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推荐一本桥牌经典著作

《伯根实用叫牌百科全书》无疑是一本桥牌经典,可惜我只是在网上看到了部分章节而没有找到一个很完整很满意的版本,以下是 edgar kaplan 写的序言:

马蒂-伯根确实走过了一条漫长而不同寻常的道路。

十年前,它仅仅是被当作为一名危险的对手对待而已。虽然,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年轻牌手,但由于他的狂放不羁,而不为任何一个优秀的牌队所见容。

五年之后,他在《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通报》上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约定叫的杰出文章,确定了他作为一位优秀的桥艺作家的地位。而作为一个优秀的桥牌选手,他也已经在全国性桥牌锦标赛中崭露头角,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可是,他还仍然缺乏:一个固定的同伴,第一流牌手们应有的敬重,全国冠军的桂冠,和一本他自己的书。

今天,这一切对他来说已应有尽有。美中不足的是,他还没有获得过世界冠军的称号,不过,这也只是时间的早迟问题吧。他同拉里-柯恩合作打牌的生涯,简直就是一部非凡的成功史。直到最近,他们又在所有的队式锦标赛里竞争最激烈的里胜加纪念奖赛中取得了显赫的胜利,就是最明显的证明。他的“到我这一轮九跳叫”的叫牌基本信条,对于如像我这样一类的保守的公民来讲,也许是显得太激进了一些吧。不过,若是以成败论英雄的话,马蒂在八十年代中期积累起的七次全美桥牌锦标赛冠军的荣耀(其中四次式队式锦标赛冠军)这一事实,足以使他笑傲桥坛,也会使得我们的桥牌大师们自愧弗如,大有瞠乎其后之慨。

众所周知,正当伯根-柯恩在1983年全国秋季桥牌锦标赛队式赛中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千军之后,一向老成持重的美国桥联着手制定通过了旨在限制伯根的某些“非常弱的”弱二叫牌的法规,此事人们记忆犹新。我很清楚,这种做法丝毫也没有阻止住伯根先发制人的势头,现在,他在持类似牌情时干脆在三阶上开叫了!!使我感到欣慰的是,今后我在《桥牌世界》上撰写文章时,同样也不会缺乏大输赢牌例的材料了。

我得承认,每当我计划写作的时候,不管我手头还有多少本其他有关的材料。我总是要不时地翻阅马蒂的那些关于论述转移叫、关煞叫的奇文。新近我甚至注意到,一些聪明有识之士也在争相采用马蒂-伯根式的加叫。这会不会成为领导我们桥坛的新潮流呢?

我们终于看到了马蒂出版的第一本书!他说,还有更多的新书接踵而至。在这本《非竞争性叫牌》的著作中,使我大为惊异的事,他怎么收集到那么多非竞争性叫牌的实例?!我想,在牌桌上马蒂的敌方牌手们在开叫时,大概根本就没想到过,这些叫牌进程,居然会以如此奇妙的方式展开延伸。也许,马蒂压根就没有遭遇到在实战中采用他那种竞叫原则的对手。

当我回过头来再看一遍这片短短的序言,我注意到,我已经对马蒂的叫牌艺术说了不少溢美之词了。这一点对我来讲,已是相当不容易了。毕竟,他的叫牌体系也并不是白璧无暇的。要知道,这对于像我这种身份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不久,读者将会看到,在《桥牌世界》上即将发起的一场关于关煞叫策略运用的讨论中,我的执行主编通知我,我将作为马蒂的辩论对手出现。如果说,马蒂的这一套叫牌理论经历住了风风雨雨的考验,被证明是正确的话,我将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是不言自明的。

尽管我做出了如此坦诚的自白,我依然不改初衷热忱的向所有不同水平的牌手们推荐这部著作。只是当我读到本书第六章中有关弱二开叫和弱三开叫的令人叹为观止的章节,尤其是彪炳显赫的“伯根-柯恩协议”时,我只得赶紧“逃之夭夭”跳了过去。因为我诚惶诚恐地意识到,如果一头扎进去,在我一生中最难度过的这个阶段里,不知道要熬出多少苍苍白发!

*   *   *   *   *



以下是中文版的译序:

马蒂-伯根(marty bergen)是八十年代在美国桥坛上空冉冉升起的一颗璀灿夺目的新星。

最近几年,他曾多次摘取了全美桥牌锦标赛各项大赛的桂冠;他所获得的8000个大师分,奠定了作为第一流终生大师的地位,在1983年的全国秋季桥牌锦标赛中,伯根赢得了创纪录的最高的大师分,而被授予了闻名遐迩的洛-赫尔曼奖(the lou herman trophy)。马蒂-伯根和拉里-柯恩(larry cohen)被公认为是全美桥牌锦标大赛中的最佳搭档之一,在他们一起合作打牌的历史中,曾在短短三年里就取得了辉煌的成功。在他们获得的成功记录中,包括了荣膺全美蓝丝带对式锦标赛冠军,全美终生大师男子对式锦标赛冠军(四次),斯平果尔德奖大师队式锦标赛冠军,里胜加纪念奖公开队式锦标赛冠军,全美男子按副计分制队式锦标赛冠军,卡文迪许邀请赛冠军和戈德曼奖对式锦标赛冠军,以及斯平果尔德奖赛和全美对式锦标赛亚军等称号。他们自己把这些成功归结于他们采用的不拘一格的叫牌体系,尤其关键的是,他们采用了相当富于进攻性的种种关煞性叫品(往往被一些牌手称为“横蛮的”叫牌),起到了克敌制胜的作用。

风格即人。马蒂-伯根也就很自然地成了美国桥坛最富于特色、但也许又是最富于争议的一个桥牌理论流派的象征。多年来,他潜心致力于桥牌叫牌体系理论的研究。他在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会刊《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通报》上独辟一个每月特辑的叫牌专栏。这些文章独树一帜、另觅蹊径,仅仅用“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还远不能形容它们在桥坛引起的轰动效应。它们更象起于青萍之末的狂飓,一下子在这些年来显得有些冷寂甚至沉闷的美国桥坛叫牌理论领域掀起了轩然大波!他的想法很有独创性,也极其符合逻辑,不仅为美国桥坛各界权威人士所欣赏,而且已为各级牌手争相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比赛中所采纳使用,伯根把这些文章集辑成书,并取了一个非常响亮的书名:《跟随伯根更好地叫牌》( better bidding with bergen)——当然,他的这种骄傲是很有本钱的。美国桥坛耄宿、世界著名桥牌大师埃德加-卡普兰(edgar kaplan)热情洋溢地为这本书写了褒扬之辞溢于言表的序言。专家们肯定了伯根的杰出贡献,赞扬他为桥牌叫牌理论的探索和发展灌注进了蓬勃的生机。有人甚至称这部书为“当代叫牌理论著述中的圣经”,就连反对他的一些权威也不得不承认,他的某些创新观念不墨守成规,具有开一代先河的性质。

事实上,许多第一流的牌手都深信不疑,1984年美国桥联执行局在圣-安托尼奥通过的“臭名昭著”的“5-5弱二花色开叫规则”,完全是针对伯根叫牌体系的,是为了阻止伯根-柯恩这一对牌手所向披靡的节节胜利的(时值这对牌手在1983年全美秋季桥牌锦标赛中取得了势如破竹的胜利之后,他们在对式赛中采用的锋芒毕露的叫牌体制,曾引起牌手们一片恐慌)。一贯提倡宽容精神和竞争冲突精神的美国权威的《桥牌世界》杂志对此表示了极度的不满,并且不无幽默地把美国桥联通过的这个规则称之为“马蒂-伯根规则”,并呼吁应该取消这种“非法的”限制,这件事,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伯根对桥坛风云的影响。

马蒂-伯根同时也是一位桥艺精湛的打牌高手,在这一领域内,他也对美国桥坛产主了极深刻的影响。他喜欢教人打桥牌,他和他的一名年轻的女学生搭档,曾接连赢得了1982年范德比尔特杯赛和1983年斯平果尔德奖赛亚军称号。这位学生叫卢娜-斯莱纳尔(luella slaner),是一位初出茅庐的新手,1982年初,她才只拥有100个大师分。刚刚出道就取得如此了不起的战绩,此事引起了整个桥牌界的震惊!

我们以极大的热情,向国内读者推荐这部叫牌理论著作精品。

本书系从美国迈克斯-哈迪出版公司出版的better bidding with bergen•1988年3月第三版译出。书名改译为:《伯根实用叫牌百科全书》。全书分为:第一卷——非竞争性叫牌(volume i —— uncontested auctions)和第二卷——竞争性叫牌(volume ii —— competitive bidding,fit bids & more)。

伯根的这部传世之作,无疑将永远载入定约桥牌史册。有多少桥牌作家敢于夸口,他所写的文章或著述经过五十年或一百年后还会引人注目?虽然,现在要全面地评价伯根的这部理论巨制及其叫牌艺术的思想体系也许还为时尚早,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这部书不仅是为当代牌手写的,也是留给后人看的。当时间的浪潮向“未来”推移,无情地把“现在”变成木已成舟的“过去”时,大浪淘沙,只有真金才能经得住时光的风风雨雨的摧残,而永远闪烁永葆其魅力的美丽光芒。我们认为,卡普兰为本书第一卷和第二卷所写的序言,对伯根的评价绝非过誉之辞。人以文传,文以人传,也许马蒂•伯根真会成为世界桥坛的千古风流人物的。

正如象卡普兰所说,这都奇书正逐渐为各种不同水平的牌手所接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功绩。要知道,虽然这部著作几乎囊括了当代叫牌理论的所有领域,但它却完全不同于滥觞于市的种种所谓全而又全的“约定叫大全”。在伯根的性格中,有着一种独立不羁的创新精神,使他绝不盲从权威,也绝不顺从地跟着当前蜂拥一时的新潮随波逐流,他总是力图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比他们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在介绍他们的多年来已经被人们习以为常地奉为圭臬的种种叫牌理论体系时,怕根总是首先着眼于对照、比较、分析、解剖、探讨,既肯定其长处,也毫不留情地指出往往容易被牌手忽视的弱点,提出自己一套貌似“偏激”、却相当实用的解决办法(往往是和同伴拉里-柯恩共同探讨产生的)。

读马蒂-伯根的作品,你会感到有一股“高屋建瓶、势如破竹”的令人畅快淋漓的气势。在骨子里他是一个批判家,也许这就是一些人不喜欢他的根本原因吧。其实,他的分析、批判使人感到丝丝入扣、游刃有余,很符合数理逻辑中的树形分枝结构和网状关系结构思想。读一读他在第一卷第六章中有关弱二开叫和第二卷第二章中有关非惩罚性加倍这些最“偏激”也是最精采的章节,你会有深切的体会。难怪就连不甚赞同伯根某些思想的卡普兰,在他的两篇序言中,对此也赞不绝口。

最后,我们想对伯根的“偏激”的批判精神再赘言两句。我们以为,“深刻的片面”比“肤浅的全面”有益得多。老子云:“曲则全,枉则直,窿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这是千古至理真言。伯根的“偏激”,说到底,只不过是把桥坛叫牌理论巨擘们从高不可及的奥林帕斯山上的神殿中重新拉回人间而已。

我们希望,我国有志跻身于世界桥坛之林的年轻牌手们也要有伯根式的绝不妄自菲薄的批判精神和求实精神。同时也希望我们的桥坛大力提倡卡普兰领导下的《桥牌世界》所崇尚的呼唤冲突和呼唤宽容的精神。

*   *   *   *   *



我年纪大了眼睛又不太好,无论是看书还是看显示屏都很累,没有精力将此书仔细研读,倘若朋友们能从大师的经典著作中汲取营养之后,发个帖子谈谈自己的收获,宰相肚皮此心足矣!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