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两代斑竹的联合防线

文心板斧一直尊称我为“老师”,开始很不习惯,后来转念一想,既然论年龄论经历都比她老到,三人行必有我师,这四个人坐在一起打牌还能没有一位老师?就算没教过什么,反正是虚拟的,就做一把“老师”吧。说实话,文心板斧的牌技进步很快,据她自己说经常向s_xie先生请教的,s_xie先生对牌理的分析深入细微有目共睹,令人仰慕,不过我常陪文心练习,间或指点一二,多少也有几分功劳吧,哈哈。

昨晚,宰相和文心两代斑竹又联袂上场,宰相老眼不太昏花精神十分抖擞,文心则稳扎稳打表现出色,安全地做成了两个并非十拿九稳的成局定约,更精彩的是采用迷惑手法倒飞得手一个单张k,超额一墩完成了被加倍的4定约,乐得旁观者直喊来牛肉来老酒!不过,我感觉最舒服的还是配合默契的防守打法,举例如下:

无局对有局,文心坐北开叫1,东家对手pass,我拿了这样一手破烂不堪的牌:

    5 65 k9864 109762

这牌除了pass还能叫什么?西家争叫2,文心也pass,东家对手直封4,all pass。

文心首攻k,明手摊牌:   

            明手:q10432
                  kj7
                  j
                  aj53
我:5
    65
    k9864
    109762

文心的k赢得第一墩,我出单张5,庄家7。文心转攻8,庄家止住,吊将,文心a赢得,交小黑心给我将吃,我回梅花给她将吃,定约宕了一墩。整副牌是这样的:

          文心:akj86
                a84
                q1032
                8
西:97                   东:q10432
    q10932                   kj7
    a75                      j
    kq4                      aj53
            我:5
                65
                k9864
                109762

这副牌的防守看似简单,其实已完全由文心掌握了主动权,她可以有几种打法,但8无疑是最佳选择,她的意图是打掉梅花单张之后,用a控制住出牌机会,然后让我进手,给她将吃梅花。

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才能让我进手呢?文心的判断是敏锐的正确的,她看到我第一墩出的是5,而尚未露面的是还有一张9在哪儿?通常在这种情况下我必须主动打出张数信号,如果我是95双张黑心,应该出9,既然我打出5,她即刻分析出庄家是97双张黑心。于是,她用6给我将吃并指导我回打梅花给她将吃。

文心的思路是明晰的。尽管这样的打法也有不成功的可能性,问题是并非她不相信我只有单张黑心,而是我可能只有单张红心以致没有将吃黑心的能力,或者庄家也只有单张梅花,不过这样的可能性是非常微小的。由此可见,文心板斧的防守功力有了理性的长进,同时也说明了防守过程中的张数信号对同伴的正确读牌会有极大的益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