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小呆,丝袜戴久了该透个气了。
本帖最后由 猫狗狮子 于 2016-4-16 22:51 编辑

80# 呆葫芦

刚有人提醒我,说骂绿巨人的话,怎么点青皮头上去了。我微微一笑,说:“没事,错不了,有人自己会领走。”。


骂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就是两个字“贴切”,贴切到别人自已都认同。你随便站闲风哪个角落,对着任何人喊,都会有正确的人来认领。



比如,闲风本来空无一人。我躲墙后一喊:“伪贵妇”,谢小蛮来了。喊“二皮”,青皮童子来了。喊“绿巨人”,小枪枪来了。其中以小枪枪最为聪明,“绿”字声音稍拖长点,他就己经在闲风广场立正稍息了。本人的骂,不但深入人心,而且深入敌心啊。
2

评分次数

现在什么年代,马甲不流行了。经过几番来回,对马甲背后的也可了解一二,比如脱毛,健身爱好者,无猴上班的,周生计算机工作者,二皮小职员,于十一小职员比二皮职位高点,杜生生意人,咱打工的,天天上班的,小明拉三轮的,翠花深圳上班,大妈武汉上班,面窝销售,小呆失业不详,状况估计类似寒枪。。
糖遛狗房产销售,宁老头人口统计,或许是计生办,高菲佣生意人,特务仓库,谢逛街公司高管,闲人中学教师,月子公司技术。
本帖最后由 胡剕 于 2016-4-17 00:14 编辑

80# 呆葫芦


快闭嘴吧呆同志,说说话就下道,哥哥我实在是不想证明自己一贯正确了,但你也得给李蔷薇留条后路啊,人家蔷薇都把你这个文人位列在我的前面了,你可别逼着蔷薇改口嘛。你看我,讲话从来都是唱高调的,杜同志骂我,我不理他,我是多么的高风亮节啊,自己都敬佩自己。唉,你们中像的遗风啊,那时候要不是你们闹得欢,话不投机就奔下三路,哪有这闲风市场的人间正道呢。是不是,阿呆?



跟阿呆说完了,跟诸位说点高兴的事。我这篇小作品,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请的是阿呆,弹的却是杜粉的琵琶。也没怎么回复,现在看,已经有了三千两百多的点击率,,真没想这么轰动的,,,《感谢诸位的厚爱》,《感谢诸位的厚爱》,《感谢诸位的厚爱》。重要的标题,不嫌啰嗦,还是要描3遍。



不开玩笑地说,真是没有关注杜同志玩小说这件事,包括《感谢诸位的厚爱》我也是看了个只言片语。刚才又回去详读了,才知道杜同志早就说了,“小说中的角色的名字,就请诸位代劳了”,这正与我在本楼里的一些猜测不谋而合。那么说,出这篇小品文,就是因为细读了心剑的颂歌,杜同志深浅我清楚,宁老头咋回事我知道,这个心剑我是不了解的,他竟与宁老头找到个共同的兴奋点。同样是被虚幻浪漫吸入的,不能不说杜同志的体感男粉,有一个算一个,盖不如杜同志的几位铁杆女粉的实在、深沉、理解力和分辨力。



对杜同志这次的小说不评价,但杜同志的文字我还是清楚的。男铁粉们提王小波甚至鲁迅,是否有些鱼目混珠?这两位大家与杜同志的文字及风格扯不上什么关系,杜同志是常把个人情感及主观评判浮于字面的,理性不如王小波,刚烈不及鲁迅,深得王小波文风精髓的甚至有所光大的,中游唯有商羊舞。路人某乙的一些作品有意接近鲁迅风格,却又参了一堆圆融,弄得四不像了。我这么说,并不是毫无根据地贬低杜同志,杜同志有他自己的特长,没有模仿或者传承其他人的衣钵,独树一张皮,梦幻多于学术,感性多于理性,快感多于担当,玩个小说,还是比他烧砖具备若干优势的。这又不是说杜同志的杂文一无是处,但一来一往,毕竟达不到商羊舞时代的那几位的飞花摘叶,信手拈来。特别是短兵相接,杜同志几近阿呆同志,话不投机就使劲往下了扯,都掉价不。鲁迅的论敌有位叫钱杏邨的,写了篇《死去了的阿Q时代》,与杜同志的理想色彩以及思维定式颇有几分相似。杜同志是很懂女人的,男粉们若跟着叶公好龙,就太缺主心骨了。


好了,都别说话了。因为可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
1

评分次数

『我情商为0,大象无形;我智商为0,大智若愚』
不小心得了8万个豆,谁知道这豆豆都可以干嘛?宁老头,你一定清楚,给说说。
『我情商为0,大象无形;我智商为0,大智若愚』
是你一不小心,把青皮的语录,贩卖得了8万呀~
87# 倩女幽魂——宁采臣


闲风还是有人文关怀的,谢谢你的指点。阿呆那句关于闲风人怎么怎么着的假言判断壮烈破产了。



不过,宁老头,你这所答非所问,是油个墨呢,还是真没看懂我的问话?



千万别跟我学穿花绕树的绝技,穿花绕树可以没文化,但不能没逻辑。我问的是“果可以怎么用”,宁老头告诉了我一个“果的成因”。
『我情商为0,大象无形;我智商为0,大智若愚』
85# 胡剕


你调戏猫狗家妇女,凭啥拿我当电灯泡?青皮,你不厚道。
文戏演成全武行,出乎我本意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事到这个份上,欲说还休,欲罢不能,挺纠结。我看还是顺其自然,说不说的看心情吧。
找臭棋篓子下棋,点击**文章,是我在中游的两大乐。后一乐现已基本被掐,只在等人下棋之余偶尔来论坛逛逛,所以我对闲风现状和众生品相是比较模糊的。
坦率地说,心剑帖中对猫狗“追金庸,赛鲁迅,超韩寒,比肩钱钟书,直攀刘小波”的评价让我很反胃。我认为,持此论者,不是脑残就是跪舔。
心剑我不熟,有点印象,似乎是个文人,依稀记得当年他在时报被猫狗问候老木后,曾写过一篇《心剑不辨》,挺自尊的一个人。如今为什么如此奴颜卑乞,自轻自贱?我甚至怀疑他是用春秋笔法,高级黑?仔细看又不是,他的谄媚是心甘情愿,全心全意的。虽然不舒服,但我忍住了,没吭声。
几天过后当我再来闲风时,发现心剑把他那份帖子和其他类似的帖子一起全都顶了上来,绿汪汪一片,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再也憋不住了。
考虑到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话说得非常婉转,十分含蓄——“一为文人,便无足观。这是个好课题”。暗示心剑“伙计,你这贴差点意思”。字面上不认真看,看不出贬义。对此,如果心剑置之不理,或反应不能么激烈,这事肯定就过去了。
心剑的出言不逊,至少传达了两个信息,他低估了我的智商,高估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给小爷拱火,那就不客气了!我劈头就把那个“贱”字贴丫脑门上,,直接摁进找爹一族去了。
事后,细思量,觉得这事自己孟浪了。心剑是个读书人,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未必是真;即便是真,也导不出读书人都是有风骨的人这样的结论。这显然是一个悖论,产生的原因不是因为心剑现象的存在,而是因为自己的思维出现了逻辑错误。既然如此,人家贱得好好的,你凭什么去抢白人?所以,后来我去心剑的帖子里表示了歉意。
再后来,猫狗窜进来叫骂,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
我之所以再次把事情的原由叙述一遍,是想强调,最初争论的焦点是心剑该不该的问题,而不是其它问题。
89# 呆葫芦
帖中被中游屏蔽的“##”两字为——“狗 屁”
中游究竟有几篇文字,让丞相拍案叫绝,少之又少,多是大路货,言之成理成文即可。杜生文看得,用于纸媒,加以努力,会不错。来闲风混浪费人才啊。丞相也是布衣之士,无所推荐。现代一些知名作家都有伯乐在后,闲风难当这大任。贾氏文字粗糙,硬是码出一本又一本,也是作家了。作家只要坚持,几乎人人可为。小明就可以嘛。周生也可以嘛,周生搞几个典故生字加上平仄与尾韵也成诗了嘛,贵在笔耕不辍。丞相也写过几千字,聊自慰。只葫芦娃的丝袜腔难以忍受,丞相曾指出葫芦就一标牌,该娃能理解不?丞相最喜文字却是池莉,其作全部读过,湖北话家乡味,恨池莉太少哇。
本帖最后由 胡剕 于 2016-4-18 19:09 编辑

89# 呆葫芦


阿呆,开头一句,说得有点望穿秋水了。我虽不敢说是一位女权主义者,但对女性还是尊重在先的,然后也是尊重,实在不行我跑跑跑。斯伽摩尼说:男人嘛,既慈悲又博爱,胜造七级浮屠啊。汝今能持否?



你很坦白,让大家都明明白白你的心,也算是对闲风的人文关怀了。



对那些评价的再评价,我懒得说了。大家都一样,包括你阿呆,都是希望有一个童话世界,有时内心深处也真是有一个童话世界,不可名状的,可以挣脱一切思想藩篱的、看到什么就是什么的...童话世界。但我的童话世界注定不是杜同志所构造的那种。所以对一些呓语,求不得同,任之吧。



你反映的关于心剑的情况,既然杜同志对心剑那样过,这事情我不清楚,如果属实的话,应该是心剑解开了一个由来已久的心结。大抵上心剑认为杜同志本应有爱,杜同志本应像青皮那样,是个慈悲为怀的好同志,,心剑一直是不肯承认或不愿意面对杜同志当年会那样对他,但毕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纠结、纠结、纠结、是真的吗?是真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这种矛盾心态一直纠缠到杜同志这次玩了小说,太久了,太压抑了,,,而今,作为一名读者,心剑从中找到了“爱心”的暗示,甚至杜同志采纳了心剑的某些意见、二人用QQ搭建了直通车,至此一段爱恨情仇终于进入了南瓜马车——对于心剑而言,解开心结的意义,犹如翻身受苦人把歌唱,完全大于作为一名读者的意义。



目前出现的书评——除了与鲁迅等人类比的霸王硬上弓范式,或者是爱心提炼范式,还有作文评语范式外,至今我没看到更好的。而好的书评,不限于这些东西,视角可以更广泛,思路可以更开阔。杜同志有好多女粉在卒读,有铁的还有不铁的,我就不信,闲风就不能出一个好书评?

(此回帖更正错别字三次。咱们再没文化,也得尊重文字哈)
『我情商为0,大象无形;我智商为0,大智若愚』
葫芦娃给闲风抄来许多辉煌的词语,什么身子骨硬朗啊,什么要悲悯情怀啊,什么广义上的宽容啊,什么对个体生命的尊重啊,什么相互体恤啊,吹得天花乱坠,可惜用在他自己身上就不行了。
我认识葫芦娃很早,似乎是在大唐棋苑社团成立前后,最有印象的却是几年后他用”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典故讽刺奇门魔谷社团的廉颇,当时一个马甲砸葫芦娃是郭开第二,被马甲揍得满地爬的葫芦娃,总算承认了没读过这段典故的由来,如果知道典故的由来后还用来讥刺人,那纯粹是个恶少,如果不了解典故的由来,只能算是个奸贼郭开第二。说真的,中象的绝大多数写手和社团老大对葫芦娃没有好印象,如果采用投票反对制,比例绝对高于百分之九十,我敢肯定有闲风有不少人对于葫芦娃为什么从老窝中象搬到闲风很有兴趣。下面说说他的由来。
葫芦娃和红缨娃两个号注册以来,一直在中象混,有一天突然跑到闲风不回去了,那是因为葫芦娃和绝大多数中象写手和斑竹都闹翻了,原因不外乎他是一个典型的衙内恶少,见人就咬,直到闹得动了中象论坛的公愤,被中象人一通打狗棍赶了出来,就这样一直回不去了。现在中象论坛被中游弄成了空城,够他施展手脚了,他却赖在闲风不动,希望葫芦娃这次千万别又动了公愤,怀着"悲悯情怀"又招来一通打狗棍。
1

评分次数

葫芦小弟不看别人的贴,来此找乐,变成找抽。心剑贴他之不尊重令俺不齿。一个贱字道出此娃本性。丞相观之,心剑贴何贱之有?推诚布公,赤心向人,惟杜生有成。至于个人感觉评价太过,可就实论之,无有不可。然该娃望风捕影,弊出不逊之词,着实可恶,也怪不得杜生拨棍而起了。周生坐壁上观,果然性凉薄呀。
去年看心剑的字,我就说他“软媚”,纠正了以后又“圭角毕露”的,笔迹是一种无意识的心理投射,字如其人错不了的。

至于死杜康“文学”起来的时候,有种活泛的市井味,特接地气。好像十年那样的文章,虽不似小波,倒有几分像王朔。

不过他这次的长篇,即便勉强称之为文学,也只能算网络快餐文学,主角还商羊舞呢,叫“龙傲天”还差不多。可惜了生花妙笔,用来写这样的起点种马文。说到文学,饥不择食时吃顿肯德基,和提前三个月不远万里约一顿米其林三星的大餐又怎能相提并论。。

说他几句又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把我编排成邓文迪,其实我还挺希望看到他在起点封神, 男人到中年make money才是王道,各位也都一样。
85# 胡剕
你调戏猫狗家妇女,凭啥拿我当电灯泡?青皮,你不厚道。
文戏演成全武行,出乎我本意之外,又在意料之中。事到这个份上,欲说还休,欲罢不能,挺纠结。我看还是顺其自然,说不说的看心情吧。
找臭棋篓子下棋,点击**文章,是我在中游的两大乐。后一乐现已基本被掐,只在等人下棋之余偶尔来论坛逛逛,所以我对闲风现状和众生品相是比较模糊的。
坦率地说,心剑帖中对猫狗“追金庸,赛鲁迅,超韩寒,比肩钱钟书,直攀刘小波”的评价让我很反胃。我认为,持此论者,不是脑残就是跪舔。
心剑我不熟,有点印象,似乎是个文人,依稀记得当年他在时报被猫狗问候老木后,曾写过一篇《心剑不辨》,挺自尊的一个人。如今为什么如此奴颜卑乞,自轻自贱?我甚至怀疑他是用春秋笔法,高级黑?仔细看又不是,他的谄媚是心甘情愿,全心全意的。虽然不舒服,但我忍住了,没吭声。
几天过后当我再来闲风时,发现心剑把他那份帖子和其他类似的帖子一起全都顶了上来,绿汪汪一片,顿时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再也憋不住了。
考虑到文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我话说得非常婉转,十分含蓄——“一为文人,便无足观。这是个好课题”。暗示心剑“伙计,你这贴差点意思”。字面上不认真看,看不出贬义。对此,如果心剑置之不理,或反应不能么激烈,这事肯定就过去了。
心剑的出言不逊,至少传达了两个信息,他低估了我的智商,高估了我的心理承受能力。给小爷拱火,那就不客气了!我劈头就把那个“贱”字贴丫脑门上,,直接摁进找爹一族去了。
事后,细思量,觉得这事自己孟浪了。心剑是个读书人,这只是我的一个判断,未必是真;即便是真,也导不出读书人都是有风骨的人这样的结论。这显然是一个悖论,产生的原因不是因为心剑现象的存在,而是因为自己的思维出现了逻辑错误。既然如此,人家贱得好好的,你凭什么去抢白人?所以,后来我去心剑的帖子里表示了歉意。
再后来,猫狗窜进来叫骂,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
我之所以再次把事情的原由叙述一遍,是想强调,最初争论的焦点是心剑该不该的问题,而不是其它问题。
呆葫芦 发表于 2016-4-18 18:17
本以为这小儿不过是与那杜生有点网事宿怨,在剑某的帖子里添点堵而已。是人难免有些小心眼小性子,再如何自恃文人修养,也是凡胎肉身,如此尚可理解。不料今天小儿的这番话却是将剑某的这份无限善意的理解击得粉碎!竟然空口白牙地造起谣来了!为人须有底线,呆小儿的这份卑贱就不是剑某的博大胸怀所能包涵的了!
杜生于时报问候剑某老木一事,请出示证据。否则,请将这份问候收回自用!在下虽宽容为本,慈母岂能容尔等屑小奸徒妄加侮辱!无耻小儿!披着“风骨”的假面,打着“悲悯情怀”的幌子,却干着禽兽不如的勾当!
至于其他,剑某评价的杜生的帖子还热乎着,如:心剑帖中对猫狗“追金庸,赛鲁迅,超韩寒,比肩钱钟书,直攀刘小波”的评价等等,大可复制来证!
一对先人不敬,对事实枉顾造谣小儿,在剑某面前,你连做个人都不配!
1

评分次数

去年看心剑的字,我就说他“软媚”,纠正了以后又“圭角毕露”的,笔迹是一种无意识的心理投射,字如其人错不了的。

至于死杜康“文学”起来的时候,有种活泛的市井味,特接地气。好像十年那样的文章,虽不似小波, ...
谢小蛮 发表于 2016-4-18 19:54
一再再三地对你容忍,不过是念你是女子,不忍令你难堪而已。小蛮菇凉,得了便宜还是少卖乖为好。你以为论坛里的人都是瞎子么。
本帖最后由 【问剑阁】心剑! 于 2016-4-18 20:17 编辑

重复了,删
其实很久就想砸葫芦娃了,只是这东西脸皮很厚,一盘棋就是输定了,也不认账的角色,所以看着这娃三寸丁一个人在闲风上窜下跳,我也懒得发言去找无趣。
最让我看不惯的是他去砸中象的奇门魔谷的廉颇,奇门的廉颇这人纯粹是个忠厚之极的人,我不明白葫芦娃为什么拿他开刀,至今想不明白。
谢逛街呀,严格地说算是习作吧。作家也大多为生计而已。有几个如托尔斯泰衣食无忧写作反离家出走呢?多的是莎士比亚以文谋生,终成大师。杜生才华文笔俺同意心剑意见,实为一流,也同意你说法有点明珠暗投,然现实创作似乎更加艰难呀。王小波者,王朔者固语言天才,其创作又费多少心力。若有指导,早几年杜生必成气候。近年,网络写作日兴,好作不断,最早潜伏,近日之鬼吹灯,瑯玡榜,堪称代表。英雄不问出处,辛苦耕作总是有成。文又何必成名,得娱一二人足矣。谢逛街笔下细致,有一定思想,可称才女。谢生欲将你写成邓大妈,丞相恨之。彼邓者,特以身娱人耳,特以钻营取巧者。某媒大享年近八十而嫁之,华界哗然。谢生文采天下,此贱者焉能论。杜生为小说计,作区处亦可恨。昔张爱玲者,居上海,作品人物多取自亲戚,有写其舅者多不堪,舅愤而断交。此又作家难处也。谢生可谅解乎。丞相每思杜生有以着墨,不见,虽为一闲客也可呀。深恨之。或丞相位卑文无不足道。然,丞相之心自可问天。惟谢生能知乎,翠花能感乎。呜呼,大文不行也久矣,丞相安能暏?世风如此,丞相不能救。葫芦生又何愚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