
   5.错误的叫牌引起敌方的错误的争叫造成他们的损失,或者错
误的叫牌引起敌方的叫牌失误造成损失,使人产生一种错觉,以为
只要随便参与叫牌,敌方就会有麻烦。长此以往,叫牌错误很容易
发生。
    6.叫牌错误引起的糟糕定约(过高或将牌不对),因敌方防守
失误得以做成,以为叫牌没出问题。
    7.因叫牌引起的糟糕定约在关键牌张有利时做成,但较多的是
宕一,这时总是遗憾关键牌张的位置不好,实际是忽略了概率的问
题。
    8.集中精力完成目前的不好的定约,未察觉到存在一个更好的
定约。无法意识到叫牌有错误。
    9.完成一个未宕的定约,而这个定约的成功率不高。但是定约
得以完成的事实掩盖了一个成功率更高的定约,因此不知道叫牌存
在毛病。
    10.打完一副牌以后,议论刚才打牌的不足之处,又要接打下
一副牌,无遐检查和提及叫牌错误。
    11.打牌错误往往可以在打了一两墩牌后看出,甚至可以马上
知道刚才打出去的那一张牌是错误的;而多数叫牌错误往往在打完
牌这副牌之后才能看出,甚至有相当大一部分在经过研究后才能看
出,因此常可听到“没看见两手牌,怎么知道会有错”之类的说法,
无形中为不注意提高叫牌水平提供了推脱之辞。
    12.使用一个效果较好的叫牌体制,就以为叫牌不会有问题了。
不知道使用一个好的叫牌制仍存在正确使用和灵活使用的问题。
    13.一个糟糕的定约,在集中精力去做并得以发挥高超技巧完
成后,心情极为舒畅,忘记了叫牌引起的这个不可靠的定约。或者
打一个糟糕的定约时,很多险滩都闯过去了,然而在关键时刻一张
牌未处理好,前面的努力毁于一旦,感到非常非常遗憾,总是惦记
那一张牌,忘记了叫出坏定约的情形。
初学者成为初级牌手之路(1)


初学者和初级牌手的差别在于,前者对规则、叫牌法、打牌技术、
比赛的进行等各方面都不很熟悉,甚至可以说很陌生。要想成为初级
牌手,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是不可以不熟悉的。初级牌手的标志应该
是,在打牌过程中已经没有程序方面的问题,大致知道各种比赛的进
行方式,打牌和叫牌已经具有一定的框架,能够通过看书来提高自己。
至于初级牌手的基本功如何,则要看个人的造诣和他是否注意提高自
己有关。
过去二十年来,号称“入门”的桥牌书相当之多,但是针对性不
强,在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方面都泛泛而谈或闪烁其词,很多爱好者
打牌多年,基础知识依然较差,不能说与这些书毫无关系。为避免新
的爱好者重复这种现象,我在这里发帖子,专门介绍基础知识和基础
理论,这些都是那些号称“入门”之书所不屑于介绍、使用率却又很
高的内容。我举的例子中,98%是打牌多年的爱好者(包括我自己)
打的,他们不是初学者,但所犯的错误却是低级错误,说明基础知识
和基础理论尚未深入到他们的头脑,原因之一就是那些号称“入门”
的书不大愿意涉及基础知识和基础理论,要么只介绍规定(或者约
定),不详细讲解原理,要么就简单地一笔带过,不讲解可能发生的
错误(不教学生,当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错误,教学生和带徒弟完全
是两码事,能带徒弟的不一定能教学生)和容易理解错和出错的地方,
在实际过程中一旦出现低级错误,根本不能找到解决办法,这样的书,
怎能称为“入门”之书呢。
很多桥牌爱好者都很自信,有的还很自负,以为除了自己谁都不
行,别人的善意帮助和劝告很不爱听。依我看,打桥牌不能没有自信,
但是自负就免了吧。一个桥牌爱好者(包括我自己)要学的东西很多,
永远不要以为没有什么东西可学了。
下面是本次帖之的内容:

做庄计划
做庄不安排一个打牌计划,经常会吃苦头。不少有几年“桥龄”
的爱好者,却还未养成做计划的习惯,一拿到牌就打,打到哪里算
哪里,打完牌以后,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也不知道,长此以往,难有
长进。初学者的计划有漏洞,这不奇怪,也没关系。订了计划,打
牌结果所形成的信息才有了反馈回来的地方,对照一下计划,可以
看出什么地方出了毛病,以后再碰到类似的情况,就不会再犯或少
犯同样的错误。通过多次这样的反馈,桥艺可以很快提高。很多人
的牌打不好,提高不快,往往在于缺少这类有益的反馈。
打牌计划有时简单,有时复杂,不管简单还是复杂,整个计划
可以分为两大步骤:
一、计算赢张;
二、根据赢张的出处(即算赢张的过程),安排一个出牌的计
划,包括打各种花色的次序以及从哪一手领出等等。
对初学者来说,计算赢张的先后次序是:①大牌赢张;②长套
赢张;③飞牌赢张。
根据赢墩道理,可以很快算出联手有几个大牌赢张。如果大牌
赢张等于定约数与6之和,则这副牌的打牌计划较简单——考虑怎
样把赢张兑现成赢墩就行了。
大牌赢张较少时,就要计算长套赢张,长套赢张的计算方法见
第四节。大牌赢张和长套赢张之和等于需要的墩数时,赢张的计算
即可停止。
赢张还不够的话,在还没有学到那些“基本打法”以前,只好
求助于飞牌了。谁让你叫牌过高呢。
算好赢张,接着安排出牌的先后次序,初学者可根据下面几个
要考虑的因素来安排打牌计划:
1.打牌过程中,是否会被敌方抢先兑现他们的赢张,造成定约
无法完成的局面;
2.先打什么花色好;
3.分别进行飞牌、树立长套时,从哪一手领出才合适;
4.为从某一手领出,该怎样达到这个目的。
以上几个因素考虑好以后,先出什么花色,后出什么花色,从
哪一手领出什么牌,心中就有数了。打牌计划从明手摊牌开始做,
明手亮牌以后,不要急于去动明手的牌,即使极其明显地明手只有
单张首攻花色的牌,也不要把那张牌打出去以后再做计划,一定要
先做计划再打牌,否则,一遇到复杂的局面,就容易不知所措。很
多初学者刚学桥牌时,没有养成不急于出牌的习惯,导致打牌技术
长期停留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以上摘自本人的《桥牌攻防入门》

※ 本文由 lxhuang 在 00-11-29 22:37:21 发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