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葫芦弟,什么是文化人,是个值得研究的问题,希望弚能给出答案。文化有高低,化之程度不同,翠花与太平公主都是女人,气质不同而已。翠花在吗?披头散发地逛街去了?
葫芦弟,你这么说,翠花该不高兴了。进入角色就没什么不好。你跟翠花毛病一样,难以进入角色,或者进入后难以超脱。写文也算是时髦,砖文不断看得头晕。文化是在创造的。文化人是需要经过时间检验的。好比一建筑,多 ...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6-4-11 15:25
和老二,文人的事情我一个读书人都不敢轻易开牙,你一个蹬三轮的搀和啥?
葫芦弟、脱毛侄、再见无猴皆中象贡献,号可三“杰”目前硕果仅存。共同点,罔顾事实,好搞笑。逻辑派。
和老二,文人的事情我一个读书人都不敢轻易开牙,你一个蹬三轮的搀和啥?
呆葫芦 发表于 2016-4-12 13:09
捡丞相牙慧吗?
我十分想念脱毛侄,希望葫芦传个话,好吗?弟。
文盲何足观,说破大天脱不出一个愚字,没啥意思,哪有文人养眼?
远有宋玉,近有郭沫若,眼门前有余秋雨等一干文人,个个艳光四溢,舞姿曼妙。他们见风使舵,玲珑剔透,放个屁都能听出丝竹之音,嗅出麝兰之味,写出“不胜芯馨之至”的好文章。
端的好操守,大气度。
咸风的“找爹”一脉,严格说算不上真正的文人,但他们比文人还闹腾;或咻咻跪舔于腚后,或吠吠咆哮于堂前,惑阳城,迷下蔡,晃得大伙睁不开眼,令人叹为观止。
阁下开篇一个“贱”字,真是神来之笔,诠释了啥叫自知之明。
呆葫芦 发表于 2016-4-11 11:08
呆先生这篇小议,虽然不是大文章,也颇为可观啊。
博大的胸襟,高尚的情趣,强悍的逻辑,宽广的眼界,在此篇小议中彰显无遗,剑某自叹不如远甚。
此议可装裱悬挂供后来者世代仰慕。
本帖最后由 曹大丞相 于 2016-4-12 16:20 编辑

说一千道一万,让葫芦生码几个自己的字,马上憋葫芦了。别不信。
心剑是一个有礼貌有节制有才情的人,我很尊重。话说,我的确是杜康的粉,打进来闲风之前就是,说到《商羊舞》我正在养,一次看一小段就是让人念念不忘,这感觉灰常不好。养肥了一口吃掉的感觉,你们懂的。
加油吧 ...
美女培培啊 发表于 2016-4-11 09:01
谢谢培培的美意。
有空多提批评建议,当然,鼓励更好哈。
葫芦是装醋的吗,一为文人 便无足观,说的是文人酸腐之气,与文盲相关? 葫芦小弟,给人的印象是什么呢,一个“脏”字,从最早的小蹄子,脑沟,到现在的舔,找爹。。。。奇葩哈。如果说这是咸丰的气质,俺可以退出,如果说是中象遗风,咱远之。葫芦琢磨不透。一只老鼠吗。比如丞相骂人,顶多夜气驴子而已。葫芦弟呀,得洗脑哈。自己折腾去吧。。
谢谢培培的美意。
有空多提批评建议,当然,鼓励更好哈。
【问剑阁】心剑! 发表于 2016-4-12 15:53
杜康sir的长篇巨制我且得看些时候呢。现在说我也说不出一二三来,不能就着象腿说象鼻子,最起码不客观不全面。更何况,我也没啥料,这才是重点。哈哈。



心剑是有正能量的,最起码让人觉得真诚和欢欣。
翠花出现了,昨天删俺的字手都删酸了吧。
翠花出现了,昨天删俺的字手都删酸了吧。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6-4-13 09:41
你就瞎矫情,有审核的,不用我干这个事儿。我今天才在线。你找我有事儿啊?
那也 费不少电吧。我是碰到你顺便说下。咱俩还能去压马路?
葫芦娃算是瘪瓢了吗?
葫芦娃算不算文人,算不算读书人?丞相看,不 算。什么是读书人,首先得有读书人的气质,喜欢读书,见书而喜,不是见书而酸。好发议论算不得有文化,好拾人牙慧更加的不是文人。文化人也有喜发议论的,但 那都是有底子,对于所了解之事有自己之见解。葫芦娃来此后,不见一论,整个一抄书机器,类似再见无名,书是抄了一页又一页,美名自己加工过。杜生说的好,你那怕评价为一陀石是也是自己的评论啊。其次呢,得是文化的规则。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破了就是行外了。用词要规范就是主要的。葫芦娃自认为有文化,擅自“创造”脑沟、找爹等等,胡说八道,古人都说了,这叫屁气。丞相曾经无奈写文简单回答了找爹与欣赏评价的关系,但这娃至今不理解,不悔悟。动辄中伤人格,攻击人身。如同再见无猴注册马甲混乱论坛一样。咱们希望啊,葫芦娃,能够洗心革面,重回咱们社会。仅此。咱如此宅心仁厚的说法,乃是个人之见解,希望葫芦弟能够改变哈 。
尽管作者的想象力并不和我同类,但文字的出色和构思都是我的意料之外的好。每看完一章,总担心作者怎么接着写出下一章,但作者总能出乎意料的在下一章给予一个新的境界,像放风筝一样越来越高。
我现在不担心他的笔力和想象,倒担心怎么完成结尾。
1

评分次数

26# 【问剑阁】心剑!
俺原本不想说,终于没憋住。
这怎么是您那?这怎么可能是您那?这为什么是您那?您可是文化人啊!
也许是俺眼神不济,晃点不清,看人不准。
得罪,休怪。
26# 【问剑阁】心剑!
俺原本不想说,终于没憋住。
这怎么是您那?这怎么可能是您那?这为什么是您那?您可是文化人啊!
也许是俺眼神不济,晃点不清,看人不准。
得罪,休怪。 ...
呆葫芦 发表于 2016-4-14 18:25
恕我无知,今日方知阁下即弈海红缨枪君,若早知晓,必不敢与阁下争辩。
单论阁下的“找爹”一说,阁下捧人至五圣之高度在前,剑某喻杜生为孩童在后,两相比较,剑某何德何能与阁下争此殊荣?真真萤火之与皓月,阁下自用就好。
至于其他,剑某诚惶诚恐不敢分辨丝毫,都由您,说了算。
尽管作者的想象力并不和我同类,但文字的出色和构思都是我的意料之外的好。每看完一章,总担心作者怎么接着写出下一章,但作者总能出乎意料的在下一章给予一个新的境界,像放风筝一样越来越高。
我现在不担心他的笔 ...
于温莎 发表于 2016-4-13 20:56
谢谢朋友的继续关注与建议。
王二带给我们的意外的惊喜几乎每天都有,现在可以说是渐入佳境。能有此进步,也离不开你和你的同事们的关注与支持哈。
至于说到如何结局,或许是有思路的,但谁能保证不会发生变数呢?就像现在的杜生在写作的过程当中,也时时在作出相应的调整。
我是杜康粉,也是剑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