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这都什么鸟叫唤的?


        郁郁乎文哉!闲风的诗风浓烈奔放。看上去很美,五言八句排列整齐不说,修辞对仗也好象很那么回事。可是要说这就算是诗了,首先个,聆听过老先生吟诗的耳朵要不自在,再就是端详过描红本上“上大人孔乙己”六个大字的眼睛,又该要羞惭湿润继而眼帘通红了。后学不肖啊。


     必也正名,万事溯源,最早的诗集是孔圣人他老人家编选的,这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可是咱后学不肖,还就得先从那根上说起。打开诗经,稍加揣摩分析,就能知道那最早先的诗歌大部分是两种由头。有一种是歌唱文治武功的英雄的,什么成汤又什么武王的,这一类的,咱显然应该说不得比不上,咱打量下咱身上根本无甲可卸,咱就不该自我拔高蹬鼻子上脸,是吧。这一种说不得,另一种就跟咱平凡的生活切身有关了。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咱谁见着漂亮姑娘,都一准如猫见了老鼠。可着咱是文明人啊,在同样扑上去之前,咱都有个文明讲究啊,人家是窈窕淑女,咱就得是谦谦君子啊。“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咱内心里美好情感要表达,它就要有个美好舒畅的表达形式,唱的要比说的好听,要让人神魂颠倒跟咱走,咱就要给人有如春花秋月般的美景陶醉,咱口舌间的动静,就要比那天上婉转动听的百灵鸟黄莺鸟。看清楚了啊,是要比那百灵鸟黄莺鸟,不是比那麻雀与乌鸦,那一准是要把人吓跑的。“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这头一句就那么清脆闪亮,人接下来想着办喜事的,您别弄得叫魂似的。真的,咱要整的不好听的,咱就只剩了瞎猫逮死耗子,除了那缺心眼傻丫头,没谁乐意跟咱。


     唱的要比说的好听,咱不是武断的说啊,还真就没有其他的表现形式了。那年头,没有纸,文字都是刻写在金属或竹片上的,您没法说我是写给人看的而不是唱给人听的。您说您会怎么写?眼面前来一大姑娘,您不是赶着给人献殷勤,是往后山现砍竹子去?好嘛,等您竹子砍得竹简也穿得了,您还写个啥啊,您回头瞧瞧那姑娘,人自己个姑娘都抱怀里了,您就等着掉辈分吧。看吧,您要显得您文绉绉的有学问,到了把自己个繁衍子嗣给耽误了。要都您这样,罪孽大了,文明断绝啊。


     诗歌就是个随性自然,而不是累人苦活。不光最早先田野小河边的青春萌动如此,就连后来文学发展出了大诗人了,也还是这样,七步八叉的典故,您可也都知道吧。咱这一说,不光是为文学音律,其实内容创作上也是如此,诗歌讲究的就是一口气喷薄,而不是搜肠刮肚咬文嚼字。有那文人诗好多典故的,那也是人家先骀荡于胸而后验于典故,人要只想着显摆,这诗就做的跟您一样支离破碎一句不挨一句意思。“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这鬼雄一词是有楚辞出处,可句子里浑然自然,谁又敢说不是人李易安自己的?合着就照您那显摆样,人李易安抒发自我情感之前,得先接受一整部的爱国主义宣传片的教育?


     咱不是光为说您。实在是瞧见闲风这地缺心眼傻丫头太多,都个个夸您用典精确国学深厚,咱觉着要把那真实事告诉人家,免得真就带坏人家纯真求知欲望日后觉得咱丰厚历史文学不过如此。回回见有人说您,您都赋啊比啊兴啊的一大堆支应人家。可着回回瞧您抖弄得越欢实,就越让咱要联想起从前小说里一人物来。您哪,确实书读的不少,看上去学问挺大,可是要不客气的说,您这学问要搁有科举的前朝,也就一一辈子不进学的童生。您想啊,就您这拗口晦涩不通音律文理的字句,那考官大人可不得读着顺不过舌头的弯,瞧着眼睛又不知道往哪搁才能发现您的精妙闪光点,您说考官大人还能喜欢上您吗?回头他就只能赏您一碟茴香豆让您找地磨牙去。在这送您一句关于文学形式上必要注重而得的话,你好加体会琢磨。“八股文章若做的好,随你做甚么东西,要诗就诗,要赋就赋,都是一鞭一条痕,一掴一掌血。”没啥不经过勤奋苦练就能成就的,您要作诗,那就得音声格律照着来,咱听得美了,才能为您传诵流芳。甭整得如今跟老鸹鸟叫唤似的。


     不能光是干说您,咱结合着实际着来。您的秋霞圃诗,是您那时那地真实情绪的自然喷发吗?金秋十月,上海天气,本地人唤是小阳春啊,风和日丽鸟语花香的,您是咋才刚桂子佳人,冷不丁的就秋风瑟起的?您这也忒假了吧?不说字面,您这整个情绪也表达颓废啊。咱知道您一贯要表达的身怀锦绣而不遇的情绪,可是您究竟怀的是什么呀,您就四十多岁就不好学,还总想着卸甲归隐的啥,这要随便哪个明主皇上他也不能喜欢您啊。先知道您不好学知道您也就一混吃等死窝囊废,再仔细一瞧您写的字,想想先贤们的秋风赋,都是人家怀家国而忘佳人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到您这您是不得齐家治国只为想佳人,人皇上还瞧您干嘛,人动物园瞧猴子去啊。


     说您不好学习学问差,您还真差。您有那一句说什么唐宋之后“再无腐儒续新诗”是不?这整个一小学生背唐诗的水平,而在咱这经常体会探讨的人群里,咱要说一句,某种程度上说,明诗清诗要比那唐诗要好。咱打量着这是在说您自己,您是一准没瞧见别人。咋就元明清再次民国现代的,都被您一概否定了呢?咱不从元明散曲里找您不仔细的,就石头记里的那些诗曲,咋就您体会着不如唐宋诗人疏阔俊永的?那段宝钗说与宝玉的“寄生草”,那末了随缘化三字其中所有的历辛酸而有的豁达开朗,不比唐朝诗人眼见而得的旷远奔放在意境上更高一层啊。后来封建皇上时代,这样的或许还少,可着到了民国刚能说上点话了,好东西层出不穷,鲁迅诗王静安词更有那汪兆铭的曲,咱读着都惊为天人,您咋就一准瞧不见的?您不会也是中了政治宣传的招而也被耽误垮了的一代?君且愚民,民可不得自愚啊。自愚了,就不求学前进了,就剩牢骚满腹闹卸甲笑话了。


     前面说到石头记,猜想您一定想起书里有句为您这样的开脱的话。“若果有好句,连平仄虚实都不应,也是使得的。”初学者听到,都以为曹公在为自己提气壮胆,可在咱一些懂点事情的听来,就只是会心一笑。曹公这样说的,可您知道他怎么做的?“寒塘渡鹤影”,这是一句看上去出律句子,后面拗不拗救的太复杂咱且不说,单论这四声和谐,您读着听着没觉得不顺畅吧。告诉您吧,这就学问,脱离规矩而后见于天然的妙构,渡鹤影三字音声去入平,您要稍改动下,渡鸟影渡雁影就都听着不灵。


     作诗,尤其作古诗,是一定要讲音律的,且不说通四声而未领清浊的咱们不过刚刚入了个门,更不说您这号的平仄都不论的。好好且学着吧,别显摆别卖弄。这一通说您,您不会又整一大套来吧。告诉您,您别来,您和咱不是一道上的人。您要来也可以,且先把您桌上宋诗评注谈艺录什么的搬开后您来。甭整那些,当这闲风真就没人好糊弄。这些个,咱谁当年不捧手上搁枕头边哄人春情萌发垂青咱的?过了那年月,就办点真让自己个和人家怡情欢悦的吧。


     “春是女儿家,最有情时便隔纱。”这般通灵美妙的字句,不是外面的,就咱中游有过的,咱羞愧不如,咱好好进取着,行吗?




3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 80000 2015-10-23 09:01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