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闲着闲着我也发骚了

为了证明咸丰是个间歇性症候群集散地,我想以身作则的证明:譬如,某年某月的八点半,偶如僵尸般爬上天花板,看看曾经的蝴蝶如今还披着去年冬天的壳子,而茶馆的门依旧半掩着。

还是那几位老檀越扮作的茶客,谈论着去年的秕谷前年的收成八斤九斤乃至谁谁曾经喝过七斤的喜酒。外面的人呕不出来,里面的人于是习惯了。

猫、狗、狮子这种选择性的手段仍然将自己置于弱势群体的位置选择性的选择选择性的话题谈论哪片云彩路过自己的头顶哪滴露水曾经打湿过自己的绣花鞋贫民的出身乃至斗地主成功的范例,就这么极具耐心的吐了这么多年的丝愣是当做木棉袈裟披了这么多年于是腐朽也就成了不朽转而内圣外王了。庙里泥塑的菩萨终于多了一尊。慭慭然得道状。

而宁采臣的兰花指这么多年之后终于成功的克服了我不呕吐的习惯,扮诸佛坐骑转而骑诸佛一副理所当然背手巡视之态让我想起一只不愿老去的狗不知疲倦的巡视领地而一边撒尿的丑态,另一边去他吗的吧我想拿板砖将那货赶的远远的。

......

发完骚之后,我得承认我一直没有点开任何帖子的欲望,不对,扁葫芦那标题党还是害我点开了那货又从某处截获的小道消息以快餐和三句半的模式剽窃了犀利哥的犀利,我不知怎的就想起了这货一副眯着眼盯捻着胡须眉头上三道褶子那附苦大仇深的样子向电视剧里的某个人物。

不说下去的觉悟让我更加觉悟的想到了隔巷驴鸣。在我的觉悟和驴的觉悟在等高线上闭合之后我决定给驴子也提供露齿奋蹄的机会:

悖论之一:路人甲曰:抱朴守拙皆因天道忌巧,无诚不立是故天道忌贰。路人乙听闻,默然转身,轻吟:大音希声非为争鸣,大道至简悟在天成。


悖论之二:不懂的道理你可以问我,懂的道理你可以问佛。路人乙试问。路人甲曰:“佛曰,不可说”。转而问佛,佛自拈花。路人乙微笑。
是故:向道问心,传道问佛。


悖论之三:风起于青萍之末。
路人甲曰:见花非花。
路人乙曰:见花是花。
路人丙曰,风。
路人丁曰:青萍。
众皆散。奔走相告。全他吗的是路人甲乙丙丁......
1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锦带吴钩 奖励了 80000 2016-6-20 08:37

****
     赶上。 楼主注意了,这地儿马甲发帖给逮出来要枪毙的。
腐竹是我的名字,辜负了千双筷子。
一篇文章,前半一种风格,后半另一种风格,有意思。
对咱葫芦弟的说法,丞相很赞同。
故弄玄虚
作者以漫画形式勾勒出了人物的鲜明形象,辛辣讽刺,令丞相捧腹。翠花不上茶吗?
写一半。应该还有一半。


据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人她叫培培,她说再丰富的词汇只为了说那么一点小事儿,实在是过于华丽了。这种非完全爆发式的槽点较少,楼主不要太压抑。反正你穿马甲。
翠花,这是小事吗,大事耶。又有什么大事要那么地大费周章啊,翠花结婚了生娃了算不算大事?周生亡命日本了是大事还是小事?袁大囫囵脑袋复活了是大事还是小事?
9# 曹大丞相


你这一惊一乍的容易脑梗,注意保养啊,丞相。
语言犀利,我学不来。
9# 曹大丞相


你这一惊一乍的容易脑梗,注意保养啊,丞相。
美女培培啊 发表于 2016-6-25 16:41
翠花结婚了,隔壁王老五脑梗了。这事太大了去。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