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防御要则 [打印本页]

作者: 宰相肚皮    时间: 2003-10-10 20:19     标题: 防御要则

一、仔细琢磨叫牌:这不仅意味着随时注意倾听别人在叫什么,且还要试着对所有牌手的牌张进行构思和计算,如能认真尝试,你会对自己由此获得的正确推论感到欣喜。

二、在叫牌过程中慎用提问:对待提问可能有四种方式:(1) 干脆不问;(2) 在叫牌结束后再问;(3) 当对方使用特殊叫法时询问;(4) 仅在叫出你不能完全理解的叫品时才问。大多数牌手都选择最后一种方式,其实这是最糟糕的,例如当你问3s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是使所有人都知道了你对这一叫品的兴趣。

三、请注意一个技术要点:在叫牌过程中不要滥用无意义的加倍。例如当右手对方叫出了第四花色或进行约定性的答叫时,千万不要以为插入一声加倍是聪明的,倘若你对一个约定性叫牌做加倍,就等于送给下家牌手三种而不只是一种选择:他可以不叫,可以再加倍,可以选择其它叫品(当然,示攻性加倍可以除外)。

四、应该尽量避免诈叫:因为这多半会发生下列两种情形:或者你会蒙受巨额罚分,或者侥幸成功之后,你难免会被人抱怨甚至指责。

五、构思防守计划:将构思计划的时间放在第一墩牌之前,要养成这样的习惯,不管这副牌看起来是多么简单,也不管此刻的打法是何等显而易见,随手出牌跟信口开河一样弊多利少,每一副牌都需要仔细思考。

六、当机立断:在对方兑现长套赢张时,你的垫牌通常会遇到困难。当你持有相当强的防守实力而未在叫牌过程中暴露时,要尽早考虑以后可能发生的情况,不要等出现问题时才发呆。

七、正确使用信号:无论是显示长度还是实力,不断地打信号是二流牌手的标志,要相信你的同伴是个明白人,不要给庄家额外的信息。

八、要有大将的风度:不管打牌过程中发生了什么事,最好不作当场评论,胜负得失,泰然处之。

作者: 文心寄语    时间: 2003-10-11 15:25     标题: 回复:防御要则

这是老师多年桥牌经验的积累和总结,文心受益菲浅。
作者: 文心寄语    时间: 2003-10-11 15:50     标题: 防守初步计划(Z)

很多初学者打防守时,经常都是很久才打出一张牌,速度很慢。当他们和中等水平以上的桥手对垒时,免不了要被对方催促几次。这是怎么回事,仅仅是不熟练吗。不是。就大多数初学者而言,这是一个通病,一般是没有制定一 个防守的初步计划引起的。

    首攻的牌张放到桌面上时,庄家暂停下来,考虑他的做庄计划。这时,初学者往往烦燥起来,一会儿看看天花板,一会儿看看其它牌桌旁打牌人的表情,好象他的时间很充裕。实际上,他们打牌慢的原因就在这里——不会利用这段时间来做一个防守的初步计划,造成后来打牌速度缓慢。

    确切地说,好的防守计划较难制定。它涉及到分析叫牌过程、分析首攻牌张传出的信息、估计牌型等等,多数情况下还要等打过一两轮甚至几轮之后,才能得到制定正确计划的“情报”。所有这些,对初学者来说都是困难的。但 这并不妨碍初学者做一个防守的初步计划,这个计划较简单—— 庄家右边一家的防守初步计划:

    1.第一墩牌上我跟哪一张,是否发欢迎信号;

    2.以后,庄家从明手领出c或◇或h或s时,我跟哪一张较合适,是否要盖大牌,是否要发张数信号;明手领出小牌时,我跟哪一张;若明手领出大一点的牌,我又该跟哪一张;

    3.以后,同伴获得领出权时,攻c或◇或h或s时,我应当怎样跟牌。同伴若攻大牌,我是否要发欢迎信号;若同伴打小牌,我应当根据明手的牌预先考虑好明手跟某一张牌时,自己应当采取的对策;

    4.如果在以后的进程中,我获得领出权,从明手的牌来看,我攻哪种花色较合适,攻这种花色的哪一张最佳?是否有必要回攻同伴首攻的花色等等。

    类似地,庄家左边一家的防守初步计划是:

    1.第一墩以后,暗手领出c或◇或h或s时,我应当跟哪张牌,是否要盖大牌,是否要发张数信号等等;

    2.以后,同伴领出c或◇或h或s时,我应当跟哪一张,如果同伴攻的是大牌,我是否要发欢迎信号等等;

    3.如果我获得领出权,是否还要攻首攻的那种花色,若没必要再攻,那么根据明手的牌来看,攻什么花色较合适,怎样才能帮同伴飞牌。

    以上计划所耗时间不少,所以不大可能会在庄家考虑做庄计划时, 出现没有事可做的情况,如果有哪个初学者在这段时间里很闲,则多半是未考虑这些问题。

    上面所说的计划,仅从每种花色的单套结构来考虑,没考虑其它因素,片面性较大。不过,熟悉单套结构是防守技术提高的基础(也是做庄技术提高的基础),初学者由此入手来制定一个防守初步计划,一般是可行的,至少可以 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提高打牌速度,不至于等到该自己跟牌或领出时,才开始考虑打哪一张。

    有些初学者说,我怎么知道庄家要出哪门花色呢,万一他是缺门怎么办。我们不是庄家,不能指挥他出牌,他也可能有缺门,但总不能每门都缺吧。只要他有某门花色的牌,就迟早要出,你的计划落空不了。如果他的这一花色缺 门,你也只是白做了一个花色的计划而已,其它三个还是有用的。

    这些计划对高手来说微不足道,初学者没有类似的初步计划却简直寸步难行。很多初学者往往不考虑这些问题(大多数人不知道从哪里入手去考虑),他们防守时很被动,似乎任务就是简单地跟花色相同的牌,或者垫牌时随便抽 一张丢出去,每打出一张牌就象弃掉包袱一样如释重负,想尽早打光手上的牌了事。很少去考虑某种花色大概是什么样子的分布结构,什么样的结构对自己一方有利。很多人因懒惰不去考虑,而更多的人是不知道怎样去考虑。很多人 因不推测某一花色的分布,当他偶然用一张小牌拿到一墩时(有时是庄家先把必输的牌送出),就陶醉在这个小小的局部胜利中,不知道也忘记了去寻找定约方的致命之处,结果攻牌不对,帮助庄家完成定约。有时自己该用稍大一点 的牌来盖拿同伴的牌,以便进手帮同伴飞另一门花色,就是因为没有推测某一花色的结构,看不到利害关系,没有盖拿同伴的牌(多是贪留大牌在手),导致不能飞另一门花色来击宕定约。有时,同伴攻他的长套花色,自己在这个花 色中有中间张,由于不根据已知的情况来计算同伴在这个花色中有几张,到了关键时刻未将中间张打出去,形成阻塞,导致同伴不能兑现这个花色的赢张来击败庄家。有时,在残局阶段,被庄家连打将牌长套,垫牌时不知所措,把不 该留的牌留在手里,而把有用的牌扔掉,结果帮助庄家完成定约。

    所有这些,都是不愿意推测某一花色的分布结构,也不根据已知的情况来计算某门花色的某一张大牌(或中间张)是否有保留价值,所产生的不良后果。因此,明手亮牌时,防守方应当根据明手的牌以及自己的牌来制定一个初步计 划,才能在防守中有的放矢,减少自己一方的损失。初学者制定的计划很糟糕,这并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有计划总比盲目打要强。再说,不可能今天学做计划,明天就成为大师。只要坚持每一副防守牌都制定计划,防守技术一定会提 高的,总有一天你会感觉到,庄家不再敢小瞧你的防守了。
作者: 一帆风顺水推舟    时间: 2003-10-11 16:49     标题: 金玉良言

专家就是专家佩服佩服!




欢迎光临 中国游戏中心论坛 (http://bbs.chinagames.net/)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