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啊!定安,定安(一)

全文如下
2

评分次数

附原文:



元文宗皇帝与王官


    啊!定安,定安,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地方,多少次从她的身边经过,不曾为她停留,也不曾多窥视她一眼,今天,我有幸目睹她的芳容,有一种相遇恨晚的感觉。


    三月,万物吐绿,春暖花开,我们跟随着省作协采风车进入定安境内,来到我们的第一站——元文宗皇帝(图帖睦尔)所居住过的定安县岭口镇,也是世袭知州王官的故乡。


    一路上,王姹(美女作家、海南作协秘书长、定安娘子)给我们讲述了一段刀光剑影的政权更迭,一段充满传奇和浪漫的爱情故事。


    从唐代起,被认为“炎雾喷毒,往鲜生还”、“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的海南,是历代罪臣、贬官最偏远的流放地。元文宗皇帝是古代历史上唯一被流放海南的皇帝。年仅17岁的他被英宗(1321-1323年在位)放逐琼州(今府城),寄居陈谦亨元帅府,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处于豆蔻年华他,爱上府上一位丫环——青梅,身无分文,面对衣服槛褛落魄异族的他,青梅那里看得上,被青梅拒绝后,赋诗云:自笑当年志气豪,手攀银杏弄金桃,溟南地僻无佳果,问着青梅价亦高。”堂堂的王室贵胄,被一个定安侍女拒绝,让图帖睦尔在被贬之后更加失落。遥想当年在大都,尝遍人间佳果的他,却在海南落魄到连酸涩的青梅都吃不上。


    感怀世身,感慨万端,于是他远离陈谦亨元帅府,到青梅的故乡定安南雷峒(今定安县岭口镇九锡山村)游玩,寄情山水以忘忧。在南雷峒,图帖睦尔遇到了峒主(相当于现在的村长)王官。王官是唐渡琼始祖“五大名臣”之一王震公的二十一世孙,世居岭口地区南雷峒。因为厌恶争权夺利,王官归乡隐居。他恪守节俭,待人以礼,又因“臂力过人,善于长矛骑射”,被村民推为南雷峒主。图帖睦尔被贬,让很多人敬而远之,王官却时常以尽地主之谊为名来陪伴他,渐渐两人便成了忘年之交,经常结伴同游,足迹遍布远近的山山水水。当得知图帖睦尔爱慕定安女子青梅,求之而不得,王官精心策划,“为之出三百金以聘青梅”,青梅来到王官家后,发现图帖睦尔是一位气宇轩昂的男子,精通汉文且能作诗,对青梅痴情一片,青梅为之动容,并以身相许,成就了一段皇子与侍女的旷世爱情传奇。


    宫廷内争没有熄灭,元至治三年,铁失、也先铁木儿等人发动宫廷政变,杀死英宗,迎晋王也孙铁木儿为泰定帝。图帖睦尔因而得幸,旋即于泰定元年从琼州被秘密召还至潭州(今长沙),复命止之。居数月,乃还京师。十月,封怀王,赐黄金印。泰定二年正月,又命出居于建康(今南京),后迁至江陵(今湖北江陵县)。泰定五年(公元一三二八年),泰定帝晏驾上都,时掌枢密院符印的燕铁木儿为报答当年武宗(图帖睦尔的父亲)的恩宠,力排众议,兵镇乱党,拥立图帖睦尔为帝。


    就位的文宗皇帝,念念不忘青梅,册封青梅为妃,钦命进京。但青梅命薄,赴京途中客死杭州,据民间传说是死于暗杀,因为当时蒙古族是不能与汉族通婚的,一代帝王也逃不脱世俗权势追杀。失去青梅和远离海南定安之后,文宗方寸大乱,终日闷闷不乐,借酒消愁,短短五年,两次继位,二十九岁时驾崩。在元朝皇帝中,文宗不仅命运多舛,也是少有的文人。元代诸帝中精通汉文且能作诗的,只有元末二帝:文宗和顺帝。听完王姹讲完这段故事,我的心除了心疼还是心疼,除了痛惜还是痛惜。


    话说回来,文宗皇帝为报答王官当年的礼遇之恩,他于天历二年冬十月癸卵下旨将定安升格,设立建州,所辖之地甚广。东连会同、乐会(今琼海)、文昌,西接澄迈,南至五指山、琼中、白沙,北抵琼山,几乎管辖了大半个海南。元朝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激化,尤其是元朝后期六十多年间,黎族人民较大规模的反抗斗争多次,小乱则更频繁。元文宗任命王官管理中部黎族山区,除了报答礼遇之恩外,也有缓和民族冲突、安定海南一方的考虑,王官被封为世袭知州,王官不负皇恩,常常亲自带兵出征,剿匪征战,后战死沙场。其子王献燎、孙王廷金先后袭职任南建州知州,满门忠烈。明洪武二年(1369年),王廷金带兵反明,后屯兵南牛岭对抗朝廷,王廷金战败退兵青龙潭,后被明兵围困,王廷金最后跳潭而死,一家三代捐躯沙场,王廷金死后遭到满门抄斩,整个家族与元朝共存亡。一段刀光剑影的政权更迭成为历史。


    我们跟着王姹,随着一条绿色蜿蜒的山径到了王廷金困死的青龙潭,俯视晶莹剔透的小溪从石蓬间涓涓流淌,两旁不知名的青草与灌木,轻轻地舒展着柔软叶子与枝条儿,随着春风飘拂;林中的小鸟不停在唱欢着,凉风习习,真是人间美景,但谁会想到就在这如诗如画的山谷里发生过一场血战呢?一代忠烈及其他的将卒埋葬在这里呢?望着日月潭,我的心情是非常的沉重,我双拿合一,祭奠了一下。而值得我慰藉的是,定安北边的群众,为纪念王官,每年的农历二月至三月间都会举行军坡节,以此纪念先人英雄王官。那天我们正赶上军坡节,那里人山人海,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场面非常的壮观。



皇家的爱情,总是千古悲歌的多,幸福者少。

三月,不绝的绿,不断的花,品人间芳华。

读故事的情感,念失了的珍贵的昨天。

上茶。。。


辛苦静了,这里上不了茶,微信里敬上。

本帖最后由 青丝若雪 于 2019-4-10 09:42 编辑
辛苦静了,这里上不了茶,微信里敬上。
~拎风女子~ 发表于 2019-4-9 11:44
共品,共饮


继续欣赏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返回列表