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转]桥牌五味瓶 之 喜新恋旧

人性的深处有某种念旧的情愫,就好像我们一生都忘不了自己的初恋情人那样,中国人尤其如此。

现在习惯于把欧美国家统统称之为西方,其实欧美在地理人文历史等等方面的差异是很大的,再拿欧美与中华民族的东方文化相比较则差异就更大了。

在中国可能随便刨个坑挖出几块陶片就可以考证这是5000年前的东西;在法国你可能并不经意地发现一幢并不起眼的老屋门口挂着的一块牌子上刻着某某博物馆或者此处是一位你从未听说过的名人的故居;而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仅仅是508年前的事,因此美国几乎没有什么在我们看来称得上是文物古迹的东西,可半夜里开车绕上几圈没准能捡到到款式过时使用性能良好的冰箱彩电之类的大件, 要是在深圳你绕了300圈说是想捡回一部彩电的话别人一定会说你梦游呢,这就是差异。

说回桥牌吧,桥牌的升级着实盼望了很久终于姗姗而至,新版无疑是一种进步,尽管它并不那么快那么容易地让我习惯和接受。我曾经花很多时间上网打牌以致积分猛涨,可最近朋友们见面打招呼时都说久违了,甚至有朋友在论坛登出了寻人启事,真是于心不安啊,尽管我对桥牌的爱好丝毫未减,但心绪则因谈谈的失落感而有点儿变味了。

平心而论,新版除了把牌面改得那么小是一个重大失败以外,其它功能性的改动大部分还是可取的,但是假如作二者必居其一的选择,我会倾向于旧版,因为它朴素的牌室界面、简洁的游戏大厅、方便的操作设定和某些合理的在线功能实在令人难舍。

记得有一次在新版打牌,庄家用hk清将时我垫去了da以致将一副铁宕的满贯定约拱手相送,而我的新搭档仍极具风度地报之以微笑特别令人惭愧和内疚,天啊,还以为他打的是dk呢,其实我的眼睛只是老花而已嘛并不色盲啊。曾经见过别人打麻将时只需一摸就知道是什么牌,真神奇真厉害,可我摸过几次屏幕上都是平滑冰凉的感觉……

不过新版也有可趣之处,记起美人姐姐曾经教我一计,便在新版换了个很女性化很含蓄很幽静很耐人寻味的名字,前几天在牌室里与两位老友不期而遇打对手时听他们在背后说13p的好话,乐得我独自哈哈大笑高兴了一阵子。

可是新的名字尤其是配上头像之后也会引起某种误导作用,昨天有位初中生向我这位幼儿园小朋友大献殷勤,打第一副牌时先问我是mm还是gg(答曰你说呢当然是模棱两可的),打第二副牌时说跟我合作感到非常之愉快(嘻嘻一笑反应也是不置可否的),打第三副牌时表示很想跟我交个朋友问如何取得联系(不得不顾左右而言他装个糊涂搪塞过去),打第四副牌时要求跟我配对(理解为只是桥牌搭档而已便半推半就地答应了),尽管这位初中生明显地犯了2副防守错误1副叫牌错误1副做庄错误,我们还是开开心心地赢了70多分之后在一曲献给我的“爱你在心口难开”的夜半歌声中道别了。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有时候喜欢将自己沉浸在憧憬的理想境界不在乎过去现在只想到未来,有时候一连串的求学激励创造拼搏根本顾不上歇息和回味,到了可以坐下来喘口气的时候则感觉身心疲惫不堪于是将眼前一片花花世界看得很淡薄很透彻,心头浮起的些许怀念和留恋偶尔会带来几分失落与惆怅,但随之很快便淹没在现实的喧嚣之中,周而复始,始而复周,或许这也算是人生的规律和人性的弱点吧……



※ 本文由 13p 在 00-10-23 16:58:30 发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