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贴点制与复式赛的区别

贴点式桥牌(以每副牌的40大牌点的二分之一为界胜方将每副牌的得分折成imp,再用其减去比对手多的大牌点,所得的分数即为该副牌胜方得分,有时可能是负值)与复式桥牌赛(四人队式赛与双人赛)有什么根本上的不同,能不能将其改进,以适应复式赛竞技方面的要求呢?

回答基本上是否定的。因为,只有具体给定每一副牌的客观标准结果才有衡量尺度,而这一点与贴点制是根本相斥的(只有作庄、防守的纯技术方面存有共性),因为可能的得失,即胜负标准是完全不同的。

打贴点桥牌,由于牌不复打,没有参照对象,其胜负虽然在很大程度上也说明一定技术上的问题,但是,若没有客观标准,说胜方就是技高一筹多半站不住脚。因为道理很简单,竞赛的双方机会不均等。一般说来,持好牌(指有效牌力、而且持高花极配的机会)多的一方总是胜的机会多。也许,胜方丢失了还应该多得的4000分或30imp,也许,败方挽回了还可能要多输的4000分或30imp。总之,这是完全看单桌平衡与否的比赛,它与复式赛(每一副牌均由参赛的双方或多方重打两次或两次以上的比赛)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下面以几个例子进行说明。

假定如下是比赛中东西的第1副持牌:

    西            东
    sk×××      saj109
    haq×××     hj109
    dk×          da××
    c××         ca××

叫牌:
    北        东        南        西
    --        1nt       --        2d
    --        2s        --        3h
    --        3nt       --        4s
    --        --        ==

南首攻cq,4s定约上二。

如果是打贴点比赛,东西得480分,合11imp,用联手大牌点减20是比南北多出的6点,再用11减6,这所胜的imp与牌点的平均差的差额5,便是胜方东西这一副牌的得分。

如果是打复式赛,在队式赛时,此桌东西多半是得-500,即-11imp;在双人赛中,此桌东西亦近乎最低分,它只比少数叫7s或6nt宕掉的比赛分高,而大多数东西都会叫上6s(或少数6nt)作成或上一。因为6s的成功机会有75%,这在复式赛中如果不叫上去,意味着有四分之三的机会要输11imp!

所以,在复式赛中不上6s一般说是错误的。这在盘式赛中确是无所谓的,充其量不过是失去了一次能得500奖分的机会而已,且计分表上又看不出来(还有某些东家甚至故意将其打成正好,比如让南单张sq先拿一墩,再企图捉北的单张hk,然后说:“我的感觉真好,就知道叫上去打不成!”东还会博学地捧场说:“你要是没有h10,是打南家双张k还是北家双张10,这很难讲的呢!”——他们的心态总是这样平衡)。而在打贴点制时则较为复杂,这是为计分方法所决定的。下面我们相对于可能的得失而言,看看东西的指导思想是否正确:

    无局方        得分        合imp        净胜imp
    叫6s作成     180+300+500    14        (14-6)8
    叫4s上二     180+300        11        (11-6)5
   
叫满贯可能多得(14-11)3imp。

再看另一种情况:

    无局方        输分        合imp        净胜imp
    叫6s宕一       50            2        (2+6)8

也就是说,如果不叫6s而叫4s可得450分,合11imp,原本可得(11-6)5imp。因此,等于净输(8+5)13imp!

此时叫6s的可能得失为3:13,也就是说,叫16个这样的小满贯,作成13个才不吃亏。所以,在无局方的情况下,联手持26点大牌叫小满贯应有的低限成功机会为13:16,即81%(有局方时要84%)的成功率。即便是按有些人的建议,作成小满贯奖励3imp(大满贯奖励6imp),低限也要68%(有局方时为73%)的成功率。况且,还有一个更为站得住脚的论点:即有百分之百的正分可得就无需冒百分之一的危险去争取可能多的正分。

请注意,由于联手大牌点比20多多少则贴多少,因此,它可以是计算得失比例的任意一个有意义的数值。所以,如上成功率适用于边缘满贯牌的任意联手所持大牌点的情况。

由此可见,贴点制亦主要是看在每一副牌上是否得正分,其次才是正多少分和负多少分。总之,它不鼓励任何冒险行动。所以,打贴点制时东西在如上第1副牌不上6s是无可非议的。不过,若是在最后一副牌己方落后8imp的情况下,则需要明确的指导思想,如想立足于少输,应该叫4s,可保证最终输3imp。如想打平或是取胜,就要冒可能最终输16imp的危险而上6s。

从上例可以看出,打贴点制时叫小满贯要十分谨慎,甚至,持33点牌不上小满贯都可以保证不大输(无局方时输2imp,有局方时只输1imp)。相反,如果叫小满贯而宕一,则无局方时输(2+13)15imp,有局方时输(3+13)16imp!显然,贴点制不鼓励叫满贯。这是此种比赛不利于牌手们提高满贯叫牌水平的一种自然趋势。

那么,不同的比赛形式对于边缘局牌的处理有没有影响呢?下面看这一例子:

             s9
             haj1054
             dk43
             ca862
    saj53             sq10642
    hk3               h87
    d972              daq85
    ckj109            c75
             sk87
             hq962
             dj106
             cq43

叫牌:(北发牌)东西有局
    北        东        南        西
    1h        1s        2h        2s
    3h        3s        ?

此时,不同的比赛形式将影响以下的叫牌进程。

如果是打贴点制,南绝不应该再叫。因为北不是高限邀叫(换叫一门花色或作竟叫性加倍显示),而自己的牌型太坏,叫上去遭加倍有送一个局分的可能。那么,以下西该不该叫4s呢?下面让我们看一下可能的得失比例情况:

    有局方        赢分        胜imp
    叫4s作成     120+500        12
    叫3s上一     120+50          5

叫成局可能多得7imp,再看另一种结局:

    有局方        失分        合imp
    叫4s宕一      100            3

再加上不叫4s而作3s定约应得的(140分)4imp,则可能失的也是7imp(不能只看到表面上的12:3,以为不贴点,有20%的成功机会叫上去就合算)。则叫4s的可能得失比为7:7,也就是说,有50%的成功机会才合算。而上例需要四飞中三,最多不过25%的成功机会。因而,打贴点制时逼叫4s是正确的。不过,倘这是最后一副牌,且南北领先10imp时,东西叫上4s是颇为值得的,因为这是在用最终不过输13imp去换取有希望的反胜2imp。

打贴点制,无局方时叫局的成功率为(4:6)60%。显然,这大大高于复式赛的要求。

请注意,如上成功率广泛适用于边缘局的联手持牌相对于可能的得失情况。

在贴点制中,牌手们很容易热衷于在平均实力甚至低于平均实力时抢局。这一方面是因为双方实力接近,通过激烈的竟争,半牺牲式的就叫上去了(此类牌若无对方竟叫,则80%是叫不到局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前面所提过的直观性很强的比率,即,假如不贴点(双方各20点),在无局方时叫局可胜9imp,输时是2imp(不加倍),在有局方时是12imp对3imp。9:2为18%,12:3为20%!这种成功率显然够刺激,但它没算扔掉的分数,是错误的。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种错误的意识已经形成一股风——打贴点制时平均或低于平均实力的牌应该抢局、甚至满贯,吃小亏占大便宜——在席卷全国的贴点制影响下,我怀疑目前甲级队的“不良趋向”就是来自这“广泛的社会基础”!

如果是打复式赛,东西冲上4s不为过。因为此种局况下的可能得失为5:3,即有37.5%的成功机会就可以叫,鉴于北的开叫,dk、ca、cq这类多半标定的飞牌因素,四飞三中的25%成功机会或许能稍微改善而接近要求。况且,低于50%的成局机会在竟叫中是难于精确的。总之,此时为抢局而宕一,长远地看是不吃亏的。

有时,有效牌力与配合程度上的优势远远大于牌点的分配情况,这在不同的比赛形式下鲜明地反映着不公平与公平的差异。请看这样一副牌:

             sak10×××
             ha
             d×××
             c×××
    s×××           s--
    hk××××        h10××××
    d972              dkj10×××
    caqj××          c××
             sqj××
             hqj
             daq××
             ck××

叫牌:(北发牌)东西有局
    北        东        南        西
    --        --        1d        ×
    1s        2h        2s        4h
    4s        5h        ×        --
    --        ==

南首攻hq(意在缩减东西的将吃赢张),西出小,跌出北的a......定约上一。

这副牌无论出现在何种形式的比赛,东西只要敢叫,就必然占便宜而不会吃亏。因为,如牌所示,打防守,南北的有效牌力只有ha这4点牌。若南北作定约,南的hqj、ck这6点牌无效,如北作4s定约,东首攻c,待将吃第三轮后,出dj!则dq亦无效,就是不加倍,南北也要输100—200分,合3—5imp。这在贴点制中南北最晦气,因为还要倒贴6imp,如上南北净输20imp!而在复式赛中则可以抵消本桌南北的厄运;双人赛中南北可以比倒霉的程度;队式赛中两边的牌一张不差,不存在以队为竞赛单位的“倒霉”问题,双方机会均等。

下面再看一个例子:

             skj10963
             h7
             d10
             ckqj98
    sa54              s7
    hq10852           hak9
    dak93             dq862
    c6                ca10753
             sq82
             hj643
             dj754
             c42

叫牌:(西发牌)东西有局
    西        北        东        南   
    1h        2s        3s        4s
    --        --        4nt       --
    5h        --        6h        ?

此时,由于不同的比赛形式,南将有不同的对策。如果是打贴点制时,南不但用不着去考虑牺牲,甚至还可以作惩罚性加倍!因为,假定这个满贯是必成的,加倍不过是将其应得的1430分增了230分,即从原本的16imp增加到17imp,只多输1imp。相反,如果6s宕一,将100分的3imp可变成5imp,即比原本该赢的(所贴的点不变)多2imp。胡乱加倍就是2:1的得失率,何乐而不为呢?但是,北首攻ck,东a取;兑现ha、k;sa;将吃小s;出c,西将吃;兑现da、dq;飞d;兑现第四轮d;送s!南的将牌被捉。东西这一副牌胜(17-6)11imp。如果不加倍,东西得10imp。

在复式赛中,几乎不可能出现这样便宜的事情。因为考虑到可能的相对得失问题,南要叫6s。打队式赛或双人赛时其它桌的东西有可能叫上7d定约,因为只需d2—3分配(北的叫牌表明其不太可能同时持有四张h),成功机会有68%(尤其是当北显示出两黑套的时候,又不可能持有7张c,那样的话,他多半会主动以6s牺牲)。只是由于要明手为西将吃两次s,存有进张方面的危机,难于附带d1—4分配的成功机会。一流的叫牌进程或许是这样的:

    西        北        东        南   
    1h(a)    2h(b)    2s(c)    --
    3d(d)    4c(e)    4d(f)    --(g)
    4s(h)    --(i)    5c(j)    --
    5d(k)    --        5s(l)    --
    6c(m)    --        6h(n)    --
    7d(o)    --        --        ==

注:(a)11—15点、h>=五张;
    (b)s五张及另一低花四张以上;
    (c)扣叫;
    (d)d四张;
    (e)表示持s、c较好的两套,希望南适当的时候考虑是否该作牺牲叫,或作好防守方面的准备;
    (f)d极配(保证四张有一大牌),同时表示对满贯有浓厚的兴趣,要求西可能时扣叫;
    (g)不愿马上牺牲有两方面的考虑,一是东西或许不会上满贯,给其留有停住的机会,二是其两红套均有四张带j,它们具有一定的防御价值,当东西停于6阶定约时再以6s牺牲给其出难题不迟,估计东西7d不易作成,所以按兵不动,这也是一种表态!北家不能无视;
    (h)扣叫sa;
    (i)尊重南的态度;
    (j)扣叫ca;
    (k)h无第二轮控制,所以示弱;
    (l)扣叫s第二轮控制,同时持有ha(否则应作6d止叫),且显示对大满贯感兴趣;
    (m)扣叫c第二轮控制,表示亦有大满贯兴趣;
    (n)扣叫hk,且h至少有a、k×三张,因为这也可能是最后定约(如果持ha、k双张,则在西扣叫4s时东就应该作5s晋级扣叫,既显示出s的第二轮控制,同时又显示了c、h上的第一轮控制,以探察西的c及可能的d将牌情况,或东持s× hak dq××× cak××××时又会立即作5nt邀叫7d,即要西有两张d大牌上7d,只三大之一则叫6d);
    (o)已看到有d不劣于2—3分配的产生第十三墩牌的机会,所以毅然叫了上去。

如果东西是一流选手,南家应慎重考虑是否应该继续沉默的问题。如果是我,则叫7s,因为道理很简单,高手叫得准,那么我的牺牲叫也准。如果东西是普通牌手,就算了。

北首攻ck,东a吃;兑现dq,北跌出10;以下,专家打法将是兑现sa;将吃s;出d6,暗手用9飞!出s让明手将吃;兑现ha、k;再飞h;清出南的两张将牌完成定约。

当北跌出d10时,打1—4飞牌已是打2—3分配(北为j10双张)成功机会的两倍了。因为此时北为j10双张的组合机会只占2—3分配的1/10,即7.1%(此时由于0—5分配已不存在,2—3分配的概率已增至70.6%),而打1—4分配却有14.7%的成功机会。一流选手作庄多半会使南家失望。这也是我说南该牺牲叫7s的进一步原因。

所以,这一副牌在队式赛中,东西作成6h定约也可能会净输13imp!别说只得了四个宕墩的800分了,那要输16imp。不过,已然到了这个地步,祈祷队友牺牲叫7s倒是不错,因为只输多宕一墩的300分,输7imp。当然,敌方也可能打宕7d定约,这样,你队可以净胜900分,得14imp。

究竟哪种可能性更近乎实际情况呢?这要看你对队友、尤其是南家以及敌方了解的程度了。

至于这副牌出现在双人赛中,无论有多少差等的牌手,你的800分都不会是东西的好成绩,因为双人赛刻意夸大每一个微小的得分差异,你方得分若比所有对的选手高出10分便价值连城。况且,因为水平不一而更难于估计,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会比队式赛可能出现的情况多若干倍,但是,也要少幻想东西作7h下一的有利于你的情况,因为,出几个5h被加倍甚至再加倍作成或上一的许多莫名其妙的情况你还没考虑进来呢!所以,我劝你把它算作40%的比赛分数,用不着为其大伤脑筋。

通过以上几个例子的比较,可以大致归纳出以下几点结论:

1,从生存竞争的意义上讲,贴点制是在不同一的条件下对牌手在技术、配合、经验、心理素质、战略战术等方面的不完全选择(鼓励与打击),而复式尤其是队式赛则是在同一的条件下对牌手进行全面的随机的选择。

2,贴点制首先是关心正分,其次是正分多少,最后才是负多少分。而复式赛要求牌手在一桌比赛的同时以本人的能力虚拟另一桌或若干桌的标准结果,首先立足于打平,其次才是不失时机地争取持好牌时赢分超出标准结果,持次牌时争取输分低于标准结果,即一个是单桌平衡问题,一个是相对平衡问题。

3,贴点制无论做怎样的改革也无法使其做到竞技条件公平、科学,这是因为两个方向上的牌不一样,机会不均等所决定的。复式赛中的队式赛是在竞技条件公平、科学的基础上进行的。而在双人赛中,就每一对选手而言,还有遇到强弱对手时所出现的牌的难易程度差异,以及一方赌大输赢对另一方的成绩产生极大影响,这类运气成分等问题亦在一定程度上无法体现完全公平的原则。

4,贴点制只能是象征性的竞技比赛形式,它适合一般社交、家庭娱乐活动。打惯了这种比赛必然不适应复式比赛。


说明:本帖取材于13p先生的桥牌网站(www.13p.net),原文包括了盘式桥牌的分析,由于盘式桥牌形式比较久远了,目前很少有人玩,而且与中游的贴点制不甚相关,于是我将涉及盘式的内容删除了,以免混淆不清,其余部分则未作修改,仅供牌友们参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