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牌桌随笔〗平常之不平常(35)


要说桥牌是合作的艺术,主要体现在叫牌和防守,至于做庄,则主要取决于个人技巧。做庄做到成局或者满贯定约时,自然少不了精彩纷呈甚至惊心动魄的过程,而对于平平常常的局部定约,往往是得过且过,其实,此类平常之中经常隐藏着许多不平常,例如昨晚的两副小牌就很值得回味。


话说清云大师是一位稳健型牌手,桥牌西施曾在百慕大与他合作过多次,他总是给人一种出手不凡的感觉,更加令人舒服的是,他经常能够在摊牌之后让你发现在预期的牌力之上多出一个q甚至一个k来,为你做庄减少些许压力,所以桥牌西施特别喜欢跟他搭档。


最近由于参赛需要,常跟女队搭档训练配合,多少有点冷落了清云大师,昨晚好不容易坐在一起,上手第一副牌两人就通过一系列的扣叫达成了一个7d定约,比开室的6d+1多挣了11imp。


第三副牌是这样的:


              北:天涯-清云
              s:ak952
               h:10952
               d:ak7
               c:q


               南:天涯-小草
              s:106
               h:q87
               d:10943
               c:k96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      
     -       1c      -       1d      
     -       1s      -       1nt     
     -       -       -      


西家首攻dj,清云大师摊出牌来不免令人微微失望,此牌别说多一个k还是多一个q,竟然连多一个j都没有!黑桃有两个快速赢墩,这样的5-2配合也许能做出第三个赢墩,但不知哪年哪月才能成功?红桃4-3配合全无控制,运气好的话能拿一墩,但是必须先丢三墩才行,估计当你拿到第四墩红桃的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至于草花的形势则更加凄凉,明手单张cq浪费牌力不说,就算ck成为赢张,拿什么做桥来兑现?总之前景一片黯淡,直令桥牌西施束手无策。


再苦再难,牌总是要打下去的,且把困难放在一边,先拿西家的首攻品品味道。桥牌西施感觉到这张首攻多半是探索性质的保守型助攻,而且他多半没有dq,否则的话要么不舍得出,要么就出dq了,倘若果真如此,方块便有可能产生三个赢墩。于是桥牌西施先用da止住,转而打起黑桃的主意。


黑桃最理想的状态是对方3-3配合,那么只需先送出一墩,便可连下四墩,于是桥牌西施决定就按这样的思路打,先从明手送出s2,东家立即sq,暗手丢掉s10以保留打西家sj的飞牌条件。


东家拿到sq之后,欺负明手cq单张,瞅准了它攻出草花小牌,西家ca吃进之后得利不饶人,抓住机会再打草花,这才打到第四墩牌,桥牌西施便感觉到明手的垫牌压力了,想了一想决心放弃红桃,于是垫掉一张h2,自己手上ck赢得。


此时此刻,到了庄家唯一可以善加利用的关键时机,由于刚才东家的sq显得有些急迫,表明他很可能看不清sj的位置而耽心浪费,当然,也有可能是欺张,但是桥牌西施认为前者可能性更大,好在先前已经扔掉s10为此作了准备,于是打出手上仅存的s6,义无反顾的用明手s9飞过,果然拿到四墩黑桃,勉勉强强的完成了定约。整副牌分配如下:


game no.3 – close  board:team-551-2093 no.3 vul:东西
定约:南1ntmake   ns: 90
                   北:天涯-清云
                   s:ak952
                    h:10952
                    d:ak7
                    c:q
西: s:j743                   东: s:q8
     h:a64                          h:kj3
     d:j65                          d:q82
     c:a42                          c:j10873
                   南:天涯-小草
                   s:106
                    h:q87
                    d:10943
                    c:k965


打完之后清云大师夸奖桥牌西施说“做庄功夫长进不小啊”,其实,比起清云大师的功夫,桥牌西施实在只是一棵小草而已,请看紧接着的这副牌例:


game no.4 – close  board:team-551-2094 no.4 vul:双有
定约:北2s+3      ns: 200
                   北:天涯-清云
                   s:kj73
                    h:854
                    d:ak42
                    c:k8
西: s:a85                        东: s:62
     h:k763                        h:aq2
     d:10763                      d:qj98
     c:96                           c:q532
                   南:天涯-小草
                   s:q1094
                    h:j109
                    d:5
                    c:aj1074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       1nt     -       2c      
     -       2s      -       -      
     -      


出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   d6     da    *dq     d5   
    2   d3    *dk     d8     h9   
    3   c9    *ck     c2     c4   
    4   c6    *c8     c3     ca   
    5   h6     s3     c5    *c10   
    6   d7    *d2     d9     s4   
    7   sa     h4     cq    *cj   
    8  *s5     sj     s2     s9   
    9   d10   *d4     dj     sq   
   10  s8     s7     s6    *s10   
   11  h3     h5     h2    *c7   
   12  h7     h8     hq    *h10   
   13  hk     sk    *ha     hj   


这样的牌绝对不够进局实力,停在2s是恰如其分的。可贵的是清云大师并不仅仅满足于完成定约,而是充分显示出他的做庄功力,利用对手未能首攻红桃的机会,把2s当成4s打,用草花单套逼迫下家,硬是压缩了红桃的输张,漂漂亮亮的拿到了11个赢墩。打完之后桥牌西施不禁赞叹道:这才是真功夫呢!


一旦我们从看似平常的牌局中品尝出不平常的滋味时,便意味着已经享受到了几分桥牌的魅力。


※ 本文由 桥牌西施 在 2005-12-19 19:44:40 发表于“天涯桥缘”社团的桥牌论坛。
〖牌桌随笔〗同牌之不同命(36)


好久没写牌了,没有任何客观理由,全是主观原因,其实,做事难免有阶段性和间歇性,人们经常会在某一个阶段非常热衷于某些事情,而在另一个阶段则可能将它冷落在一旁。以前打牌不多看牌不少,如今看牌不多打牌不少,久而久之,悟出了几分看人挑担和自己挑担之重大差别的简单哲理。


最近,尤其是寒香杯赛事前后延续至今,桥牌西施几乎每天都混迹于亚轩,打t赛,也打豆豆。所谓打豆豆其实可以算是赌博,不过据说桥牌原本就是用来赌博的,3000豆豆小小意思,可以锻炼牌技,可以加强同伴之间的磨合,可以引入竞争机制,可以将输赢得失更加具体化,真是怡情之举。要说赌博,一旦动了真格,就算玩石头剪子布也能让人倾家荡产呢!


桥牌西施结识了许多天涯社团的牌友,(恕不一一列名,以免有厚此薄彼之嫌),他们很认真的打牌,很在乎友情,很愿意帮助别人,很不计较得失,很懂得享受牌桌上的激情,大家一起玩得挺开心,受益良多。


言归正传,还是说牌。今天说的不是赌豆豆,是亚轩2008里遇到的一副牌。所谓亚轩2008,是每晚20:08开始的固定赛事,自愿组队自愿加入而且没有会员限制,全场同牌,打完之后对所有参赛牌手作出技术统计,以判定每一对牌手本场表现之优劣,挺有意思的。请看下述牌例:


board:team-608-191 no.11 vul:双无
close 定约:北6dx-1     ns:-100
                     北:自然高手a
                      s:kq954
                      h:q
                      d:akqj102
                      c:10
西:天涯-桥痴005                  东:天涯-福娃001
s:10876                             s:aj3
h:j972                               h:864
d:5                                   d:9876
c:j543                               c:a76
                    南:细雨若丝01
                     s:2
                     h:ak1053
                     d:43
                     c:kq982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s      
-       4c      -       4h      
-       5d      -       5h      
-       6d      x       -      
-       -      


看不懂南家为什么要开叫1s,大概是点错了(该死的鼠标)!北家4c是爆裂叫,于是,这个叫牌进程便难以及时刹车,三言两语就上了满贯,东家加倍,首攻力拔两a,没啥好说的,真是个福娃娃。


开室则另有一番风光: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h  
-       2d      -       3c   
-       3s      -       3nt  
-       4nt     -       5d   
-       -       -      


尽管北家很想上满贯,可是一看缺少2a,只好老老实实的停叫为妙。


要是东家上来也是拔掉两个a的话,庄家随即可以摊牌了,可是守方却成心要跟庄家过不去,出了道难题,首攻吊将!


明手摊牌之后,庄家心知大事不妙,这是一个缺乏联通的高阶定约,她足足思考了三十秒钟,脑海中飞快的冒出好几个思路:


一、请将固然是很简单的事情,在s和c两门黑花色各自建立一个大牌赢墩固然也是很简单的事情,关键是能否树立明手的h长套赢墩,从而垫去暗手的s输张呢?在自己单张hq并且没有桥路通达明手的情况下,即使对方一家持j9双张被ak击落,也绝不可能做出五个红桃赢墩,此路不通也。


二、首攻吊将已经彻底摧毁了交明手将吃s的可能性,此路也不通。


三、树立s的可能性极其渺茫而悬乎,但是,除非你能设法让你的对手伸长脖子守住天边那片不会下雨的云,从而忽略了从身后悄悄刮过的风,你就可能乘机得利了,因为接下来势必要吊将,势必要迫使对手垫牌,连续的垫牌最容易让人犯错误了,尤其是当对手不甚了解庄家持牌实情的时候。


于是,庄家便着手策划如何实施她的计谋,她必须舍弃草花kq,因为这是一片不会下雨的云,让opps干守着去吧,她要丢掉幻想,准备战斗了。


她吃住首攻过来的将牌之后,马上回出hq,用明手的ha盖过,随即用ha垫掉自己的单张草花,接着打s2给暗手的sq,东家sa吃进。


东家当然很不愿意让庄家得到给明手将吃黑桃的机会,便继续吊将,于是致使西家面临了垫牌的压力。也许,西家很担心明手的草花大牌可能成为桥路,从而树立起红桃长套,于是,他以死死看住明手红桃为己任,在接下来连续三轮吊将过程中挨个儿把每门副牌都垫掉了一张。


庄家见状窃喜,似乎闻到了一线生机带来的气味,着手清完将牌,兑现sk,左右都有跟出,紧接着打出第三张s5,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果然4-3分配,东家sj赢得之后,兴致勃勃的拔出ca,不料落入庄家早已设置好的空门圈套,方块将吃,黑桃已然成功树立,全是庄家的赢墩了。


再回顾整副牌的分布如下:

                       北:天涯-小草
                        s:kq954
                         h:q
                         d:akqj102
                         c:10
西:jq-13802710890                东:sx-612001
s:10876                                 s:aj3
h:j972                                   h:864
d:5                                       d:9876
c:j543                                   c:a76
                        南:清风世界c
                         s:2  
                         h:ak1053
                         d:43
                         c:kq982


桥牌的魅力就在于从叫牌到坐庄到防守始终是一个充满着着诸多因素的复杂过程,同样的一副牌往往会有不同的叫牌进程,会有不同的打牌思路,会导致不同的结果,其中当然离不开牌手的技术,也常常夹杂着运气的成分,只要在恰当的时候把成功的可能留给自己,把犯错的机会推给对手,如同风中那朵雨做的云,将它揽入怀中,你便能得到滋润。。。。。。
〖牌桌随笔〗忍让之美(37)


生活中的忍让是涵养是美德是境界,牌桌上的忍让是分析是判断是技巧,论坛上的忍让是什么?俺不敢妄言了,正所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也,请看以下牌例:


board: pair-628-238 no.15 vul:南北
              北: s:aqj86
                    h:kq
                    d:10763
                    c:q2
西: s:k10743            东: s:5
     h:a87                       h:10954
     d:q9                        d:kj85
     c:k43                       c:9865
               南: s:92
                    h:j632
                    d:a42
                    c:aj107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      
1s      -       -       x      
-       3nt     -       -      
-      


东家首攻d5长四是他唯一带有积极进取意识的选择,因为从叫牌过程看来,首攻同伴的黑桃花色无疑是把自家的鸭子往别人家笼子里赶。


明手先行放过,西家dq赢得之后,全力以赴的回出d9协助同伴,暗手d10,东家压上dj,明手只好da吃进。


北家的好黑桃是庄家完成任务的重要构成部分,这一点西家也看得十分透彻,于是,当明手打s9标明要飞死西家的时候,西家却不予硬拼,而是轻轻的跟上s4忍让,紧接着的第二墩黑桃还是用s3放过,两次忍让之后,庄家再没第三次飞黑桃的机会了。


庄家改弦易辙,从暗手出cq试图飞东家ck,此时西家作出第三次忍让,庄家再出草花飞过时,西家这才ck吃进,他一心要给自己的黑桃做出个赢墩,于是回出s7,狠狠心往别人家的笼子里再送进一只活鸭,因为他知道。只要庄家兑现黑桃,西家就有可能给自己留住一只鸭子。


此时暗手打出hk,西家作第四次忍让,庄家终于无计可施,兑现掉sa之后再打hq,不料西家居然作出第五次忍让,他要给庄家留个犯错误的机会。庄家手上已经没有别的牌可打了,他只好出方块,给东家连获两墩,西家在pd的dk下面垫掉sk,让ha成为第五个防守赢墩。


这副牌总共有8桌打3nt mk,2桌打2nt+1,3桌打1nt+2,仅此一桌宕牌,得了98%的高分。此外也有多桌主打黑桃定约,但不在讨论之列。
〖牌桌随笔〗负之亦笑(38)


在中游活跃着一群几乎无人不知的桥牌负翁,别看他们都是五位数甚至六位数的负分,其实个个身手不凡,他们热爱桥牌,以此为乐,却完全不在乎积分,就像一群散尽钱财的精神贵族,但是,若有谁想藐视他们或者试图乘机占点便宜,没准上手就知道他们实在是一群厉害角色,多半会输得落花流水呢!


其实桥牌的魅力并不仅仅在于结果,而是在于过程,从一次艰难的过程所获得的乐趣很可能远远超过一个简单的结果,这在以富贵论地位以成败论英雄者眼里也许不以为然,但是对于注重过程的思维艺术而言,胜负结果便已无足轻重了。


昨晚的双人赛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a
                     h:5432
                     d:k6
                     c:kq8763


精确体制开叫2c,同伴应叫3s,想了一会儿只能再叫3nt,all pass。西家首攻d9之后明手摊牌,联手配合如下:


                北: s:kj6542
                     h:ak10
                     d:aj4
                     c:5


                 南: s:a
                     h:5432
                     d:k6
                     c:kq8763


显然,这是一个缺乏连通的定约,两门黑色长套似乎都很难树立起来,其中树立草花的前景更加渺茫,树立黑桃的成功希望取决于对方的3-3分配,假如是1-4分配,则需要三次过桥到明手,更何况还需要考虑从明手倒打草花,看来任务十分艰巨。


为了保护明手的进张,庄家不得不放弃可能的dj赢墩,用暗手的dk吃进,随即兑现sa,然后h4过桥到明手ha,此时西家跟出hj,看来,除非他hqj双张,否则几乎可以认定hq落在东家,那么,因对方红心3-3分配而取得额外赢墩的可能性还会存在吗?


三墩牌之后,依然无从判断局势将如何发展,只得先倒打草花,从明手出c5到cq,东家跟cj,被西家ca赢得。


正在庄家苦苦思考西家可能的出牌以及相应对策的时候,西家回出了一张最最出乎意料的dq!这使她豁然明白,她正面对着非常高明的防守。


显然,从叫牌过程可以清楚的了解到南北方持有两个并不配合的黑色套,庄家所缺乏的黑色控制牌极其可能抓在西家手中,他必须不顾一切的踢出,才有可能获得更大利益,因为只有他最清楚黑牌的分布,所以,他要把难题推给庄家。

这一不寻常的举动立即启发了庄家的思维,她发现几乎可以忽略东家的威胁,从而集中精力对付西家。于是她在da赢得dq之后立即兑现dj同时扔掉hx,西家则十分迟疑的垫去了一张c2,这便证实了庄家的判断,所有的黑牌应该都在西家!


此时防守方只拿到一墩ca,南北方向还保留着一个有效的h联通,于是,这副牌便成了一道不太难解的四明手题。


明手打s6踢回西家,假如西家回打s,明手可以连拿skj之后再踢回第五墩s,从而建立第六个s赢墩。


此刻的西家业已意识到形势之严峻,但他毕竟不是等闲之辈,他回打c9,试图再将皮球踢还庄家,可是庄家对势态已然了如指掌,只需忍让这墩草花,西家便再也无计可施了:假如他继续草花,庄家可以将剩下的草花赢墩一扫而光,然后h过桥,兑现sk完成定约;假如他改出黑桃,明手在兑现两张大牌之后踢回黑桃,西家还得将剩下的草花拱手相送……


……可惜的是,由于先前分析牌情耗时太多,时间用完了,一个眼看完成的定约终于没能如愿以偿,南北方得了-10分。


南家在向同伴致歉之后,内心却并未真的感到有多大的遗憾,尽管这副牌得了个负分,但是她获得了坐庄过程中带来的思维成果,享受到了桥牌的思维乐趣,胜之言武,负之亦笑也!


整副牌分配如下:(图片不显示)
〖牌桌随笔〗都是斯翁惹的祸(39)


话说有一位名叫斯普林特尔的前辈,不知何方神圣,他发明了一种很特殊但也很管用的特约叫品splinter bid,目前已被桥牌界广泛采用,中国人称之为爆裂叫,据说,爆裂叫在正规比赛中已经不需要提醒了,可见其认知程度之普遍。


在我翻看以往保存的牌例记录时,偶然找到了一个发生在半年前的故事:


game no.9 – open board: team-602-691 no.9 vul:东西
定约:南4h-4      ns:-200
                   北:龙猫巴士
                   s:k9863
                    h:ak9
                    d:103
                    c:q62
西:九州-无事忙               东:天涯-枫
s:102                           s:q5
h:q832                         h:j10754
d:a7652                       d:j
c:97                             c:k10843
                  南:天涯-小草
                  s:aj74
                   h:6
                   d:kq984
                   c:aj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s      -       4h      
     -       -       -   

   
出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  *c9     c2     c8     cj   
    2   h2     ha     h4    *h6   
    3   h3    *hk     h5     d4   
    4   s2    *s3     s5     sa   
    5   s10    sk     sq    *s4   
    6   hq    *h9     h7     d8   
    7  *da     d3     dj     d9   
    8  *d5     d10    h10    dq   
    9   c7     cq    *c4     c5   
    10  h8    *c6     c10    ca   
    11 *d7     s6     hj     dk   
    12  d2     s8    *ck     s7   
    13  d6     s9    *c3     sj   


game no.9 – close board: team-602-691 no.9 vul:东西
定约:南4h-4      ns:-200
                 北:大博doubble
                  s:k9863
                  h:ak9
                  d:103
                  c:q62
西:天涯-小兵                   东:天涯之努力学习
s:102                             s:q5
h:q832                           h:j10754
d:a7652                         d:j
c:97                               c:k10843
                南:月  光
                s:aj74
                 h:6
                 d:kq984
                 c:aj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s      -       4h      
     -       -       -      


出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  *c9     c2     c4     cj   
    2   s2     sk     s5    *s4   
    3   da    *d3     dj     dk   
    4  *h2     ha     h4     h6   
    5   d2    *d10    sq     d4   
    6   c7    *c6     c8     ca   
    7   h3     cq     c3    *c5   
    8  *d5     s3     h5     d8   
    9   h8     hk    *hj     s7   
    10  s10   *s6     h7     sa   
    11  hq     s8    *ck     d9   
    12 *d7     h9     h10    dq   
    13  d6     s9    *c10    sj   


真是无独有偶的如出一辙,开闭两室不约而同的都把同伴的爆裂叫pass掉了,结果,好端端的满贯都换成了罚分。


于是我查阅了关于爆裂叫的资料,发现在伯根的《伯根实用叫牌百科全书》和劳伦斯的《牌张价值估算大全》等著作中都有详细论及,劳伦斯认为这是最好的约定叫之一,是因为它有很多优点:


1、它能表示控制。
2、它能提示可能发生的重复。
3、它能立刻表明将牌极配并提供估算牌张价值的依据。
4、它不会与自然叫品或其它约定叫冲突。
5、它容易记忆。


其实,爆裂叫是很容易区别的,如上面牌例所示,不寻常的跳叫(双跳)未叫花色,便是确定同伴所叫的花色为将牌,所跳叫的花色为单张。当然,由于它把叫牌的阶数一下子抬很高,所以它是进局逼叫,而且可以是满贯试探。


此外,当双方已经确定将牌之后,一个不寻常的跳叫也可以是爆裂叫,例如:


    西      北      东      南      
             1c      -       1s      
     -       2s      -       4c/4d/4h!


便属此列,伯根在《实用叫牌百科全书》中更有对方参与竞叫时的分析,各位不妨自己去查阅,至于上面说到这个牌例,估计当事人龙猫巴士和大博doubble已经忘记了,如果二位看见这个帖子的话,相信你们以后一辈子都会记住爆裂叫的,因此,别忘了给俺赠送多多的金币哦!
〖牌桌随笔〗对对碰纪实(40)


我在中游说亚轩绝非厚彼薄此,因为我只说牌不说网站,就好比人们很容易将菜肴的美味延伸至主妇的手艺或者延伸至餐厅的质量和档次,而我注重的是营养,注重的是桥牌的内容,尽管内容取决于形式或者形式决定于内容,但是,没有回味的桥牌就像一堆没有消化的食物,从本质上看,人们真正需要的是食物中的营养。


这番毫无意义的开场白之后,还是想说在亚轩打过的牌,其实许多人都在亚轩打牌,只是他们没我这么饶舌而已。


在亚轩,你只需点击几下鼠标便随时可以组织起一场规范的桥牌比赛,当然,你也可以参加一些固定栏目的活动,例如上午十点的操练、中午双人赛、四点下午茶、晚上的诚信杯双人赛、以及旨在练习搭档配合的对对碰等等。由于工作生活方面的时间限制,通常我每天只能打一场诚信杯双人赛,但昨天是个例外,因为诚信杯刚结束就接到了朋友邀请,于是又参加了一场对对碰,以下是其中的几个牌例。



第2副,一个不得已的延迟的选择终于决定了一个勉强能够完成的边缘定约,但是,对手的加倍使其身价徒增,庄家在处理将牌和边花时都很小心翼翼很恰当,终于顺利完成任务:



第3副,封局止叫没能封住pd的嘴巴,于是一股劲儿冲上满贯,结果栽个跟头,得了最低分:



第4副,双方有局,阻击性开叫之后的3s有点不痛不痒,即便对方不参与争叫,西家也将pass,但是,对方4h之后的东家难以判断的是,1、对方能否做成4h?2、自己再叫4s是否合算?3、对方是否够胆再争?可见面对双方有局是需要非常慎重的权衡利弊,假如2s之后直接4s,对方大概多半会加倍了吧,看来比桥牌果然首先是比叫牌:



第5副,一副2c都差点pass掉的牌,被opps的加倍搅得风升水起,延迟的加叫给了同伴足以进局的信心,opps的大牌点和控制又给了他们足以加倍的信心。要完成这个定约,高花不存在意外的机会,关键是两个低花老k只需飞到一个即可:



第6副,首攻s之后再也没有其他的捷径或机会,幸亏庄家对hq的位置判断准确,因为据他分析,假如hq在南家的话,那么南家可以在叫牌开始时便直接作技术性加倍了:



第7副,虽然是不太值钱的2s,还是需要认真仔细对付的,这副牌有四桌叫到4s并且都完成或超额完成了定约,有一桌打成3sx+2,也有两桌2s+2的,都很值得学习:



第8副,打完之后pd说这副牌的坐庄思路有点怪,其实当时庄家打心眼里害怕对方打草花,担心因为将吃草花而消耗将牌,所以才耍花招制造了一个假象,告诉opps,庄家要树立方块垫牌了,而ca就是通往明手的桥路。后来查看对比,发现绝大部分的4s都做成了,但也有两桌宕了:



第10副,电视剧的结局篇通常都是高潮所在,不料我们却丢失了一个大满贯,就像一只漏气的喇叭,关键时刻没能吹奏出准确的音符。这副牌有六桌叫到并完成了7c,有八桌只叫到6c,另有一桌竟然6c-1,正所谓世事难料啊:



三言两语,说的是自己的简单感受和心得体会,不当之处敬请pd指正,合作愉快,句号。


龙海的庄做得漂亮并且非常令人放心,以后你再坐庄时我可以站在窗口吹吹口哨放松心情,无需紧张的盯住显示器了。


试想,你在同伴第一花色缺门的情况下是否可以考虑先叫4c呢?于是我会发动满贯探查,轻松愉快上7c了。以下是其他六对牌手的大满贯叫牌进程:


西:zxl6666  东:开开心心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2s      -       2nt     -      
3c      -       4c      -      
4nt     -       5h      -      
7c      x       xx      -      
-       -      


西:昂首挺进  东:hbbccxj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1s      -       2d      -      
3c      -       4c      -      
4nt     -       5h      -      
5nt     -       6d      -      
7c      x       -       -      
-      


西:天涯-南方  东:一级水手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1s      -       2d      -      
3c      -       3h      -      
4nt     -       5h      -      
5nt     -       6d      -      
6nt     -       7c      -      
-       x       -       -      
-      


西:草原牧歌  东:chgx6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1s      -       2c      -      
4nt     -       5h      -      
7c      -       -       -      


西:梦断三无将  东:vyabridge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2s      -       3c      -      
4nt     -       5h      -      
7c      -       -       -      


西:小桥-霓裳  东:llllsj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      
1s      -       2c      -      
4nt     -       5h      -      
5nt     -       6d      -      
7c      -       -       -
〖牌桌随笔〗黑色星期五(41)


星期五,乌云密布暴雨如注,马路上水流成河,汽车纷纷熄火,象船儿一般四处漂荡,气象台报告降水量达200毫米以上,真是个少有的恶劣天气。


据说星期五不是个好日子,每逢星期五,拿破仑绝不在这天调兵遣将,俾斯麦向来不肯签署任何条约,美国总统罗斯福总是足不出户,诗人歌德更好,干脆关起门来睡大觉。而我们这帮凡夫俗女没那么多讲究和忌讳,星期五是周末,晚上的例行公事通常是打牌,好几天没打诚信赛了,刚好看见搭档也在,便报名加入,可惜第1副牌就运气不好:


随后连续两副都是对方的牌,第4副在对方竞叫之后定约3nt,首攻红心可成,不料却首攻了草花,未尽人意:


至第5副时,桥牌西施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q97
              h:kq7
              d:kj
              c:k10986

精确开叫1nt,叫牌过程如下:


西      北      东      南      
         1nt     -       2d      
-       3c      -       3nt     
-       -       -      


对方首攻d2,明手摊出牌来:


       明手: s:k63
              h:a108
              d:a109863
              c:4


        庄家: s:q97
              h:kq7
              d:kj
              c:k10986


简直是一个堪称理想的首攻,明手放小,西家d5,庄家dj赢得之后兑现dk,西家垫s5示缺,大事不好!为了让创造一条通往明手的桥路,便冒着危险打小h飞到明手的h10,不料丢失给西家的hj,西家回攻cq,庄家上ck被东家ca吃进,此时东家却不回草花了,还是强攻红心到庄家hk,庄家试图利用最后的机会树立草花,于是打c10逼出西家cj,西家还是回红心到明手ha,此时只好拔掉da,再送方块给东家dq,东家从容不迫的兑现sa和第4张小红心,定约宕了2墩。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副宕牌直把在旁的小桥流水看得大呼可惜,说是至少丢失了五次机会,事后反省,确实臭不可闻,整副牌分布如下:


1、第一墩牌暗手应该用dk吃进,然后打dj过明手,对方多半不会压dq,那么明手用da盖过,再送出d10,5个方块赢墩就树立起了。


2、即便第一墩用dj赢得,紧接着打dk时一定要用明手的da接手,再送d10,同样能够成功树立;


3、用h10飞hj虽然是一条路线,但是未免异想天开,而且完全没有必要,可见对红心处理的立足点是错误的;


4、当发现方块1-4分配并且不能击落dq之后,不如倒打黑桃,试图为明手寻找一个桥路,当然,联手这样的s组合很难确保成功,但是不失为一个机会;


5、尽管牌型分配不利,但是整个坐庄过程处处消极被动,而防守方能够做到避虚就实,避短扬长,尤其是在ca之后眼见明手单缺依然坚定不移的攻击红桃,可谓稳准狠也。


如此杂乱无章如此莫名其妙,本年度最差坐庄非它莫属,这使桥牌西施沉浸在无比的悲痛之中。


幸好没过多久总算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下面这副牌是全场28桌中唯一叫到的满贯,其他牌手全都选择3nt了:


于是,桥牌西施和她的搭档好不容易跻身第10名,尽管她俩很想得第一名的。


上星期没有写牌帖,这几副牌正是上星期的,算是补交一份功课吧。
〖牌桌随笔〗想像防守(42)


桥牌的奥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于它的想像力,这不同于象棋或围棋,下棋是随着每一步不同的变化而变化的过程,而桥牌则是随着变化而对它的初始状态做出判断的过程,很多时候甚至需要运用想像力来证实这种判断,来证实你能否运用准确的判断获取利益。


主打方的想像力自不待言,防守方同样需要活跃的想像空间,假如你坐东家拿了以下这手牌:

         s:kj6    h:9    d:ak9874    c:765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       1d      1s      
          4h      4s      x       -      
          -       -      


西家首攻c4,明手摊出牌来:

         s:a85
          h:a53
          d:6
          c:q109832


西家的关煞叫发出了一个信息,便是持有一个较长较强的h套,如果是hak打头,多半会拔一张看看,只攻c4,说明她缺乏顶张,而且草花一定是单张了,因为明手的牌已经证实了这种分布。


南家ca赢得首攻之后,打小将牌s2到明手sa,第二轮s8吊将时东家sk吃进,西家跌落sq,东家回h9,庄家放小,西家的hj逼出明手ha,庄家再打两轮草花到明手,第四张草花时东家sj将吃,暗手垫去h8,此时东家该出什么牌呢?


毫无疑问,西家手上有h赢墩需要兑现,可惜东家单张,已经没有桥路通达了。西家的关煞叫保证不会少于6张套的,就算东家还有一张h,通h已经没有意义,因为庄家刚刚垫掉了他的失张,于是,西家的牌力已经清清楚楚的写在了她的脸上,假如她连dq都没有的话,是很难想像仅仅拿了7p就直奔4h的。


可惜的是东家在几秒钟后才真正意识到这一点,他先打dk,后打d4,明手s5将吃,草花业已树立,从而完成了定约,整副牌如下:(图片不显示)


上面牌例的防守失误是因为关键时刻疏于想像,下面举一个因正确想像而致胜的牌例,这次轮到我坐在东家了:

         s:qj8    h:q108754    d:-    kj42

牌不怎么好,叫牌过程的火药味却十分浓烈:

         西      北      东      南      
                                   1d      
          -       2d      2h      -      
          2nt     x      3h      -      
          -        x       -       4d      
          x       4s      x       -      
          -       -      


我加倍了,我需要同伴给我将吃方块,他的2nt可以看作持有一定的牌力而且方块有挡张,而我却并不需要他的方块挡张。


这里有两个不可忽略的信息,其一,我的3h被加倍了,对方肯定有大牌控制,因为我的h套实在很一般而且没有得到同伴的支持;其二,对手逃叫4s,这至少证明他是强套。


若能成功获得将吃d的机会,必须想像同伴持有c进手,于是我首攻了c4,明手摊牌如下:

         s:54
          h:j32
          d:akq1082
          c:53


西家果然默契,眼见一大摞方块堆在桌子上,立即明白了我的意图,ca吃进,回d给我将吃,我继续深入想像了几秒钟,又一张c2过去,同伴果然成功进手,再度回d给我将吃,三下五除二,庄家的定约便泡汤到家了。整副牌的分配及过程如下:(图片不显示)


前一牌例只要正确处理将牌,确实可以做成4h,在双方有局时,对方即便宕两墩也还合算,更何况4sxmk呢,简直就是抱了个金娃娃!后一牌例我方有局,3hx也是可以完成的,就算对方4sx-3,也吃亏不到哪里去,由此可见,桥牌的竞叫是何等的激烈,不过本文的主题是讨论防守时的想像力,而不是利润结算。


我一直对大师级牌手的攻防技术叹为观止,他们总能将同伴或对手的牌透视得清清楚楚,其实,这种透视从来都是建立在对牌张的合理分析和想像思维的基础上的,不过我觉得,即便是一位普通牌手,只要多出几分想像力,一样能让大师们叹为观止呢!
〖牌桌随笔〗科班实力(43)


桥牌是一种很有趣的游戏,还没比谁的本事大,就先比谁的口气大,我说能吃一只鸡,你说能吃两只鸭,我说能吃一口猪,你说能吃一头牛,争来争去,你厉害那你就吃吧,吃不了是要挨罚的,结果,有时候吃得舒舒服服,有时候却被罚得一塌糊涂。


早就听说新任版副hanhui是牌桌上的一把好手,昨晚终于有机会联袂出场,跟opps一起领教了她的功夫。


我坐在北家,这是电脑发给我的第9副牌:

         s:kq9    h:q7    d:qj9    c:a7432


精确体制勉强开叫1nt,叫牌过程如下:

         西        北        东        南      
                    1nt       -          -      
          2c!①   -        2d!②     x③      
          2h④    -         -          x⑤      
          -        3c⑥     x⑦       3d⑧      
          -        -          x⑨        -      
          -        -      


          ① 对手提醒:单套结构
         ② 对手提醒:接力叫
         ③ 我理解为中等牌力技术性,很可能有方块套
         ④ 出套
         ⑤ 我理解为两可性
         ⑥ 没有把握惩罚2h,出套
         ⑦ 惩罚性
         ⑧ 果然有个方块套
         ⑨ 惩罚性


西家首攻ha之后,我看到了联手的牌:(为了适合阅读习惯,我把牌张位置倒了过来)


北:明手 s:kq9
          h:q7
          d:qj9
          c:a7432


南:庄家 s:aj
          h:9652
          d:a10763
          c:95


由于东家先前曾经惩罚过3c,于是西家换攻cj试图穿越ca,被明手ca止住,随即第一时间用黑桃大牌垫去草花失张,然后送出hq。西家hk赢得之后再出草花,被庄家小王牌将吃,一路交叉,结果防守方只拿到了三个赢墩。


此牌在叫牌时双方就暗暗较劲,终于在最恰当的时机拿到了最恰当的定约,坐庄过程按部就班纹丝不乱,可见hanhui jj之科班实力大将风范,整副牌如下:(图片不显示)
〖牌桌随笔〗无望之望(44)


几乎所有的桥牌教师都会告诉我们,打有将定约时一定要计算手中的失张,打有将定约时一定要计算手中的赢墩,这是必不可忘的基本概念。稍有进步之后,桥牌教师还会告诉我们在主打有将定约时的“安全方”概念,为了树立长套增加赢墩,防守方通常会首攻自己较强较长的花色,假如你对这门花色缺乏足够的控制,便会潜伏着重大的危机,这种危机有时候来自左右对手,有时候来自某一侧对手,那么,另一侧对手便是威胁性相对较小的“安全方”了。


下面列举的也是昨晚跟hanhui jj合作时的牌例,我坐在东家,拿到了这样的牌:

         s:kq7    h:j4    d:ak75    c:8754


精确开叫1nt,叫牌过程很简单的:

         西      北      东      南      
                   -       1nt     -      
          2d      -       2nt     -      
          3nt     -       -       -      


首攻s5,看起来联手配合并不乐观:


    明手 s:943
          h:ak53
          d:qj4
          c:qj3


     庄家 s:kq7   
          h:j4   
          d:ak75   
          c:8754


明手s3放小,上家s10,庄家只能吃不能放,我掰着手指头只数到了7墩牌,能找到第9墩吗?


根据首攻十一法则计算,其余的黑桃大牌应该都在下家,只要能够让他出牌,我就有可能获得完成定约所需的赢墩,也就是说,左侧对手是“安全方”,假如让右侧对手出牌,他只要打出黑桃,我就呜呼哀哉了!


飞h吗?不存在间张条件,一旦失手落入上家危险方,再无生路,看来不是有利的首选方案。


那么,我能从草丛里挖掘出一个希望吗?


我决定隐藏手中的方块顶张控制,将明手的红桃大牌作为对opps的制约,试图探查草花,或许在此过程中能让安全方出牌呢。于是我不无侥幸的从暗手出小草花到明手cq,居然赢得了这墩牌,这使我心头突然一阵困惑,北家没有大牌?……哈哈!


寄望于草花的3-3分配几乎是一种奢望,但是,奢望经常就是希望,就算没有希望的时候也不能绝望,既然大牌在南家,他就是安全方了,他就是我的成功希望。


此时,我只能假设南家持有cakx,我希望他最终会再给我一墩s,或者一墩c。


我很需要再从暗手打草花,但是我必须将最珍贵的方块桥路留到最关键的时刻,既然已判定cak在南家,于是我义无反顾的继续打草花。南家果然进手,但他已经觉得很被动很无奈了,为了让我出牌,他回出h7,此时的我已经完全没有必要作凶多吉少的自由飞了,因为hq几乎可以断定在北家,假如它也在南家的话,那么南家就有14p牌点,针对我方的精确小无将开叫就可以直接参与争叫或者有所其他表示,例如,他多半不会放过加倍3nt之类的惩罚机会。


时间已经很紧迫了,我赶紧用明手ha止住,兑现dqj,送出第三张草花,南家再度手捧烫山芋,他很不愿意打黑桃,只好再出红桃,此时我已经大大的松了口气,因为我再也不需要黑桃了,第4张小草花已经成就了第9个赢墩,看来天涯小草天生就跟草花有缘,整副牌分配如下:(图片不显示)


这副牌有11桌叫到并打成3nt,其中只有两桌是由东家主打,在南家首攻s5之后走草花路线而取得成功的,其余9桌都是不同的庄位或不同的首攻。此外另有13桌主打3nt失败,大多是在首攻黑桃之后用方块到明手试图倒打hj建立赢墩,不料落入北家危险方的hq之手,随后转攻黑桃而被击败了定约。
〖牌桌随笔〗博命之贯(45)


宰相老师说过,桥牌是斗争的艺术,其实斗争的含义并不仅仅是你死我活的拼搏,也包含着命悬一线的机遇,艺术则包含着灵感、机智与技巧,虽然在我们这个时代和我们这样的年龄,艺术已渐渐趋向于外在的时尚和流行,而对斗争的理解亦无非是牌桌上的博一把而已,但是,在真正面临着机遇的时刻,能够把握好斗争的艺术吗?


在我们周围采用精确体制的牌手并不少,还有一些zr5 1cf或nf者,精确制是限制性叫牌,可以把牌叫得比较清楚,但也容易失之于教条,1cf是改良型的自然体制,也有一套约定规范,我想,不管采用什么体制,总是有其可取之处,我还想,拘泥于体系限制而忽视于牌感与默契的牌手,总也难以突破混个平均分之流的中等水准,即便有时打出一两副好牌,不过是偶一为之的运气而已,教条主义始终是限制进步的阻力。


记得哈里曾经告诉我说,打比赛感觉形势较好时要稳,感觉落后时要博,那天我俩打双人赛,已经落到第十几桌了,我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aq97543    h.aq9    d.k8    c.4


15p大牌点7长套作精确1c开叫显示出进取的心态,下家争叫2c,同伴叫2d,我2s出套,同伴4s跳加进局,这使我心头一阵发热。


按精确体制规定,同伴8p+任意型应该先加倍表示,直封4s至少是弱加叫的高限并且是s有大牌的较好配合,假如当时形势很好我就应该pass掉了,可是既然落后很多,就有了拼搏一把的念头。


首先假设同伴有sk(多半可以肯定),最为理想的情形是他还有一个a,果真有a的话,不管是在方块还是草花,我的两门红花色都有一定的机会,于是我没有停滞,很贪婪的继续叫出了4nt,同伴果然答叫5d表明有a,由于下家争叫过草花,我相信同伴多半持有da,至于红心的失张,见机行事吧,于是,略加思索之后我叫6s,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也。

(图片不显示)


整副牌分配如上,感谢牌运眷顾,全场仅此一位勇敢的美眉叫上了满贯,尽管最终名列十九,还是非常开心的,嘻嘻!



上面那副牌是硬博上去的,接下来的这个满贯却是被硬逼上去的,故事发生在同一天晚上的另一场对对碰,我拿到了下面这手一路pass牌:

    s.--    h.10975    d.k109    c.j98762


我的下家第三家开叫1d,我同伴加倍,上家对手pass,我只能叫2c,下家对手pass,同伴出套2s,上家对手pass,我该怎么办?


同伴加倍后出套原则上是不能pass的,我想,黑桃缺门无从支持,与其叫出不好的4张h,不如在最低阶位再叫不好的6张c,于是,我只得硬着头皮点出3c,并且暗自决定,不管你再叫什么,我都将pass!


果然,同伴给了我一个不得不pass的叫品:6c!


天哪,我当时的感觉就像抓着一个滚烫的热狗,扔又扔不掉,吞又吞不下,我实在无法想像这样一手破牌能打满贯!下家对手逮住机会狠狠地给了个惩罚性加倍,我有口难言,只好独自哇哇大叫,还夹杂着骂了几句神经病crazy之类的难听话,可惜pd听不见,于是我在对话框里打了一行字:“你不如干脆杀了我吧”,准备对方首攻之后第一时间发泄抱怨。


南家首攻da,我立即按回车键诉苦,同伴呵呵不语,我仔细一看联手的牌,……,不禁破涕为笑,整副牌分配如下,能不开心吗?哈哈!


同伴将牌三顶张,黑桃托拉斯,红心缺门,他已认定我两叫草花有6张,将牌应无失张,旁门必有余力,以他看来,小满贯如囊中之物也。


于是,我又在对话框里打了一长串非常肉麻的甜言蜜语,不过为了避免给同伴带来不必要的想入非非,终究没按回车键告诉他。


这副牌全场仅此一桌叫到6c,另有8桌打2s或4s,有3桌打4c或5c,最可惜的是有一桌5cxx-1,也许是因为太激动的缘故,没把握好做庄程序。


博出来的满贯就象一杯黑咖啡,很苦很涩,很酽很浓。逼出来的满贯就象一杯苦丁茶,上口很难喝,回味却很甜。。。
〖牌桌随笔〗我与冠军找差距(46)


很荣幸与天涯社团的龙海领导结伴参加了第五届中游双人赛,虽然名列18不甚理想,可是身后还排着50对牌友,强手林立,甘居中游而不敢厚望也。


值得称道的是hanhui版副,新官上任组织的第一场比赛便显示出jj的功力和运程非比寻常,而且,hanhui版副与谢老师的混双组合如同王楠与孔令辉一般威力无穷,终于胜人一筹,折桂而归,在亚轩扬中游之眉吐中游之气,实在令人钦佩和鼓舞。


赛后回顾,有得有失,尤其是与hanhui和谢老师这对冠军牌手相比的差距,细微之中十分明显,特此拿来自我简评一番,请同学们不要笑话。


第1副牌:起手式还算不错,我经常喜欢首攻时先拔1张a看看牌情,而且,打这种又长又弱的低套不会很吃亏的。此牌防守比较默契,庄家亦无大错,尤其是在第二墩牌垫去s失张是比较谨慎的考虑,问题是守方抓住了半墩牌的先机,使庄家原本满怀信心的定约最终未能如愿。这副牌有2桌打成4hmk,5桌4h-1,另有13桌4h-2,5桌4h-3,可见比赛刚刚拉开序幕便有很大的起伏和落差。


防守对方的3nt可谓有心无力,开局形势不算理想。


*    *    *    *    *    *


第2副牌:都说选择双人赛定约时应该优先考虑打nt,其次高花,最后才是低花,我却遇到过包括这副牌在内的许多次例外。假如我拿了东家的牌通常也会开叫1d而不是1nt,但是相信我的同伴多半不会跳叫3d,因为3d为6-10p,5张以上d的阻击性加叫,同伴有可能pass掉的。东家不甘心于局部定约,叫出3s,两人终于如愿以偿的找到了最佳定约,对手最佳,我们的结果就必然不佳了。


这副牌所有主打4s者几乎全都超一,主打3nt者也有超一的,作为3ntmk的防守方,hanhui跟谢老师自然会满脸堆笑了。

*    *    *    *    *    *

第3副牌:3nt是个无可厚非的定约,可惜三门花色都有无法消除的失张,厄运难逃。


瑞士mp制双人赛的牌手位置编排方式并不固定方向,这副牌hanhui和谢老师坐到对面去了,以他俩的功力防守这样的3nt要拿到5个赢墩并非难事,于是占了个大大的上风。


*    *    *    *    *    *


第4副牌:如果打队式,4h+1和+2之间也许只有1imp的微小得失,但是mp制双人赛则不然,得分差异绝非小可,这副牌没有及时提走顶张赢墩,仅得6分,假如兑现两个a的话,竟然可得51分呢,怀揣2a蒙受如此重大损失,实在令人痛心不已


谢老师手持两色高套,hanhui加倍发威,立即进局不贷。好在他们的对手不像我一般吃素,当仁不让兑现两a,东西方向虽然只得48分,聚砂成塔,不容忽视。

*    *    *    *    *    *


在打完头两轮的间隙,由于形势并不乐观,龙海开始发出呜呜呜的呼啸声,仿佛是积聚在体内的能量亟待迸发,也仿佛在召唤牌运的眷顾,果然,第5副牌我俩施展了一次磨刀霍霍的机会。


北家开叫1d之后,我拿了不错的13p牌点没有吱声,南家的2d在后来复牌时可以看出他是一位很有胆略的牌手,可惜正是这个2d埋下了祸根,因为他的同伴无论如何不会甘心于对手的2h,满怀信心的寄希望于南家的方块支持呢。当时,我对龙海的2h并无充分的实质性了解,出于对庄位的考虑,颤颤悠悠的想淌浑水摸一把3nt。南家则以加倍继续显示出他的膨胀了的自信心,龙海改叫4h,北家加倍,这时的我忽然产生了对同伴刮目相看的信赖,因为除了我自己,谁都不知道我是一个颇有实力的pass人,于是我狠狠的点出了xx!事到如今,南家对手才觉悟到不自量力的胆略已经带来了严重的后果,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逃叫5d,这时该轮到我展示实力了,鼠标箭头象一把尖刀似的直指加倍,all pass,于是,我们斩获了一个96%的高分。


此牌hanhui拿12p没开叫,对手速达4h,双方得了个中间分。

*    *    *    *    *    *

第6副牌有10桌叫小满贯,只有4桌叫到大满贯,尽管我们竭尽全力的阻击,只拿到28分,而hanhui和谢老师同样面对阻击叫到6s,却得到71分,占尽了天时地利:

*    *    *    *    *    *

第7副牌:当我打开保存的这副牌例时,忍不住两眼泪汪汪的,心中十分酸楚,事后看来,3nt可以加倍不等于4c更可以加倍,估计此时龙海的嗓子早已哭哑了……


谢老师尽管手持强无将开叫牌,面对敌方的3d争叫竟能含蓄地pass,这份老到的太极功夫,怎不令人敬佩,92%的高分当然非他莫属,物有所值!

*    *    *    *    *    *

第8副牌:同样主打2s,同样首攻c10,是压是飘,功力立判,谢老师的沉稳风格再次得到了充分肯定。

*    *    *    *    *    *

我有开叫牌力,同伴有示强应叫牌力,对手居然不看局况不知深浅的直奔5c,无异于自己伸长了脖子往刀口上抹,没准他们以为南北方有满贯牌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龙海笑眯眯的手起刀落,把一手看起来很不错其实什么都没有的外强中干牌变成了肥嘟嘟油汪汪的罚分。


我估计南家的1s叫品之后,谢老师那两颗藏在玻璃片后面的眼珠子便已瞪得圆溜溜了,当南家再叫3s时,握住鼠标的手指关节开始嘎叭嘎叭的发响,咽了咽口水终于忍而不发,北家的4s如同自投罗网的猎物,怎能放过,于是,谢老师以十分优雅十分潇洒的姿势轻击鼠标,作出了一个十分残忍的决定,就好比猫儿先看着老鼠折腾,最后才扑上去叼住,大啖于口福一般。


这副牌我们尽管也是一番轰轰烈烈的结果,可惜只得分84%,因为全场五花八门叫什么定约的都有,加倍或不加倍下多少墩的都有。谢老师的眼珠子没有白瞪,他们得了个100%的顶分,又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之便,真幸福!

*    *    *    *    *    *

第10副牌:总算发挥了一点点技术优势,南家可以首攻cq,不过这是比较墨守成规的思路,因为东家必然有草花挡张,同伴必然会短缺,唯有让同伴进手之后传草花过来才有可能得利,问题是不知道同伴的进手在哪里。我估计龙海很可能是一位打斯诺克的好手,他选择的d10首攻是一杆以攻代守的好球。庄家连续忍让显得有点手软,直取四个方块赢墩之后,实在没有草花协助,只得回s给庄家,庄家不得不再给我们留下两个赢墩。不过看了四家的牌,假如庄家先从h做出一个升张,是可以减少损失的。


东西方向估计是1cnf体系,可惜4s也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定约,不过北家首攻da帮忙之后,不知有没有可能完成定约呢?

*    *    *    *    *    *

第11副牌都打3nt+1,恕不赘述。


*    *    *    *    *    *

第12副牌:北家2c开叫之后我很犯愁,按我以往的叫牌风格,通常会先作技术性加倍,但是我又觉得草花太好黑桃太弱,考虑再三,决定争叫较好的4张h。南家有ha控制高限弱支持,谨慎加叫基本得体。西家5-5双套h极配,敌花单张4控制,直接封局亦十分进取。可是南家的加倍使形势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北家一看自己h缺门,c大牌很可能成为废点(他一心以为南家的草花有牌力支持呢),于是咬了咬牙改叫5c,我看对方有局,便不假思索给予加倍,心想宕它2墩也比4h值钱呀!出乎意料的是南家居然飞快的给了个xx,于是我第一次觉得应该修改桥牌规则了,让我来个再再加倍该多好呀。后来我意识到,正是我第一轮的简单争叫让南家低估了实力,假如我直接技术性加倍,西家出h套,我进4h,南家便不敢贸然加倍了。这副牌我们终于得了个100%的满分。


北家3c阻击开叫,东家没有表示可以理解,可是西家3h争叫之后,东家多半应该加叫进局才是,幸亏南家不识时务又叫了4c,否则停在3h岂不大大的吃亏!

*    *    *    *    *    *

第13副牌:平平稳稳的2h定约,我们多赚了一点点蝇头小利,要是也能+1就好了。

*    *    *    *    *    *


第14副牌:很正常的过程和很正常的结果,不过也有6桌东西方没叫到局,还有5桌被打宕的,这年头啥事都可能发生,呵呵。这副牌我们占了地利优势,得分73%,hanhui版副和谢老师得分26%。


*    *    *    *    *    *


第15副牌:这是一个不堪回首的悲剧,我在明手,将牌失控之后,眼看对手的草花套象决了堤的洪水一般飞流直泄而下,不由得双手捂住眼睛,惨不忍睹也。这副牌有4桌完成4h有1桌完成4s,我不明白他们是怎样打成功的。


谢老师开叫1c给了hanhui版副惩罚加倍的力量和信心,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极其漂亮的战果,冠军牌手又获得了一个接近满分的丰厚回报。

*    *    *    *    *    *


第16副牌:6c或6d都是颠扑不破的铁打定约,也有西家叫6nt并且获得成功的,尽管得分更高,反正我不敢冒此风险,其他还有若干桌6c-1,造成了很大的比分落差,不过由于我们拿了满贯牌占了便宜,得分75%,可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最后的引吭高歌终究未能将自己送上鲜花之路。


据说打队式赛要稳、准、狠,打双人赛要狠、准、稳,总结这16副牌的得失,觉得hanhui版副和谢老师搭档确实把握得非常好,可谓马到功成,实至名归。我曾经有一篇随笔提到过hanhui版副的科班实力,而谢老师本人则是教授科班出身,二人联袂,在平凡之中显示出了不平凡的真功夫!


这份简单的小结权当赛后作业,请坛友们指正,谢谢。


(编者注:作者图文并茂,可惜文中图片都不显示)
〖牌桌随笔〗防患(47)


我写牌桌随笔,大多为记录平时遇到的牌例,结合几分心得体会,留下一些具体的思考,并不同于研究分析,因为研究分析是专家们的事,我只是一个有时间就在网上玩玩的桥牌爱好者而已,因此,我的随笔有点高不攀低不就的感觉,因为它在高水平的牌手看来根本就是很初级很通俗的故事,而水平低的初级牌手还没有培养出总结经验的思维习惯,也许在他们心目中上网打桥牌与玩其他游戏并无二致,所以,我把写随笔当作自我总结,有没有人看,有没有人回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有没有用心,有没有进步。


昨天晚上跟哈里合作打双人赛得了第一名,他建议我写写其中的一副牌。


那是最后一轮的第15副牌,我俩已经坐到了第一桌,我拿到的牌是这样的:

        s:kj10972    h:73    d:kq2    c:65


无局方第二家开叫2s,下家pass,哈里直接4s,all pass。


首攻c4,明手摊出牌来,联手配合如下:


   明手 s:a86
          h:k1096
          d:aj10
          c:k102


       我 s:kj10972
          h:73
          d:kq2
          c:65


我让明手出c10,上家cj赢得第一墩牌,紧接着他兑现ca,下家跟c3,然后他打出了第三张草花。


地球人都知道,下家的首攻和跟牌已经向全世界宣告了他的双张草花信号,假如他是4张的话,他的同伴不会傻到给我ck垫牌的机会,形势如同生死关头一般严峻,我不得不陷入了长考:


一、明手的ck是赢张,我可以垫掉手中例如hx这样的失张吗?垫掉hx并不能消去红桃输张,下家将吃,兑现ha,定约立马泡汤。


二、sq在哪里?假如我以sj将吃,被下家sq盖吃,兑现ha,定约还是立马泡汤。


三、ha在哪里?对方手中有三张红心大牌,但不知如何分布,假如haj在上家,我方必失两墩,定约无可救药,但是这种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此前上家已经标明了持有caqj987六长套,如果他还有hajxx的话,那么他已经具备了正常开叫条件,可是他并没有开叫,这一迹象使我相信上家多半没有ha。


四、根据分析,假设ha在下家,明手的hk便有了活路,这是完成定约的必要条件,从暗手打出红心倒飞下家ha可以让我达到目的,问题是sq将牌怎么办?


这时,我想起了很久以前跟宰相老师一起打牌时他教给我的经验之谈,好像也是一副十分类似的牌,由于我处理不当,被打宕了,于是宰相老师告诉我说,“宁可丢失一墩将牌,也不要被将吃之后再丢失一墩副牌”,面对这种似曾相识的隐患结构,一不小心甚至可能会造成宕两墩牌的出入呢。


想到这里,我的心头豁然开朗,我决定综合上述因素,选择一条最大可能的思路。于是,我很果断的用sk将吃掉自己的ck,随后出s10往明手飞下家的sq,果然得手,肃清将牌,方块回手,倒打红心,证明了先前对ha位置的判断也是正确的,终于顺顺当当的完成了定约,整副牌分布如下:(图片不显示)


这副牌有11桌主打4s,其中6桌完成了定约,除我之外,其他5桌分别为首攻ha或者首攻草花之后北家回s吊将给了庄家机会,另有5桌没有完成定约,他们都是面对第三墩草花时选择了垫去一张小红心或者用小将牌将吃的错误路线。


最后借用和尚哥哥的方式也来说句格言:当你面对隐患的时候千万不可疏于防患,桥牌是思维的艺术。
〖牌桌随笔〗忍耐(48)


前几天在网上看到一句话,说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从中国到美国,而是从电信到网通。我们这里用的是山东网通,每次登录中游的桥牌论坛都必须承受一番针对个人耐性的考验,好不容易进入主题列表之后,我通常会选择一个或多个感兴趣的帖子标题,点右键在新窗口打开,然后干些别的事情,等待着文字和图片慢吞吞的从深圳输送到山东,输送进我的电脑显示器,而我存放图片的www.imageshack.us尽管设在美国,操作起来却像眨眼睛一般快捷。前几天,我竟然没法发贴子了,尝试了好几个小时都不行,于是把账号密码交给在深圳的大哥代发,一举成功,这使我产生了极大的困惑,为什么你们就这么喜欢掐住自己人的脖子不放呢?


这年头真是个锻炼人的时代,在许多难能可贵的素质中间,有一种叫作忍耐,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于是我联想到,忍耐二字在桥牌桌上也显得非常重要,所不同的是桥牌术语称之为忍让。


这几天正参加亚轩的大型队式赛,虽然战绩平平,却是也有几副可作圈点,例如第4轮第12副,我拿到了这样的一手牌:

        s:a864    h:aj    d:a853    c:a104


精确开叫1c,同伴1d示弱,我再叫1nt,同伴2c询高,我再叫2s,同伴2nt邀请,我便奔上了3nt,下家对手加倍。


首攻d2,联手配合如下:


   明手 s:kj10
          h:107532
          d:976
          c:q6


       我 s:a864
          h:aj
          d:a853
          c:a104


我的同伴是本次参赛的队长,作为一队之长,当然难免对队员存有很高的要求和期望,于是他以2nt邀请,而我作为前方将士,当然也希望自己能够有所表现,于是我以3nt进局了,遗憾的是明手摊出牌来之后,我的感觉也像掐住了自己的脖子一般,憋得喘不过气来。


联手只有5个快速赢墩,假如有幸能飞到sq,可能拿到8墩牌,前景大大的不妙。


东家以dk接应首攻,我决定先行忍让,东家接着打出dq,我开始犯愁了,我的思路是假如用da止住,飞s到明手,然后打h,有可能做出额外赢墩,但是,草花怎么办?这样的草花结构是难以控制局面的,况且对手也不会给我这么多的机会。


仔细琢磨之后,我发现了一丝迹象,从西家的首攻和跟牌来看,他应该持4张方块,假如他是3张方块的消极防守,只需东家打得出第三张d,那么,庄家的第4张小d便有可能成为第9个赢墩,问题是东家多半再也打不出方块了,于是我决定再度忍让,以保留对方块的控制权。


果然,东家改打hk积极进攻,于是我不再考虑方块的隐患,直接ha吃进,随即连手hj,试图树立明手的红心,还是东家hq赢得,他思索良久之后回出小草花,庄家放小牌飘过,被西家ck赢得,再打方块到庄家,只剩下飞sq一条华容道了,因为此时的东家已经明确成为了安全方。


整副牌分配如下:(图片不显示)


假如东家不打hk而打h9呢?庄家将面临一个抉择,当然,可以先用hj冒点风险,然后兑现ha,飞黑桃过明手再打第三张红心,一样可以达到目的。


可见,为了保留对敌方花色的控制权而采取适时的忍让是行之有效的桥牌基本战术。


尽管我看不出西家是否有足够充分的理由加倍,但是,如此牵强的定约还是停在2nt为好。以下是闭室的打牌记录,自然和精确两种叫牌体系的差异由此可见一斑:


在自然体制中唯一的最为明确的限制性叫牌就是1nt开叫,表示16-18p的相对平均牌型,但是,我觉得对应叫方的弱转移应叫也应该有明确的限制,原则上要求所转移花色为6张以上套并且大牌点集中在该门花色,如同精确体制的1c-2h/2s/3c/3d或1nt-2h/2s/3c/3d之类,上例的5张h未免太弱了些,如果换成h:kq10753还差不多。
〖牌桌随笔〗投入(49)


在许许多多的桥牌打法中,有一种最让opps恨得咬牙切齿的战术名叫“投入”,每到残局关键时刻,每当即将获得所期望的赢墩时,最最无可奈何的事情莫过于眼睁睁吃进了对手的投入,硬逼着你出牌,于是你只得打给对手的夹张而别无选择,从而活生生的被剥夺了一个原本属于自己的赢墩。


关于投入打法,研究桥牌攻防技巧的专著中有很多详尽的分析,我只是在这里列举一个自己遇到的牌例而已。


故事发生在亚轩好运杯的第5场比赛,这场比赛的对手队获得了预赛第一名的好成绩,尽管在亚轩论坛的屋后小树林内有人披露他们每一位上场队员都有一个相同ip地址的不同id在别的牌桌观看,但我仍然十分乐意与他们切磋,因为他们是一帮知己知彼的高手。


第7副牌,双方有局,我坐南家拿到了这样的牌:

        s:aq9    h:1093    d:ak1082    c:aj


精确体制开叫1c,下家争叫1h,同伴加倍表示8p+任意型,我再叫2d出套,同伴扣叫2h,我心里琢磨开了,同伴是一位很熟悉的朋友但不是一位很熟悉的搭档,据我分析,扣叫2h不外乎两种含义:一、同伴h无控制,要我在有h控制时叫出2nt以抢占有利的庄位;二、同伴h有控制但没有其他较好的可叫套,只是传递给我一个牌力信息而已。由于我的大牌点全都分布在其余三门花色,于是我便将它理解为后者,再叫2nt,因为由我主打无将定约的话,同伴的红心牌力处于争叫方的下家,是个有利位置。


同伴高高兴兴的叫到了3nt,对方首攻h5,明手摊出牌来,联手分布如下:


   明手 s:kj85
          h:qj
          d:53
          c:q9872


       我 s:aq9
          h:1093
          d:ak1082
          c:aj


我的心头马上一紧,联手的红心结构只得1墩牌,另有4墩黑桃2墩方块,ck在哪里?


别无选择的打hq赢得了第1墩牌之后,我先兑现了4个黑桃赢墩,此时注意到西家只有2张s,他垫掉了2张草花。当然,在此之后我可以选择草花飞牌,但我觉得这样做非常危险,因为一旦失手,说不定下家有6张红心呢?


长考之后,我决定放弃最常规的飞牌,作出西家持有5张h的假设,探查他的旁门分布,于是我继续兑现dk、da,西家跌落dq,上帝保佑,但愿西家果真是方块双张并且果真只有带ak的5张h,那么,在他取得4墩h之后,只能乖乖的往我的草花夹张出牌了。


于是我胸有成竹的打hj投给西家,眼见着对手愉快的兑现他的红心赢墩之时,我也愉快的垫掉了多余的方块,最后,西家将草花送入了我的怀抱,有惊无险的完成了定约。整副牌分布如下:(图片不显示)


此牌闭室也打3nt,只是由于叫牌进程的不同而改变了庄位,西家也曾争叫过红心,东家助攻,西家拔掉hak之后送出第三墩h,手上还有ck进手,庄家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完不成定约了:


尽管我们最终以11:19vp输掉了这场比赛,但是我们输得漂亮,输得光彩,呵呵!
〖牌桌随笔〗逆向思维(50)


很久没写帖子了,每当我写不出东西的时候便会埋怨电脑,结婚时买的联想电脑如今看起来就象一堆文物似的,声卡坏了,病毒缠身,曾经气派非常的硕大显示器顽固地占据着书桌,主机风扇的旋转声音可以用轰鸣二字形容,我很想买台新的,可我先生说反正放在家里也就是给我打打牌而已,就让它陪伴着我们一起白头到老吧,我真佩服他居然能找到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于是我只好也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么破的电脑怎么能写出好文章来呢?


话虽如此,牌还是照打不误,而且越打越刺激,坦白说是赌上了,在亚轩的豆豆牌室,打mp豪赌级别的是每副牌输赢999豆豆,折合人民币8毛9分钱,尽管这样的输赢连打麻将的退休老太太都不屑,可牌室里还有打100豆豆的呢!据说,在拉斯维加开个赌场大约需要三年才能收回投资,而在澳门开个赌场只需三个月就可以收回投资了,什么原因,不言自明。


昨天饭后的午休时间在办公室里偷着玩了几把,临撤退前最后一副拿到了这样的牌:

s:8    h:aj9632    d:aq85    c:qt


开叫1h,同伴应叫1nt,再叫2d,同伴再叫4h,据我理解,同伴的1nt上限可能会有15p之多,而4h则表示有很好的将牌配合,眼见自己的牌型不错,便抱着赌一把的心态4nt问a,同伴回答5h2a,于是一口6h冒了上去,上家对手加倍,只好无奈的pass。


首攻s4,同伴摊出牌来,联手分佈如下:


    s:a96
      h:kt7
      d:j96
      c:a763


      s:8
      h:aj9632
      d:aq85
      c:qt


虽然黑桃不劳耽心,但是草花失张不可避免,而且hq在哪里?dk在哪里?


正常情况下既然上家加倍了,我有理由推断其余几张重要的大牌都在他手里,他可能有黑桃大牌,但对我已经不能构成威胁,他多半会有dk,因为他不可能仅仅凭籍hq来加我的倍,看来我需要飞将牌,还需要飞方块。记得我师傅曾经说过,假如你不可避免的要作飞牌时,尽量把它放在最后,可是这牌不行啊,什么都要飞,我还有别的选择吗?飞什么呢?


谁都知道做有将定约首先必须关注将牌,明手sa止住之后似乎应该顺理成章的着手飞hq的,因为我实在没有勇气硬砸将牌的2-2分配,但是,我忽然觉得所谓的顺理成章曾经让人吃了太多的亏,以至于现在逐渐流行逆向思维了,一个看起来要宕的定约,顺理成章便是意味着宕牌,而逆向思维或许就是绝处逢生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于是在原本应该飞上家将牌的时候,我偏偏首先着手处理边花,转而考虑下家持有将牌hq的可能性。


心意已决,第二墩牌明手出dj,上家d2,暗手d5飞过,果然得逞,于是我暂且搁置方块,紧接着将吃s6过桥,出h6吊将,下家h5,此时我努力战胜顺理成章的意念,用明手的h10飞了过去,再次得逞,上家也有小将牌跟出。


幸运之路真的眷顾着逆向思维者,我尽力按捺住怦怦不止的心跳,小心翼翼的再度将吃黑桃过桥,随即打死下家的hq,满怀信心的出d9,上家压d10,暗手dq,下家示缺,此时的我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打草花到明手ca,飞死了上家的dk,送出最后一墩草花失张,顺利完成定约。


打完之后我查看了对比,大部分定约都是4h+1或6h-1,只有我6hxmake,逆向思维万岁!尽管它只值人民币8毛9分钱。


整副牌分佈如下:(图片不显示)
〖牌桌随笔〗三色挤牌(51)


我们几乎每天都会用得上飞牌,不是飞别人就是被别人飞,有时成功了有时失败了,司空见惯,飞过之后就没啥印象了。


我们只是在很偶尔的时候才会用得上投入,包括投入别人和被别人投入,甚至有时投入之后又被反投入了,然后哈哈一笑或者恨得咬牙,多少有点回味。


记得我在刚接触桥牌那阵子就学习飞牌,可惜直到今天还没学会,老是把自己的赢墩飞到别人的口袋里去,至于投入打法,只是偶尔撞到几次而已,并不能从一开始就胸有成竹地策划着按部就班的如何剥光旁门如何投入,打到后来方才知道,咦,真的投入了?


至于挤牌,我总觉得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太高级的打法,初学阶段一知半解,经常叫嚷着紧逼紧逼,其实大多是无意识的瞎打而已,真正符合条件并且能够通过正确打法从而形成挤牌局面的牌例并不多见,所幸在昨晚争夺人民币8毛9分的游击战中,我遇到了一副三门花色的挤牌,那是一位名叫“没事偷着乐”的opps的精彩表演。


当时我坐西家,拿到了这么一手牌:  s:qj7    h:qt83    d:q76    c:aj3


叫牌过程:
西        北        东        南      
                                 1d      
pass    1h       pass    1s      
pass    3h       pass    3nt     
pass    pass     pass   


我寻思了好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首攻,只好打出c3碰碰运气,北家明手摊出牌来,形势如下:


         北: s:t65
               h:akj962
               d:kt
               c:qt
西:(我)
s:qj7
h:qt83
d:q76
c:aj3


打牌过程为首攻c3,明手c10赢得第一墩,s6回到暗手sa,出h5给明手的hj飞牌成功,兑现hak之后将第四张h送给我,我打回sq,被庄家sk赢得,接着小方块过桥到明手的dk,继续兑现他的红桃赢墩,打到最后第四张牌时,我觉得喘不过气了,此时的残局如下:


         北: s:t
               h:2
               d:t
               c:q
西:(我)
s:j
h:
d:q6
c:a


此时明手打出h2,庄家垫去ck,我已经没法垫牌了,通过前面的叫牌和出牌过程,我大致可以断定庄家手上还保留着ck和dajx四张牌,假如我垫掉sj,明手的s10升级为赢张,而且在明手兑现s10的时候还要逼迫我垫牌,假如我垫掉一张方块,庄家手中的方块就树立起来了,假如我垫掉ca,明手的cq也升级为赢张,我无所适从,考虑再三之后,只得咬牙垫去一张小方块,因为我觉得这也许是一个最容易让主打方犯错的机会,此时这位名叫没事偷着乐的庄家真的乐了,他已经无错可犯了,呵呵一笑方块过桥,将最后三个赢墩收入囊中。


整副牌分佈如下:(图片不显示)


在我付出人民币8毛9分钱的代价之后又琢磨了好一会,觉得还是应该扔掉ca才对,就算你兑现cq,我垫去sj,那么好歹还有一个dq赢墩,不过再一想,假如我扔掉ca,庄家已经扔掉了ck,明手兑现cq的时候,我垫什么呢?在这种形势下,只要我垫什么,明手就打什么,无计可施也!于是我不顾自己的脑袋被人挤得晕糊糊的嗡嗡发胀,使劲的将庄家赞扬了一番,庄家也顺便使劲的谦虚了一番,牌局继续。。。。。。
〖牌桌随笔〗傻瓜套路(52)


都知道傻乎乎的家伙最容易让人上当,老实人说谎也最容易让人相信,可是,桥牌桌是个斗智斗勇比精明的地方,傻瓜往往会吃亏的,且看下面这个牌例,它是我一位朋友的战绩,当时他坐在北家,叫牌过程如下:


     西     北     东     南
     1s    2c    4s     all pass


北家首攻ca,明手摊牌如下:

     东:
     s:kq9x
       h:kq10
       d:kqxxx
       c:x


ca赢得了第一墩,东家明手单张草花,南家跟小牌;接着打da赢得了第二墩,南家还跟小牌;然后打ha赢得了第三墩,南家依然跟小牌。


北家的牌是这样的:

     北:
     s:x
       h:axxx
       d:a
       c:ak10xxxx


请允许笔者在这里卖个关子,接下来的第四张牌他该打什么呢?不妨有请诸位看官一起讨论讨论。。。

………………………………………………………………

关子卖过之后,还是需要续上下文的,为了保持文章的完整性和思维的延续性,就此接在主帖后面说下去吧。


此时我十分后悔本文用了“傻瓜套路”这个标题,害得聪明人都不愿意发表高见了,期间有三位大概是桥牌的门外汉的两声“学习中看看”及一声“呵呵”之后,同位素和百慕大二位朋友都说到了点子上,谨此一并致谢!


确实,第四墩时,北家打出了cx。


从前三墩牌看来,北家是个最为老实巴交的防守者,一上来就傻乎乎的拿掉了属于自己的赢墩,这个出牌过程给了庄家明显的信息,北家把口袋底都倒出来,他已经尽力了。


于是庄家用sx将吃,不料被南家的sj盖吃,回出dx,北家将吃,庄家无可奈何的声称宕两墩,缴械投降。


四手牌分佈如下:
                北:
                 s:x
                  h:axxx
                  d:a
                  c:ak10xxxx
西:                               东:
s:a10xxx                        s:kq9x
h:jx                               h:kq10
d:jx                               d:kqxxx
c:qjxx                             c:x
                 南:
                 s:jxx
                  h:xxx
                  d:xxxxxx
                  c:x


北家看似老实,其实狡猾非常,第一墩首攻ca也许是无意但绝对美妙,第二墩拔da同样富有创造力,第三墩兑现ha如果是刻意的话,那么应该称得上大师了,因为前三墩牌给自己留下了铺垫,庄家制造了烟雾。


以庄家的分析,北家多半是有一个不带ck的草花套,他一连串打出了三门花色顶张的12p大牌点,看来已经黔驴技穷无牌可出,才让明手将吃以控制西家的草花,在如此这般的明朗局势之下,不料一脚踩空掉入了陷阱。


当然,明手可以用大牌将吃,但是随之会面临一个sj和将牌分佈的猜断问题,不过,既然南家持有包括ck在内的两张以上草花,似乎完全无此必要啊!


这使我记起了昨天看到的另外一副漂亮防守:(图片不显示)



这副6c本身就是一个岌岌可危的定约,除非在理想分配的前提下采用crossruff策略,可是,西家首攻c10吊将一下子就缩短了主打将牌,不过它还是给了庄家一个将牌1-4分配的信息,足足思考了半分钟之后,庄家认为这张c10显示出防守方既要攻将,又是无可奈何的选择,于是决定明手盖ck转打东家cq,不料掉进了陷阱。


牌桌上每天都会发生许多精彩的故事,这样的傻瓜套路实在值得聪明人回味。。。
〖牌桌随笔〗扣叫的激情(54)


中游实在是个富有人情味的地方,尽管这里因单调的贴点制而流失了一批比较优秀的牌手,却留住了一批因桥牌而聚集在一起的真诚的朋友。回顾中游的桥牌论坛,宰相老师担纲时比较正气,只是由于太过正统而不免显得沉闷,或许正是宰相老师对此有所意识之后才退居谈出,几度周折几经易人,终于迎来了一派百花齐放莺歌燕舞的大好局面,如今的桥坛已是充分凸显桥牌主题,花版主励精图治,足见其“花自飘零水自流,我自执着追求”的坚定意志,绿意盎然当然是人见人爱的美丽色彩,至于7a级的菜鸟,估计差不多已经修炼到接近凤凰的程度了,如此三人密切配合,何愁不能将这个论坛整治得一片生气呀!


承蒙版主厚爱,将桥牌西施的旧帖逐一拿出来翻晒,美其名曰精彩回放,其实更应该把它看做是一种鞭策和鼓励,于是,桥牌西施忍不住重操旧技老调再弹,又想过来扯呼扯呼了,呵呵。


既为随笔,当然不是严谨的论文,大多来自于所见所闻或有感而发,并非技术性的说教,只是聊聊桥牌而已。


今天想说“扣叫”。


扣叫原则上为逼叫,是一种很强烈的叫牌,是一种在初级牌手看来非常不可思议,中级牌手需要谨慎使用,高级牌手必定应用自如的叫牌工具,在大多数情况下,在已经确定将牌花色之后,通过扣叫显示控制是探查满贯的有效武器。此外,在竞叫过程中,也可以通过扣叫对方花色来传递某种特定的信息或要求,例如directional asking bid是要求同伴在持有对方所叫花色的控制时叫出无将、unassuming cue bid是以扣叫对方花色表达对同伴花色持有坚强支持的竞争或阻击实力、michaels cue bid是以直接的简单扣叫对方开叫花色来表示自己持有某两套牌的约定等,此外,还有各位早已熟知的splinter爆裂叫也属扣叫之列,凡此种种,无不需要谨慎处置,一旦使用不当产生差错,将会造成难以收拾的非常严重的后果。


如今的桥牌竞叫日趋激烈,有经验的牌感敏锐的opps通常不会给你们足够的叫牌空间,让你们慢条斯理的循序渐进,但是,恰如其分的扣叫则往往可以一矢中的,收到满意的效果,下面这个牌例中,南家是桥牌西施的一位非常熟悉的好朋友:




南家的牌力和牌型促使他在技术性加倍之后施之以扣叫,但是,由于西家的建设性加叫和南家的大牌点过于集中而未见满贯。


接下来的这个牌例出现在另一个场合,南家还是桥牌西施的好朋友偷着乐先生,不过这个牌例显然更加令人振奋,北家的扣叫将一个已经没有叫牌空间的满贯进程发挥得淋漓尽致:




以上是随手拾得的两例比较典型的扣叫,由此可见,扣叫可以是一种简捷而有力的叫牌武器,跟4nt问a、5nt问k相比,虽然各有千秋,但是桥牌西施觉得它既合乎逻辑,又充满激情,不失时机的妥善运用,当可获得斐然功效。


克林格有一本专著名为《满贯的扣叫》,据说,读完这本书之后,你会觉得扣叫“简直如同儿戏一般”了。
〖牌桌随笔〗将牌首攻(57)


首攻虽然只有一张牌,却是一个很深奥的题目,许多人认为,未能作出关键性的准确首攻,可以看作是判断失当,其实不然,因为叫牌过程总是能够给出一定的信息量,如果在一个合适的情况下未能作出合适的首攻,则应该把它看作错误。


对付有将定约,首攻将牌经常是一种无可奈何的防守,尤其是对边花赢墩寄有希望但缺少明确的信息时,首攻一张本来就属于庄家的将牌尽管看起来比较消极,但未必会很吃亏。有些时候,首攻将牌可以削弱庄家的将吃能力,在很多情况下可以看作是很积极的甚至很高明的防守。


不喜欢首攻将牌者常常来源于缺乏信心,其实,首攻将牌是一种积极的攻击,这种攻击不一定立即奏效,而且从表面上看好像是把一次早期的时机拱手送给庄家,弊多利少,于是,很多牌手都喜欢首先针对庄家的大牌进行积极的攻击,试图在副牌花色中做出赢墩。在很多场合,这种打法在策略上是正确的,但也有很多牌例证明这种打法是错的,所以,学会听取叫牌,从而分辨出不同的情况采取不同的对策,是一个好牌手应该具备的良好造诣。


下面这个牌例是五一节晚上的豆房记录,北家是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名字,他的牌技和他的名字一样令人望而生畏,南家还是那位让桥牌西施在“派司的艺术”中吃过苦头的豆房高手,不过在这个牌例中,他并无多大的实质性威胁。



北家首攻s3吊将,明手s7便赢得了第一墩牌。


庄家暗自庆幸,看来这是北家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向而作出首攻单张小将牌的消极防守而已,接下来只需飞死南家sk,清将之后,用h大牌垫掉d失张,定约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于是,庄家紧接着从明手出sj,标明了打算飞死sk,此时南家不动声色的跟了张s5,正当庄家准备飞过去的时候,一丝隐隐的不安袭上心头,庄家知道,所有顺理成章的想当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假如这个首攻是个欺张呢?一旦失手,防家会立即对准低花发动强攻,定约必宕无疑!


庄家非常需要并且非常急于利用明手的红心垫去手中的方块输张,但是,opps是一对从来不会轻易地让他们的对手如愿以偿的厉害角色,在强烈的警觉心理的控制下,庄家不敢轻易迈步,因为,没准脚下就是一个陷阱。


于是,庄家长考了20秒钟,始终下不了飞牌的决心,虽然这张飞牌十分必要而且非常显而易见。


尽管庄家是个多疑的牌手,但他一直认为司马懿是个愚蠢的军事家,眼见街亭城门大开,明知孔明智慧过人,咋就不想会不会是座空城呢?


庄家决定改飞为砸,假如北家确实单张将牌,还可以剩下利用红心的分配机会,打红心垫方块逼迫对方将吃,同时也让明手保留将吃草花的能力。


主意已定,咬紧牙关拔出sa,下家sk应声落地,防家的阴谋就此泡汤。


其实,这个定约本来是没有机会的,北家原本应该考虑首攻低花的,问题是他的两门低花都是间张,怕吃亏啊!


数据库的查询结果表明,有23张桌子打过这副牌,全部都是由东西方向主打的定约,其中13桌进局,分别为4h或4s,甚至还有叫到6s的,除了本例之外,无一幸免于难,其余10桌都选择了2h或3h,结果+1或mk。


无独有偶,昨晚的大师研讨赛上也出现了一副精彩的将牌首攻,十分耐人寻味:




针对这个大满贯,北家选择了首攻将牌cj,假如由你做庄,你分析他是单张cj还是还是双张cqj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